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我在海贼世界填东〕〔镇妖博物馆〕〔我在大唐卖烧烤罗〕〔北渊仙族〕〔直播:长得太凶,〕〔MC的异域领主生涯〕〔进击的城市〕〔逆袭1988〕〔木叶中的体术专家〕〔我在七零当恶媳〕〔秘战无声〕〔这个前锋不正经〕〔我在春秋做贵族〕〔霸婿崛起(林知命〕〔生活系美剧〕〔代管女兵,全成世〕〔重开做房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67章 明人不说暗话
    ..,最快更新!

    他们也搞不清楚,为什么包围的人是锦城王妃,闯进来看到的人却是锦城王一行人。

    祁林阴凉凉一笑。

    “督主在奉天门设晚宴招待锦城王,殿下却悄无声息地从后宫闯入。这似乎不太光彩吧?君子之风,为客之道,锦城王当真是一项都不占。”

    赵胤眉目疏冷,对祁林的讽刺毫不在意,甚至听到祁林会开口说话,也只是略略抬了抬眉,并没有露出太大的惊讶。

    “对小人,不必君子。皇城宫闱,本王自小当家,何来是客?”

    祁林抬了抬眼皮,似笑非笑。

    “那锦城王闯入后宫,是为何故?”

    赵胤微微皱眉,白执已然不耐烦,沉声喝道:

    “明人不说暗话。那祁贼,交出我们的王妃,饶你不死!”

    祁林哈哈大笑一声,“当真是癞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气。哼!”

    说罢他目光一瞥,望向赵胤说道:“我们督主本不想与锦城王为敌,留王妃在宫中做客也是无奈之举。不然也不会设宴与殿下商谈善后事宜……”

    赵胤盯着他的眉眼,冷冷一笑。

    “是吗?”

    祁林道:“我们督主与王爷本该井水不犯河水,你在西南做你的藩王,我们在京中扶植新帝。一南一北,互不侵犯。想来可笑,我们何必为了别人的江山要生要死,大动干戈呢?”

    赵胤平静地问:“厂督大人准备怎么处理?”

    祁林看着他的眼睛,微微一笑,语气柔和了许多。

    “只要今晚夜宴时,锦城王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承认兴正帝的正统帝位,并交出京畿大营的兵马,并退出京师,待兴正帝即位旨令天下,督主自然会将王妃和宋家人悉数交还殿下,让你们阖家围聚。”

    “哦?”

    赵胤冷目如冰,突然厉了面容,满脸肃杀。

    “如此机密大事,白马扶舟竟让一个小小侍卫来与本王商量?难不成白马扶舟的事情,你一个小小侍卫做得了主?”

    一口一句小小侍卫,他声若利刃,问得祁林一时无言,便连四周的那些禁军也都品出了事情的怪异。

    除去祁林身侧那些心腹侍卫,大多禁军从头到尾跟从的人,都是白马扶舟,他们对祁林的敬畏也是因为他是白马扶舟信任的人,也是因为白马扶舟多次在他们面前告诉大家,祁林是他信重的人。

    任何时候,都可以信任祁林……

    正因为白马扶舟帮祁林在他们面前立了威,才有他们对祁林的恐惧。

    也因为此,他们才会看到白马扶舟要救时雍的时候,相信祁林所说——那个白马扶舟是假的。

    可是,这会赵胤一番质问,他们回过味来了。

    既然那个白马扶舟是假的,那真正的白马扶舟又在何处?

    宫中大火,假督主救人质离开,真督主为何还不露面?

    祁林察觉出气氛的变化,吸口气,稍稍定了定神,微微笑道:

    “奉天门夜宴已备好,既如此,那请锦城王赴宴,督主自会与你亲自相商。”

    赵胤瞥了祁林一眼。

    “本王怕是等不及那时了。”

    祁林看了看周围的禁军,轻轻一笑。

    “锦城王似乎没有看清敌我形势。眼下,你在我们的包围之中,只要我一声令下,便可将你等拿下,届时,无非多一群人质而已,哪里来的条件可讲?”

    赵胤冷冷道:“你怕没有这等本事。”

    白执更是毫不客气地笑了一声。

    “整座皇城都在我们的包围之中,祁侍卫哪来的脸说出如此大言不惭的话来?只要我们殿下一声号令,整座皇城就会被我京畿大军扫为平地——哦不对。宫中四处起火,好似不用我们出手,厂督大人只怕已自顾不暇了吧?怎么,要不要我们帮忙救火?”

