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李川〕〔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人在四合院,开局〕〔我不是械王〕〔大宋皇家发行商〕〔全球灾厄之从末日〕〔费伦大陆的棋法师〕〔救世主降临〕〔我真没想结婚啊〕〔昭周〕〔错嫁成婚:总裁的〕〔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47章 螳螂黄雀轮流做
    ..,最快更新!

    白马扶舟极目远眺,目光平静如水,唇角隐隐还有笑意。

    而众臣立于楼下,看着人群外奔来报信的番役,屏紧了呼吸。

    “魏大将军返京,领京畿大营十万兵马携带攻城器械,兵临永定门!”

    “城中有大批弓箭手埋伏,箭射守军,为其掩护……督主,敌众我寡,我们人手不够,永定门即将失守。快些支援吧!”

    魏骁龙回来了?

    他回来了,赵胤能有多远?

    时雍闻声大为振奋,举剑朗声道:“你们听见没有,永定门的方向,是喊杀的声音。我们的援军来了。识相的,放下武器,速速投降,或可免于一死!”

    “报——”又一声长啸打断了时雍的喊话,紧接着,又有一骑飞驰而来。

    人还没到,喊声便震破天际。

    “厂督大人,不好了。守陵卫不知何时摸入了城中,控制了太仓、广平库、草场、兵仗局和宝泉局……人数众多,有甲老板亲自带队,我们不是对手。”

    诧异声此起彼伏。

    粮草、太仓,兵仗、钱币工厂……这些地方都是要害之处,说是京师命脉也不为过。可以说,甲一这是有备而来的,并非临时起意之举。而且,从城中有大量弓箭手掩护大军攻城来看,城中分明早有埋伏……

    那些投靠白马扶舟的臣众和兵士们,目光里露出狰狞和哀凄,颇有大势已去的恐惧感。他们甚至有些羡慕被时雍一刀割喉的杨荣,死得那么……轻松,没有痛苦。若是落入甲一手里,想想当年锦衣卫的酷烈手段,下场可就没有杨荣那么舒服了。

    “来得好!”

    赵云圳挺起浴血的胸膛,气势比方才更足了。

    “明光郡主没来得及数的几个数,本宫来,你们还有最后的机会——”

    “四!”

    “三!”

    从永定门的方式传来的厮杀声,越来越近,很明显,魏骁龙带领的京营大军已经入城,很快就要杀到奉天门了。

    呵!赵云圳的“一”被白马扶舟的冷笑声打断。

    “明光郡主有几分本事。好在,本督从未小瞧了你——”

    他懒洋洋地说着,突然扭头,望向背后那一个城楼下的人瞧不到的地方,脸上露出一个幽凉的笑意。

    “祁林,带上来。”

    这个时候,他突然来这一招,是什么目的?

    时雍几乎下意识的变了脸,眯起眼望向城楼之上。

    秋阳下,风卷起龙旗,炔炔而动,城楼上的阳光被屋檐和瑞兽的影子分隔成了一段又一段。

    宋长贵、王氏、宋香、刘清池,还有宋香的两个孩子,就那么被人堵住嘴,穿过那些细碎的阳光,走到了城楼上,将脸露出在人群的面前。

    宋慕漓大惊失色,看着白马扶舟身侧的祁林。

    祁林眼眸低垂,不说话,也永远不会说话。

    白马扶舟扫过人群里的宋慕漓,淡淡一笑,声音凉入肌骨。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这个道理……本督几年前就该明白了。”

    多年前,关于白马扶舟是不是邪君一案,宋慕漓和祁林都曾入狱被审。宋慕漓在严刑下招供,背叛了白马扶舟,指定他就是邪君,而祁林自始至终没有多说一句,乃至被人割去了舌头。

    “幸好,本督防了你一手。”

    宋慕漓诧异的目光中,带出一抹迷离。

    说这话的人,到底是白马扶舟,还是邪君?

