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靖尧〕〔女神的上门贵婿〕〔史上最强太子楚墨〕〔重生万亿时代〕〔召唤圣人〕〔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篮坛神话:超级后〕〔知否从袁家庶子开〕〔元宇宙之系统程序〕〔荒野求生之我的运〕〔出笼记〕〔医锦还香〕〔人道大圣〕〔反派女帝成了我的〕〔武者长生道〕〔重生成前任叔叔的〕〔聊斋路长生志〕〔极品狂少〕〔重回1991〕〔独占金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68章 垂死挣扎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那笑声阴凉刺骨,瑶华殿内一时噤若寒蝉。

    所有的声音仿佛都在这一刻消失了。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朝那人看去。

    殿前无比安静。

    可见,白马扶舟长久以来在禁军中造成了威压。

    听他如此质问自家主子,辛二和白执等人气恨不已。

    可惜他们家王妃在人家的手上。有人质在,就有倚仗,他们敢怒却不敢言。

    赵胤神色平淡,只撩眼一抬,勾唇:“厂督终于舍得现身了?”

    在众人神色各异的目光中,那人雍容走近,坐在赵胤对面不远的椅子上。两个人中间隔着一条长几,几上茶水袅袅升腾,相视片刻,他漫不经心地笑。

    “锦城王准备如何带走王妃?”

    这分明就是占据主动的人,才会有的妄语。人质在他手上,他却来问受害方要如何。

    赵胤盯着他,双眼微微一阖,轻笑一声,眼风瞥过去,对白执使了一个眼色,又淡淡地道:“绑票行规,本王略懂一二。赎人的条件由厂督来开,金银珠宝、古董字画,你说个数目。本王自当奉上。”

    “哈哈哈哈!金银珠宝、古董字画,锦城王是在说笑话么?”

    哗啦一声,赵胤身边侍卫抽了刀。

    赵胤看着眼前的白马扶舟,跟着笑了一声。

    “厂督大人要是都看不上,那你我就只有兵戎相见了。”

    “单凭这些人?”那人目光扫过白执和和辛二等侍卫,“只怕殿下自身都难保……”

    赵胤冷笑一声。

    “那便一试。”

    辛二和白执等人快如疾风般出手,速度又快又狠,不过转瞬就将身侧几个侍卫放倒,手段极是狠戾,不过眨眼之间,下手没留活口。

    方才还笑意盈盈,转瞬便鲜血满地。

    这是赵胤的下马威。

    因此,当白执再次出手捞过一个头目模样的侍卫时,刀尚未架到脖子上,他便腿软了。

    “饶,饶命!锦城王饶命。”

    “本王不杀人。”赵胤就像看不到脚下那几具尸体似的,语气平淡而温和,若忽略掉他眼底的冰冷,几乎可以称得上和蔼可亲了。

    “告诉我,王妃在何处?”

    那个人看着不远处的“白马扶舟”,脸色苍白,嘴唇哆嗦着,发不出声来。

    赵胤顺着他的目光也看了一眼,似笑非笑,“你说出来,他可能会要你的命。你不说,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铮!

    刀片冰冷刺耳,贴着皮肤的寒气让那人两眼一翻,差点晕死过去。

    “嗤!”那个白马扶舟笑了,“锦城王何苦吓唬他们?想知道什么,问我呀。我来告诉你。”

    赵胤冷笑瞥他。

    “问你?那恐怕就得多问一句。祁林,白马扶舟又在何处?”

    那人目光微眯,略略一惊,似乎对赵胤的话很是意外。

    “锦城王何出此言?”

    “哼。垂死挣扎!”赵胤冷嘲道:“你当本王认不出来,你不是白马扶舟?”

    不是白马扶舟?

    这一模一样的脸,怎会不是白马扶舟?

    四周传来一阵低低的抽气。

    赵胤道:“我与白马扶舟自小相识。他即便是化成灰,我也能挑他出来。”

    那人怔了片刻,突然发出一串笑声。

    “哈哈哈哈哈,这当真是笑话。本督不是白马扶舟,何人是白马扶舟?”

    赵胤冷冷一哼。

    “看来你从石落梅手上,学得了一手好手艺。不过祁林,本王千算万算,当真不知你会是邪君。”

    他语气平静而笃定,就像在说一个事实。

    那人跟着发笑:“看不出来,锦城王也会装神弄鬼,混淆视听。你以为这么说,就能离间本督的人了?做梦!”

    他眼底光芒极盛,带了一层浓郁的杀气,赵胤与他对视片刻,好似突然想明白了什么,双眼一睐,淡淡地道:“厂督不是要本王在奉天门前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拥立新帝登基吗?只要你让我与王妃见上一面,你要什么条件,本王都依你。”

    “哼!我若是不肯呢?”

