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刀帝〕〔绝世斗神〕〔叱咤风云林云〕〔从球童开始〕〔无敌小刁民〕〔领主之失落之地〕〔深渊与玩家〕〔都市最强捉妖系统〕〔魔妃无霜〕〔诸天剧透群〕〔仙武狂潮〕〔永夜堡〕〔红尘乱:第一匪妃〕〔我养的宠物都超神〕〔血手书生〕〔走在道途〕〔大学恋恋笔记本〕〔余生有你,甜又暖〕〔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我体内住着一个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 716、中毒还是生病(二)
    就如郑二夫人所言,真要想要害人,饭菜,茶水,药食,甚至气味,哪个环节上都是能轻易做手脚的。而眼下现在负责这个院子里所有杂事的人,都是她拨过来的人。

    而且,这几日郑湘衣的病情转重,她却没有人让人再去请过大夫。光凭这一点,足够让人想出各种假设了。

    想到这,耿夫人气得浑身直哆嗦:“难道,你认为是我让人害她不成?”

    郑二夫人不说是,也不是说不是,又问道:“我还想再问一问亲家母,为何湘衣病成这样,她身边的丫头们却一个也不在边上伺候着?”

    将湘衣身边的心腹打发得一个不留,就算她真没有起过要害湘衣的心思,那也是她给了别人下手的机会。

    同样是她这个当家婆婆的错!

    耿夫人的脸色更难看了,这个问题她无法回答。她总不能与郑二夫人和儿子道,自己吃了郑湘衣不少的暗亏,才想着找由头先罚了她的丫头,再在丫头的伤势上做点手脚,好将她们驱逐出府,断了郑湘衣的臂膀吧。

    可是她不解释,如何能让人不怀疑,她没有不良居心呢?

    她可是耿家的当家主母,一个好端端的儿媳妇,因为一场小风寒,三五天就病入膏肓,说出去谁信与她无关?何况这件事还在她将儿媳妇带过来的心腹下人都罚了之后发生的。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耿夫人快被郑二夫人给气疯了。

    郑二夫人可没有住嘴,又道:“再说是不是中毒,让知夏瞧一瞧,不就清楚了吗?你要担心知夏的病术不好,等大夫来了,再听大夫如何说,两者比一下,兼听则明。可你为何不肯让知夏先替她看诊,难不成,你是心虚?”

    怼完了耿夫人,郑二夫人也不要她给个回答,冲着耿直道:“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耿夫人也冲着耿直,厉声责问道:“你是不是也认为,是我让人下毒害了你媳妇?”

    面对着两个母亲的严厉斥问,耿直纹丝不动,仿佛根本就没听见,眼睛一直落在郑湘衣的身上,一脸深受打击后的震惊。他确实是被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了,整个人就处于一种呆楞状态。

    他真没想到郑湘衣会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变成这个样子的。

    早上出门前,他还去看过她的。不对,当时门窗紧闭,屋内的烛光微弱,听到丫头们说她睡着没醒,他也只是蹑手蹑脚地到床边,隔着纱帘看了她几眼,就走了。

    现在想想,他应该有两三日没有见过清醒的她了,丫头们不是说她还没睡醒,就是说她刚服了药已经睡下了,自己心疼她身子弱,也没有吵醒她,都只是在床边看看,也就没太留心。

    就现在的状况看来,湘衣哪怕不是真中了毒,也是因下人怠慢,照顾不周导致了她的病情恶化。下人为何敢怠慢湘衣,还是不因为她不得母亲欢喜,这些府中的老人依老卖老,不将她放在眼中。

    而自己也因为那些人是府中的老人,还有几个是在他身边伺候了多年的丫头,才轻信了她们的话。

    她们,一个个都拿自己当傻子哄吗?

    耿直头顶都要冒烟了,但气愤归气愤,理智并没有消散,他知道眼下这个时候,只有湘衣的病情才最重要的,至于其余的人和事,他可以在湘衣无事后,再来一一发落。

    耿直想定,出门吩咐人去拿耿大人的帖子去请太医,回来后就径直走到引起了这事端、眼下却站在旁边看着母亲和岳母争吵的萧明珠面前,抱拳拱手,一鞠到底:“萧姑娘,可否请你身边知药理的丫头先替她看看。”

    听到耿直这话,萧明珠还没来得及应答,耿夫人脸黑了,不免有些委屈:“耿直,你不信为娘?”

    丁微轻掐了一下萧明珠,出声道:“还是等大夫过来吧,万一有个什么,免得说不清楚……”至于什么会说不清楚,她看了一眼耿夫人,没有说下去,温和的面容上,带着满满的讥讽。

    耿夫人这下吃了丁微的心都有了:“你什么意思,是说我下毒害她了?”

    都是她们惹出来的祸端,要不是她们没有礼数的闯进了郑湘衣的院子,这件事如何会闹成这样。哪怕是郑二夫人上门来,她自会先派人去看看郑湘衣,安排妥当,再陪同郑二夫人过来,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丁微只是笑了笑,“耿夫人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萧姑娘身边的丫头只是略知些医理而已,可不敢随便替耿少奶奶看诊。”

    郑二夫人也反应过来,忙哀求萧明珠:“萧姑娘,看在你与她的情份上,救救她。”

    萧明珠点了点头,耿夫人在耿直的目光下,死死拧着手中的帕子,理智让她没有出声制止。

    知夏过去替丁微把了脉,然后翻看了她的眼皮,又看了看她的舌苔,最后还用银针扎了她的手指取了血,最后才道:“耿大奶奶的状况奴婢以前没有见过,查不出中毒的迹象……”

    听到这,耿夫人欣喜若狂,抓着耿直的胳膊,大声道:“你听见没有,她没有中毒,她没有中毒!”

    耿直只是平静地看了她一眼,对知夏道:“说下去。”

    知夏又道:“依奴婢的愚见,耿大奶奶只怕是近几日里接触了不少伤身子骨的东西,以至五脏六腑在短时间内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才会突然塌下去的……”

    耿直的目光深邃了起来,一个书生半个医,虽然书生不会把脉看诊,但哪个读书人不知道一些寻常药理的。许多东西看似无毒,对人也无害,但是与其它相克的东西混合在一起的时候,会变成杀人与无形的毒药,并且还查不出痕迹。还有一些大补之物,对于体虚不受补的人来说,更是催命之毒。

    他还真没有想到,自己的府上,自己的身边,会有人用这样的阴损招数来对于自己的媳妇。

    他马上阴沉着脸吩咐:“来人,将少奶奶的屋子封起来,不准任何人进入,再将这几日服用的方子,以及厨房菜单子都拿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隔墙追到时先生〕〔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轮回学府〕〔疾控档案〕〔六宫凤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