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我在海贼世界填东〕〔镇妖博物馆〕〔我在大唐卖烧烤罗〕〔北渊仙族〕〔直播:长得太凶,〕〔MC的异域领主生涯〕〔进击的城市〕〔逆袭1988〕〔木叶中的体术专家〕〔我在七零当恶媳〕〔秘战无声〕〔这个前锋不正经〕〔我在春秋做贵族〕〔霸婿崛起(林知命〕〔生活系美剧〕〔代管女兵,全成世〕〔重开做房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56章 贱命也是命
    ..,最快更新!

    “上等人?”

    阮娇娇看着时雍,一抹淡光洒在时雍白皙的脸蛋上,让她带笑的脸更显自信和笃定,如同镀上了一层浅浅的光华,不是阮娇娇那种看一眼便掉魂的艳丽,却干净、澄澈,平和得如同涓涓细流,浸润入心,让人移不开眼。

    没有攻击性的美,原来令人如此舒服。

    呵!

    阮娇娇低垂眼眸,轻拢一下身上的薄纱。

    “你想让我替你去陪睡?”

    时雍看了看阮娇娇白嫩得如同水葱一般的肌肤,嘴角勾了一下,“你可以吗?”

    阮娇娇哼声瞥她,懒洋洋地笑。

    “我若可以,今日这皇城里的上等人,就不是你这个囚徒,而是我了。”

    说到这里,她仿佛想到什么似的,猛地扭头看着时雍,“你对主上做了什么?”

    时雍看着双眼湿漉漉瞪视自己的女子,不去解释,只是淡然一笑。

    “睡了他,你可能变不成上等人,而是会成为黄泉人。”

    “你是在向我炫耀吗?”阮娇娇低哼一声,目光冷了下来,“明知他要的人是你,还来跟我说这个做什么?”

    时雍一怔,轻轻发笑:“是你理解错了。我让你沐浴,不是为了让你陪男人睡觉的。”

    时雍转过头,扫一眼紧阖的木门,唇角掠过几分冰冷的讥诮。

    “而且,这样得来的上等人,也不会长久。”

    阮娇娇微微眯眼,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时雍漫不经心地道:“我有办法,让你不用侍候男人,也能成为上等人。”

    阮娇娇轻笑一声,嘲弄地道:“你?”

    “不信?”时雍挑了挑眉梢,走上前去,轻慢地为阮娇娇穿上外衣,动作惊世骇俗,语气却漫不经心。

    “只要你照我说的去做,以后你就是上等人了。”

    顿了一下,在阮娇娇大惑不解的目光中,时雍拉住阮娇娇的手腕走到窗边,将窗纱拨开一侧,看着外面守卫禁严的侍卫,笑着凑到阮娇娇的耳朵,小声说了几句,然后看着阮娇娇震惊的表情,抿唇微笑。

    “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阮娇娇表情震惊,眉目满是惊恐。

    “不!我是不会陪你冒险。”

    时雍淡淡地道:“你别无选择……”

    阮娇娇冷笑,“你一个笼中之鸟,有什么本事威胁我?你信不信,只要我现在大喊一声,他们都会冲进来……”

    “然后呢?”时雍蔑视地看着她,“你的主子会杀了我吗?不会。我依然是我,锦衣玉食,皇城里的上等人,不会比现在更糟糕。反而是你……”

    时雍勾了勾嘴唇,“只要我告诉他,你对他早有二心,阮娘子,你说你能不能活到晚上的夜宴呢?”

    阮娇娇脸上阴晴不定,“你胡说什么,我何时对主上有过二心?”

    时雍抬起手,从怀里摸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似笑非笑地看着阮娇娇。

    “你说你没有背叛,那这九阳灵丹怎么会在我的手上,又怎么会进了你家主子的肚子?嗯?”

    九阳灵丹?

    这是主上让她给赵焕服用的烈性摧丨情药。

    阮娇娇瞪大双眼,震惊地看着她手上熟悉的药瓶,伸手就要去抢。

    时雍一笑,将瓷瓶塞入怀里,阮娇娇夺之不得,气得七窍生烟。

    “你这个贼,怪不得你会假好心,突然待我这么好,还让我来你房里沐浴香汤……”

    “天上不会掉馅饼,阮娘子,以后要吸取教训。”

    时雍看着阮娇娇褪去的血色的脸,不知是不是因了那张同以前的她有几分相似的面容,时雍突然有点儿提不起狠劲,而是轻捋一下阮娇娇的发丝,低低一笑。

    “你不是总嫉妒我比你好运吗?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能得到的,你却得不到?”

