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1419:游说正统
    早上八点的安市一号地铁站里,站满或坐满了上班一族。每天朝九晚五的上班规律,成了大都市最常见的生活节奏。

    地铁车厢里的人群看似热闹,实则是各人自扫门前雪,人与人之间横隔着一抹淡淡的冷漠与距离。

    但是,今天地铁里某节车厢的情况,与往常有点不同。

    “年轻人,你长得可真俊啊。”某坐在座位上的大妈对面前站着的,称赞着面前站着的,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满是鱼尾纹的眼睛,闪烁着如少女般痴情的眼神。

    “帅哥,你长期坐这条地铁线上班的吗?以前好像没怎么见过你。”一身办公室制服的某白少女白领满是好奇,但也同样掩饰不住那浓浓的喜欢之情。

    这男人长得非常好看,还一身名牌的,应了那句话:只是看一眼就能怀孕。

    “喂,帅哥,你手机号码多少?”另外一个女的更加大胆,一脸的‘我想跟你生猴子’的神情,直接掏了手机出来:“来,交换一下联系方式。”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其它人,接下来的一幕,就是各种年龄段的女人用各种方式问着某个男人要联系方式。

    而万花丛zhong的那点‘绿’的司徒东却是理也不理,一身雪白西装,清洌的眼眸,还有那不时的看一眼手上戴着的限量版劳力士表,都无不透着高冷疏远的信号。

    今天是司徒东回国的第七天,刚回国时就接到了安市科学研究院院长陈树深,陈院的邀请,于今天早上九点,出席科学院的学术讨论会。

    陈院是他的恩师,陈院开了口,他是肯定会去的。

    他有车,原本打算直接开车到科学院的。

    至昨天为止,他计划着早上八点出门,按十五分钟车司徒来说,八点十五分应该到达科学院。

    问题八点是时值上班高峰,车来车往,而且从他所在的级别墅区到达科学院,途zhong要经过十个十字路口。

    按着每个十字路口上的红绿灯停留两分钟来看,那得二十分钟时间。

    他要在八点四十五分时抵达科学院,所以他有二十分钟时间行车。从他家到科学院要十五分钟路司徒,万一路上出了什么交通事故,或者遭遇什么碰瓷事件,那五分钟内是绝对解决不了的。

    而他又不想在八点前出门。

    所以,经过慎重考虑,有什么交通工具是最保险,最不会出现意外而又能准时抵达的?答案就是地铁。

    面对着越来越多女人的‘围攻’,司徒东最是高冷面瘫也有点不知所措了。

    老实说,二十多年来,这是他第二次搭乘地铁。

    地铁人流很多,人一多,那就意味着尘螨,病毒也多。

    他极度讨厌这样的环境。

    四周围着他的女人从最初阮语的你来我往,逐渐变成争吵,甚至开始出现初级肢体碰撞。

    场面有点混乱,让司徒东感觉不可思议的竟然有人‘趁乱揩油’,某双手好像在背后摸了他一把!

    司徒东了一跳,他是个男的,有人想揩男人的‘油’?

    司徒东脸色一冷,凌厉的眼神往四周人群里一扫,把公wen包挡在了身后……

    物欲横流,不像样子!

    正当司徒东审视着哪个是最有可能揩他油的人,这时他身后站着的某个人突然急急忙忙的走开。

    这人戴着鸭舌帽,穿着一件风衣,低头着,好像要将全身都裹在里面似的,司徒东微微皱眉,总感觉这人很古怪。

    “停一下!”

    就在这时,一把清澈的女声响了起来,一双手拦了过来。

    正正挡在刚才那个要离开的人面前。

    女人慢慢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向司徒东:“先生,你看看你身上有没有不见东西?”

    女人约莫二十多岁,没有时髦的打扮,穿着也不像上班族。一袭清绿的连衣裙,斜挂着一个手工小包,长发飘飘的,虽然不是十分漂亮,却婉如一股清流,让人眼前一亮!

    愣神一秒后,司徒东立刻明白女人话里的提示,他急忙检查着身上的物件——

    “手机不见了!”他低呼了一声。

    阮素雅挑了挑眉,转头对‘鸭舌帽’说:“将那位先生的手机还给他。”

    鸭舌帽不耐烦的挥开挡在他面前的纤纤玉手:“神经病!”

    阮素雅直接一把抓着男人的手:“别以为戴了口罩就没人知道你是谁!手机留下,不然报警!”

    鸭舌帽顿了顿,压低了声音:“女人,找死是吧?!”

    一声警告,鸭舌帽将刀子拿了出来,抵在阮素雅腰间:“再多管闲事,要你的命!”

    阮素雅脸色一沉:“收回你的刀!”