    “督主?”宋慕漓扶剑上前,焦躁地抬头看他,“我是奉你之命……宋慕漓受你之恩,从未背叛。”

    白马扶舟怜悯地看着他。

    “可怜的蠢货,又选错了路。有时候,一个人太有头脑,并非好事。你若像祁林一样,或许还能活得长久一点。”

    “祁林!”宋慕漓红着眼大声喊:“你忘了督主的话了?”

    祁林默默无声,如同石像一般站在城楼,一动不动。

    白马扶舟看他一眼,又冷笑着将宋长贵拎过来,望向城楼下的人。

    “宋慕漓,这些人都是你亲手抓回来的。他们若是摔死在这里,你猜明光郡主,会不会找你算账呢?”

    宋长贵目露凄厉,宋家几口人都看着他,身子在侍卫手上挣扎着,哀恸呜咽,却说不出话来。

    时雍深吸一口气,牙槽咬得咯咯作响。

    “卑鄙!”

    “彼此彼此。”白马扶舟轻轻一笑,盯着她慢条斯理地道:“如今看来本督做的,远不如你和锦城王殿下呢。”

    锦城王?

    关锦城王何事?

    众人疑惑不解,时雍却没有心力同他逞口舌之能。

    她看着城楼上的父母和亲人,握剑的手背上,青筋浮动。

    “说罢,你要怎样才肯放人?”

    白马扶舟慢条斯理地从侍卫手上接过刀,抵在宋长贵的脖子上,轻描淡写地对时雍道:“你一个人从奉天门进来,做我的女人!这座宫城,这个天下,只有你配与我共享。”

    说罢,他手上的刀身一紧,冷冷逼视城楼下方。

    “其余无关人等,全都退下。”

    四周传来低低的交谈声。

    赵云圳率先沉不出气了,马儿小跑两步,上前怒斥。

    “你个阉人,有什么本事让她做你的女人?”

    “我有没有本事,不是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儿懂得的。”白马扶舟不动声色地拿起薄刃,在宋长贵的肩膀上轻轻一滑。刀身锋利,只无声无息地掠过去,猩红的血液便染红了宋长贵白色的囚衣。

    而白马扶舟的笑容,越发邪魅。

    “明光郡主自然明白,我的本事大小……”

    嗡的一声,人群哗然。

    这个时候,魏骁龙已然领着京畿大营人的兵马从永定门快步而来,将御街和奉天门团团包围。五城兵马司不知京军,溃败四散,还有那一群准备一条道走到黑的禁军和东厂番役则是集结在奉天门前,摆开了防御的架势。

    众人心里都清楚,不成功,便成仁,他们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而时雍也是如此。

    “行啊,我可以来。”

    时雍缓缓一笑,看着白马扶舟,“只可惜,我的心是赵胤的,我与他早已孕有一双儿女,就算我跟你在一起,你也得不到我的心。不,你什么都得不到。何苦呢?”

    “谁说我得不到?”白马扶舟似笑非笑,“有了你,我便有了天下。”

    “你高看我了。”时雍挑了挑眉,手握火器,缓缓向前走去,“你的人堵住城门,我进不来。你让他们都让开。”

    白马扶舟凉凉一笑,“你的鬼心眼子,我一清二楚。把你手上的东西放下,丢掉武器,再让你背后那些妨碍我们相好的人,全部退出御街。否则……”

    唰的一声!

    白马扶舟没有做任何警示,只见寒光一闪,他手上的腰刀已然凌空落下,没有人看到他如何出的手,只见一丝血线从城楼徐徐落下,众人再定睛看去时,但见宋长贵能惨叫声都没机会发出,右耳已然被他削去一半。

    宋家人挣扎得越发狠了,王氏赤红的双眼仿若困兽,朝扼住她的士兵撞去,却被那人狠狠抠了两个巴掌。看着冰冷的钢刀举起,时雍瞪大了双眼。

    “不要!”

    时雍尖叫、呐喊,如同发狂。

    这个家伙是个疯子。

    他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这个惊恐的信息下达到时雍的大脑,她唯恐速度太慢误了宋长贵性命,飞快地放下手里的火器,解去腰间长剑,哐当一声丢在地上,举起双手朝奉天门前走去。

    “你放了他们,我进来。你说什么,我就听什么。”

    “阿拾!”赵云圳暴怒,接过小丙手上的弯弓,便指向城楼上的白马扶舟,大声沉喝,“放开他们!”

