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内胭脂铺〕〔我有一尊炼妖壶〕〔佞臣的庶女嫡妻〕〔奶凶忠犬护悍妻〕〔神医嫡女:帝君,〕〔钻石王牌之强棒驾〕〔狂暴逆袭〕〔圣武星辰〕〔我的幻想生物〕〔红衣女修〕〔泯灭之世〕〔蚀骨缠绵:痴情阔〕〔想当个复仇女神好〕〔恋爱吗竹马先生〕〔宿主大人求你走剧〕〔遇见你遇见白月光〕〔重生后女主又作死〕〔帝少今天又醋了〕〔从穿书开始的神级〕〔谍海争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 924、九夜的最后一博(一)
    一辆有着王府标记的马车停在了国公府的门口,随后车帘撩开先下来的一个精明的中年男子。坐在门口聊天嗑牙的两个门房都警惕了起来,他们认得,那是庆王府的二管事。

    自从国公爷中毒,皇上非常重视赐下不少名贵药材的消息传出去后,这几天不少达官贵人都登门前来看望,或者让得力的管事送来了慰问礼,热闹得堪比菜市场。好不容易这两天才稍稍清静点儿,难道庆王府也派人来送礼了?

    两人正准备迎上前去客道客道两句,然后按国公爷的吩咐,礼留下,人就婉言拒之门外。刚一起身,他们就见管事转身亲自撩开了车帘,两个侍卫上前从马车里抬出个没有腿的藤椅,上头坐着的竟然是据说中邪重伤的庆王世子。

    这庆王世子脸色苍白得都能看到皮下青色的血丝,瞧着随时都有嗝屁的危险,不好好在府里养病,跑过来做什么?

    两个门房腹诽,不解,警惕心大起。

    看着国公府的大门,九夜也是心情澎湃,愤恨和憋屈如泉涌一般喷出。

    他好久好久都没有被人逼到过这个境地了,应该说成为任务者后,他就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上一次还是他真正人生际的那次。

    这次他从进入到主位面起,虽然最初抱着的心思是完成任务的同时,顺便弄死那个毁坏他玩具的人。但是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大意过,这几年里该安排、该布置的都精心做了谋划,以备应付各种突发情况。

    比如蚕食韩允景的气运、比如那两个心腹尸体神秘消失之局,比如六丁六甲还魂阵,比如在日积月累的给韩婉婷洗脑……他甚至还在机缘巧合下顺水推舟,拿了朱征凡做替死鬼。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一环扣着一环,看似无关又紧密相连。

    他想着,一但情势危机,这些局不说能给他争取到完恢复的时间,至少能让他有一段时候的喘息机会。

    可真没想到,自己精心的布置了两年的局,给他争取到的喘息时间会这么短,而且还是他自己做死的后果。

    在他与萧明珠交手的这两三年里,他一直都看走眼了。

    萧明珠身上的缺点很明显,就是鲁莽有余,却不是顶尖聪慧之人,对于她在意的人护短得极紧,却在很多的处境不愿与人虚与委蛇,受一点点的委屈。

    在他心中这样的人能是女主,大女主,甚至小boss,但没再往上想,直到天雷降下。

    还好他及时使用了道具,才免去了被抹杀的命运。当然,为了迷惑萧明珠,他甚至还不忘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候还给002弄了个金蝉脱壳。

    事后他才开始思索自己是哪里出了错,才导致自己被天道发现。他可不是第一次来的冒失鬼,天道的触角在哪里,他心中有数的,也早早做好了各种防备的准备,应该不会出错才是。

    思来想去,最后他觉着问题出在萧明珠的身上,是萧明珠引下了天雷。

    萧明珠是天道宠儿oss!

    这个发现,让他是喜大过于怒。

    主位面的oss代表着什么,那就是浓厚的气运。加上萧明珠之前又弄死了几个系统和任务者,天道必定又将那几个系统和任务者偷来的气运尽数加注到她的身上。

    如果这些都能被他吸收,他那不仅可以在避开主位面天道的搜索,还有可能拥有在系统之前的强悍的实力,甚至有可能如系统一般,拥有打破位面间壁的能力,做到自由的位面穿棱。

    于是,在清风观里潜伏的那几天,他就一直在盘算着如何将萧明珠的气运弄到手。

    以前他只是想弄死韩允钧,让萧明珠黑化,然后自己吸取萧明珠的气运,从而让自己驾临在系统之上。现在他觉着弄死韩允钧,让萧明珠黑化,那太便宜萧明珠了,也太浪费萧明珠身上的气运了。

    他可是清楚那韩允钧也是个命格极轻、并且有短命之相的人,是极容易被夺舍的对象。他可以吸光韩允钧的气运,再夺舍韩允钧,然后再以韩允钧的身份,亲手杀死萧明珠。

    这样一来,他可以得到萧明珠身上的气运,也可以让萧明珠尝一尝,被她心爱的男人捅刀子进心窝的滋味。

    于是,他利用从修仙位面得来的傀儡道具让脱了壳的002强行进化,甚至将与傀儡合二为一的002捏造了与他一模一样的假魂体,将其灌入朱征凡的身体。这样可以利用朱征凡身边的田小花的空间能量供养着002,让修复好的002成为他的助力,也可以给人他是夺舍了朱征凡这么一个错觉。

    哪怕002被发现、被毁灭,但能给他换取修复时间,也是极为划算的。

    前儿个,萧明珠带人大张旗鼓打进公主府,随后朱征凡清醒了,田小花被斩首,他就知道一切都如他计划的那般进行着,自己暂时是安了。

    接下来他只要等着自己的实力恢复到四成以上,就可以找机会冲韩允钧下手。

    谁知,朱征凡一醒,公主府就来退亲,母妃寻他哭诉,韩婉婷那个傻货竟然趁他精神不好的时候,偷摸着拿走了混在莲花香中的蔓珠香。

    接下来他只要等着自己的实力恢复到四成以上,就可以找机会冲韩允钧下手。

    谁知,朱征凡一醒,公主府就来退亲,母妃寻他哭诉,韩婉婷那个傻货竟然趁他精神不好的时候,偷摸着拿走了混在莲花香中的蔓珠香。待他今早发现的时候,韩婉婷已经随着母妃出府半个时辰了。

    想到这,他就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子!

    当初要是他是不想着韩婉婷这枚棋子还有可利用的残余价值,阻止庆王将其送走,那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这种赶鸭子上架的窘迫?

    他不敢再心存侥幸赌韩婉婷会不会去挑衅萧明珠的几率,也不敢赌萧明珠认不认得蔓珠香,只能强行将夺舍计划提前。好歹他现成恢复了三成实力,虽说夺舍韩允钧还有些勉强,但也不是不可一试的!

    于是他马上将自己安排的所有底牌尽数抽了起来,到国公府来做最后的一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三千铭契目录〕〔云安安霍司擎〕〔圣源武祖〕〔明朝败家子〕〔烈火雄师〕〔奕王〕〔轮回学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