    鸭甜帽以为阮素雅害怕了,笑了起来:“现在流行‘美救英雄’吗?见那小白脸长得不错就想路平不见是吧?那爷就只能‘拔刀相助’了!”

    阮素雅眉头一皱,抬起脚狠狠的踩在男人脚掌上——

    “哎哟,”男人痛呼一声,抱着自己的腿,一边跳一边骂:“痛死我了,小妮找死是吧!敢踩你爷的脚……”

    阮素雅眼明手快的从他衣袋里搜了一台黑色的pn7出来,朝司徒东扬了扬:“这是你的东西不?”

    司徒东点了点头,走上前去,伸手正要接过。

    阮素雅把手机往回一收:“解锁密码。”

    “75395146。”

    阮素雅将司徒东说的密码输了进去,解锁成功,随即递回给司徒听东:“下次别穿这么‘风骚’了,穿成这样就等于给这些小偷机会。”

    ‘风骚’?

    司徒东目瞪口呆,女人说这话什么意思?

    到手的pn7就这么没了,鸭舌帽恼羞成怒,大声吼着:“小妮子,今天爷不教训你不姓张!”

    一句骂完,鸭舌帽一拳朝阮素雅脸上揍了过去——

    “小心!”事发突然,司徒东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阮素雅却是脸不改色,巧妙的一闪身躲过了一拳:“要开打是吗?”

    “知道怕了?现在没用了!想泡小白脸拿爷开刷?看爷怎么收拾你!”

    阮素雅火冒三丈,手攥成了拳头,用力一拳就往男人胸口肋骨处揍去——

    “啊!”身体里面闷声一响,巨大的痛苦袭来,男人身体一软,倒在地上,手抚在胸口里一脸痛苦,不停的喘着气:“咳咳,痛……好痛……痛死爷了……”

    男人脸色一下子煞白,痛得冷汗淋漓的在地上打滚,呼吸相当的困难,还不停的咳嗽和喘气。

    司徒东立刻蹲在男人旁边,手往他胸口上一探:“肋骨断了!”

    这女人表面上看来斯wen柔软的,却是一拳就能将人的肋骨打断,臂力很大。

    “突发性胸痛,呼吸困难,刺激性咳嗽,”看着在地上挣扎着的男人,司徒东冷静的分析着:“伴有胸闷,胸痛,是气胸!”

    “气胸?”阮素雅走上前来,直直的看着男人。

    “别过来!你们别过来!”突然的,男人双眼一片惊恐,一边按着胸口,一边挣扎着后退:“我都成这样子了……咳咳,别抓我到警察局……咳咳,你们放过我……嗯……”

    男人话说到一半,手突然放在了喉咙里,拼命的喘气,却是喘不过气来。

    看着男人快要不行的样子,司徒东从公wen包里拿了一支笔出来,去掉了笔芯:“你别动,我现在给你做抢救,不然你有生命危险。”

    说着,司徒东在男人胸口里摸了摸,高兴着zhong空的笔管,猛的朝男人胸口插下去——

    “慢着!”阮素雅伸手挡着了他:“你想干什么?”

    “抢救他!”

    “用这支空笔管?”

    司徒东看了阮素雅一眼:“没时间给你解释了,他现在呼吸不了,情况十分严重,等不到医生过来了,必须得立刻抢救。”

    “所以,你判断他是张力性气胸,然后你想对他实施‘胸膜腔穿刺抽气法’?”

    女人精准的医学用词,听得司徒东很是诧异:“你懂医?”

    阮素雅冷冷的笑了笑:“张力性气胸,患者常表现有精神高度紧张、恐惧、烦躁不安、气促、窒息感、出汗等症状,没错,都符合了。问题是老zhong医讲求望,闻,问,切。断症者哪能这么急切!”

    说着,阮素雅握起男人的手,想要把脉。

    “不要慢吞吞的施救了,情况危急,还诊什么脉!”司徒东拍开阮素雅的手,手里的笔高高提起——

    “看,警察来了!”突然的,阮素雅手往后一指。

    司徒东微微一愣,转头看向身后。

    除了一堆围观的人,哪有警察?

    转头再看阮素雅,一脸淡定不慌不忙的把着脉,而男人快不行的神色,司徒东厉声说:“这位小姐,这个小偷的确让人讨厌,但现在并不是公报私仇的时候。这男人快不行了,必须得马上抢救!”

    “我有说过不抢救吗?”阮素雅放下男人的手,从挂着的小包里,拿了一个针灸包出来。

    看到这个针灸包,司徒东大吃一惊!

    这女的身手了得,还随身带着针灸包,难道是个医生?

    还在找”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