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1692:往事,日记
    .. ,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药丸滑落喉咙的那一刹,俞泽宇的瞳孔收缩着。

    他直直的看着俞小姬,随即他的意识渐渐溃散,瞳孔放大着。

    俞小姬凑近他,在他耳机慢慢的说:“俞泽宇,你听好了。你是我的老公,你最爱的女人是我。你愿意为了付出一切。”

    “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

    俞泽宇张开口,傻傻的,目光一片空洞。

    俞小姬嘴角上扬,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

    她会催眠,有的是特效药物,再加上她的头脑,她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完美的……杀人机器!

    就在这时,她手机某个铃声响了起来。

    那种类似于安魂曲的声音……

    俞小姬动作猛的一顿!

    今天几号?

    什么日子?!

    翻着日历,她嘴上的笑渐渐收起,脸色渐渐发白。

    今天……是给孩子们上坟的日子……

    当夏凝见到俞小姬时,她正在一处公墓里,坐在那,静静的看着某墓碑。

    夏凝走近,发现这墓碑没有字。

    俞小姬就只是坐在那,一语不发的。

    夏凝静静的站在了一旁,不敢打扰。

    “你找我的时机不对。”俞小姬淡淡的开口。

    声音轻得风一吹就散。

    “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只是时机不对而已。”俞小姬将手上的一束白花放在墓碑处,站了起来:“走吧,跟我去一个地方。”

    夏凝点了点头,跟在了俞小姬身后。

    俞小姬要来的地方是医院。

    她看望的人,是一个少女。

    约莫十多岁。

    少女脸色非常苍白,看样子已经昏迷很久。

    俞小姬伸手轻轻抚着少女的脸:“医生诊断脑死亡。救不回来了。”

    “……”夏凝心里一紧,喉间就像被什么硬着了一般。

    少女正值花季,就这样……

    “她昏迷了多久?”

    “五年多了。”从她催眠自己那刻,她就躺在这里了。

    五年时间……

    “易太太,我知道你找我是有目的的。对吧?”

    夏凝点了点头:“如果时机不对,或者再约个时间?”

    “你想到我在俞宅里,那说明你是真的有心。我的事,你调查过了吗?”

    “知道一点。”

    “知道一点,还是全部知道了?”

    “只是知道一点。”关于俞小姬这个女人,她只知道她有着很不堪的过去。

    毒药是她发明出来的,希提丰用以控制内部的一些精英。

    也为了控制一些人。

    能发明这种毒物的人,心理一定不会正常到哪。

    俞小姬笑了笑:“易太太,想要得到一个人的力量,必须先要得到她的心。你不理解我,你不懂我,你怎么跟我谈判交易?”

    “所以我来了。我的确不十分理解,但我想理解。我觉得从你嘴里说出来比较好。”

    “从我嘴里说出来?易太太,揭人伤疤不太好吧?”

    “我答应过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我今天找你,是因为我俩之间可以有新的交易。”

    “新的交易?”俞小姬脸上的笑容渐渐收起,拉开抽屉,拿了一本日记出来。递给了夏凝:“这孩子有写日记的习惯,你仔细看完了再说。”

    夏凝接过日记,坐下翻页。

    (一)

    “不、不行的……我不行的……”我慌忙地站起来,冲着大家连连摇手,想要推掉这个名额。

    可是活动委员完全不理会我的反对,大笔一挥,在那张彩色的纸上写下了我的名字,然后他抬起头来对我说:“这是全班同学的意见,你必须尊重!而且作为一年c班的一员,你应该为班级荣誉而战!”

    “为班级荣誉而战!”

    “为班级荣誉而战!”教室里的男生似乎被这句话刺激了,一个个疯狂地高喊着。他们的声音将我所有的意见都掩盖了。

    就这样定了?我居然要去参加“校园美少女”的评选?天啊!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啊!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推荐和莫名其妙的比赛彻底击败了!

    “呜……”完全不知所措地趴到桌子上,临坐下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娜萝怨恨的目光。我心里暗自对娜萝解释,这不是我的错啊!我一点都不想参加的!要恨你去恨那些没事找事的男生啊,瞪我干什么呀!

