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谋妻〕〔三伏〕〔媚色无双〕〔折月亮〕〔请错祖师爷之后〕〔殿下〕〔天策神尊〕〔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夜的命名术〕〔玄浑道章〕〔贞观憨婿〕〔狩猎好莱坞〕〔仙丹给你毒药归我〕〔重生1992〕〔从唐人街开始崛起〕〔斗罗之日月光华〕〔超神:我的人生模〕〔开局签到天罡地煞〕〔家族修仙,我家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53章 焚情?
    ..,最快更新!

    邪君微微勾唇,仿佛在嘲笑时雍的无知。

    时雍低低喘着气,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胸口压抑的怒气几乎将她的胸膛爆裂来开,浑身如同炭火灼烤一般的热量笼罩着她,让她有一种随时会灰飞烟灭的错觉。

    “我没有力气和你争论生物种族的高低贵贱……我只想知道,你给我用的什么药,你要我为你做什么?你把我的父母和亲人都如何了?”

    “这么多问题,我只需要回答一个就够了。”

    邪君缓缓踱步,牵着时雍的手腕穿过院子,就像看不到眼前的赵青莞所遭受的一切,徐徐而来的笑声,比微带冷意的秋风更为凉薄。

    “焚情散会让你渐渐丧失七情六欲,等你找回真正的自我,拥有了像我一样更高维度的高等人的思考方式,就不会再去关心那些所谓的亲人。我们的目标是宇宙星辰,是探索多维时空,听话,不要拘泥于渺小的人类情感……”

    邪君又说了许多话,时雍却因脑子发热难以集中精力。

    她不相信世上有这么神奇的丹药,可以让人丧失七情六欲。

    因为七情六欲本是人性使然,除非人不再是人。

    她怀疑邪君给她使用的是毒丨品一类的东西,那才可怕。

    这一天,邪君带着时雍去了好几个地方。

    有被沾了盐水的皮鞭狠狠抽打的“封建残余”,有投靠邪君后得到封赏从被奴役变成奴役他人的小太监和低等宫女——

    这个宫中的所有秩序,全被邪君颠倒和打破。

    最尊贵的公主成为了禁脔,最低等的太监宫女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

    邪君为他们划分了等级。

    高等人,平等人,劣等人。

    高等人如今就一个,他自己。

    像怀宁公主这样的旧贵族,是劣等人。

    其余人等,若不是归顺于他的平等人,那么就都将成为“身染污迹,亟待清洗”的劣等人。可以被他们随意虐杀,不用受到任何的处罚。

    邪君用这一套近乎疯狂而恐怖的方式强势地统治着这一块封闭的领地,让所有人都从私心里去敬畏他,惧怕他,不得不以讨好他的方式成为平等人,再享受奴役低等人的快感。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变得诡谲而疯狂。

    时雍渐渐发现,邪君不是消灭了阶级,而是以打破阶级的方式来激发人性的恶。让所有被道德所压制的恶魔之花都绽放起来,再渐渐染黑整个世界,没有礼义廉耻,人如何为人?

    大抵是时雍长时间的沉默取悦了邪君,他带时雍去见了宋家几口。

    他们被关在一个狭小的废旧宫殿里,有侍卫看守,但看他们的模样没有受到虐待。

    隔着一道沉重的铁门,邪君甚至笑着对宋长贵和王氏说话。

    “宋大人,王娘子,好好劝劝你们的女儿。趁本督心情好,一切都好说。谁知明儿又是一个什么天呢?万一本督心情不好……”

    他侧头看着时雍,阴凉凉地莞尔。

    “从平等人到劣等人,那几位的日子就不是这么好过了……”

    王氏双眼一红,张嘴就要骂,被宋长贵一把摁住。

    “白马大人。”宋长贵仍然这么称呼他,语气平静地道:“承蒙你看得起我们一家子。不过,大人想是判断错了,我们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实在担不起这么重的责任……”

    他看着时雍,沉默片刻,又道:“锦城王妃与我宋家,没有丝毫关系。她是通宁公主的女儿,非下官与贱内所出……”

    “对对对。”王氏挣脱宋长贵的手,笑盈盈地看着白马扶舟,“大人可能不知道,这个死丫头,直从去了锦城府,一次都没有回来看过我们,每次捎信来,都是给公主府的,我们好歹养她一场,却被这没心肝儿的忘到了九霄云外……”

    王氏又瞪时雍一眼,对邪君露出一抹讨好的笑。

    “大人,你看我们都是良民,我们跟这个死丫头半点关系都没有……你放我们出去吧?我们听话,你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时雍一动不动,也没有什么表情。

    邪君却看得笑了起来。

    他慢慢掉头,凑到时雍的耳边道:“你看这些自以为是的低等人,哪里值得你以身犯险去救?嗯?”

