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从解除人体限制开〕〔我的投资时代〕〔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天天带早餐,还说〕〔医妃火辣辣:邪王〕〔天罡道种〕〔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快穿病娇男主他又〕〔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正义的使命〕〔诸界第一因〕〔逆流1982〕〔叶辰萧初然〕〔一世狼王〕〔诸天:开局对抗天〕〔神话三国:我的词〕〔务农师(疯了吧!〕〔妖孽小仙医陆言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39章 通敌佞臣
    ..,最快更新!

    元蠡唉息一声。

    “我怎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你当初传来消息,我便已然安排下去了,可是……”

    他望着甲一,无奈地道:“我儿领兵出征,陷在北境。我那个儿媳妇,也不肯听我的。事发后我便叫她带孩子出京避祸,她不肯,我总不能硬拉着走……”

    两个人正说着话,外面传来玉姬的声音。

    “父亲,我有话要说。”

    元蠡与甲一对视一眼,无奈地摊了摊手,清了清嗓子。

    “玉姬,为父有客在……”

    “我知道。”玉姬的声音近了,好像就靠在门外,“我正想见见这位贵客。”

    甲一朝元蠡点点头。

    元蠡叹息,“那你进来吧。”

    门慢慢地推开了。

    冷风拂入,火舌微微闪动。

    玉姬不是一个人来的,她怀里抱着刚满三岁的女儿隗月。

    默默地走近,站定在元蠡面前,今日的玉姬还是那个清冷的性子,她没有请安,也没有拐弯抹角,将孩子往椅子上一放,便道:

    “我手上有人,有钱,有狄人部族的兵马。”

    她低头看一眼懵然无知的女儿。

    “隗月是族人的心肝,他们不会看着隗月有事的。只要我和隗月不走,族人定会想方设法来救。白马扶舟和赵焕既然要当这个皇帝,想来也不会在大局未定的情况下,就和我狄人部族撕破脸,大开杀戒。”

    说完,她看一眼元蠡。

    “只要有我和隗月在,必可保父亲和母亲平安。”

    隗月看看母亲,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带着笑意,朝元蠡点点头。

    “隗月来保护祖父。”

    元蠡没有想到玉姬不走的原因,居然是为了这个,听罢大为感动。

    以前,这个儿媳妇从不吭声不打照面,更不会来晨昏定省,他内心多少还是有些不悦,没有想到关键时候,她居然如此大义。

    只可惜……

    元蠡摇摇头。“玉姬你有所不知,白马扶舟和陛下是不同的。”

    “不同吗?”玉姬微微皱眉。

    元蠡知道他这个儿媳妇,从小在黄泉谷底长大,生性单纯,根本不知人心险恶,苦笑一声,解释道:

    “陛下对狄人怀柔,那是陛下视治下狄人为大晏子民,不忍杀戮。白马扶舟狠辣暴戾,未必会对狄人同样看待……”

    玉姬眯了眯眼,不知听懂了没有,冷冷道:

    “他要杀,他就杀好了。大不了我们同他鱼死网破……”

    甲一看到他二人说话,沉默许久,这才找到机会插嘴。

    “依老夫之见,玉姬还是先带着两个孩子离京为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烧得尚未出口,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骚扰。

    元蠡大声呵问:“发生何事?”

    “国公爷,不好了。”

    一个小厮连滚带爬地奔进来,吓得脸都白了。

    “东厂来人,说是要捉拿北狄细作。国公爷,门外来了好多好多番子,他们把国公府围,围起来了……”

    “北狄细作?”元蠡变了脸色。

    甲一猛地起身,眸底沉郁一片,“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为了顺利推赵焕即位,白马扶舟是不会允许荣王和几个元老成为阻碍的。再三威逼利诱不成,他必然会有别的诡计。

    元蠡冷笑,“看来是要拿我诚国公府开刀了。”

    他看着玉姬,看看隗月,突然咬牙切齿,猛地转身拔出腰刀。

    “隗月别怪,祖父定会护你们出去!”

