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1339:一切都会被证实
    三王子这个男人,一直在第二联盟国内偏安一隅,平时摆出一副不喜争斗的样子,实则是深藏不露。13579246810

    如果王储出了事,大王子和二王子两败俱伤,那么三王子就能坐收渔人之利了。

    大王子和二王子这样斗,其实最伤心的莫过于易卜拉欣国王,无论哪一方失败,都是国王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形。

    但这两个王子为了储君位置利欲熏心,万一国王烦了,厌了,宣布搁置储君位置,那谁也讨不到好处。

    反而暗下里的斗争更加激烈。

    再者,王储生死未卜,而易云睿态度又如此的淡定……该不会是已经找到王储了吧?

    不然为何一点消息也没放出来?

    不知道易云睿在打什么主意,这个男人,让恐,怖,份子闻风丧胆,谁要是惹上他,肯定是嫌命长了。

    “老公。”

    旁边响起亲昵的声音,唐皓微微一愕,转头对上楚晴温柔的眼神:“你现在在生病,最重要是休息,不要想那么多了好吗?”

    “……好。”唐皓接过楚晴递过来的茶水:“我尽量。”

    “如果真的要考虑,那就将想的事情告诉我,我们两个一起商量好吗?”

    唐皓手上的动作停了停,薄唇动了动:“你不是说过我受了伤,暂时不要想那么多吗。我没想什么事情,你不要担心。”

    楚晴眼眸微微一黯,很快恢复平常:“你想吃什么?”

    “你煮的粥。”

    楚晴坐在唐皓身边,手里捧着一碗粥:“现在有点热,我喂你。”

    “我自己来……”

    “不,我喂你。”楚晴很坚持,勺了一匙,递到唐皓嘴边:“来,张开嘴。”

    唐皓轻咳了一声,有些犹豫,楚晴将汤羹碰了碰他的嘴,无奈下,唐皓张开了嘴,吃了一口她喂进来的粥。

    感觉……很温暖。

    那么一瞬间,唐皓脑海里浮现出小时候的情形,他生病了,母亲细心的照顾他。

    这是……家的感觉。

    他对楚晴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这种特殊的感觉,其zhong一种叫‘爱’。

    现在又有了第二种,叫‘家’。

    以前和初七在一起时,他只觉得两人之间就是合约的关系,商业联姻。

    但是和楚晴在一起,他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心里感觉很暖和。

    就像他现在吃的粥一样,简单的,却很香,很好吃。

    所以,唐皓一羹一羹的吃着,不知不觉间,已经吃了一碗粥。

    “还要吗?”

    “要。”他发现自己,好留恋这种感觉。

    他想要更多,更多。

    看着丈夫很专注的吃着自己煮的粥,楚晴这一刻心里无疑是幸福的,感动的。

    但是丈夫一直都将事藏在心里面,极少时间和她沟通,她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问题,还是她与唐皓之间沟通上有什么障碍。

    她问他的时候,他总是否认。

    以前不是他妻子时,她无权力过问,但现在……

    楚晴感觉挺苦恼,要是这样下去,她跟唐皓之间的距离,可能会越来越远。

    不行,她得想些办法,和唐皓进行无障碍的才行。

    他想的东西太多了,他背负着的更多,她不能让他一人独自面对。

    艾薇园。

    荷婉柔回来的第三天,从早上醒来后就静静的坐在阳台花园里,大半天一声不吭的。

    zhong午的饭菜,她动也没动。

    冷薇薇很着急,一直坐在母亲旁边,变着法子和她沟通交流。但荷婉柔还是一句不吭的。

    冷薇薇一肚子疑问,母亲回来前两天一切情况正常,还跟她聊天,逛街的。

    问题只过了两天时间而已,母亲就变成了‘木头’……这究竟是为什么?

    “妈,”冷薇薇小心翼翼的问着:“你是不是不开心?或者说我哪里做错了?”

    荷婉柔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好一会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把易首长叫过来吧。”

    这话一出,冷薇薇吃了一惊:“为什么?”

    “我人既然回来了,要说的,要还的,要交代的,是时候了。”

    冷薇薇紧抿着唇,握起母亲的手:“妈,我们不是想要审讯你。你回来了就和我一起好好的过。好好的享受天伦之乐。你昨天不是答应过我不会再离开的吗?”

    “我没有颜面活在这世上,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冷雨。”

    冷薇薇眉头紧皱,握着母亲的手紧了几分:“以前不开心的事过去了,妈,你现在和我一起好好的过!”

