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叔好好宠我〕〔都市无极仙医〕〔非著名影帝〕〔我有七个姐姐绝色〕〔替嫁后,纨绔大佬〕〔蛊真人之行天下〕〔大梦万古,我的修〕〔人在木叶,暗部拷〕〔重生从漫改编剧开〕〔斗罗:开局觉醒善〕〔晚唐浮生〕〔重返十八岁〕〔穿书后我抱上了最〕〔想当皇帝的领主〕〔斗罗大陆之我的武〕〔柯南之拒绝告白〕〔乐队的盛夏〕〔联盟之电竞经理〕〔末世觉醒狂潮〕〔荒野求生之我的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74章 大结局(五)
    ..,最快更新!

    从廊桥去到雍人园,需得经过一条荒草凄凄的小路。

    苌言有些害怕,拖住赵胤衣襟的小手越来越紧,赵胤低头看一眼,将包袱挎在腕间,弯腰将小丫头抱了起来,又问临川。

    “能不能自己走?”

    临川不答反问:“儿若不能走,父王要抱吗?”

    赵胤低头看着他的脑袋,停顿一下。

    “抱。”

    临川小脸儿散发出某种光芒,“那儿自己走。”

    小孩子心思。

    临川是赵胤自己教出来的孩子,正如先帝当年教导他一样,从无骄贯,可再是懂事明理的孩子,也是一个孩子,父亲恰如其分的关怀,让他比吃了糖还要高兴。

    小径不长,一大两小三个人,走得很慢。

    一直待走到门前,方才站立。

    残破的“雍人园”扁额下,官府当年贴的封条早已腐烂掉落,只留些许残痕,门环和锁头也锈迹斑斑,油漆脱落,赵胤稍稍用力一拧,便推开了。

    一股潮湿腐败的气味扑面而来。

    同时扑上来的,还有一条狗。

    “大黑。”赵胤弯腰拍拍它,“前头带路。”

    ……

    雍人园多年无人踏足,破败的府中林木芳草十分茂盛,郁郁葱葱的园子里,有一座孤坟。

    坟前的石碑用的是最昂贵的石材,可碑上没有一个字。

    苌言坐在赵胤肩头,是最先看到的,她犹豫地小脆声相问:“阿爹,这是什么?”

    “坟冢。”赵胤将孩子放下来,示意她在坟前的一块条石上坐好,然后弯下腰慢慢取出包袱里的香烛和纸钱。

    六岁孩儿已明白些事情。

    临川默默不语,苌言抿着小嘴,此时也沉默了下来,而大黑则是端坐在石碑前,一动也不动。

    坟前早已长满了野草,不过可以看出,以前是有人来祭拜过的,有一些香烛和纸钱的残留。但一看便知已经是久远的痕迹。

    自从赵胤明确了阿拾的身边,便再没有来过。

    这一晃,已是七年了。赵胤再次来到雍人园的废墟中,看望埋葬在此的故人。

    当年时雍案发,雍人园死的死,伤的伤,最后被付之一炬。后来时雍命丧诏狱,尸身被抬出去丢弃,燕穆等人就多方寻找过,却丝毫消息都查不到。

    谁会想到,偷偷将时雍的尸体掩埋的人是赵胤?

    “阿爹……”

    苌言什么时候走到身边的,赵胤没有注意到,他看过去,“怎么?”

    苌言看着父亲一张张分开手里的纸钱,投入坟前的火盆,突然皱起小眉头,问道:“阿娘在里面吗?”

    赵胤沉默一下,点点头。

    苌言小嘴巴往下一撇,看着孤零零的坟冢,突然掉下泪来,也不怕厉鬼,不怕邪祟了,松开赵胤便朝坟冢扑过去,张开双臂,抱在坟冢上,吸着鼻子委屈地道:

    “阿娘,苌言好想你呀。你出来好不好?你出来陪苌言……还有哥哥,哥哥也想你。”

    赵胤垂目,“你娘出不来。”

    他又将一叠纸钱递给临川,示意他拆开烧给母亲。

    临川接过,蹲下身来,声音沉闷,“儿在书上看到过,烧纸钱给先人时,须得唤着先人的名字。”

    苌言扭头,“为何?”

