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1557:他喜欢男人
    熟悉是因为今天早上才听见过。而且是男人的声音。也许是自己听觉除了问题,她极不愿意承认这就是她所认识的那个人。或者,是窃听器的声音辨认有误差。

    难不成……上官博喜欢的是男人?那……以前她刚上班为什么会接到那么多自称是他情妇女人的电话?

    而此时此刻的她最好奇的是,上官博喜欢男人,而他口zhong说捧红的那个男人,会是她认识的那个人吗?

    “不要吗?哈哈哈……”上官博放肆的大笑着,姚安几乎可以想象他此刻的狰狞。

    啪——

    重重的皮鞭声——

    “给我吊起来!”上官博下令,因为激动而呼吸粗重。

    “他的,给我养女人,说,那个女人是谁?”上官博一边挥舞着皮鞭,一边粗声粗气的逼问。

    除了重重的皮鞭生,和骨肉炸开的声音,还有男人忍着不说话的闷哼声,姚安再也得不到更多的讯息。

    “贱骨头,还挺能撑的啊!”上官博终于打累了,扔开皮鞭,将吊着的绳索放低了一点,“的,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说着狠狠在那人的脸上亲了一口。

    冉华偏开脸,脱开他。那股令人恶心的槟榔味印在脸上,体内波涛汹涌着翻滚,他想吐。

    岂料正是这个动作激怒了上官博,“嘿,躲?你他的嫌弃我?”

    他紧咬着下嘴唇,不说话,心里暗暗祈求上天,快点过去吧,让他快点厌烦自己放自己离开吧。

    可天不从人愿,上官博往他身上唾一口口水,嘴里骂道尽是些污秽的词语,“jn人,给我养女人。”

    嘶——

    随着一声嘶响,冉华身上仅剩的一些用于蔽体的衣料已经变成碎片。裤子被人褪下。他绝望的闭上眼睛。

    上官博残暴的牵制住他的下巴,使了一个眼神,身边有两个人立刻上前用透明脚步将冉华的眼皮黏住,这样就逼得他不得不正视着他。

    充满**的眼睛几乎快要爆裂出来,嘴角泛起魔鬼般的笑容,猖狂的大声喊道,“你看见了吗,你是怎么一点一点被我折磨的。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死的太快,就不好玩了。我要让你记住,你冉华,只是我上官博的一个玩偶!”

    手举着一根红色蜡烛,闪动着慑人的光芒,上官博渐渐的靠近他……

    “哦~”上官博假装一不小心,滚烫的蜡烛正低在冉华的胸膛。

    一滴……两滴……数不清的滚烫……

    蜡烛移到他的下体,上官博泛起诡异的笑,像地狱的魔鬼,火焰渐渐逼近他的哪里,突然下体传来火热的灼烧感。哪里的毛发被火焰燃烧殆尽。

    上官博发出哈哈大笑的响声。

    强制睁开的眼睛开始泛白,晶莹的泪珠顺着里面滚落。

    冉华紧咬着下嘴唇,因为太用力,血液已经从皮肤里面溢出。

    此时此刻,他只希望自己能死的痛快些。

    终于,他被放下,双手得到解脱。被人抬起扔到了床上,随之便被上官博硕大的身体覆盖住。

    冉华闭上眼睛,默默的承受接下来的一切。

    活着,生不如死……

    云凝居。

    “我不相信,我死也不相信!”时柳直直的盯着易云睿:“姓易的,你究竟给黑蝶吃了什么药,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时柳!”李安喝止着时柳的失态,虽然他不喜欢易云睿,但到了这一刻,如果再放纵时柳,那他就真的d尽面子了:“闭嘴!”

    时柳咬牙,重重的‘哼’了一声。

    “当初本来以为你是护主心切,对李安痴心一片,对你的一切过激行为都能解释得通。但现在看来,你除了刁蛮任性外,外加自私拔,看来收拾你一次,远远不够。”黑蝶边说边把手掌亮出来。

    竟敢对易首长无礼,那几十巴真的不够煽的。

    “时少校,”易云睿浅浅的开口:“论功勋,你不及黑蝶三分之一。论单兵作战能力,你不及黑蝶一半。论头脑灵活,那简直是不忍评价。是你说要和黑蝶打架,现在打输了,就像孩子一样泼耍赖皮吗?我看你应该要回幼儿园让老师修复一下智商。”

    “你!”想不到高冷的军长易云睿说出这样的话,时柳一下子竟然说不出反驳的话。

    她隐隐有种感觉,论毒舌,她不是易云睿的对手。

    “亲爱的,”易云睿低头柔声对夏凝说:“我们回去吧。快到晚餐时间了,你想吃什么?老公今晚下厨。”