    之后的那几节课,我总是要被几道莫名其妙的视线骚扰,有嫉恨的有羡慕的还有莫名其妙热切的。本来这样突如其来地被选上去参加莫名其妙的比赛就让我非常焦虑了,现在还要被这些乱七八糟的视线骚扰,我的心情越来越烦躁,心中仿佛有口气,被憋得非常难受。

    上课铃,下课铃,不断地交换着响起,转眼就到了最后一节课前的休息时间了,我烦躁地冲出教室,走向学校后面的空地。又到了为明辉解除魔法的时候了。

    独自一个人站在这安静的地方,心中的焦躁再也压抑不住,我难受得深深地做了几个深呼吸,等待着明辉的到来。

    终于,在我几乎要将衣角捏坏的时候,明辉来了。他还是双手插兜,略扬起下巴的冷漠模样,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站在了我的面前,然后伸出了手。

    我双手捧起他那只修长漂亮的手,看着蜜色的肌肤下隐藏的青色血管,压抑着心中的鼓噪,低头在上面印上了一吻。但是在我的唇瓣离开那微微有些凉的手背后,我没有放开他的手,反而加重了力道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

    “我、我的心情很乱……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看着手心中的大手,我突然抑制不住述说起心头的焦虑,“我害怕,我完全没有办法面对,我该怎么办?我的心里面就像钻进去了一群蜜蜂,嗡嗡嗡嗡……我好难受……”

    眼泪“啪”地一声,滴在了那人蜜色的手背上。大手突然颤抖了一下,我慌忙又加重了力道,我害怕它从我的手中离开,我害怕那种温暖再次消失。大手却在颤抖之后慢慢地用力了,但是这个力道不是在抽离,而是在回握住我的手。

    此时,另外一只大手带着温和的力道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一个有些别扭的温柔声音在头顶上响起:“没,没关系的……我会给你力量的……”

    “呜……”这个已经消失了很久的声音再一次对我响起了。我再也压抑不了心中澎湃的情感,放声大哭起来。

    明辉……明辉终于和我说话了!好久了好久了啊!这么长时间的冷淡让我是那样委屈,可是在这一刻因为他这一句有些笨拙的温柔安慰,我感到无比开心。

    呜……明辉,明辉……

    我除了在心底不停地呼唤明辉的名字之外,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思维能力了。

    就这样,在安静的学校后方空地上,我拉着明辉的手放声大哭,而他则有节奏地轻拍我的后背,沉默地陪伴着我。

    随着泪水肆意地流淌,这段时间一直憋在心头的难受终于得到了疏解,我的情绪慢慢地平静了。

    从嚎啕大哭慢慢地变成了抽噎,我终于抬起了头,看向了明辉的脸庞。他好看的眉头轻轻地皱起,但是冷硬的气息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从他深邃的双眸中,我看到了熟悉的关心。

    就在我被这关心温暖得想和他说说话的时候,上课铃不识时务地响起了。他拍拍我的肩膀,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后,没有说话,转身带着我向教室跑去。

    最后的一节课是课堂测验,复杂的几何图案让我完全无法分神去注意一旁的明辉,可是那放松了很多的心情让我有些雀跃。终于疲惫地挨到下课铃响起将试卷教上去后,我正想和明辉说说话,早已收拾好书包的范雨泽来到了我的面前——他是来等待我一起回家的。

    看着带着一脸温暖笑意的范雨泽,我一直雀跃的心情顿时冷却了下来。是了,范雨泽才是我的男朋友啊!我明明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将明辉忘掉的,要好好经营我和范雨泽之间的感情的啊。

    就在我犹豫的那一刻,明辉已经收拾好书包安静地离开了。恍然若失看着他消失在门外的身影,我定了定神,对站在一旁的范雨泽扯起了一个笑容,手忙脚乱地收拾着东西。

    现在,范雨泽是我的男朋友……

    今天范雨泽有些奇怪,他没有像前段时间那样不停地逗我说话,而是安安静静地牵着我的手陪伴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脑海中满满的都是下午的那一场痛快的哭泣。

    当走到那个熟悉的分别地点时,我停住了脚步,轻轻地对范雨泽说:“我到家了……”

    “嗯……”范雨泽也轻轻地应了一声。

    我轻轻地活动一下被他握住的手,准备从他的大手中抽出来,可是他突然加重了力道,将我的手紧紧握住。

    我吃惊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这时的范雨泽处于背光的地方,而他又微微地低着头,这让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我看到了……”范雨泽开口了,他的声音和平时不太一样,带着一点让人捉摸不透的感觉。还没等我有任何反应,他接着说,“我今天看到你在明辉面前哭泣了……”

    还在找”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