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靖尧〕〔女神的上门贵婿〕〔史上最强太子楚墨〕〔重生万亿时代〕〔召唤圣人〕〔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篮坛神话:超级后〕〔知否从袁家庶子开〕〔元宇宙之系统程序〕〔荒野求生之我的运〕〔出笼记〕〔医锦还香〕〔人道大圣〕〔反派女帝成了我的〕〔武者长生道〕〔重生成前任叔叔的〕〔聊斋路长生志〕〔极品狂少〕〔重回1991〕〔独占金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55章 其人之道
    ..,最快更新!

    “药?”魏国公和诚国公齐齐出声,看着赵胤。

    赵胤眸底浮上一层冷气,“什么药?”

    白执摇头,不敢看自家主子的眼神,吭哧吭哧地道:“尚不知药性,只说此物叫焚情……白马扶舟让人给王妃梳洗打扮后,便传入内室去,不许外人靠近……”

    又是一阵抽气。

    焚情,单听这名字便不是什么好东西,孤男寡女共处内室,会发生什么实在引人遐想。魏国公和诚国公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撇开了头去,不看赵胤的脸,心底却是瘆得慌。

    没有一个男人能受得了这样的事情,可想而知,赵胤听了什么心情。

    他们脑中在兴风作浪,赵胤却面无表情,淡淡地问:“还有一个消息是什么?”

    白执道:“明日,白马扶舟要在奉天城楼上设夜宴,宴请城中的官员,还有殿下您和几位国公爷……”

    他看着赵胤的眼睛,从怀里掏出一张卷起筒状的素色纸笺递上去。

    “这是城中的内应递出来的。说是白马扶舟今日似有动作,皇城守卫较往日更为森严,内应没有机会日日传信。若有急事,将以鸣笛为号……”

    赵胤接过纸笺,看着上面绢秀的字迹,握于掌心。

    “让探子盯牢。”

    “属下明白。”

    ……

    翌日,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大晴天。

    白马扶舟要在奉天门设夜宴请赵胤的消息,时雍是从阮娇娇的嘴里听说的。

    身为邪君的俘虏,她自然没有反对的权利。

    好在,经过了昨日的深谈,邪君对她的禁锢松缓了一些,允许阮娇娇带着她在园子里四处走走。当然,也可能是她身中焚情,在邪君看来,已经没有往常那么有威胁了,也说不定。

    早膳前,阮娇娇就过来了,带着几个宫女,锦衣玉食地伺候着时雍,不再说那些酸话,也不再规劝她顺从,仿佛真把时雍当成主子一般照料。

    “主上说,夜宴前会来接王妃。此前,可任由王妃安排。”

    时雍听懂了阮娇娇的话,“也就是说,夜宴前,我都是自由的?”

    阮娇娇思忖一下,媚眼带笑。

    “王妃想做什么?奴家都可以陪着你。”

    时雍瞥她一眼,没有拒绝。

    这个皇宫太太子,她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可要说了解还远远不够,能够趁这个时机多出去走一走,看看有没有逃生的可能,也是好的。

    两个人走出小院,身后随了好几个宫女,看时雍沉眉不悦,阮娇娇当即回头,朝她们挥动手绢。

    “去去去,离贵人远着些。不知道自个儿招人讨厌么?”

    时雍瞥一眼阮娇娇那一副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模样,勾了勾唇,但笑不语。

    几个宫女不怕阮娇娇,却有些悚时雍,交换个眼神,略略放缓了脚步。

    阮娇娇得意起来,那腰肢扭得像根柳条儿似的,语气越发妖娆。

    “奴家当真是羡慕王妃,做囚犯也能做到万人之上……”

    时雍不回答她,慢条斯理地观察着地形,低低问:“赵焕怎么样了?”

    阮娇娇似乎有些诧异,看着她愣了愣,才笑开,“听说你们是老情人?他惦着你的,莫非你也惦着他?”

    时雍瘪嘴,“只是他那天在奉天门的话,令我刮目相看罢了。”

    阮娇娇秀眼微撩,似笑非笑,“那又如何?不中用的东西。不该他肖想时,他倒是敢想。真给他一把龙椅,他却是不敢往上坐了。嗤!若不是主上还有用得着他的地方,他大抵比那些下等人更是不如……”

    时雍饶有兴趣地看着她,“阮娘子。”

    “嗯?”阮娇娇与她对视,“有何吩咐?”

    时雍笑问:“你以为你在白马扶舟眼里是什么人?上等人?嗯?”