    “好呀!”祁林并不因为白执的羞辱着恼,突然摆手示意周遭的禁军让开路,云淡风轻地一笑。

    “既然锦城王有和督主商谈的意愿,我们自然也不愿结仇。来人,带锦城王找个能谈事的地方稍坐——”

    稍稍一顿,他又低笑。

    “我去请督主。”

    ……

    白马扶舟和时雍是在废宫的内殿里消失的,这个毋庸置疑,只是祁林听到声响带人冲进来的时候,里头出现的人就变成了赵胤和他的一群侍卫。

    而从赵胤的语气来看,似乎并不知道他要寻找的王妃方才就在这内殿之中。

    到底是什么情况,禁军们搞不缘由由,只能听命。

    走出废旧的宫殿,白执也看到了院子里晾晒的衣物和种植的花草,他瞥了赵胤一眼。

    “殿下,此中好似有古怪……”

    赵胤嗯一声,面不改色。

    “即来之,则安之。”

    辛二道:“那个祁林不是在诏狱咬舌后,便不能出声了吗?居然是装的?哼!这小子装得这么久,到底所谓何故?”

    白执点头:“我瞧着他今日模样,很是古怪,却又说不出名堂来。”

    遂又叹息一声,说道:“不知这几日宫中都发生了什么,王妃可还安好?”

    每个人心里都担心时雍的安危。

    赵胤亦然。

    闻言,他目光微暗,手心里的绣春刀已被握得温热。

    “都闭嘴!”

    众人噤声,抬头望去。

    眼前的宫殿是皇城的瑶华殿,因为光启后妃较少,这座宫殿被闲置下来。

    祁林上前,便要让人大开宫门,邀请赵胤入内。

    赵胤看了一眼远处冲入半空的浓烟和火光,往前走了两步,突然停下。

    “不必了!殿前设椅,请厂督前来便可。”

    祁林顺着他的目光,以为他是害怕走水,勾了勾嘴角,“也可。厂督尚在救火,属下这便去请。”

    待祁林转身,赵胤便别开了头去。

    而闲置的瑶华殿内,阮娇娇将脸贴在窗边,往外看了一眼,松口气刚想站起,又在看到那一群黑压压的禁军时,默默地蹲了下去,朝赵焕摆了摆头——

    ……

    地下密室里。

    时雍尚不知赵胤已由密道入宫,更不知道这个机关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像是正常开启的样子——他们是径直摔下来的。好像落入无间地狱般,里头幽黑昏暗,什么也看不见。

    而地面摇晃时抱住千工床床柱的杨氏,同千工床一起坠下,被摔裂的床身砸了个正着,此刻已是奄奄一息。

    “娘娘?”

    时雍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但也没有办法看到杨氏的情况,只是从她的脉象判断,她伤得很重。

    时雍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她的身体。

    “你伤到了哪里?”

    杨氏喘不过气来,“我,我……”

    说罢两声,又微微摇头,滑下一串眼泪。

    “我不行了。”

    时雍心里咯噔一声,握紧她的手。

    “你别怕。我这便去寻出路,带你出去治伤……”

    杨氏察觉到她要起身离开,用尽全力拽紧时雍的手。

    “郡主……不……不要走……”

    时雍蹲下来,轻轻拥住她,“你别说话了。歇一下,容我看看情况……”

    杨氏虚弱地道:“我来不及了……郡主……我不行了……有些话……我想告诉你……”

    时雍听着她气若游丝的声音,安静下来,扣住她脉腕,感受着那无根而微弱的脉象,低低嗯声。

    “娘娘,你说。我听着。”

    杨氏张着嘴巴,弱弱地喘着气,双眼望着空洞而漆黑的未知之处,一字一字吃力地道:

    “二皇子……并陛下……亲生……我……我对不起陛下……”

    ……

    宫中大火未灭,天光已然收住。

    天儿快黑了,苍穹阴沉一片,黑沉沉压下来,瑶华殿前安静得出奇。

    “厂督大人到——”

    一个小太监尖细的嗓子划破寂静。

    随着他的声音,众人转头看去。

    一道白衣飘动的修长人影由远而近,慢慢走来,四周是簇拥的侍卫,他脸上带笑,眼底是阴凉而冰冷的寒光,尚未走到赵胤等人面前,已然发出凉凉一笑。

    “锦城王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擅闯后宫,当真以为我不敢将锦城王妃杀了祭天不成?”

    ……

    ------题外话------

    又到月底了。姐妹们有月票的,请投入碗中……

    比心!明天见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