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1506:她回来了
    从家里出来,沈俊和云心彤四处闲逛了一天。

    直到晚上,两人都觉得够本了,沈俊开车送了云心彤回家,下车的那一刹,他眸里满是柔情,待到云心彤走进家里时,沈俊脸色陡地一沉!

    海华集团,陈景风,陈江河,看你俩还能将这个破集团撑到何时。

    ……

    “我眼睛看不见,季荣,我警告你,如果等会你让我看见恐怖的东西,或者是把我扔下,我一定一定不会再理你了。”

    眼睛被蒙上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姚佳淇心里一阵慌张。

    感觉到姚佳淇手心冒汗,还是冷汗,季荣握紧了她的手:“小傻瓜,我当然不会离开你。小心,前面有张桌子。”

    “你到底想给我看什么?”

    季荣低头在她耳边轻声说:“等会,再等一会你就知道了。”

    酥酥麻麻的感觉传来,姚佳淇耳朵都红了:“我不想走,你再不说的话,我就回去睡觉了。”

    “有我在,你认为你走得了吗?”季荣笑了起来:“你的手,被我握着呢。你认为你甩得掉吗?”

    甩不甩得掉嘛……就看这男人肯不肯放手。

    不然用力甩的话,姚佳淇知道肯定会弄痛自己的。

    “你让我等了这么久,如果等会让我失望,你就等着瞧。”

    “不会的,你放心。”

    姚佳淇心里嘀咕着,季荣不会在使什么诡计,让她跳进坑里吧?

    季荣拉着她一步一步的走着,走了一会,季荣解下了她的眼罩。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是一片的灯火灿烂,光点闪烁着,就像一颗颗的钻石。

    这是在山上!

    严格来说,是在山顶上。

    面前摆了一张桌子,两张座椅,桌子上有红酒,蜡烛,还有两份心形的牛排。

    “淇淇,你看山下闪烁的灯火,”季荣指着山下说:“每个小亮点代表一年,我想和你一个一个的数完。你说我们有生之年,能数得完吗?”

    姚佳淇心里一片感动:“好……好开心。”

    他在乎的,是她开心的样子。

    就像现在。

    他最喜欢的,就是看到她的笑容。

    “你知道今天几号吗?”

    姚佳淇一愣,想了想:“今天是……”

    “七月七日。”

    七月七日!

    她和阿瑞的结婚周年纪念日。

    “你和他在一起五年了,”季荣一边说,一边拿出一个锦盒,锦盒里放着一条精致的钻石项链:“今天是第六年,不过对象换了是我。”

    心里带着一抹疼痛,却更多的是感动,姚佳淇咬着唇,强忍着眼泪,低下了头:“你好……讨厌。”

    这个男人真的好讨厌,经常让她情绪失控!

    季荣捧起她的脸:“这么高兴的日子就不要哭了。你哭我会心痛。”

    “那你就别看我哭。”姚佳淇深吸了一口气,手快速的将眼泪擦去。

    “我想看,想看你的一切,想一直在你身边,看着你,不让你离开我。”

    姚佳淇心里掠过一阵阵的感动,对上季荣如星般的眸子,她张开了口:“那就抱紧我,不要再放开我……”

    山下万家灯火,天空繁星点点,阵阵夜风吹来,季荣看着眼前的女人。

    这一刻,他的心更加坚定。

    除了她,谁也不要。

    谁也不娶。

    他决定了,不论以后老佛爷怎么反对,他都要和她在一起。

    大不了,李家四少这个名字不要了。

    凭他的能力,肯定可以给她一个安稳幸福的家。

    季荣张开手,紧紧的将姚佳淇拥进怀里。

    他很清楚,她喜欢的是阿瑞。

    她最爱的人,是她的前夫。

    更该死的,是那个男人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可能注定了,他就是个替代品。

    但是他相信,只要他努力,一定能洗去她心里,对阿瑞的记忆。

    他要让她,只记得他的好。

    两人距离近得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感情无须浅白,唯心相应即可。

    然后……

    天空下起雨来。

    “我的天,怎么能下雨!”姚佳淇首先吼了出来。

    老天爷太喜欢玩了,而且还是现在。

    “没事,我们下去吧。我订了宾馆,刚好可以回去,洗个澡。”季荣带着一抹不怀好意思的笑。

    姚佳淇脸一下子红了:“我不喜欢下雨。”

    “小傻瓜,”季荣擦着她脸上的雨水:“你可以将这场雨想像成老天爷给你的暗示,将以前不开心的,全部抹掉。你看,我就在你面前了,不要想以前的事了,我的怀抱,永远都是你的。”

    姚佳淇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

    季荣将姚佳淇拉进车里,车子缓缓下山。

    姚佳淇心跳加速着,她和他,就在今晚……开始。

    因为下雨路滑的,季荣足足开了三十分钟的车才来到某国际宾馆。

    季荣护着姚佳淇下了车,宾馆的服务生帮着季荣停车。

    “阿瑞!”