    她语气里的鄙夷呼之欲出,阮娇娇听懂了,却只是淡淡一笑。

    “奴家要是像王妃一样有选择的机会,那肯定要做上等人。只不过嘛……”她纤手放在道边的树枝上,轻轻一折,那树枝便应声断裂开来,而阮娇娇眸底带笑。

    “我命运不济,打从娘胎起,就是低等人……”

    时雍笑看她,“先前你不是还让我管你叫娘娘的?”

    “呵!”阮娇娇看着被屋檐压得低沉沉的天空,恍惚一笑,“过了几日娘娘的瘾,够了。若是一辈子做这种抬不起头的娘娘,不要也罢。”

    “……”

    时雍从她话里品出几分不同的意味。

    “看来阮娘子另有打算?”

    阮娇娇剜她,望背后瞅了一眼,浅浅一笑。

    “像我这种靠男人而生的女子,无非换个男人依靠而已。”

    时雍看定她的眉眼,只笑不语。

    ……

    午膳照常是在阮娇娇和几个宫女的精心伺候下进行的,饭后不久,阮娇娇便让宫女备好香汤,要伺候时雍沐浴。

    华衣美服都放在旁侧,沐浴的目的是什么,时雍心知肚明。

    她没有心情同邪君演戏,直接拒绝,然后挑了个果子偎在美人榻上慢慢地啃。

    阮娇娇道:“香汤都备好了,王妃不用,岂不可惜?”

    时雍闻着空气里淡淡的幽香,似笑非笑,“赏你了,自便去吧。”

    阮娇娇看她一眼,谢过恩赏,便径直去了净房,沐浴香肠。

    倒是不见外呢?时雍笑着她的背影,微微一笑。

    房里香气袅袅,时雍将脚搭在脚踏上,双眼似阖非阖,慢条斯理地吃着东西,那慵懒的样子,仿佛随时都要睡过去似的。

    邪君进来时,看到的便是这般景象。

    她的悠闲和自在,令他略略凝眉。

    “今日可是想明白了?”

    时雍笑问:“想明白什么?”

    邪君微扬眉梢,坐在她的身侧,打量她,“做我的女人。”

    时雍瞥他一眼,勾起嘴角,说道:“一个拥有高等级欲丨望的高维空间人上人,不该说出如此低级的话来。邪君大人,这不配你的身份。”

    “呵!”

    邪君轻笑,似是得趣,抬手在她脑袋上抚了抚。

    “偶尔体验一下普通人的快活,并无不可。”

    时雍没动,抬头看他的掌心,视线掠过男人绣着金线的袖口,默默垂下去,任由他的手落在头顶,心里滑过一丝古怪的恻意。

    冷血动物的手,居然也是温热的。

    “怎么了?”邪君看她停止了咀嚼,垂下眼皮来看着她,“怎么不吃了?”

    时雍恍惚回神。

    她没有说,在方才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了白马扶舟的影子。

    “没什么。”时雍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邪君大人既想体验普通人的快活,那我自当配合……”

    邪君目光一暗,盯着时雍的脸,似乎在思考她这句话的意思,许久嘴角才荡开一抹笑。

    “看来本督提早来是对的。还有这等美事……”

    他漫不经心地解开肩上的披风,随手弃在一边,张开双臂。

    “伺候本督更衣。”

    “急什么?”时雍拨开他的手,笑着道:“大人先去榻上等着,我沐浴就来。”

    邪君眸底闪过一丝兴味儿,灼热的光,仿佛要看入时雍的眼底,可除了温软无奈的笑,他再看不到别的。

    “依你。”男人没有推拒,任由时雍将她拉到榻沿上坐好。

    “对了。今儿午膳送来的汤饮不错,大人合该尝尝……”时雍端起放在床侧的汤碗来,凑到唇边试了试,笑盈盈侧过眸子,“还是温的,正爽口,要不要试一试?”

    邪君眯起眼看她。

    “嗯?闻闻,好香的。”时雍将碗往前送了送,“你尝尝嘛。”

    呵!邪君眼神恍惚一下,端起碗来,一口饮下,然后意犹未尽地润了润红润的嘴唇,“速去速回。”

    时雍美眸微阖,朝他一笑,推他躺下。

    “很快的,等我……”

    很快,他就能知道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时雍进入净房的时候,阮娇娇刚刚出水,身上一件轻纱般薄透的寝衣衬得她玉肤凝脂般白净,身姿玲珑,曼妙多情,实在是美丽之极。

    时雍一笑。

    “阮娘子,你做上等人的机会来了。”

    ……

    ------题外话------

    啧~

    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偷香(杨羽)〕〔猎谍〕〔玉如墨谢怀瑾彭今〕〔前妻乖巧人设崩了〕〔超神学院:开局穿〕〔阴门诡录〕〔星陨之最强系统〕〔龙宸〕〔非诚勿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