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1772:不只是你一个人在战斗
    ..,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自进了书房,很久很久的,夏凝没有开口说话。

    她有心理压力。

    机会就只有一次,如果这次失败了,后果将会十分严重。

    希提丰会将夏明正收藏得更严密。

    或者是直接把夏明正给结果了。

    二是希提丰会报复,往后她的日子绝对不会安宁。

    会给易云睿造成很大的麻烦。

    另外,她手头上有这么精准的结局布局图,应该要告诉易云睿,两人一起配合行动的。

    有易云睿在,成功率会大增。

    起码最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但是上次易云睿受重伤的情境还历历在目。

    她不想让丈夫再踏进那样的险境!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真正属于她的人,也就只有亚瑟和卡罗琳。

    其它人只要她把这次行动告知,易云睿绝对第一时间知晓。

    夏凝喝了一口红茶,真正掂量实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能支配的力量竟然那么少。

    虽然卡罗琳和亚瑟一个顶万。

    但对着希提丰,她不希望卡罗琳和亚瑟任何一个人出事。

    卡罗琳和亚瑟对望了一眼,主人已经喝完了两杯茶。

    而且不是咖啡。

    “主人,你在顾虑着什么?或者你说出来,我和亚瑟可能会帮到忙的。”

    “你俩绝对能帮忙,”夏凝放下红茶杯,叹了一口气:“但我手里的人,就只有你们两个。这次行动对手很强大,我不希望你们出事。”

    “这个不用担心,我跟亚瑟会保护好自己的。主人只管下达命令吧。”

    对着卡罗琳这句话,亚瑟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对夏凝说:“戴维斯家族所拥有的武装人数两千人,精英二百人。将这二百人配备精良的武器。可以对付任何一间兵,工,厂。”

    亚瑟的意思是这两百号人连进攻兵,工,厂都不怕,希提丰总部的防御肯定不会比兵,工厂强多少。

    甚至还不及兵,工厂的厉害。

    其实夏凝的意思,是不想有任何的伤亡。

    那都是活生生的生命。

    把夏明正带回来,说白了也就只是她的一己私欲。如果往里面掺进人命,那她心里怎么过得去!

    她会一辈子良心不安。

    见夏凝心事重重的样子,亚瑟语气一沉:“主人,你到底在顾虑着什么?这次行动刻不容缓,错失时机以后再难找到。我和卡罗琳是你的下属,下属是替上级分忧的。请主人把难言之隐说出来吧。”

    夏凝知道亚瑟是个行动派,话不多,做事十分利落,凌厉。

    “夏明正是我的父亲,说白了这是我与我父亲之间恩怨未清。要是为了我自己的事连累大家。我觉得我……哎!”

    “主人,这不是私事。夏明正是黑骷髅的领导者,冲着这点就应该将夏明正带回来。而且这回是希提丰拿夏明正来威胁主人。里面还不知道藏着什么阴谋。主人将夏明正带回来,于公于私都有好处。起码不会让易首长对希提丰的行动投鼠忌器。”

    夏凝眼睛一亮!

    是啊,夏明正是重点犯人,易云睿在对付希提丰的同时肯定要算回从前黑骷髅的帐。

    但正因为夏明正是她父亲,所以对易云睿的出手存在一定影响。

    上次易云睿受伤,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夏明正的身份!  易云睿很可能是不想伤了夏明正!

    夏凝心里一痛,刚才犹豫的心绪一下子坚定。

    于公于私,夏明正都必须对很多人有个交代!

    而且,不单是夏明正,她的母亲戴思君,也得一并找回来!

    狸清了她的身世之谜,那就清楚往后她应该要怎么走。

    要是早一步让希提丰知道她真实的身份,假如她不是真正的戴思君所生,那一切的一切就非常危险了!

    “主人,”亚瑟缓缓的说:“往来成大事者,双手都是沾满鲜血的。”

    双手沾满鲜血……

    夏凝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她不能犹豫,不能再犹豫!

    就在这时,夏凝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少矶的来电。

    “小凝凝,你在哪里?”

    听到少矶亲昵的称呼,夏凝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在,在家里。”

    “刚好,我一会就到。易首长不在吧?”

    “他还没回来。”

    “很好,先挂了。”

    少矶那边断了线,夏凝一脸疑惑。

    这独来独往的女人,今天怎么就有心思来她这里了?

    十分钟后,少矶来到了云凝居。

    和她一起来的,还有逆阎。

    看到两人同时出现,夏凝更加惊讶:“你俩……怎么会在一起的?”

    少矶鄙了逆阎一眼:“切,谁愿意和她一起来。我是冲着你来的,刚好她也过来。”

    就是这个原因?

    夏凝看向逆阎,逆阎点了点头:“夏总,我听说昨天你逮住了个希提丰的高层。我们是为这事来的。”

    消息这么快就泄露出去了?!

