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第1891章 胆大包天
    “失败吗?”易云睿宠爱的抚着妻子的发:“对易园来说,没有失败过的事情。”

    “嗯?”

    “应该说,把李家和司徒家拉拢到那边的阵营,那才叫真正失败。”

    这一言惊醒梦中人,夏凝一脸诧异:“这么说来,你很早之前就发现不妥了吗?”

    “只是有感觉,所以很多事情都停住了。”

    “哦……”易云睿果然料事如神。

    就像一只最凌厉的鹰。

    有什么风吹草动的,立刻就行动了。

    “假如李家和司徒家被他们拉拢了呢?到那时易园可是四面楚歌啊。”

    “最坏的结果,易园已经想到了。”

    见易云睿这么气定神闲的,夏凝一脸好奇:“已经想好了对策?”

    “每一个能发展到今的家族,都有他们的杀手锏。王牌也就只能用一次。”

    夏凝喝了一口热牛奶,沉吟了一会:“那几个大家族实力都很强,老公,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易云睿轻轻拍了拍妻子的头:“累了吗?要不要回去?或者在我怀里躺一会?”

    “这里可是公共场所耶,”夏凝看了一眼四周:“去其它地方玩吧。”

    “你真的不累吗?”刚才两个小时,小妻子可是玩得相当兴奋。

    “不累,我们去别处吧。”话完,夏凝拉起易云睿的手往外跑。

    某国际酒店总统套房内。

    “都是夏凝那个贱女人!都是她我才会被赶出去的!”荣小妹一回去立刻摔破了不少东西。

    她的怒火,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几乎将整个房间毁了。

    这间房是新开的。

    珊珊喝了一口红酒:“荣家大小姐,你有完没完啊?”

    “你什么意思?”荣小妹眼睛一瞪:“不喜欢听的给我滚出去!”

    听到‘滚’这个字,珊珊眉毛一竖:“你说什么?!”

    “你俩别吵了。”见两位大小姐快要打起来的节奏,汤且莹连忙阻止:“小妹,一个多小时了,你也该收敛收敛了。珊珊,体谅一下,想想被赶出去的人是自己。各退一步行吗?”

    两人眼睛瞪着眼睛,嘟着嘴,冷哼一声别过脸。

    汤且莹顺了顺自己额前的碎发:“有一点你们要清楚。易云睿最爱的人是夏凝,他心中就只有这个女人。逆鳞,不能碰。碰之侧死。”

    “都不知道那女人有什么好!一点都配不上易云睿!”荣小妹一脸不屑。

    “就是啊,要身材没身材,啥都不是。要不是易云睿,这女人能有今天的一切吗!哼!最瞧不起靠男人上位的女人。”珊珊咬牙切齿:“最讨厌的就是她竟然和我长得像!讨厌死了!拿这种女人跟我比,这简直是侮辱!”

    汤且莹闭上眼睛,她得要冷静一下。

    她了解夏凝。

    并不是她俩所说的一文不值。

    夏凝的能耐她十分清楚!

    很基本的一点,夏凝比这两位厉害。

    比这两位更配得上易云睿。

    “还有一点,你们得耐下性子听,”汤且莹睁开眼睛,缓缓的开口:“当时夏凝跟易云睿结婚时,她的压力不少。整个世界都在质疑她,她也是凭自己的能耐走到今天的。要对付自己的敌人,起码得先欣赏他。尊重自己的对手,欣赏自己的对手,同时也是在欣赏自己。你俩不要被爱情冲昏头脑。此路不通,换一条路走。”

    “汤阿姨,你怎么替别人说话了?”荣小妹想也不想的直接不爽:“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们是一个同盟!”

    珊珊白了荣小妹一眼。

    又一个月匈大无脑的女人。

    “大姐,我明白你话的意思了。”珊珊放下手里的红酒:“只要能干掉那个女人,以后什么事我都听你的。”

    一个不聪明,一个又太聪明……

    汤且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要是夏凝的话,她绝对会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

    一个坚强得让人心痛的女子。

    要不是万非得已,她真的不想走到这一步。

    她想和夏凝做一辈子的朋友,姐妹。

    但是现在,她只能想尽一切办法对付她。

    因为,形势所需。

    最好的结果,是让夏凝知难而退。

    她退后了,起码伤不致死。

    要是不退开的话,她身边所有的人,都会用尽一切手段……

    汤且莹心里一紧,她不敢想像!

    “你们……”汤且莹抚了抚头:“还是先回去吧,让我好好想一想。”

    两个女人对望了一眼,珊珊很识想的打了个招呼离开。

    荣小妹嘟起的嘴唇就没放下过:“要是我的话,直接干掉她就行,还想什么想!”

    汤且莹眉头一皱。

    干掉夏凝?

