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霍格沃兹开始旅〕〔武逆焚天〕〔请叫我顶流巨星〕〔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仙王奶爸〕〔医妃捧上天〕〔九零福妻多财多亿〕〔奇异的魔法师〕〔碰瓷之王〕〔三国:我袁术不做〕〔秦草〕〔七个哥哥团宠我〕〔重回九零她只想致〕〔逍遥种植大户〕〔胜者为王陈东王楠〕〔这位道友也太强了〕〔红唐〕〔反派大佬在异界〕〔我的技能可以无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64章 精分
    ..,最快更新!

    辛二的话很是有理。

    入口位置不明,容易惊动守卫,待晚上白马扶舟奉天门设宴之时,确实是大好时机。

    赵胤怔了片刻,压下心底的不安,正准备退出密室,许煜匆匆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禀报。

    “殿下,觉远大师来了。”

    这个节骨眼上,觉远不仅来了,还找到魏国公府,甚至亲自下到甬道进入密室。

    这个大和尚素来淡定,怎会如此惊慌?

    “快请。”赵胤一拂袍袖,刚要迎出去,身着僧衣的觉远大和尚已然在小徒弟的带领下进来。

    看他形色匆匆,满脸着急,赵胤眉头微微皱起。

    “大师今日造访,不知是为何事?”

    觉远穿甬道而来,满额的冷汗,一看风灯照耀下的密室,他脸上表情突变,更显惊慌。

    “殿下这是要做什么?”

    赵胤抿了抿冷薄的唇,没有说得太清楚。

    “救人。”

    远居庆寿寺的觉远禅师并非全然不知朝堂大事。

    白马扶舟挟兵自重,拥立楚王赵焕登基不成,被赵胤逼得退守皇城,便挟裹了时雍与赵胤两相对峙,这些事情,他早已知情。

    可是看到眼前的一切,他内心仍是隐隐不安。

    “殿下可是要从此处潜入皇城?”

    赵胤反问:“大师知晓皇城有密道?”

    觉远沉了沉眉:“先师在世时,老衲略有耳闻。”

    略略迟疑,他又抬起脸来,两条长眉在赵胤的目光中微微抖动,“不过,依老衲之见,此举不妥。”

    赵胤道:“有何不妥?”

    觉远道:“此密道本是先帝当年为晋王时,旧府邸所造。后来,先帝从应天府迁都至新京,在原晋王府旧址扩造皇城,先师就曾谏言,天子居所,当以严密为要,地下有道,一是不谨慎,二是有损龙脉,当以封填为要。后来先帝并未纳谏,甚至念及叔侄之情,放纵废帝由此逃生……”

    觉远说到此处,长长叹一口气。

    “当年先师为此与先帝怄了好久的气。还对老衲说,孽根不除,必有后患。暗道不填,恐出祸端。后来听说先帝将此道封堵,不许人开启,先师这才松了一口气……数十年过去,如今老衲得闻通宁远葫芦寨一事,不胜唏嘘。”

    赵胤沉下脸。

    觉远道:“先师行通神明,诸子百家无一不晓,一生为大晏江山筹谋思量,断不会信口开河……孽根不除,必有后患已然验证,这后一句,令老衲细思极恐……”

    不仅他恐,旁边的人,听到也害怕。

    这老和尚早不来,晚不来,这个节骨眼上从庆寿寺跑过来,也当真是巧。

    “还有一事,老衲必告与陛下知晓。”

    赵胤脸上没有什么情绪,只道:“大师但讲无妨,本王洗耳恭听。”

    觉远手抚紫檀串珠,微阖眸子,那模样在地下暗道的风灯光线里,有种说不出来的诡谲。

    “老衲昨夜云台观星,发现天枢南移,舍其宿而行。紫薇暗淡,光色被掩,可见黑气萦绕……”

    赵胤问:“会如何?”

    觉远不看赵胤的脸,语气远不如方才镇定。

    “天枢乃北斗主星,老衲以为南移不详。此天象意喻会有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

    不可能发生的事?

    赵胤眯起眼,又听他道:“而紫微所指更是帝王帝业和社稷江山,光芒被掩,黑色萦绕,意喻我大晏基业恐有灾祸呀……”

    “大师。”赵胤看着他,“灾祸已经发生了。”

    觉远被打断,瞠目看着赵胤,却听他冷哼一声。

    “白马扶舟挟持人质,据守皇城为非作歹,于大晏而言,岂非灾祸?”

    “殿下……”觉远眼眶发热,喊一声佛号,低低道:“故此,殿下更是应当谨慎,此密道非万不得已,不可启开,引来劫难啊。”

    赵胤侧头看着觉远。

    “多谢大师示警,本王自有分寸。”

    说罢赵胤转头,又问白执。

    “几时了?”

    ……

    隔着数丈距离,密室上方的废旧宫殿中,时雍已是焦灼一片。

    祁林带来的人已经将废殿包围。别说是人,鸟都飞不出去一只。除非他们能遁地,不然是决计逃不出去的了。

    好在,祁林将人围在里面,便不像方才那么着急了,一面令人持刀撞门威胁,一面好言好语地劝说他们投降,与他一起“坐拥天下,共享这盛世江山”。

    这个人实在精分,时雍受不了了。

    不过,目前邪君不想让他们死。

    晚上奉天门有夜宴,他还需要白马扶舟和时雍“出席”。而且,白马扶舟的身份,他还有用。对时雍这个人,邪君也有几分“同乡眷恋”,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要时雍的命。

    参悟这一点,时雍稍稍宽了宽心。

    “白马扶舟,你如何得知这里有密道?”

    白马扶舟看她一眼,额头的汗和脖子上干涸的血迹,衬得他一张脸邪魅异常,就连说话时,目光仿佛也散发着热量,极为灼人。

    “以前无意中,从长公主嘴里得知,后来便寻了机会来看过一次……”

    时雍沉眉:“所以,是你把贵妃娘娘关在这所废殿中的?”

    白马扶舟摇摇头,“此事实是凑巧。因这处宫殿一直废弃,破旧不堪,他们这才想到把贵妃关押此处的吧。”

    直到此时,杨氏仍然没有搞清楚目前的境况,白马扶舟带着时雍进来时,她也不知这个白马扶舟和关押她的白马扶舟有何不同,如今听了他二人的话,也是一头雾水。

    听着外面一声重过一声地撞门,她心惊胆战,手指都攥成了一团。

    “他们就快进来了,怎生是好?怎生是好?”

    白马扶舟冷冷瞥她一眼。

    “你不是早想轻生?难不成如今却怕死了?”

    杨氏怔忡,表情凄苦不堪,难掩对未知的恐惧。

    “我再找找……”

    白马扶舟又在原地开始摩挲,额头的汗水越来越密。他命令杨氏将点燃的烛火拿了过来,一寸寸查看。

    “母亲说,她年少顽皮,曾偷偷启开机关闯入密道,后来被先帝发现差点挨揍……再后来,先帝令人将机关改置后再废弃。可我当年来查探,仍可见入口模样……”

    外面又是震天的呐喊。

    “开门。”

    “再不出来束手就擒,我便一把火烧了这里!”

    “不要再挑战我的耐性了。大好江山,繁华盛世你们既然不要,那我索性便毁了你们。从现在开始,我倒数十声,你们再不出来,我便放火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