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 612、恶毒
    玄铁听到命令,用力一扯乔大人,乔大人被扯翻在地,随后玄铁就松了手。“不堪被辱、准备以死证其清白”的乔大人爬在地上就有些发懵了。

    这没有人拦着拉着扯着,他还继续撞石墩子吗?

    脑子还没想明白,身体就老实的坐在地上不动弹了。

    撞个屁,那是石墩子,不是豆腐渣!撞轻了会被说成装模做样,撞重了会没命的,傻子才继续撞!

    乔大人这短暂的断片举动,给义愤填膺的百姓们当头泼了一桶冰水,刺骨透凉!侍卫松手了,乔大人这就消停了?

    不堪受辱呢?

    以死证其清白的高洁气质呢?

    有聪明的反应过来,死了能留个好名声,但死了也就百了了,明显这乔大人是舍不得死的。舍不得死,刚才还做出那种样子,可不就是装给他们这些人瞧的吗。

    在官场上混了十几年的乔大人,在地上缓了片刻后,听到了四周对自己不利的言论,脑子也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了应对之策。他一改之前寻死的姿态,摆出一付与萧明珠不死不休的架式,扯掉嘴中的半片衣襟,爬起来指着萧明珠道:“好好,我与你……”

    “不以死证其清白,那就继续堵上嘴!他要撞,就松手!”韩允钧冷冽的道,玄铁动作也很快,几乎是收到命令的同时,就将乔大人再一次按住,撕衣服,堵嘴,一气喝成!

    乔大人:“……”

    这还给不给人活的机会了!

    不过这次他被堵嘴押下后,真没有了再撞石礅子的勇气了。

    万一他用力撞的时候,侍卫正好松手了,撞出个好歹来,那怎么办?

    乔大人没办法了,只能双眼一闭,身子一歪,直接倒下装晕。

    008当即戳穿了乔大人的伪装,哼,有它小助手在,谁也别想糊弄boss。

    但……它也就这能耐了。

    它已经查过自己的程序了,很悲催地发现,新程序什么功能也没有。反之以前做为女配系统的功能竟然全部都被抹除掉了,它现在除了当个数据库外,也就只有这个最基本的搜索扫描功能在了。

    萧明珠瞥了眼乔大人,也懒得戳破:“让他们手脚快些。”

    传话的人还没进府门,府里又冲出来几个人,是乔夫人领着两个半大的孩子,瞧着大的也就八九岁,小的三四岁。

    乔夫人瞧见“晕倒”在地的乔大人,声音高亢地尖叫着:“老爷,老爷醒醒,别吓我们啊,你要有个好歹,我们孤儿寡母的可怎么活啊……”随后,她又指着萧明珠骂道:“萧姑娘,我们就算行事有不妥当之处,你也不能不给我们留条活路啊……”

    小的那个孩子也吓着了跟着乔夫人哭了起来。

    萧明珠被吵得头痛:“让他们闭嘴。”

    因为是女眷孩子,侍卫们不好上前,商嬷嬷与知夏递了个眼色,两人下了马车,商嬷嬷一把扶起乔夫人,软硬兼施地低声劝道:“乔夫人,这是京都,往后您要出门应酬,日后小公子们也得上学堂吧……”

    也不知道是商嬷嬷的手按在了乔夫人哪个穴位上,还是她的那几句明显带了威胁的话起了作用,乔夫人高亢的声音一下子就哑了下来,随后急忙也劝止了小孩子。这才道:“嬷嬷,是不是我们交出风语的骨灰,萧姑娘就能放过我们?”

    乔夫人这话说得很有深意,摆明了就是要给萧明珠扣一顶仗势欺人,私德有亏的大帽子。

    商嬷嬷拧眉,没说话,萧明珠倒是应了:“乔姑姑生前是如何被你们欺辱的,我就不一一当众数落了,想必乔夫人心中也有数。眼下,乔姑姑被你们害得不得善终,我如何能将她的生后事交于你们?”

    乔夫人被这话刺得快要吐血了,就如商嬷嬷所言,日后她还得出门应酬,不能像民妇一样在街头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喊冤哭诉。眼下送走萧明珠这瘟神才是上策,要不然,整个乔府就要被砸空了,万一萧明珠再狠心对她的几个儿子下些狠手,到时候得不偿失。

    乔夫人强撑着:“好好,将你的叫出来,我这就亲自去将风语请出来交给你。”

    萧明珠点头,玄铁吹响了尖锐的口哨,随后,府里传出了回应声。

    乔夫人转身回府,没一会儿她抱出了个白瓷罐子。萧明珠示意商嬷嬷去接,结果那个大孩子抢在了商嬷嬷之前,从乔夫人手中夺过罐子,抬手就砸在地了地上。

    白瓷罐子碎裂成了几块,里面的骨头洒落了一地,寒风一吹,许多就与尘泥混在了一处。

    大孩子还恶毒地大声道:“她生是我乔家的人,死是我乔家的鬼,生死由我们,作贱也由我们!”

    反应过来的乔夫人抬手扇了大孩子一个嘴巴子,大孩子委屈地大叫:“祖母,我哪儿错了,都是她这个扫把星害的!如果当初她……”乔夫人岂容这孩子再说下去,急忙捂了孩子的嘴,辩解道:“孩子年幼不懂事,被那黑心肝的下人给蒙蔽了。”

    围观的百姓们哪里还听得进乔夫人的话,一个个心都瓦凉瓦凉的。

    八九岁的孩子能不懂事?他能说出这样恶毒的话,必定是日常在府里听得多了这样的言论!

    可死者为大,哪怕乔姑姑生前与乔府有隙,一个晚辈如何能做出砸长辈骨灰罐子的事,想必是在他的心中从没拿乔姑姑当成自己的长辈,甚至连一个下人都不如。

    瞬间,他们有些明白了,为何萧明珠宁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上门抢夺乔姑姑的骨灰了!

    倒在地上的乔大人,明白一切再无挽回的余地,这下真的两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萧明珠挣扎着从马车里下来,在韩允钧的陪同下,快步走到白瓷罐子旁边,蹲下去小心翼翼的将碎裂瓷片拣起来,将上头的骨灰倒进了商嬷嬷寻来的小木匣子里。剔除完瓷片后,她也不顾地上还有碎瓷片残留,又一捧一捧的将与尘土混合在一块的骨灰也都收集了起来。

    另一边,小木石则朝着那孩子冲了过去,一把将他从乔夫人手中拖过来,径直按在地上就揍。

    乔夫人和小孩子尖叫着,大孩子痛苦地在地上打滚嘶嚎着,可惜却再也触动不了四周百姓的同情之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