    “你闭嘴。”时雍是看着王氏说的,眉目凉凉地扫过宋家几口,又转过头来,无声地对邪君道:“我困了,想回去睡觉。你带我回去。”

    “姨母,你去哪里……”刘香的小儿子攀着栅栏喊了起来,“姨母,救我……唔……”

    宋香死死抓住他,连抱带哄。

    时雍只当没有听见,脑痛得几乎炸裂,一张脸也浮出不正常的潮红。

    邪君勾嘴一笑,伸手抚了抚她的脸,将她揽在身前。

    “早这样乖,又何须吃苦?”

    说罢他回头,吩咐一个侍卫头目,“送些上等的吃食来,别让我夫人的亲人受了饿。”

    一声夫人,听得王氏等人怔忡。

    时雍却没有争辩,只是掀起嘴角一笑。

    “高等人,也需要一个夫人吗?”

    邪君浅浅一笑,“高等人也是人。是人,皆有人类共性。一个人总是孤独。这世上,除了你,再无人会懂我。所以,你大可放心,只要你顺着我,我不仅不会伤害你,还会依从你,爱屋及乌。”

    “呵!”

    时雍这一辈子,从没有这么难受过。

    邪君在她身上使的药,仿佛浸入了她的骨头里,身体的每一处都在发烫,再顽强的意志都抵抗不了那灼骨一般的热量,仿佛被热能吞噬了一般,她无法吃喝,无法入睡,整个人随时处于亢奋却不清醒的状态。

    这股子灼热感,一直持续到入夜时分才结束。

    时雍看着镜子里脸颊烧得如同一只大虾似的女子,在屋子里翻找了片刻,抖出被褥,倒掉残香,把可以下毒的地方都找过了,没有什么发现,又走近窗边,将窗户推开,任由凉风扫入房间,带来清新的空气……

    外面是守卫森严的侍卫,单靠她自己的力量,是逃不出去的。

    赵胤……你在哪里?

    时雍仰望苍穹,但见满天繁星,可见银河。

    ……

    “报!”

    书房里,祁林领着一个侍卫进来。

    “督主,探子来报,锦城王……什么都没做。”

    邪君收回眼神,落在他脸上,“你再说一次。”

    这几日,赵胤对皇城只是围而不攻,一不派人来找白马扶舟谈判,二不上门挑衅斗狠,整个人无声无息。若不是皇城外面明处的暗处的京营兵卒多如牛毛,当真会让人怀疑他对时雍被俘一事毫不在意。

    那侍卫畏惧地缩了缩脖子,低低地道:“属下说,锦城王什么都没有做。无乩馆中,处理政务的是太子……不,是赵云圳。”

    邪君冷哼一声。

    “那锦城王,人在何处?”

    侍卫看着主子冷寂的脸,声音微弱。

    “在魏国公夏常家里……喝酒。”

    “喝酒?”邪君微怔,面色微微一寒。

    “是。探子说,锦城王妃被俘,锦城王束手无策,气苦之下,每日去国公府借酒消愁,魏国公也是多有劝慰,日日相陪……”

    邪君沉默片刻,摇头。

    “不可能,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再查!”

    “督主。”侍卫有些为难地道:“如今皇城被围,我们无法自由出入,与探子交互消息也多有不便……”

    邪君冷笑一声,“本督为难你们了?”

    “没,没有。”

    砰!一个茶盏飞过来,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派人去查!”

    “是。”

    ……

    深夜时季,夜风幽凉。

    夜幕掩映下的魏国公府沉浸在一片静谧中。

    几个侍卫守在书房外面,里头灯火通明。

    一盘盘珍馐佳肴和美酒玉露,被魏国公府的丫头们流水一般地端上来。可是,一到书房门口就被侍卫截下。然后揭开食盒查验后,才由侍卫们端进去,供锦城王和魏国公等贵人享用。

    绣着富贵牡丹的屏风后,烛火盈盈,将赵胤的脸衬得修长而冷寂。

    他面前的桌案上,摆满的美食,一个未动。

    他目光所及的地方,也不是珍馐美味,而是书房的一堵墙壁。

    那面墙原本摆放着书架,而今,移开的书架下方,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由一级一级的石阶相连……

    ------题外话------

    疯子的思想,与平常人总归是不太相同的……

    希望不要给小姐姐留下心理阴影,么么哒,献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