    临川道:“唤了名字,鬼差方会将纸钱记名,如此先人方可享用。不然,说不得就会被别的厉鬼抢走……”

    苌言愕然一下,着急地看着化成黑蝴蝶般的纸钱,大声道:“阿娘,你快来拿纸钱。”

    “阿娘,你快来拿纸钱呀。莫要叫人抢了。”

    “阿娘……”

    苌言连续喊三声,突然趴在坟冢上哭了,小脑袋埋在草中,肩膀微微颤抖,哭得泣不成声。

    赵胤走过去,弯腰抱起小姑娘,大手慢慢替她抹泪。

    “怎么哭了?”

    苌言扁着嘴巴,眼泪像断线的珠子般啪啪往下落,“阿爹,阿娘一个人在里面,会不会冷呀?”

    赵胤垂下头,将额头抵在孩子的额上。

    “冷。”

    “那怎么办?”苌言哭哭唧唧,“我们给阿娘穿件衣裳好不好?”

    赵胤迟疑:“好。”

    他依着女儿的荒唐建议,默默脱下身上的大氅,披盖在孤零零的坟冢上,苌言则是小心翼翼地将氅子拉平,而临川蹲在坟前,一个人烧着纸钱,嘴里低低念着什么。

    仔细听,才是一声声低低的祷告。

    “母亲,来拿钱了。鬼差,母亲名唤时雍,你莫要记差了,让旁人拿了去……”

    孤坟冷冢前,赵胤摸了摸大黑的头,默默站起,长身而立。脱去大氅,他衣裳便单薄了些,可他仿佛不觉得冷,静静地站在那里,眉目疏朗,丰姿高华,宛如一块挺拔的铁石熔铸在此,半分没有动。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许是想到了第一次见到时雍的那个深夜,在覆盖着茫茫大雪的荼山寒潭边,那个女子轻盈地朝他走来,赤着一双脚,双眼晶亮,令他以为是见到了山中神女……

    又许是那年的七月十五,在诏狱昏黄的灯火下,那女子苍白着脸,走入潮湿的牢舍,轻轻抚摸蜷缩在杂草堆上那具如花般凋零的尸体,一脸的怜悯与难过,却在他的面前敛去锋芒,状若老实地低下头。

    “阿拾不识得字。”

    “时雍不是处子。”

    初初相见,她便满口谎言。

    然而,他挣扎了那么久,却是爱上了另一个她。无论什么样子的她,只要是她,总是能让他迷失深陷……

    往事历历在目,不知何时赵胤眼底已盈满了泪光。

    “说来,我还欠你一个承诺。”

    “这些年,你可曾怪过我?”

    他闭上眼睛,想着时雍一生背负“女魔头”骂名的身心之痛,想到她离开前受焚情之苦的那些日子,是何等的煎熬……不由心如刀绞。

    只不知她如今魂魄去了何处?

    可有再遇良人?

    可有尝到悲欢?

    可有罗衾温存?

    可有轻诉离殇?

    应该是回到了她原先的世界吧?

    赵胤记得时雍曾描述过的那个世界,想来是比这个世界更好的,他记得时雍说起那个世界时的表情,满满的骄傲仿佛就要溢出眼帘。她怀念着那个时代,那个“流年韶韶温情在,人间处处是清欢”的世界。

    “若当真是好,便不要回来了吧。”

    喜欢就留下来,等过完了她那一生,再回到他身边。即便要让他在这世界上孤零零等许久,他也愿意。

    “我和孩子一起等你。”

    天空高远,冬阳见暖。

    一声凄厉的鹰嗥划过长空,苍凉如水。

    “关山故梦呀,奴也有个家,桂花竹影做篱笆。胖娃娃,胖娃娃,哭了叫声阿娘呀……”

    苌言突然低低地哭哼起来,惊醒了赵胤。他瞥过头去,“这是谁教你唱的?”

    苌言脸上挂着眼泪,撇着小嘴巴,“我听外祖母唱,学来的……阿爹……苌言不能唱吗?”

    不是不能唱,而是这别离之感凄凉入骨,恰又嵌合了此时心境罢了。

    “喜欢就唱吧,多唤几声阿娘。”

    兴许她听见,就舍得回来了。

    ……

    这一天,父子三个说了许多话,赵胤在心中犹豫了许久的真相,以及本来想要为了儿女而维持的虚假温情,都彻底撕开了。

    因为,不论他如何努力,宋阿拾都不会是时雍。所谓的佯装和睦,只会害了儿女。无乩馆中从上到下、丫头侍卫、两个孩子,就连狗都知道她们不一样。

    那又何苦再欺骗?