    那胆子真比天大!

    易云睿是什么人?!

    要是夏凝出什么事,伤害过她的人一个也别想活了。

    荣氏家族虽然是千年望族,易云睿更不是易与之辈。

    这个男人,一个可以顶一个大国!

    所以先生数次重复一个要点,不能得罪易云睿。

    一些事,表面上一定要做得好看。

    一定得滴水不漏。

    不然谁都保证不了,跟易云睿交手后,还能全身而退的。

    “荣小妹,”汤且莹语气一压:“你要再这么冲动,接下来就不只是禁足一个月的惩罚了。”

    荣小妹心里一慌。

    上次被老太爷骂了一顿,关了一个月。

    好不容易才出来,她可不想再被禁足。

    “知道啦,那个女人,不是还有你俩对付吗?我专注易云睿就行。”哈,想不到自己这么聪明!

    她就专心将这个男人拿下就好。

    管汤且莹和珊珊怎么整死夏凝。

    想到这,荣小妹蹦蹦跳跳的离开。

    汤且莹眉头皱得更紧。

    荣老太爷,真的要将家族命运,交到这位大小姐手上?

    那未来真的不敢想像。

    汤且莹深吸了一口气,端起茶盏喝了一口,然后放下,靠在沙发上。

    易云睿已经知道了大概计划,立场也摆明了。

    往后再要和他说这个事,难。

    相信她也很难接触得到夏凝了。

    该别劈径道了。

    曙光初露,夏凝是在虫鸣鸟叫声中醒过来的。

    “早晨,老婆大人。”

    耳边响起非常有磁性,低沉悦耳的男声。

    好听得能将人的魂勾了去!

    不对,是声音的主人能直接‘勾魂’。

    对上眼的,是某男人那宽阔结实的胸膛,夏凝脸上立刻通红。

    她咽了咽口水。

    销……**啊。

    一大早的来个绝顶美男秀。

    “早晨……”她又咽了咽口水。

    “去洗个澡?”

    夏凝摇了摇头。

    “再躺一会?”

    “我……饿。”

    “饿?”易云睿贴近她:“哪里饿了?”

    雄性气息瞬间增强,夏凝本能的捂着自己鼻子。

    要喷鼻血了好不!

    易云睿好过份!

    易云睿笑了笑,大手一伸,将妻子搂进怀里:“低血糖了吗?老公抱你去找吃的。”

    “不,不用,还没低血糖。”夏凝双手推开易云睿。

    话说易大首长的月匈又‘大’了。

    这身材啊,要她命。

    对易云睿来说,夏凝轻得就像一只小鸡,无论她做什么反抗,在他面前都是挠痒痒一样的。

    毫无杀伤力。

    所以易云睿将妻子放到床沿,自己拿了她的衣服,认真的帮她穿上。

    “我让他们把早餐拿上来?”

    “不,去二楼吃吧。”

    “好。”

    二楼风景很好,夏凝吃着早餐,易云睿在一旁看着报纸。

    这样的情景,一般是每天的日常。

    但是前几个月再没出现过。

    现在看来……好像过了一辈子似的。

    仿若是上辈子的事情。

    “这个时候,你应该在军部才对。怎么不回去?”

    “没什么事情做,不回去。”易云睿给妻子续了杯热牛奶:“温文清能处理。”

    夏凝正要说话,这时张海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张邀请函:“首长,嫂子,汤大姐的邀请信。”

    易云睿接过,看了一眼,然后递给夏凝:“我知道了。”

    张海退后一步,等待着易云睿的回复。

    “在御帝龙城那里啊,”夏凝合上请函:“汤大姐竟然也邀请我去。”

    “事情不简单。最好不要去。”

    “函件都送来了,不去不太好。起码会给别人一个话柄。”

    “去了我更怕会有意外。”针对妻子的意外!

    “没问题的,不用担心。”

    “像这样的宴会,毫无意义,以前我一般都是推掉的。”

    “但这次是汤大姐的,汤大姐身后是古先生。你这么公然的拒绝,事情到古先生那里就不好听了。”

    “我不想接触的人,我不会去。”易云睿很是坚定:“拒绝的理由很多种。不要去。”

    夏凝想了一会:“你认为毁掉一个人,什么方法最直接?”

    很诡异妻子说出这样的话,易云睿没有开口。

    “既然那些人碰撞不到我,那就会从我的名誉上着手。或者给我制造出很多对手。从而以众人挟逼你做出选择。”

    易云睿脸色一冷:“他们敢,那就准备好接受我的反击。”

    “她们敢,上帝花园的事不就是一个例子了吗。”

    “上帝花园……”易云睿喃喃的说着:“看来某些网站的确要整顿了。”

    “老公,你知道上帝花园是希提丰的情报资料站吗?”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