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46章 完全不要脸
    ..,最快更新!

    “长公主令旨,文武百官听令——”

    时雍目光扫过奉天门前的众人,手指若有似无地捏紧手上的文书,晨曦初升的阳光落在她黝黑的头顶,衬得她脸色更为白皙,眼睛更为晶亮,而声音也更为清脆凝重。

    “白马楫自幼由内监领入宫门,本宫怜其体弱可怜,养在身边,视若己出,不求其反哺养育之恩,但求其忠心于社稷。不承想,逆子会狼子野心,翻脸无情,毒我之身,将我囚于井庐,图谋我大晏江山……”

    时雍的眼神缓缓移动,在文武百官或惊或诧的脸上一一扫过,又低垂下眼眸,加重语气,沉声念道:

    “如此刻薄寡恩之徒,碎尸万段亦不为过,如何能治理我大晏万里江山?尔等受奸佞蒙蔽,失职不查,并非本意。本宫宠信小人,使国朝蒙羞,也当自省……眼下,危机当前,望诸位同心协力,讨伐篡国逆贼白马扶舟,以安天下臣民之心,再领兵迎敌,收复失地,迎回陛下,共创盛世太平。”

    奉天门前许久没有声音,众人连呼吸都收紧了。

    宝音长公主对白马扶舟的爱重,举朝皆知,有目共睹,而长公主有一个极其护短的性子,若不是白马扶舟确实犯下了谋权篡位等天怒人怨的大罪,长公主断断写不出“碎尸万段”这样严重的话,更不可能号令天下臣民共同讨伐他。

    令旨上盖着长公主玉印。

    陛下被俘事发后,长公主也从未露面,她身染重疾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虽然有人猜到其中会有猫腻,却不曾想到是白马扶舟下毒。

    忠、孝、仁、义,白马扶舟哪一条都不占,这样的人,为人都不配,如何能为君?

    虽然长公主对白马扶舟身份的认定和赵云圳所拿出来的“秘函”不尽相同,但并不影响众人内心里对眼前这个人的定论。只不过,东厂番役和禁军、五城兵马司等城中“重器”,全掌于白马扶舟之手,人们敢怒却不敢言。

    就凭时雍和锦衣卫在奉天门的这点人,又能奈他如何?

    “哈哈哈哈……”

    城楼上响起白马扶舟的笑声。

    “明光郡主稀客。六年不见,一来就为本督送了大礼。哼,承蒙关照,本督却不肯受——单凭一封真假难辨的令旨,就想为本督定罪,也未免太过轻率。既然令旨为长公主所写,为何长公主不亲自出面?”

    白马扶舟冷冷看着城下黑压压的人群,温声而笑。

    “不如就把长公主请出来,同本督当面对质如何?呵,不敢么?该不会是你们囚禁了长公主,逼迫她写出这道令旨的吧?”

    “这个逆贼!”

    时雍毫不客气地啐了一口。

    斗嘴嘛,就看谁的气势更足,她半分不肯输阵,转头就骂了回去。

    “明知长公主被你祸害得口不能言,足不能行,还腆着脸说出如此忤逆不孝的话来?不知廉耻的东西,以怨报德、反戈一击,逮谁咬谁,畜生都不干的事,你全干完了。你是以为天下臣民都如杨荣那老混账一样有眼无珠?还是真拿诸位臣公将士当傻子来坑蒙拐骗?抬起你的狼头,看看天!朗朗晴空,岂容你混淆是非,倒打一耙?收起你那一副装腔作势的嘴脸吧。要喝血吃肉,就露出你的尖牙,真刀真枪地上,本郡主还能高看你一二!”

    时雍面不改色地说了一长段话,气都不带喘一口。

    众臣面有戚戚。

    白马扶舟却听得笑了起来。

    她知道时雍在故意拖延时间,等待京畿军马的到来,可他却不甚着急,很是得趣地看了她片刻,这才笑道:“明光郡主无中生有,假传长公主令旨,愚弄百官,到底是受何人指使?”

    如此颠倒黑白的话,白马扶舟说得脸不红心不跳。

    “明光郡主素来桀骜,不遵礼法,本督不愿同你计较。不过,既然你们这些人绞尽脑汁地要逼迫本督谋反……那本督多少也得做点什么,以成全你们的心意才是?”