    夏凝吓了一大跳,担忧的看向亚瑟。

    亚瑟轻咳了一声:“是我告诉她的。”

    这么说来,亚瑟把事情告诉了少矶,那逆阎是怎么知道的?

    夏凝看向逆阎,眸里一片疑问。

    逆阎双手环在胸前,看向卡罗琳。

    “嗯,是我,是我告诉逆小姐的。”卡罗琳‘招供’。

    一个告诉少矶,一个告诉逆阎。

    卡罗琳和亚瑟这对夫妻,配合挺默契的啊。

    “逆阎,小鸟知道这事吗?”她最担心的是小鸟一旦知道,肯定会告诉易云睿。

    “他不知道。没有夏总的同意,我是不会告诉他的。”就算这个人是她的丈夫,做到公私分明,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看着眼前的四个人,夏凝心里一阵感动:“谢谢你们。”

    “我的天,道什么谢,小凝凝,我们都是你的人。有事你得告诉我们。单靠自己一个人,是做不成事情的。”

    夏凝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嗯,你说的是。我还是缺少了领导者的魄力。”

    “夏总当然有领导者的魄力,”逆阎持肯定态度:“不然我们四个也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

    记得那次夏凝直接在小鸟眼皮底下‘抢人’,连小鸟都不敢吭半句话。

    对于顶尖高手来说,能和他们对上话就算不错了,还压得他们不敢吭声?

    普通人能做到吗!

    气氛一瞬间变得很轻松,夏凝的心理压力释放了不少。

    四个人的力量,肯定比两个人强。

    她手头上有四组资源,也就是说,可以分成四组进攻……

    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是北堂修的来电:“易太太,请问你现在有空吗?waitting for you吧新出了蛋糕和咖啡新品,刚做好,能赏脸过来尝一尝?”

    好吃的蛋糕和超级好喝的咖啡!

    夏凝口水直流。

    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还是在商量着很重要的事情当口。

    她去外面不好吧?

    “易太太,”见夏凝没有立刻回应,北堂修继续说:“其实这两件新品还未正式推出。就是想易太太过来尝一下,给点意见。可以吗?妨碍不了你多少时间的。”

    看来北堂少主非常有诚意。

    而且蛋糕什么的还是新鲜做好的,如果她拒绝的话,好像很不给面子……

    “北堂少主,你先等一等。”说着,夏凝把话筒用手指盖着,轻声问向四人:“你们想出去吃点东西吗?”

    waitting for you咖啡屋。

    众人面前摆着好几份咖啡屋里研究出来的新式蛋糕和咖啡。

    新品的造型,香味那绝对是一百分的。

    就不知道味道如何。

    北堂修坐在夏凝旁边,一双眼睛满是期待:“易太太,请尝一尝。”

    夏凝点了点头:“我就只是个普通吃货。北堂少主才是真正的大咖。我可能给不了你什么意见。”

    “没事,易太太,你只要告诉我说好吃,或者不好吃就行了。当然在下还是想听点关于好吃和不好吃的建议。”

    “那我就开动了。”夏凝看了在场这么多人一眼,拿起小叉子,勺了一小块蛋糕放嘴里。

    食物刚进嘴里的那一刻,就像炸,弹一样,里面的美味一瞬间爆发!

    让她大大的吸了一口气!

    好美味!

    夏凝这回是叉起了一大块蛋糕,直接放进嘴里。

    好吃的东西,那简直是灵魂的享受!

    美味在嘴里爆,炸着,回旋着,她甚至忘了开口说话!

    直到食物咽下去,美味还在喉间缭绕时,她才回过神来。

    所有人都在看着她。

    “咳,”这个场面,有点尴尬,夏凝不太好意思的说:“真的好好吃。好吃得我都忘记说话了。对不起啊,北堂少主。”

    其实不用夏凝开口说话,刚才她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那是一种对食物的大满足!

    “谢谢,易太太。”北堂修已经知晓答案,转头对众人说:“大家别拘束,请尽情享用。我们今天做了不少,绝对能满足大家的需求。”

    然后北堂修看着众人吃东西时脸上的表情,那种享受,那种惊讶,那种沉醉……

    这个答案,正是他想要的。

    等到众人吃到一半时,北堂修开了口:“请问大家对这款蛋糕有什么建议?”

    夏凝摇了摇头:“我投降,太好吃了,我真的提不出什么意见和建议。”

    “那各位呢?”

    众人要不摇头,要不沉默。

    逆阎瞄了一下少矶,像她这么挑剔的人都没有意见,这款蛋糕新品是成功了。

    “北堂少主好厉害,竟然能做出这么好吃的蛋糕。”夏凝语气zhong满满的都是赞叹。

    “其实这款新品的主要创作人,不是我。”

    还在找”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