    阮娇娇恨恨地看着她,一声不吭。

    时雍却不再管她,而是自顾自地脱去外衫,重新打了清水,背对着阮娇娇掬水而沐,让胳膊和脖颈全都沾上沐浴胰子的清香。

    “你一直怨天尤人,认为老天待你不公。可你却没有想过,老天给你这般容貌,已是世间多少女子求而不得,你却不知珍惜,不干好事。一个人,容貌天生,命是人定。你无常的命运,每一次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阮娇娇道:“你是站着说话腰不疼,你若如我一般无父无母,从小被卖身青楼,你能说出这等话来……命运就是命运,没有人能逃得过。”

    时雍瞥她一上发,“我幼时的境况,比你更差。”

    青楼到底能吃饱穿暧,她是三餐不续,命悬一线。

    “混迹江湖这么多年,相信你会审时度势。这座皇城能保住几时?你的主上又能护得住你几时?”时雍眸子锐利,光华尽显,这几句话倒有语重心长的感觉。

    “你我同为女子,我不想害你。若要往后不再受苦,眼下当断则断。”

    她慢条斯理的洗,一席话平静而缓慢,自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就好像猜中了阮娇娇一定会照她说的话去做一般。

    “我的贱命,也是命……”阮娇娇声音凄苦,看着时雍低低地道:“你若成功,我不一定能保命。你若失败,我只有死路一条……”

    时雍摇摇头,直起身来,将放在浴房里的干净外衫拿来一套,当着阮娇娇的面,慢慢地穿上。

    “你放心,无论我成功或失败,自会替你周旋……”

    阮娇娇看着她一身雪白的肌肤,几不可察地战栗一下。

    “你要亲自上?”

    时雍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朝她眨一下眼睛。

    “有何不可?”

    阮娇娇偏开脸不看她的视线,“你这女子惯常没有真话。不过,我不认为你会有胜算。”

    时雍勾起唇角,笑得没心没肺。

    “没关系,姑且一试。横竖我也不吃亏。”

    “也是。主上长得极是英俊呢。”阮娇娇显然误会了她的话,懒洋洋斜睨着时雍,“然则,你要去送死,我却不想为你垫背。奉劝你,收手吧。你是玩不过主上的。不如好吃好喝地等着,你的男人不是在外面吗?他定会想法子来救你,何苦自找罪受?”

    “既然能靠自己,何必靠男人?”

    时雍系好腰带,轻拍一下阮娇娇的肩膀,顺带将她半敞的衣裳拉好,声音低沉却有力。

    “你从来不肯相信男人,不如试着相信一回女人?”

    “哼。我不做送命的事。”

    “我说过了,你别无选择。”时雍定定望着阮娇娇,“九阳灵丹的事,能让你在你家主上手里死一百回。”

    阮娇娇打了个寒噤,一动不动地望着时雍,手指死死地扣紧掌心里的肉,好一会儿才讥诮地勾起了唇角,“如果我是男人,我也会打心眼里喜欢你这样的女人,敬重你这样的女人,然后把我这样的女人……当成玩物。”

    时雍侧目,看着她秀美俏丽的面容,微微皱眉,一言不发。

    阮娇娇轻笑,走到铜镜前看自己的妆容,时雍沉默的目光跟随着她的身形。

    好一会儿,阮娇娇才整理好自己,摸了摸脸,笑着问她。

    “要我教你几招驭男之术吗?”

    时雍微微垂眸,没有接她的话,只是道:“出去小心些,那个祁林不好应付。”

    阮娇娇看一眼铜镜里的自己,捋一下头发,露出一个妖娆媚惑的笑:“只要是男人,就没有我应付不了的。”

    话音未落,她似乎也觉得这话有些托大,清了清嗓子。

    “当然,世上总会有些不算男人的男人。”

    时雍嗯一声,“去吧,祝你马到功成。”

    “从未想过,有朝一日,我会听你使唤。”阮娇娇微微一笑,临出门前,又转过头来,看着时雍的脸,“还有一件事,我想求你。”

    时雍抬眉:“说。”

    阮娇娇轻声道:“我要是死了,你保赵焕一命。”

    时雍浅浅眯起眸子,没有说话。阮娇娇也没有解释,扭着细腰转身出去了。时雍看着她窈窕柔软的背影,想起第一次在楚王府见到阮娇娇的情形……

    “好。我答应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