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无限坑人系统〕〔我的老婆是顶流天〕〔抗日之幽灵〕〔蚀骨情深之萌宝来〕〔桃源小神农〕〔他来时星河落满怀〕〔斗罗:武魂殿万岁〕〔精灵之我挖矿养你〕〔空间掌控者〕〔这个医生很稳健〕〔这明末强的离谱〕〔武逆焚天〕〔霍司爵温翔翔〕〔日式妖怪居酒屋〕〔特种兵之神级辅助〕〔重生80下乡肥妻要〕〔这个师尊无所不能〕〔回忌〕〔科技之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51章 我是他,他是我
    ..,最快更新!

    故事发展到这里都很正常。坏就坏在,这个房东两口子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了。等他们的家人找去时,两口子都已经死在店里。

    除他们以外,古董店中还有另外两具尸体。经警方初步勘查,他们都不是死在同一时间。那两个人一个大概死在一年前,一个死在三年前。一个是有前科的盗窃犯,一个是带着探墓工具到鄂市的“民间考古爱好者”。

    奇怪的是,现场不见搏斗的痕迹,几个人身上也没有半点伤痕。

    更为奇妙的是,他们的面容都十分安详不见半分痛苦,尸体也没有腐烂,最久远的一具甚至已经被风干。

    时雍看到卷宗的时候,极为好奇。主动请缨和几个同事一起,飞抵鄂市。然而,遗憾的是尸检结果与鄂市警方一致——缺氧导致的窒息死亡。

    一般来说,只有密闭空间无法呼吸,才会发生这样的死亡可能。可是综合鄂市警方的材料来看,古董店尘封已久,无人居住,不论是盗窃犯、盗墓贼还是房东夫妇,都是主动进入古董店的,他们没有受制于人,就完全有机会离开,为什么会缺氧窒息?

    时雍就是去古董店勘查的时候出的事。

    歹徒在古董店出没,被埋伏的民警发现,看着古董店杀人案的嫌疑人进行抓捕。不料,在抓捕的过程中,歹徒绑架了古董店旁边的一个店员,时雍碰上这事,当即出手营救,哪料歹徒丧心病狂?

    时雍记得,当时歹徒的行为就很疯狂,嘴里说着一些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原来是你?”

    记忆渐渐浮上脑海,时雍咬紧牙槽。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走到哪里,你都是个杀人凶手——”

    “我没有杀人。”男人的眼底突然生出一抹晶亮的光芒,看着她道:“阴山皇陵的事情沸沸扬扬,我逃出精神病院,前往鄂市,便是为了一探究竟……我没有找到阴山皇陵入口,却发现了一个怪人……我怀疑,他才是杀人凶手。”

    “怪人?”时雍眯起眼看他。

    “嗯。”男人凝重地道:“他拄着拐杖、提着一个黑色口袋,戴着墨镜,帽子,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却藏不住身上烧伤的痕迹,一看就不是正常人……他常去阴山祭祀,每次下山后,都会去墨家九号古董店……”

    男人瞥了墨九一眼,眸底闪过一抹幽光,仿佛在笑。

    “我是跟踪他找到的古董店,不巧让我发现了秘密……”

    “什么秘密?”时雍的好奇心被他彻底吊了起来。

    “正是我方才所说,一种协带了宇宙神秘暗物质和暗能量的介质。这个怪人,他不属于我们那个时代,或者说,不完全属于那个时代。他是阴山皇陵那位墓主元昭皇后的情人,他曾穿越时空,并且成功返回,好好地活着……当然,如今我们已然知晓,这位元昭皇后,就是墨家九号古董店那位失踪的女店主。她进入了时空隧道或者平行空间,改变了历史,成为了历史,却留下了一种穿越时空的能量介质……”

    时雍听得哑口无言。

    如果……

    如果她不是现在的时雍,而是在那个时代,肯定也会为这个家伙找精神科医生。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他们全错了。”男人盯住时雍,眸底异光大炽,“很幸运我们来到了这个世界,成为了天选之子,进入了由暗能量介质引导的多维时空……我是上下五千年最伟大的科学家。而你,将是唯一一个可以为我证明超时空理论的人。我们在一起,可以完成最伟大的历史创举。新的社会秩序,将诞生在我们的手里,然后影响后世,千千万万代……”

    说到兴起,他双眼放光,好像已经站到宇宙的中心,成为了人类的主宰。

    “喂!打断一下——”时雍这时已然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位“伟大的科学家”了,“能不能说得更清楚一点?”

    “我有名字。”男人突然一笑,表情竟然有那么几分恶作剧,或说是恶趣味儿。

    “姓马,单名一个楫字。不过,在精神病院里,我喜欢让他们叫我……白马扶舟。”

    时雍呼吸窒息般一顿,一股凉气从脚底瞬间蔓延至脊背。

    “你是白马扶舟?自始至终都是你?什么灵魂转移,全是无稽之谈?”