    约摸一个时辰后,等他们从雍人园出来,再过廊校,寻到马车,便看到了坐在车辕上等候的谢放。

    “爷……”

    赵胤沉声,问道:“何事?”

    “罗公公来传旨了。”谢放的声音略带一丝喜色,“想来是陛下允了王爷所求?”

    赵胤脸上不见意外,回望一眼雍人园,温柔地捞起两个孩子,一手环住一个,大步流星地上了马车。

    “走,回府接旨。”

    ……

    前往天寿山祭陵的日子很快就定下来了。在此之前,光启帝奇怪的发现,赵胤对他态度又有了缓和。

    隔天,赵胤就派人到宫中传信,邀他下棋。无事献殷勤,赵炔隐隐觉得不好,可是拦不住赵云圳想出宫。

    这阵子光启帝撂挑子,差点没把儿子累坏,出于弥补心情,加上好奇赵胤到底为什么对自己示好,是日,光启帝又换上了便服,带着太监罗椿和同样微服的赵云圳偷偷出宫,前往无乩馆。

    赵胤待他一如往常。

    好吃好喝,好茶好酒,一张棋盘摆上,端坐以待。

    期间,赵胤一字未提兄弟俩前头的别扭,让赵炔以为他只是为了皇陵的事情来谢恩,顺便找个台阶下,于是他便大人大量,给了赵胤这个台阶。

    又是一番兄友弟恭的来去。

    岂料,当天晚上的夜膳,酒不过三巡,赵胤便撩袍下跪,请求他为时雍翻案——

    光启帝筷子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果不其然!”

    赵胤这辈子从来没有为自己的事求过他,次次都是因为那个时雍。

    可是,事过多年再为赵胤翻案,相当于否决了他当初所做的一切,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赵炔沉默半晌,垂着眉自赵胤。

    “当年,时雍死得不冤。”

    即便有诸多隐情,即便她本无心,可她确实有杀死不可的理由,因庞淞之祸,也因楚王,皇帝也是无奈……

    只是,他没有想到,多年后为她求平反的人,会是赵胤。

    “你起来说话。”

    赵胤面无表情,“陛下不同意,臣就不起。”

    呵!赵炔再次被气笑了,这是求人的比被求的人更猖狂?不是耍无赖又是什么。

    “阿胤叔,此事不妥。”赵云圳看看亲爹,再看看赵胤,笑道:“父皇若下旨平反,他老人家的脸面,该往那里搁呀?”

    听儿子为自己说话,赵炔心中甚慰,刚想夸一句太子懂事,便听了赵云圳慢慢悠悠地道:

    “所以呀,这个事得我来。”

    哐当!光启帝另一只筷子掉了。

    大黑又夹着尾巴过来,将两根筷子一起叼了,伸长脖子放到皇帝的腿上,然后默默退下去,坐在赵胤的旁边,一人一狗齐齐整整地看着他。

    “你看看,连狗都求你了,父皇你何其忍心?”赵云圳起身将赵胤扶起来,顺便撸了把大黑的背毛,回头看着皇帝拉着脸生气的样子,清了清嗓子。

    “近来父皇龙体违和,朝政多由本宫打理,阿胤叔就别拿这等小事去麻烦父皇了。明日,你让人写个折子递上来,本宫来办。”

    那什么“龙体违和”,全是赵炔为了锻炼儿子撂挑子的话,没有想到会被赵云圳直接怼回来。

    赵炔:“太子。”

    “儿臣在。”赵云圳讶然,“难不成儿臣说错了?父皇身子已经大好,可以处理政务了?”

    “……”

    非得让他吃这个哑巴亏是么?

    行,他吃就吃。

    赵炔重重哼声,“你们叔侄两个串通一气,真是要反了天了。”

    说罢,他气得拂袖而去。

    好不容易修复的兄弟情再次面临崩溃。赵云圳笑着追出去,边走边朝赵胤摆手。

    “阿胤叔,明日记得将你府上最好的龙井拿到宫中,向父皇赔罪。”

    赵炔负着手走在前面,轻轻一嗤,“稀罕!”