    就在这时,某个女人叫了一声,季荣一愣,刚转个身来,一道曼妙的身影扑了过来。

    季荣眉头一皱,侧身躲开。

    女人扑了个空,难掩脸上的惊喜:“阿瑞,原来你没死!我就知道那个消息是假的,你这么久都没来找我,人家好想你……”

    “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我不叫阿瑞。”季荣说着,手紧紧的握着姚佳淇。

    怕她误会些什么。

    “我不会认错人的,化了灰我也认得你!”

    季荣脸色一沉:“这位小姐,如果你再不离开,我就要叫保安了。”

    女人笑了笑:“算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以后有需要找我就好。这段时间我天天晚上都在想你,没你在身边,人家可是睡不着的呢。”

    “我不认识你,也不可能会找你。”

    “是吗?”女人笑了起来:“谁不知道阿瑞你潇洒风流啊,敢情今天晚上找到人了,不想和我一起而已。”

    季荣正想说什么,一旁的姚佳淇开了口:“明知道这样,你还倒贴过来干嘛?噢,我记起来了,你好像叫什么惠来着?”

    女人脸色微微一变,直直的盯着姚佳淇:“你是哪家酒店的?会喝酒,还是伺候男人的功夫好?”

    “我知道你很会喝酒,也知道你功夫不错,但你得不到阿瑞的心,他现在喜欢的是我,爱的也是我。”

    眼看着情况越来越不妥,季荣立刻将姚佳淇拉到身后:“淇淇,我不认识她,你不要和她说话。”

    姚佳淇不理会季荣,往前走了一步:“看,阿瑞喜欢的人依然是我。你就别丢脸了。”

    女人狠狠的盯着姚佳淇:“你厉害!哼!”

    拥下这句话,女人转身离开。

    仿佛的到姚佳淇心碎的声音,季荣连忙安抚她:“淇淇,那个女人我真的不认识……”

    “我不想听这个。把房间退了吧。我要回家。”刚才的事勾起她最伤心的回忆。

    受伤的心还没治愈,她怎么可能开始新一段的恋情!

    事隔七年,白乐雅再次回到了这里。

    七年前的那一晚此时犹历历在目,她永远都忘不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借着酒精催残了她的人生!

    那一夜她匆匆离开,当时忘记了买避孕药吃,没想到一条小生命居然在她的肚子里悄然生长,千百次都想过打掉。

    可是,这条小生命是意外,是上天送给她的礼物,她没有勇气,也没有权力结束它的生命。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后悔的是遇到了那个该杀千刀的男人!

    而最幸福的莫过于将儿子带到了这个世上,想到这里,白乐雅不由自主的笑了。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白乐雅随手掏出手机接听,“喂?”

    “白乐雅,你到底什么时候来接我?”那边传来个小男孩稚嫩的声音,却有点小大人的感觉。

    白乐雅笑了笑,“白小立,我这两天有点忙,所以不能去接你,在姥姥家乖乖待着先。”

    臭小子,整天摆副大人的嘴脸给她看,拽个什么拽,等她回去看她怎么收拾他!

    想到这,白乐雅心里觉得亏欠了儿子许多,以致于他成熟过早,少了小孩子应有的天真笑脸,整天就知道管她这管她那的,而他也从来都不用她操心。

    白乐雅走进了高级管理员的专用电梯,按下楼层。

    “白乐雅,我现在正式通知你,限你两天之内来接我,否则后果自负!”白小立啪的一声将电话挂了。

    白乐雅看了看被挂掉的电话,无所谓的耸耸肩。

    这时候电梯也到了她的部门。

    “白副经理,你是怎么回事,现在都几点了,你才来!”

    说这话的人正是金经理,此人好管闲事,拿鸡毛当令箭使,马精一个!

    “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新任总裁上任的日子!该准备的资料你准备了没有?等一下还有欢迎仪式,还有……”

    金经理一副国家主席亲临视察的表情,别说多逗人了,更惹白乐雅烦!

    “金经理,请问现在几点,不就是上班时间,你急什么?”

    白乐雅在心里猛的翻了个白眼,忍无可忍的回头对跟在她身后的金经理隐忍道。

    这个贱人霸着高位光领薪水建树没几个,样样来烦她,真想掴他巴掌!

    金经理听她这么一说,马上理直气壮的抬手看腕表,大声的说,“现在是北京时间…八点二十?!”

    说完他理亏的看了看白乐雅,随即呵呵的堆起了陪笑的笑容。

    白乐雅连甩都不甩他,推开办公室的门,这时桌上的电话适时的响起。

    “白副经理,新任总裁来了。”原来是前台小姐在通知她。

    “知道了。”白乐雅看向还呆在门口的金经理,淡淡的道,“金经理,新任总裁来了,下去吧。”

    一听到这个,本来气萎的金经理又复活了,大呼小叫了起来,一点主管的样子都没有!

    “我就说嘛,你看我有说错你吗?赶紧的,赶紧的啊!”他边催促白乐雅一边快速的往电梯走。

    还在找”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