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57章 坏心眼的女子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依照惯例,邪君来见时雍的时候,祁林会在门外等候。这个院子还有不少的侍卫守在外面,可以说防得她风雨不透。不过,只要没有邪君的召唤,祁林和别的侍卫都不会擅自闯入。

    阮娇娇出去的时候,祁林如往常一般,木头桩子似的站在门口,背对房门,一动也不动。

    “祁侍卫长……”

    阮娇娇轻挽唇角,眼儿微睐带笑,扭着腰肢走过去。

    “太阳这样大,你也不知找个地方躲阴凉?”

    祁林看她一眼。

    此时,天光正好,阳光微炽,可阮娇娇的皮肤在这样的光线下,竟看不出半点瑕疵,雪白的脸仿佛会发光一般,带着薄透的嫣粉,眉目精致如画,艳光四射,倾国之姿,尤其那眼梢眼底薄薄一层妩媚的笑,就像要勾走人魂儿似的,人的目光一旦沾上去,便挪不开了。

    阮娇娇知道祁林发不出声,也不等他回头,带一抹暧昧的笑容走近,倾身过去。

    “祁侍卫长,主上令我来传话……”

    女子身上的香气晕在鼻端,鬓角的发丝垂在祁林的肩膀,那令人窒息美的风韵和妖娆,让她的话如同魔音一般,飘飘忽忽。

    “这种事情,主上可不喜外人听了去。你让他们都走远一点,否则主上怪罪上来,我们可都是要跟着遭殃的……”

    祁林看着她,目光幽深。

    阮娇娇见识过太多的男人,也太明白男人,当祁林用这种视线望她的时候,她便知道他眸底深藏着的是什么样的光,心里又已经生出了怎样的心思。

    “祁侍卫长是主上的近卫,你是什么都不怕的,可我就不同了……”

    阮娇娇幽幽的一叹,声音像是在抱怨,更像是无辜的女子在对情人撒娇,楚楚可怜,“我可不想再受主上的罚……那九阳灵丹吃下去,赵焕就像野兽似的,我这身子骨可经不住几次折腾呢……”

    这种话,女子说给男子听,本就挑逗意味十足。

    祁林眼底有光,浮浮沉沉。

    阮娇娇瞥他一眼,又回望紧闭的门扉。

    “你还愣着干什么?走啊。难不成你想闯进去,亲口问主上是不是要幸了锦城王妃?噗……”她纤手抬起,在祁林胳膊一拧,顺便拉起祁林的衣襟就走。

    “别在这里碍事了。听了那些声音,你也不嫌臊得慌……”

    祁林步子有些犹豫。

    恰在这时,屋子里传来一道低低的呻丨吟。

    熟悉的,是白马扶舟的声音。

    不熟悉的,是这样古怪的腔调……

    好似欢愉又好似难受,好似隐忍又好似迫切。

    祁林眸色一暗,抬头一看,视线刚好落入阮娇娇带笑的眼中。

    “走吧你,主子的好事,有什么可看的……”阮娇娇温声软语,“听说主上启了宫中酒窖,得了许多好酒,还尝了侍卫长一些,也不知娇娇有没有荣幸,去你屋里品上一口?”

    ……

    九阳灵丹的药效,时雍是不知情的,只是看邪君用来做为对赵焕和阮娇娇的惩罚,大抵猜测威力极大。

    可她仍是没有想到,会大到这样的程度。

    邪君如此自恃如此冷情的人,居然会在药力作用下,媚眼如丝,妖娆至此?

    “怎么这时才来?”

    榻上的男子眼神迷离地半眯着,睨着时雍的双眼仿佛伸出了钩子,声音也带一点细微的颤意。

    “阿拾……你可知我等你很久?”

    时雍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实际上,今日的行为实在是孤注一掷,她并没有十拿九稳的把握。毕竟邪君老谋深算,想一举拿下他并不容易。但时雍没有想到,会这么的顺利,九阳灵丹的药效发作,也比她想象中的来得更快,更猛。

    然而,眼前的男人看上去妖娆绝艳,却骨子里却是个残忍狠戾的怪物,她得十分小心。

    “大人可是哪里难受?”

    时雍猜度着他目前的状况,放慢步子,盯着他的脸,一步一步地走过去。

    “要不要喝点水?或是吃点什么?”

    时雍在试探,而男人眯起的眼里,却不见戾气,更多的是迷惑而隐忍。

    “嗯。是有些难受,我这是怎么了?”男人衣裳半敞,阴凉的声音染了些情丨欲,变得低磁而悦耳,水一般丝滑温柔,俊脸阴魅而诱惑,“你这坏心眼的女子,可是对我下了药?”

    他问得轻缓,时雍心里却咯噔一声,像被猫揪了一把。

    “为何这么说?”时雍轻笑,她不知药效,不知男人此时是何境况,不敢贸然靠近,更不敢轻易承认,而是眯起水汪汪的眸子,含糊地反问:

    “我成日里被你看押在此,进出都有侍卫丫头们盯着,我上哪里来的药来?”

    按说以邪君用药之厉害,这话是糊弄不了他的。

    因此,时雍一边说,一边缓缓靠近床头,准备抢先夺剑。

    剑就倚在床边,是邪君方才拿来的,时雍在沐浴房里的时候,已经将这个情形在脑子里演练了无数遍,如果制服邪君,如何威逼宫人,如何夺下皇城……

    当然,她也想过一旦失败,她该如何脱身。

    但时雍万万没有想到,邪君居然相信了她的话,没有怪罪不说,忽而矫健地从床上拔起身子,一把揽住她的纤腰,一个旋转便将她放落在柔软的被褥上,就势一滚,死死束着她,一双迷惑的眸子着了火一般。

    “好香。我又做梦了,对不对?”

    时雍脑子嗡的一声,看着身上的男人,目瞪口呆。

    “大人你……”

    “嘘。不要说话。”男人捂住她的嘴,低头在她颈中嗅了嗅,含糊的声音里除了饱含的欲,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情。

    “这阵子总是梦到你,我恍惚觉得是假,可此刻抱你入怀,又觉是真……阿拾,你今日怎会如此真实?”

    这九阳灵丹到底是什么鬼药,为何会有如此效果?

    时雍头脑发昏,无法从震惊中回神,只瞪大一双眼睛盯着面前的男人。

    “不要这样看我。”男人看着身下娇俏而迷惑的人儿,眸底波光粼粼,眉头微微蹙起,一张魅惑人心的面孔近在咫尺,却又仿佛远在天边,他出口的话,也仿佛带了一些不确定的叹息。

    “明知我受不得,还来勾我,你是要如何?”

    时雍脑子嗡声炸裂,刚要挣扎,男人忽又压下来,勒紧她的纤腰,迫切地追问:

    “是不是他待你不好了?嗯,是不是赵胤待你不好?”

    ------题外话------

    这章……可给我卡坏了!!总算写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