    白马扶舟看着他,嘴角微扬,“太子殿下百步穿杨,箭无虚发。微臣早已见识过了。”他将宋长贵当盾牌般置于身前,似笑非笑,“不过,这个场合,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免得你的小婶婶恨你。”

    赵云圳瞪着他,再看看一步步走向奉天门的时雍。

    “小婶,你别去。这个言而无信的人,是不会放人的……”

    言而无信又如何?她怎能眼睁睁看着父母和亲人命丧城楼而什么都不做?

    时雍朝赵云圳摆了摆手,“殿下冷静。”

    赵云圳咽了咽唾沫,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认真地看着时雍,咬着牙一字一顿道:“我去换他们。”

    说罢,他丢掉弓箭和腰刀,望向白马扶舟。

    “你要的无非是人质。几个庶民,远不如本宫身份尊贵。拿住他们,你最多能威胁明光郡主,拿下本宫,你却可以威胁天下人……”

    “少年不懂情滋味,竟为伊人屈折腰。幼稚!”白马扶舟漫不经心地笑开,再不理会赵云圳,而是微眯双眼望向时雍。

    “来吧,跟我一起。我们要天下,有天下。要回去,可同行。”

    时雍身子像电击般一震。

    要回去,可同行?

    她抬头望向他,“是你。”

    白马扶舟莞尔一笑,“你早猜到了。不是吗?老朋友,我又回来了。惊不惊喜?”

    “你到底做干什么?!”时雍发狂般吼他,“这不是你要的世界,不是你要的天下。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你无权去改变和统治他们。”

    “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白马扶舟看着时雍生气的模样,越发地镇定带笑,“这就是我的乐趣。”他眸子又恍惚惚半眯起来,说着除了时雍以久,旁人都难以理解的话。

    “要不然,未来的数十年,数百年,或许还会有数千年无聊的光阴,就这样碌碌而生……有何意义?”

    “疯子!”时雍低吼。

    “你来。”白马扶舟笑望着她,“你来陪我,我便不疯了。我们一起享受这个令人愉快的世间之趣。”

    “好。”时雍气极反笑,声音都在颤抖,“我来。你等着。”

    她一步一步走向洞开的奉天门。

    白马扶舟手上的腰刀再往前一寸,锋利的刀刃贴在宋长贵的颈动脉上,模样阴冷而恐怖,可他的声音,却比方才更为悠扬悦耳。

    “城楼下的人听着,退出御街。”

    城门的禁军分立两侧,看着时雍从中走过。

    赵云圳勒住马绳,大声冲时雍的背影喊着:“小婶,不要!”

    魏骁龙已经控制住局面,见状也是呐喊。

    嘈杂声,喧嚣声,此起彼伏,场面一时混乱不堪。

    时雍的身影渐去渐远,走入奉天门。

    城楼上的阳光不知何时已然收入云层,天地阴凉一片。

    白马扶舟轻轻一笑,“关城门。”

    “驾——”御街那头,马蹄嘚嘚作响,一个人影疾驰而来。

    京畿大营的士兵们自动让开道路,马蹄下的铁钉与青石路面碰撞出清脆的响声,急切、迅速。骑在马背上的人,速度快得如同一条忽闪而过的影子,染血的鎏金盔甲夺人眼眸,散发着战场的气息,一身黑色的披风在秋风中高高扬起,鼓动翻飞,而他一闪而过的眉目,混合着尘土的冷峻,散发着肃杀而冷冽的光芒。

    人们惊叹,潮水般让开道路。

    一人一马不过转瞬间,已到城楼之下。

    “阿拾!”

    是赵胤的声音。

    时雍猛地回过头,看到的是徐徐合上的奉天门。

    “锦城王殿下,你来晚了。”城楼上的白马扶舟带着胜利者的微笑,漫不经心地望着赵胤,“这江山,终归只能由我与她共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