    ……

    这一场祸事发生在光启三十年的八月底。

    据说,北伐军左路军副将元驰,在宁丘一役中,与北狄军将领多纳雷称兄道弟,有通敌之嫌。东缉事厂以“诚国公身为朝中重臣,食朝廷奉禄,却不思皇恩,不报效朝廷,却与北狄勾搭成奸,意图陷大晏于水火”为由,将诚国公满门缉拿下狱。

    东厂权力极大,只对皇帝负责,有稽查之权,可随意缉拿臣民。

    事隔几日,魏国公府、英国公府被白马扶舟以同样的办法缉拿,说他们与诚国公府勾结,罗织了数条“卖国罪证”,悉数抄家下狱。

    此举一出,朝中人人自危,极大的起到了杀鸡儆猴的效果,使得有些对赵焕登基存有异议的中立之臣,也再不敢出声反对。

    老荣王赵梣气急攻心,拄着拐杖入宫,在奉天殿前痛声大骂白马扶舟狼子野心,篡位夺权,毁赵氏百年基业,骂赵焕狼心狗肺,禽兽不如。

    据说从天亮骂到天黑,白马扶舟和赵焕皆未出面相见,而老荣王终因体力不支,倒在奉天殿前,被抬回了荣王府,自此汤药难以入口,只留下半口气吊着命……

    朝野内外,乌烟瘴气。

    真相如何坊间不得而知,无非成王败寇罢了。

    ……

    光启三十年九月十七,白马扶舟亲率以杨荣为首的“文武百官”前往楚王府,劝谏赵焕登基为帝,解群龙无首之困。

    赵焕托拒再三,最终敌不过白马扶舟的“大局为重”,决定大难当头,以国事为先,暂代兄长理政,并当众表示,他登基只是权宜之计,待兄长归来,即刻退位。

    白马扶舟立即责成钦天监挑选登基大典的日子,兹定于九月二十,于郊祀祭天,焚香告祖,于奉天殿举行登基大典,连年号都已拟好,定为兴正。

    光启三十年的九月十九,是一个极为特殊的日子。

    后世的野史上提到这一日的时候,是这样写的。

    那楚王赵焕登基大典的前一日,晴朗了几天的太阳突然收住,天空乌云蔽日,突降惊雷,其色诡谲,天寿山井庐外面的一棵百年榕树,都被惊雷劈得当场折断,焦黑一片。

    天有妖邪,必生异色。

    实际上,九月十九这天,确实惊雷闪电,天气好不吊诡。

    然而,劈断大树的不是惊雷,而是炸药。

    京师城在准备新皇的登基庆典,而井庐却是大门紧闭,被里三层外三层的禁军围得严严实实。

    时雍就藏身在那棵大榕树后不远处,静观片刻,手上一个铜板突然抛出。

    砰!砰!砰!

    火花四溅,炸响声如惊雷入耳。

    当敌众我寡的时候,悄无声息地刺杀已变得不可能。

    所以,时雍选择了更为轰轰烈烈的方式。在天寿山脚下,展开了一场血腥的虎口夺人。

    爆炸声是突然响起的,守卫的禁军始料不及,纷纷上前查看究竟,不料,这边一动,那边又炸了。一时间,人仰马翻,四处都是凄厉的哀恸和吼叫。被炸得肢离断臂的禁军惨叫奔跑,有人身上燃起了烈焰,如同焦黑的火人一般滚动哀号,有人胸口爆开,鲜血淋漓,有人脑袋冒出一串血花,惨叫声震天。

    这个场面极为惊悚……

    时雍头戴黑纱,身穿一袭黑衣,一骑当先冲入敌阵,手指搭弓,“嗖嗖嗖”几支小箭便疾射出去,在几具尸体倒下的瞬间,她疾速冲入井庐的大门,直接往宝音的寝殿而去。

    在她的身后,娴衣、白执、庚六等人,同样黑衣蒙面,边杀边走……

    “砰!”

    时雍冲入院子,从马上一跃而下,一脚上前踹开房门,提剑而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