    大声说罢,他沉下脸来。

    “众将士听令,将城下狂徒悉数缉拿下狱,听候陛下发落。”

    四周铁甲铮铮,有人闻令而动。

    时雍哗啦一声收起令旨,横剑在身前,冷笑道:“贼喊捉贼?哼!实话说了吧,我也没抱希望你能迷途知返。来啊!十万大军亟待入城擒贼,就怕你不反。白马扶舟,今日鹿死谁手,我们拭目以待——”

    她声音未落,旁侧以晏靳新、盛章、杨斐等为首的锦衣卫齐齐拔剑,将她和太子赵云圳等人围在中间。

    而时雍那番话,本也不是说给白马扶舟听的,而是说给在场的文武百官和那些尚未被荼毒,心有忠义的将士和京中百姓听的。

    有京畿大军兵临城下,他们行事自然会惦量一二。

    “鹿死谁手?本督喜欢这句话,喜欢明光郡主的气魄。那就拭目以待好了!”

    白马扶舟扬起的手,徐徐落下,东厂番役和一群禁军呼啦啦围拢上来。

    一群锦衣郎急忙迎敌,一时间,兵刃相交、寒光森森,杀气蔓延在奉天门前的广场,阳光灿烂的天幕下,无端阴冷,秋风横扫,气氛诡谲异常。

    “不要伤了明光郡主。”

    白马扶舟清悦的冷笑声,不徐不急地响起,带着居高临下的惬意。

    时雍抬头,就与他的目光在空中碰撞,这么远的距离,她竟然也能看见那个男人恶劣的嘲笑。此刻的白马扶舟,白雪胜雪,明明洁净如斯,却好像一个捕兽者看着闯入笼中的猎物在徒劳挣扎,十分笃定而讥诮地轻视着她。

    比人数,眼下他们是不占优势。

    可她有十万大军啊……

    白马扶舟凭的是什么?

    “快!不要让逆匪靠前,伤了臣民!”

    杨荣在人群里大声地呐喊着,好像他们才是正义的一方,将堂堂太子和三大国公当成“逆匪”。不得不说,这老家伙十分圆滑。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只要奉天门前这一战,他们胜了,不管什么国公、郡主,王妃,还是太子,都将成为阶下囚,到时候,是非对错,全由他一支笔来书写。

    他们人多势众,有恃无恐,完全不要老脸。

    时雍冷哼一声,“以前倒是没有看出来,杨尚书有这等指鹿为马的天赋?你不去阎王殿上做宰相,当真是屈才了!”

    电光火石间,谁也没有想到正打着嘴仗的时雍会突然执剑上前,身子一个俯冲弹起,长剑如饮血的灵蛇般直逼杨荣的脖子,动作干净利索,杀气逼人,仿佛只在眨眼间,杨荣没有任何抵抗和反应的能力,一双眼睛突地瞪大,整个人已软软地倒了下去。

    “啊!”有大臣惊叫。

    鲜血喷溅而起,众臣仓皇后退,一群禁军匆忙持锐上前……

    时雍脸上露出一个冷笑,双眼如星子般晶亮的扫向他们,接着便听到砰的一声,火器在禁军中间炸裂,火光和烟雾扑面而来,逼得众人朝奉天城门疾步退后——

    小型火器威力不大,恐吓度却足够,杨荣倒在血泊中,双眼瞪大,瞳孔扩散,几名禁军的尸身凌乱地倒在地上,再无声息。

    一代权臣,就这样被她随手诛杀?

    城楼下有刹那的安静。

    “这叫杀鸡儆猴。”

    时雍森冷的声音,略带嘲意。

    “大晏的臣公和将士们,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保护太子,救过补阙,还有机会获得宽恕……我数到十!诸位再不放下武器投诚,必将如太子殿下所言,血溅当场,九族连诛!十——”

    “明光郡主好大的口气。”城楼上阴凉带笑的男人,面色十分平静,缓缓地笑:“不过,我很喜欢。我也数十声,只要你放下武器,本督绝不为难。十!”

    “九。”时雍咬牙。

    “九。”白马扶舟面带笑意。

    四周禁军怔愕片刻,再次朝他们走了过来。

    时雍冷声沉喝:“八!”

    “八……”

    “七!”

    “七!”

    “六!”

    “六……”

    两道声音前后紧跟,响彻城门。

    阳光将琉璃碧瓦映得金灿灿一片,映照出一个明媚的战场。

    “五……”

    恰在这时,皇城大街上,一个人飞驰而来,望向城楼高声呐喊。

    “督主!急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