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1225:不气,宝宝都听你的
    易云睿跟安格烈的眼神足足在空zhong对望了十多秒,安格烈眯了眯眼睛,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老公,”夏凝低低的说着:“我在想,安格烈王子喜欢的人是不是你?”

    “咳!”易云睿抚了抚,爱妻的头:“小傻瓜,想什么呢?小说看多了?”

    “噢,一般来说,都是这样的剧情。”夏凝捂着嘴轻轻的笑。

    易云睿笑着摇了摇头:“宝贝,宴会时间差不多了,不如我们回去做,爱,做的事情吧?”

    “!”夏凝倒抽了一口气,易大首长主动求……欢,那可是天大的……:“老公,这里人多嘛,回去再说。”

    夏凝笑眯眯的朝门外看了看,告诉着丈夫她正有此意。

    易云睿挽着妻子走到默lin面前:“大王子殿下,我和妻子有点事情要忙,先离开了。不好意思。麻烦跟二王子说句,很感谢他今天晚上的款待。”

    “好,易首长,易太太请便吧。”

    两人客套了一会,易云睿夫妻俩转身离开。

    “大王子殿下,”易云睿这边刚离开,唐皓走了过来:“看来大王子殿下跟易氏夫妇的关系不错。”

    “父亲让我过来协助易首长查寻关于我大哥的消息。拉近与易云睿的关系,这是我要做的第一步。”

    “是吗?”唐皓喝了一口酒:“大王子殿下,我一直很欣赏你的率性。”

    察觉唐皓话里有话,大王子疑惑说:“唐先生,能将你的意思明说吗?”

    “有时候我倒是认为二王子说的话有道理。易首长,毕竟是外人。这里也不是zhong东。而‘消失’的王储,原因直接跟易云睿有关。虽然国王陛下是让你过来‘协助’,问题做臣下的人,特别是他的儿子们,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先揣摩国王的真正意思。”

    “真正意思?”大王子挑了挑眉:“唐先生认为我父亲真正的意思是什么?”

    唐皓笑了笑:“不好说,也说不准啊。”

    话毕,唐皓抬了抬手上的酒杯,转身离开。

    大王子眉头微微皱着,父亲话里真正的意思?

    是什么?

    ……

    “主人,你已经猜到谁是幕后主谋了吗?”艾wen想了许久,看着迪伦的脸色,一片的沉静,心里应该是已经有了结果的。

    迪伦将手上的烟一弹,火星直直的往前飞出,然后落地。

    “往往你感觉最亲近的人,就是最不可信任的人。”

    艾wen吃了一惊,迪伦不是在说他吧?

    瞄了一眼艾wen的脸色,迪伦笑了笑:“不许乱想。”

    “是,主人。”

    迪伦看了一眼天色:“还有三个小时就天亮了,准备一下,我得去见一见某个前辈。”

    这时庭院里的尸体还有很多污渍都已经清洁好了,迪伦一下子拉着艾wen的手,将他直直的拉进屋子里。

    迪伦少主和艾管家……手拉手?

    众人傻了眼,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节奏?

    迪伦是直接将艾wen‘拖’进房的,转身粗鲁的关上了门,迪伦是整个‘趴’在艾wen身上。

    “主人,动乱刚刚才平息……嗯!”

    他话还没说完,迪伦的吻已经封着了他的唇,辗转缠绵的,艾wen心底深处的欲,火一下子就窜了上来,剧烈燃烧的!

    心爱的人就在眼前,两人还是平平安安的,这比什么都好。

    管它什么叛变,及时行乐吧!

    艾wen一把抱着迪伦,反攻为主,抱着她直直的往床上摔去……

    凌晨七点,窗外一缕阳光射入,鸟语花香。

    夏凝睡得美美的,昨晚易大首长太猛,直接将她折腾得睡了过去,刚恢复些意识,天亮了。

    这么快就天亮了啊,好像才刚闭上眼睛而已。

    一眨眼,天就亮了似的。

    时间可过得真快。

    舒服的一转身,夏凝手往旁边一搭——

    咦?空的?!

    夏凝吃了一惊,睁开了眼睛。

    易云睿不在旁边!

    床头的闹钟时间是早上七点,易云睿不会是去晨跑了吧?

    夏凝看向一旁的监控摄像,没有出现易云睿晨练的身影,倒是在客厅里,她发现了两个人的身影。

    易云睿,还有安格烈。

    凌晨六点,管家就通报说安格烈已经在云凝居外面了。

    那时候妻子睡得很香,易云睿很不舍的放开怀里的妻子,一脸铁青的离开了主卧室。

    选在这个时候过来,安格烈是不是故意的?

    然后,当见到安格烈时,答案是肯定的。

    “小凝呢?”安格烈态度暧昧的问了一句。

    易云睿脸色一冷:“我老婆还没起来。”

    “叫她起床,一起吃早餐吧。”

    易云睿冷冷一笑:“二王子殿下,你一早来到云凝居,具体是什么事情?”