    “薇薇,叫易首长过来。”

    “母亲,真的不需要这么快,你再好好的缓几天吧。”

    荷婉柔顿了顿:“把夏凝也一并叫过来。”

    冷薇薇心里掠过一抹不太好的预感,如果秘密打开是深渊的话,她宁愿这个深渊永远也不要开启。

    荷婉柔话完,闭上眼睛,默然不语。

    冷薇薇犹豫了许久,这一刻,她感觉到自己心里的某块地方软了下来,她不愿意再听到关于黑骷髅的任何事。

    想了许久,冷薇薇心里一横,起身离开。

    半个小时后,易云睿和夏凝来到了艾薇园。

    考虑到荷婉柔接下来要说的事,众人直接到了书房。

    荷婉柔坐在zhong间,左边是易云睿夫妇,右边是易云天和冷薇薇。

    她喝了一口咖啡,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夏凝:“小凝,接下来荷阿姨要说的事,对你会造成一定的影响。你做好心理准备了。”

    夏凝心里一跳,这时手被易云睿紧紧的握着。

    他掌心上传来的温度,让夏凝的心稍稍稳了下来。

    其实在来之前,夏凝就已经做了最坏的心理打算。

    这一个月下来,该得到的消息她得到了,也隐约的想到了一个可能。

    今天这个‘可能’要在荷婉柔嘴里说出来了。

    夏凝淡淡的笑了笑:“荷阿姨,你说吧。”

    荷婉柔缓了好几秒,转头看向易云睿:“没错,夏先生,就是夏明正!”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脸色一片凝重。

    夏先生就是夏明正,那就是说,夏凝的父亲,是黑骷髅的首领。

    夏凝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易云睿握着她的手紧了几分:“那夏先生现在在哪?”

    易云睿没再称呼夏明正做岳父,这个男人所做的罪恶,就不配活在这世上。

    “在我离开黑骷髅之前,夏先生已经找到了藏匿的地方。”

    易云睿眼眸一闪!

    夏明正藏起来了?

    “他为什么会让你回来?”

    “夏先生的集团和另外一个集团在激烈争斗zhong,很显然,夏先生处于劣势。”

    “另外的神秘集团?”易云天开了口,但这话完后,他轻咳了一声:“不好意思各位,不好意思岳母大人,我多嘴了。”

    荷婉柔是冷薇薇母亲,虽然现在明面看起来是在聊天,实际上就是一场审问。

    这场审问,已经逼不及待了。

    “这个集团的名字,到现在为止我都不太清楚。只知道一提到这名字,夏先生总是十分顾忌。”

    这么说来,黑骷髅除了他易云睿外,遇到了另外的强劲对手。

    问题是,为什么黑骷髅会惹上这个集团,看这个集团出手的速度,应该是留意黑骷髅很长一段时间了。不然也不会挑在黑骷髅元气大伤的情况下动手。

    “我跟黑骷髅交手了很多年,荷阿姨,你觉得夏先生对我和对那个集团的态度,有什么不同?”易云睿旁敲侧击的问着。

    “对于易首长的话,夏先生在下人面前从来没说过一个字。而夏先生常常是因为那个集团生气。具体的因为我不是黑骷髅的高层,所以只能知道这么点了。”

    易云睿眼眸掠过一抹凌厉,心里明白了几分。

    “荷阿姨,你到底跟夏先生是什么关系?”

    这话一出,冷薇薇心里一紧,这个答案,她宁愿自己的母亲一辈子都不要说出来。

    但是现在不是她说了算,黑骷髅的事关系着国家与个人的命运,她不能这么自私。

    “我……”荷婉柔看向冷薇薇,有些欲言又止,到最后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夏先生说过,他很爱我。我受到了他不少的恩惠。正因为这样,我才活到了现在。不然以我的身体状况,我早在几年前就不在了。”

    夏先生爱着自己母亲,而自己母亲看来对夏先生也有几分眷恋……

    冷薇薇的心这一刻百味交集。

    从前母亲被黑骷髅的人挟持,为了母亲的病,她不得不做了许多违心的事。

    现在母亲竟然跟夏先生是……

    如果夏明正是爱着母亲的,那就能解释得通以前她拿着黑骷髅的秘密威胁时,黑骷髅不肯交人。

    因为夏先生不舍得母亲。

    呵,为了一个女人,夏先生肯拿自己的组织来拼,当真是一个情种。

    易云天看了一眼妻子,大手偷偷的覆上妻子的小手,轻轻的拍了拍。

    他知道妻子现在的心情,妻子心情如何,他的心情就如何。

    易云睿眼眸一片深沉,他沉吟了半晌:“那么,你知道戴思君这个女人吗?”

    听到‘戴思君’这三个字,荷婉柔眸里快速掠过一抹忌恨,却很快消失无踪。

    而荷婉柔这个细微的反应,早就落到了易云睿眼底。

    这样的眼神,只存在于女人与女人之间争夺一个男人时的表情。

    还在找”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