    看她双眸中露出狠戾的凶光,男人竟然笑了起来。

    他不回答时雍这个回答,而是突然起身从案上拿过一份卷录。

    那是以前赵胤差锦衣卫查找时,遍寻不见的内监入册记录。

    “你们找不到我,因为白马扶舟原本不叫白马扶舟……叫白马扶舟的人,从来就是我。”他悠悠地笑道:“长公主问我叫什么名字,我便告诉了他。白马楫,及冠后,我便为自己取了字,扶舟。”

    时雍嘴唇都颤了起来,恶狠狠地看着他。

    “你可真是个影帝!藏得这么深。”

    男人目光一闪,嘴角的笑意越发地轻佻。

    “不能这么说。如果能好好生存,谁愿意如此呢?在我羽翼未丰时,总得收敛一二。”

    时雍看着他漩涡般深邃的眸子,灵魂仿佛被抽离一般,声音都少了些力气。

    “所以,白马扶舟这个人……从来都不存在?是不是?”

    男人轻笑一声,“我说过了,我就是白马扶舟。当然,你也可以叫我邪君。我现在更喜欢这个称呼。”

    男人看时雍目光森凉,仿佛要将他碎尸万段似的,又笑着坐回去,轻拂白袍,轻描淡写地笑。

    “我们既是同一种人类。我便不必在你面前说假。”

    男人扭过头来,盯住时雍的双眼,勾嘴一笑,“他存在,但不是我霸占了他,而是他霸占了我。因为从头到尾,叫白马扶舟的就是我。他是一个连原本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时雍内心鼓噪一下,莫名地沉了下来。

    他在。

    那个在井庐饮酒执笛,轻吹缓曲的白衣公子,确实存在过。

    “他在哪里?”

    男人打量着她,那双笑盈盈的眼,实在让人看不出与井庐那个白马扶舟有半分不同。

    容貌、神态、气质、动作,无一不像。

    或者说,他们怎么看都是一个人。

    “我就是他,他就是我。”邪君的论调和曾经的白马扶舟完全不同,但他好像真的是不屑在时雍面前说谎,淡然地承认道:

    “他有很强大的意志力,我难以彻底征服。尤其在他年幼时,更是如此,像一头不被驯服的野兽一般随时会撕裂自己。那时,我对空间理论的了解尚不明朗,也只有他这一个宿主,我怕死,对这个灵魂寄居体十分无奈,只能暂时蛰伏,沉睡,不与他去论长短……渐渐地,他长大了,早已忘了我的存在。而我,越来越喜欢这种隐藏在暗世界里的身份。我知道你们每一个人,而你们却不知道有我的存在,只能任我为所欲为,何其美哉?”

    时雍听着他云淡风轻地描述,浑身像扎了刺似的难受。

    “这么说,你确实可以……灵魂转移?”

    “那是自然。”男人给了她一个难懂的笑,“我以为这个愚蠢的问题,你不会再问。你可以想一想,时雍是你,宋阿拾也是你。未来的某一天,你或许还会变成别的什么人……”

    说到这里,他突然恶劣地笑。

    “例如,你最瞧不上的……阮娇娇。”

    时雍打了个寒噤,“这种转移是如何进行的?以我们自己的意志为转移吗?”

    “呵!”邪君笑了起来,眉眼间浮现出一丝鲜活而诡异的嘲弄,“你问得太多了。看上去不太聪明的样子。”

    “……”

    “至少,这种问题我现在不会回答你。”男人诡异的眸子,冷静而邪气,“等消灭了皇城外那些愚蠢的人类,等我们的大兴之世来临。我会告诉你,如何以你的意志而转移……当然,前提是,你好好听话,能够愉快地与我共享这万古不朽的神话创举。”

    时雍目光半暗,“你要我如何做?杀了赵胤?”

    邪君哼笑,“他还有用,死了可惜。只要赵胤俯首称臣,杀掉光启帝父子,废除旧政,并为新帝征伐漠北,征伐天下,他就能好好地活下去。我甚至可以如你所愿,继续同他生活在一起。嗯,就当是……给功臣的奖赏?”

    时雍目光一跳,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原来你竟存了这样的念头?”

    邪君道:“知人善用,不计前嫌。这才是我们高等人族该有的智慧。”

    时雍平静地看了他片刻,突然长长吐出一口气,漫不经心般一笑。

    “痴人说梦。”

    说着,她便撑桌而起,打了个呵欠,朝邪君露出一个笑意。这一笑,轻松得意,雪白的牙齿在天光下散泛着狡黠的味道,令人心头微震。

    “可怜的高等人族。你算遍了所有人,却似乎忘了……我同你是一样的人类。你说你不死不灭,难不成我就会灰飞烟灭了?灵魂穿不穿,转不转的,我就不管了。既然我死不了,赵胤凭什么要受你要挟?”

    邪君一怔,冷笑,“还有你的家人……”

    “不是赵胤的家人。其实,也不是我的家人。你已经说过了,我们是高等人族,何须为了几分虚无的情感影响自我?”时雍淡然道:“至少我认为,赵胤不会用他的家人,来换我的家人。二选一,你觉得你嘴里这种自私、虚伪的低等人,会如何选择呢?”

    邪君看着他,久久没有回答,好一会才展颜笑开。

    “拭目以待?”

    ------题外话------

    补上啦昨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