    “没什么事情,就只是想和小凝一起吃早餐。”

    “安格烈,你可以叫我夫人做易太太,请不要称呼小名。”易云睿脸色一片铁青,语气带着几分礼貌,却是最严重的警告。

    安格烈笑了起来:“不就只是一个名字吗?易首长,你想多了。”

    易云睿嘴唇抿成了一条直拉,直直的看着安格烈。

    “七点多了,是不是应该叫小凝……呃!”

    安格烈话未说完,易云睿突然的走到面前,大手直直的掐着了他的脖子,安格烈一下子的说不出任何字句!

    喉咙被锁着,空气进不来,安格烈的脸慢慢的涨成了猪肝色。

    “安格烈,你记住,要叫我妻子,易太太。”易云睿一字一顿慢慢的说着。

    那双凌厉的鹰眸,看着安格烈的眼神,就像他是他的猎物一样!

    恐惧感渐渐的侵入脑海当zhong,在极度缺氧状态下,安格烈仿佛看到了死神就在自己的眼前。

    易云睿力量很大,被这样掐着,安格烈连挣扎的力气也没!

    只要一招,就只是一招,他已经完全的丧失反抗能力……

    这个男人,何其的恐怖!

    就在安格烈快断气的那一刹,易云睿一下子松开了手。

    “啊……咳咳咳!”空气一下子全部涌进喉咙深处,安格烈剧烈的咳嗽起来。

    易云睿冷冷的看着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安格烈的眼神,就像看一堆垃圾似的。

    “王子殿下,看来你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是吃不了早餐了。”

    “你……”安格烈捂着脖子,还没喘过气来:“你……你竟然敢对本王子出手?咳咳咳!”

    “是,我对你出手了。”易云睿一字一顿的说着:“因为你欠揍!”

    “你!”安格烈眼睛通红:“我不会放过你的!”

    “来人,”易云睿冷声一喝:“送客!”

    话音一落,管家走了进来:“王子殿下,请吧!”

    “我,我就不走!看你易云睿能把我怎么样!”安格烈索性一下子坐在沙发上:“来啊,将我赶出去啊!”

    见过无赖的,没见过这么无赖的,易云睿眼睛微微一眯:“看来,二王子殿下是要好好睡一觉了。”

    “什么意思?”安格烈微微一惊。

    随即,他脖子上一痛,很快就昏迷了过去。

    “叫大王子过来‘收人’。”

    “是,首长。”

    看着监控录像里的这一幕,夏凝是直接傻了眼。

    易云睿直接将安格烈打晕了?!

    夏凝连忙穿好衣服,快速的打开了门——

    易云睿正站在门外,薄唇扬起微微的笑:“老婆,是时候吃早餐了。”

    “老公,刚才你跟安格烈他……”

    “王子殿下特意过来和我们一起吃早餐的,只不过他很累,又‘睡’了过去。”

    夏凝眼睛瞪得老大,这个能……解释得通?

    易云睿笑了笑,拉了妻子出来,两人挽手离开。

    “老公,我想二王子这回肯定很不爽了。”

    “那是正常的,他有能耐,直接过来报仇。”

    夏凝想了想:“刚才安格烈说了些什么?”

    易云睿微微一顿:“没什么。”

    “不,我知道他肯定是说了些什么的。”夏凝停了下来:“老公,你直接告诉我好吗?”

    易云睿眼睛闪了闪,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安格烈他说胡话,昨晚喝多了。”

    “不,安格烈没有喝酒。老公,请你实话实说吧。”

    易云睿轻咳一声:“老婆,你是不是不乖了?”

    “!”易云睿这样说,意味着再这样下去他就真生气,夏凝心里微微一慌:“我只是想知道他说什么……”

    “走吧,别问了。免得让这样的人影响吃早餐的心情。”

    那就证明,安格烈肯定是说了些什么话,让易云睿当场‘失控’。

    对了,不问易云睿,她可以问小幽的!

    想到这,夏凝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哥,易云睿他想杀了我!”被整个扛走的安格烈,醒来后看到默lin第一句话就吼开了:“他真的想杀了我!”

    默lin眉头微微一皱:“那他为什么会想杀了你?”

    “因为……”安格烈顿了顿:“我忘了!哥,他刚才真的对我出手了!整个云凝居的人都知道!他掐着我脖子!你看看!”

    说着,安格烈拉开脖子的衣领,指了指:“你看,这就是证据!”

    默lin看了一眼:“什么证据?你脖子里有什么?”

    “?”安格烈微微一愕,立刻跑到落地镜前,仔细的看着自己脖子。

    咦?

    伤痕呢?!

    刚才他被易云睿掐得快背过气去,那勒痕在哪?!

    “这是怎么回事?这不可能的!”

    “易首长通知我过来将你接走,我去到云凝居时,你躺在人家沙发上睡得像死猪一样!”默lin边说边摇头:“堂堂皇室成员,竟然在别人家东倒西歪的,像什么样子!”

    还在找”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