    赵胤定定看着他,声音沉下,“只要本王一声令下,京畿大军便会闯入皇城,将你的牛头马面一网打尽。一个不留。”

    他说得掷地有声。

    禁军们的脸上肉眼可见的恐慌。

    在赵胤的背后,白执提在手上的长刀还滴着鲜血,而那个被他拎在手里的侍卫满眼慌乱,两条腿不住地打着战,左右看看,突然嘶声呐喊。

    “我说,我来说,殿下饶命,我说……”

    “说!”白执不客气地拿刀柄砸他一下。

    “啊!”他痛呼一声,颤抖着道:“王妃失踪了。就在殿下出来的那个废殿里,方才还在,突然就不见了……”

    不等他的话音落下,但见那个扮做白马扶舟打扮的男子,突然扬起手臂,一声讥诮的笑声后,就见一片白色水雾样东西从他扬起的铁制筒具中喷溅而出,带着一股浓郁的香气,瞬间在空间里蔓延开来。

    他阴凉的笑声,随即响起。

    “锦城王不必着急,很快就让你和你的王妃相见了——”

    “卑鄙!”

    赵胤同众侍卫以袖掩鼻,随即抽身后退。

    “小心有毒,撤。”

    “放响箭!”

    霎时,一朵烟火般的响箭在天空炸开,喊杀声冲入云霄。

    ……

    “杀啊!”

    京畿大军在魏骁龙的带领下杀入皇城。

    而奉天门前领铁骑冲锋的人,竟是当朝太子赵云圳。

    但见他一马当先,手执神机营的火霹雳,冲向敌军二话不说,随手便是一甩,迎口几个当即被炸得口吐鲜血,匍地而亡。

    “杀!若有阻挡,格杀勿论。”

    火光、信号箭、火霹雳,将灰蒙蒙的夜空映得一片灿烂。

    奉天门的夜宴被太子的铁蹄蹂躏得狼藉不堪,露天摆放的案几椅子、酒菜果点,在刀枪箭雨的攻势下倾倒一片。守城的侍卫尚不知究竟,嘴里大声喊着“锦城王杀进来了”,转头就屁滚尿流地逃命。

    ……

    “辛二哥,掩护殿下!”

    瑶华殿的众人边战边退,一面要杀冲上来的敌军,一面又要防着“白马扶舟”使用毒雾,很是辛苦。

    不过,当赵胤看到祁林的行为,再听那人说时雍在废旧宫殿“失踪”后,反倒放下心来,心里那一块大石头稍稍落地。

    阿拾不是普通女子,绝不会束手就擒。因此他丝毫不怀疑侍卫的话。

    “退!”

    赵胤冷声令道:“贼人使毒,不必纠缠。”

    众侍卫应道:“是。”

    “哈哈哈。”那阴凉的声音再次从人群中传过来,“瑶华殿已被包围,锦城王往哪里退?兄弟们,给本督冲上去。活捉锦城王者,赏黄金千两。取锦城王性命者,赏黄金五百。”

    赵胤目光一凛。

    背后是瑶华殿的大殿,大门紧闭着,再无别的出路。而四周的禁军在“白马扶舟”的白雾喷洒后,仿佛突然之间就变了一个人似的,一个个不要命地冲上来,双眼赤红,呐喊如潮,不再有半分畏惧胆小。

    白执见状,打了一个寒噤。

    “这是什么鬼毒?”

    一开始他们以为这毒雾是用来对付他们的,如今看来却像是用在禁军身上的,大抵是一种可以控制手下人的阴辣手段。

    “太狠了。自己人都不放过。”

    “他就不是个人。”

    “是人怎会不干人事?”

    白执和辛二边杀人边说话,却见赵胤沉声一喝。

    “都闭嘴。”

    “……”

    “你们想变得跟他们一样吗?”

    白执和辛二激灵灵打个战。

    眼前的禁卫是他们从来不曾见过凶狠的模样,不畏死,不畏伤,一个个如同地底爬出来的僵尸,没有正常人应有的恐惧之心。削掉耳朵,他们恍若未觉,砍掉胳膊,他们扑上来抱住人就咬,一个个状若疯癫。

    他们自然不想变成那样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偷香(杨羽)〕〔猎谍〕〔玉如墨谢怀瑾彭今〕〔前妻乖巧人设崩了〕〔超神学院:开局穿〕〔阴门诡录〕〔星陨之最强系统〕〔龙宸〕〔非诚勿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