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谋妻〕〔三伏〕〔媚色无双〕〔折月亮〕〔请错祖师爷之后〕〔殿下〕〔天策神尊〕〔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夜的命名术〕〔玄浑道章〕〔贞观憨婿〕〔狩猎好莱坞〕〔仙丹给你毒药归我〕〔重生1992〕〔从唐人街开始崛起〕〔斗罗之日月光华〕〔超神:我的人生模〕〔开局签到天罡地煞〕〔家族修仙,我家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38章 情分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八月秋风肃杀,庭前黄叶凋零。

    诚国公府,刚一入夜,四周便寂静无声。

    暗夜里,角门轻轻启开一条缝,一个小厮探头出去张望片刻,纳闷地念叨一句,复又合上门。

    “没有人来啊……”

    他咕哝着掉转过头,却见面前突地落下一个黑影,吓得张嘴就要叫。

    “别出声!”来人低低沉喝一声,“自己人。”

    小厮看着他,点点头,“你是甲,甲老板?”

    甲一嗯声,“带我去见诚国公。”

    小厮长长松了一口气,笑道:“老爷让我到门口来接您。可是你……老人家为何从天上掉下来?”

    甲一扫他一眼,看他是个老实孩子,叹了口气。

    “我会飞。”

    “会飞?”小厮瞪大眼,满脸崇拜,“甲老板,这边请,老爷在书房里等您。”

    甲一是偷偷潜入诚国公府的。

    不用猜,如今的荣王府、诚国公府、魏国公府、英国公府肯定布满了东厂的探子,他哪里敢公然从大门进来?

    诚国公元蠡今年不到五十,正值壮年。世袭罔替的爵位,不论是大晏谁做皇帝,凭着他祖上的功勋,就可以坐享其成,过荣华富贵的日子。实际上,他这辈子也确实是这么过来的,军政事务少有操心,整日提笼逗鸟,闲散度日,过得好不快活。他的儿子元驰之所以会养成那般纨绔的心性,多少还是沾了一点遗传。

    可近日来,为白马扶舟要拥立赵焕为帝的事情,诚国公当真是愁得差点就白了头。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朝廷安定时,他不去操心,可眼下国家大难临头,他再不能缩起头来假装太平了。

    “国公爷,甲老板来了。”

    元蠡负着双手,正在书房里走来走去,听到通传,立马露出喜色。

    “快请!”

    甲一进门,拱手行礼,“国公爷……”

    元蠡赶紧上前,托住他阻止,“都什么时候了,咱们就不要做那些虚礼,甲老板,你快说说,外面情况如何?”

    甲一抬头,“京师城被白马扶舟牢牢把控……”

    “不急不急,坐下说。差点忘了,来,我们坐下来。”元蠡语速很快,说完又回头叫小厮,“上茶。”

    甲一皱了皱眉,看他一眼,撩袍坐下。

    “白马扶舟把持军政,大内禁军、五城兵马司皆为其所掌控,百官多有归顺。但城外京畿大营尚有二十余万将士,是陛下御驾亲征前留京戍守的精锐,完全有能力扭转局面……”

    元蠡大喜,“那还不快去叫人。杀入皇城,弄死白马扶舟那个狗东西……”

    甲一平静地看他一眼。

    “虎符何在?”

    “这……”

    “没有虎符,如何调兵?”

    元蠡踌躇片刻,“柴丘不是兵部尚书吗?他也不行?”

    甲一内心苦笑,这国公爷当真是安稳日子过久了,把人都过糊涂了。

    “领军将领出征前,方能由陛下授予虎符,还朝即交。虎符在陛下手上。”

    方才甲一一皱眉,元蠡就已经反应过来了。

    闻言,不由唉声叹气。

    “没有虎符,没有圣旨,谁也调不动兵啊。”

    甲一沉吟一下,“倒也不完全是……”

    元蠡眼里再次放亮,“此话怎么说?”

    甲一略略皱眉,“朝中之事,要讲法度。可法,又不外乎情。只要是人,就有情分可言。皇城变天,京畿大营不会没有耳闻,将校们虽是令行禁止,其实也在观望局势。说到底,你我之辈有虎符也不一定能调得动兵马,但有的人,不要虎符,也可让兵马望风而行……”

    “谁?”元蠡思忖道:“陛下?锦城王?太子殿下?”

    “陛下,锦城王,太子殿下,都可以。只如今——”

    “如今他们下落不明,恐怕自身都难保。”元蠡飞快地接过话来,半握拳头重重砸在书案上,又抬头,“甲老板,你快说吧。到底何人可行……”

    “长公主。”甲一声音还没有落下,元蠡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不是废话吗?长公主若是能来,早就来了。”

    “但长公主是目前我们唯一能找到的人。”甲一说罢,见他不解,又微微眯起眼,凝视着他道:“国公爷可有听说过,当年先帝爷靖难时,南军守将兰子安将太祖皇帝的画像挂于城头,生生逼得先帝爷退兵绕道的典故吗?”

    元蠡点头,“听父亲讲过。”

    甲一沉声道:“只要长公主出面,能不能说话不打紧。长公主不能说的,我们来说,长公主不能做的,我们来做。只要长公主点个头……哪怕她只是眨一个眼,也方便你我行事。”

    元蠡若有所悟,猛地笑开,“妙哉。此计妙矣。”

    转而,他又恻然道:“只如今长公主的井庐,怕不是那么好进了。”

    他们能想到的事情,白马扶舟不可能想不到。只要长公主登高一呼,白马扶舟所有的如意算盘都得落空。因此,井庐的看守定然严格,白马扶舟绝对不会轻易让人靠近长公主……

    元蠡咬牙,“大不了我这把老骨头就和他们拼了。”

    “……”

    看着他自称“老骨头”,甲一稍稍霁了面色,略略沉吟道:“此事须从长计议。事关长公主性命,不可出半点差错。当务之急,国公爷应当早早处理好后事……”

    “后事?”元蠡脸色略略一变。

    甲一平静地点头,“魏国公、英国公,早已将家中妇孺幼子送出城去,安置到了妥当的地方。”略微一顿,他又道:“可国公爷您的府上,却迟迟没有动静,实在令人忧心……”

    人人都有妻儿老小,多少朝臣不敢站出来直抒胸臆还不是因为有所顾虑。一家老小都在京中,在东厂的淫威之下,不为自己,还能不为家人着想吗?所以,事发后,甲一就早早想法子,让魏国公和英国公将家眷都送走了。

    相比于那两家,诚国公的境况其实是最糟糕的。

    因为诚国公元蠡的生母,就出自北狄皇室,是北狄前汗王哈萨尔的亲妹妹乌仁公主。如今的北狄王乌尔格也得叫他的母亲一声姑姑。

    这层关系十分微妙,北狄和大晏交好,那叫联姻,亲上加亲。

    一旦两国开战,那他们家就有可能变成通敌逆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