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我在海贼世界填东〕〔镇妖博物馆〕〔我在大唐卖烧烤罗〕〔北渊仙族〕〔直播:长得太凶,〕〔MC的异域领主生涯〕〔进击的城市〕〔逆袭1988〕〔木叶中的体术专家〕〔我在七零当恶媳〕〔秘战无声〕〔这个前锋不正经〕〔我在春秋做贵族〕〔霸婿崛起(林知命〕〔生活系美剧〕〔代管女兵,全成世〕〔重开做房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36章 可有好计?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骂的是白马扶舟,问的是自己。

    是井庐里那个醉卧房檐白衣执笛的男子当真经不起权势的诱惑,还是很久以前,那个人就是如此?

    一心要问鼎天下,却故作潇洒不羁。

    骗了宝音,也骗了所有人。

    时雍脑子里千头万绪,看着娴衣通红的双眼。

    “我公公让你来传信,是要我做什么?”

    娴衣摇头,“什么都没有说。他说管不住你,得知消息,你自会思量。”

    稍顿一下,娴衣像是想起来什么,表情凝重了几分,“他只是说,小世子是先帝爷嫡孙,身份贵重,叫王妃万万要保全锦城,保全小世子。”

    这叫什么话?

    她的儿子,她自然会全力保护……

    时雍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甲一话里那些没有明说,也不敢明说的潜台词——

    眼下,赵炔身陷敌营,能不能活着回来是未知数≥赵胤突围时遇险,如今下落不明,福祸难料。赵云圳在宫中失踪,不知去向,是不是落在白马扶舟的手里,犹未可知。而赵云幸已然死在御湖……若当真他们有什么不测,先帝爷就剩这唯一的嫡孙了。

    所以,甲一什么都没有说,却又说得清清楚楚。

    他是要时雍死守锦城,带好儿子,再徐徐图之,不可贸然入京。

    而甲一之所以会想方设法让娴衣出京来传信,便是怕她久不得京中消息,或是从别的途径听到什么,把一家子都带着北上京城,羊入虎口。

    时雍沉吟片刻,叫来春秀。

    “你带娴衣去歇息。”

    “你呢?”娴衣看着她。

    “我也是。”时雍淡淡一笑,“不论如何,我们都得睡饱了觉再说。”

    娴衣重重点头,从脑子到身子都已经麻木,唯有眼眶稍一合上便热辣一片,仿佛随时都会掉出泪来。

    “不知京师此刻又是何种局面……”

    娴衣的喃喃声,带着几分无奈的叹息。她从北到南驰骋千里,带来了京中的消息,可她离开后的京师,每一天都在发生着新的变化,不为她所知的变化。

    而且,治格一战,已是两月前的事情。

    如今又都是何种光景?

    时雍忍不住去猜度,赵炔有没有后悔过宠幸白马扶舟,又有没有后悔过御驾亲征的决定?更不敢去想,在那一座身陷魔掌的京师城里,她的亲人故旧们,该如何生存,能否在白马扶舟的狠辣执政下获得平安?

    时雍和衣躺下,久无睡意。

    昨夜月下豪言壮语,要运送物资入京,一夜过去,好像就变成了霜风天。此刻疏窗孤影,空床辗转,时雍左右为难,实在难下决断。

    不知千里之外的赵胤,可有好计?

    ……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皎皎的月光挂在楚王府的枝头,忽浓忽淡,像个俏丽的佳人在悠然而舞。

    赵焕坐在漆黑的屋子里,没有灯火。

    他看着窗外的云层和月光不动,他背后的秋莲看着他不动,一张脸上泪水涟涟。

    “殿下,奴婢自知身份卑微,不配伺候在殿下身边,只求殿下看在奴婢在宗人府陪伴了殿下整整七年,又为殿下诞下了广坪的份上,留下奴婢吧……”

    “求求你了殿下,奴婢不想走,奴婢要陪在你身边。”

    赵焕没有回头,声音凉淡得听不出情绪。

    “她不喜欢你在我身边。”

    “殿下。”秋莲哭得更狠了,整个人软软地趴在地上,额头几乎触到了地,“七年前,殿下被圈禁宗人府,她便弃你而去,没脸没皮地去投靠赵胤……如今眼看殿下得势,这个不要脸的居然又求着回来,殿下,你醒醒吧,阮娇娇就不是成心待你,她就是个见异思迁的贱人……”

    “闭嘴!”赵焕冷眼怒视,“你也配说娇娇的坏话?”

    “殿下……”

    秋莲哭得肝肠寸断。

    她不是个聪明的女子,也看不透时政,数年圈禁在宗人府,对外面的世界更是一无所知。

    秋莲想不明白为什么赵焕七年前可以为了她而厌弃阮娇娇,七年后,竟因为阮娇娇的哭求,又厌弃了她,一意孤行要把阮娇娇接回到他的身边。

    “这便是他们说的,只能共苦,不能同甘吗?”

    她抬头仰望赵焕,却换来一声冷笑。

    “你也配和本王共苦?若不是本王,七年前你就已经死在了楚王府。别不识好歹,给脸不要脸。”赵焕冷笑一声,又缓缓转头,直视着秋莲:“你当真以为本王七年前是厌弃了娇娇吗?”

    秋莲吃惊:“难道不是?”

    赵焕勾起嘴角,“当然不是。宗人府的日子清寒苦贫,本王舍不得娇娇吃苦罢了。这才略施小计,放了她一条生路……”

    秋莲震惊地看着他,不敢相信。

    赵焕垂下眼皮,“一会儿马车就来了。你带着你生的儿子。有多远、滚多远。别再出现在本王和娇娇的面前。”

    “不——”

    秋莲哭得撕心裂肺,跪行到赵焕的脚下,双手紧紧扯着他的裤腿。

    “殿下,奴婢求求你,求求你了,留下奴婢和广坪吧?”

    赵焕一言不发,冷冷垂眸。

    “不,奴婢不敢贪心。殿下,广坪是你的长子……你就算不要奴婢了,也不能不要儿子啊。你留下广坪,留下广坪也好……奴婢可以去死,不会让殿下背负耻辱……”

    在宗人府和一个奴婢苟合生子,这对即位承继大统的赵焕来说,便是一段耻辱的历史。这是赵焕身边的太监韩淳告诉秋莲的。但秋莲万万没有想到,赵焕也会如此狠心……

    宗人府七年,她日日夜夜地盼着陛下开恩,放王爷出去就藩,那时候,母凭子贵,她也就出头了,不敢肖想做王妃,凭着七年相伴的情分和长子之母的身份,做一个侧妃也是可以的。

    这些年来,秋莲做了许多的美梦,没有想到有一天,美梦成了真。

    陛下没有开恩,老天爷却开了眼。她的楚王殿下要做皇帝了。那她岂不是飞上枝头做凤凰,至少也是一个贵妃么?

    秋莲想都不敢想会有这样的好日子到来,每天笑得都合不拢嘴,却没有想到,赵焕所有的好运都与她无关。或者说,这才是她噩梦的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