    听到丈夫下厨,夏凝眼睛一亮:“你煮什么都好吃。我也一起帮忙吧。”

    “好,我下厨,你帮忙吃就行了。”说着,易云睿将娇妻带回屋内。

    黑蝶,李安和时柳留在原地。

    这一刻,李安有千言万语,心头千种滋味,却是不知应该要说些什么。

    “安,既然这里的人不待见我们,我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回去吧。”就算脸上肿得像猪头一样,看着李安跟黑蝶对望,时柳一下子打翻了醋坛子。

    她伸手就要拉李安走。

    “李安,”黑蝶开了口:“我还是那句话,接下来的日子,你和时柳要当心了。”

    李安很清楚黑蝶这话的意思,她要报仇。

    她要讨回一些东西。

    “哈……”他轻轻一笑,笑容当zhong带着一抹凄楚:“好,接下来的日子,你想做什么,你想说什么,都依你。”

    “安!”见势不妙,时柳拉着了李安:“事情还没有真正的水落石出,你别被她骗了!”

    “被骗吗?”李安看着黑蝶:“其实,我一直都被我自己欺骗着。”

    ……

    国际大厦,三十四楼。

    上官南放下wen件,走到窗台前,揉了揉太阳穴。

    最近的事太多。

    终于股东那边已被他用新的方案给安抚住,而那十几亿的钻石毛料,似乎有些棘手。

    有人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查到了吗?”上官南望着对面的大厦。

    “是。”成浩面露难色,随后上前递给他一份资料,“资料在这里。”

    接过来资料翻看,上官南随手仍在了地上,大怒,“这就是你查了一晚的资料?上面什么都没有!”

    成浩弓着腰解释,“她看起来十分神秘,除了这些公司的入档资料之外,根本差不到其他的。同时还请了几家侦探社,均没有回复。”

    上官南望着外面车水马龙,人如蝼蚁,神色复杂,嘴里不停的重复着那个名字。

    姚安,你到底是什么人?

    突然想起,“档案上不是有写工作经验吗?设法给我找出她以前在伦敦n公司的情况。”

    “这……”成浩有些为难,却还是咬着牙答应,随之想起一件事,又不知道该不该说。

    “还有什么事?”上官南的语气不善。

    公事公办,成浩索性将自己调查到的一并报告,“昨天你走了不久,冉华又回到了她的住处,并且第二天天亮了才离开。”

    这个女人?该死!上官南握紧拳头,硬是把即将爆发的怒气压制下去,“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成浩刚走不久,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总裁,按照你的指示,高小姐已经在艾凡尔酒店等候。”电话那头,总裁秘书公事化的语气说道。

    “知道了。”挂下电话,拿起外套,走出大厦,开车直奔艾凡尔酒店。

    艾凡尔酒店。

    装潢高贵典雅的总统套房总统套房里。高冰冰一边欣赏着里面美妙绝伦的设计,一边等待着几个月未见一面的上官南。

    他身边的女人无数,但从未见他对某个人流连忘返。自己是呆在她身边最长时间的女人,连续几个月的冷淡不禁让她失落不已,她以为自己也将成为过去,却没想到今天他却主动找上自己。

    嘴角扬起甜美的笑容,心情有种说不出的雀跃。

    拾起玻璃桌上的玫瑰花一朵,放在鼻子前嗅了嗅。今天她穿了一身淡紫色的雪纺连衣裙,紧裹身躯的布料将她打造的高贵典雅。

    房间门在这时被打开。

    “南……”高冰冰站在原地,眼里泛着泪光,看起来楚楚可怜,惹人怜爱。

    这个令她夜不能寐的男人终于回到自己的身边了。

    她好想被他厚实的臂膀拥入怀里,享受他这温软的胸膛。

    可接下来发生的却是她万万没能想到的。

    上官南大步走了过去,一把将她压在身下,双手粗暴的撕开她的衣服,很快,她的身体便暴露在他的眼前。

    “南……你……”高冰冰的眼里有丝喜悦,有丝惊恐。

    没等她把话说完,上官南迅速的脱下身上衣物,直直的看着她。

    但是,他完全的没有了感觉。

    一丝感觉也没有了!

    以前看到高冰冰就忍不住的他,此刻竟然一丝感觉也没!

    动作僵在原地,上官南就像一尊雕像,一动也不动。

    “南,你怎么了?”伸出一只手,拉了拉上官南的一角,以往只要她做这个动作,他就会立马顺从她。

    可今天,上官南面无表情的走开,直到砰地一声,面对着她的只剩下那扇冰冷的房门。高冰冰才回过神来,绝望的嚎啕大哭起来。是他厌恶自己了吗?

    上官南也这样问自己?为什么对高冰冰没有任何感觉了,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姚安,脑海里浮现的也是和她恩爱的画面。

    还在找”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