    ……

    冬季干燥,王氏这阵子很是上火,去良医堂抓了好几副药吃下去都不见效。

    这让她越发想念时雍。

    事实上,连六岁的临川稍稍花点心思就能知道的事情,王氏和陈岚也并非一无所知。

    当年在顺天府的地界上,宋阿拾就是时雍转世的传闻彼彼皆是。庆寿寺楚王谋逆、三生崖事件,疫症时“观音显灵”事件,还有楚王赵焕的当街指认,带来了种种的民间传言。真假没有官府的说法,官府也不会给说法,信的人自然信,不信的说什么都不会信。

    王氏是信的那一派。

    宋阿拾是她养大的孩子,在宋家十几年,王氏对她知根知底。她那别扭性子从什么时候改变的,更是一清二楚。

    因此,对王氏,包括宋香等宋家人来说,心里偏向的自然是时雍。王氏喜欢的,同时也喜欢她的人,也是时雍。

    再一次醒转过来的宋阿拾,对她明显不太亲近,即便不像以前那样和她针锋相对,但私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介蒂,难以化解。

    王氏像对待时雍那样,试着给宋阿拾做些好吃的小菜果点,热热乎乎地送过去,却时常换来一张生疏的冷脸。

    宋阿拾不会拒绝,但也绝不会像时雍那般大块朵颐,吃得津津有味,然后毫不吝啬地变着花样夸赞她,换来王氏下次更卖力地做出美食。

    “王大娘!”

    予安在院子里唤她,王氏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走出去,满怀希翼地问:“怎么样,她怎么说?”

    予安神情不安地看着她,默默低了低头。

    “王妃说,往后……别送了。她都不爱吃。还说,锦城王府上什么美食都有,不必劳烦大娘废心。”

    “大娘?”王氏诧异,“她这么说的?”

    予安不敢开口,也不敢看她。

    王氏怔愕了片刻,突然眼含热泪地解开围裙往地下一掷。

    “老娘明白了,她就是一声娘都不愿意唤了呗。好。从今往后,哪个婊子养的才会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王氏的声音很大,满院子都听见了。

    一个娘家嫂子赶紧从灶上出来,拉住她的胳膊相劝。

    “你小声点,好歹是锦城王妃,说不得的……”

    “说不得,有什么说不得的?是老娘把她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有什么说不得?呵,她不爱吃老娘做的东西,以为老娘就乐意做给她吃了么?”

    娘家嫂子又扯她的衣袖:“春娘,你快别说了,仔细被人听了去……”

    “老娘就是要说。她以为老娘是做给她吃的吗?老娘还不是为了……”王氏委屈得眼圈都红了,想到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回来的时雍,将眼前的木凳踢开,就走到一边坐下,趴在桌子上呜呜地哭。

    “这个小白眼儿狼,老娘就当白养活了她十几年……她不认我,老娘也不想认她了。老娘就是心疼,心疼老娘的那个乖女,怕她吃不下东西,闹坏了身子……呜呜,呜呜呜……”

    王氏是个能闹腾的主儿,这一哭呼天抢地,宋长贵还没下职就听人说了,王大娘今日关张,饭馆也不营业了,在家里大发雷霆,哭闹不休。

    宋长贵提前下职,回家去一番安慰。

    可是,遇上这种事,他又能说出什么来呢?

    “他爹……”王氏揪住宋长贵的衣襟,巴巴地仰起泪眼,“你说,她还会回来吗?会吗?”

    宋长贵知道王氏问的是谁,心里划过刹那的恻然,却只能无奈地一叹,伸手在王氏的背心拍了拍。

    “春娘,节哀——”

    “宋老三!”王氏气得突然暴起,一把推开他,恶狠狠地骂,“你放的什么狗臭屁。节哀?没死人呢,节什么哀?”说罢,她就要挽袖子。

    ……

    翌日,公主府就捎了陪礼的东西过来,还有陈岚的口信。

    一是替女儿向王氏赔礼道歉,二是告诉她,自己和宝音长公主过几日要去天寿山,阿拾也会带过去住几天。

    “走就走,又不是我家女儿,与我何干?”

    王氏说着负气的话,可最后,还是难免问上一嘴。

    “这大冬天的,她们去天寿山做甚?”

    传信的人想了想,觉得这事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于是便喜滋滋地道:

    “锦城王要尽孝道,重新修葺皇陵。那边厢要祭陵,自然将一家老小都带过去了。”

    一家老小,却是不包括他们宋家的人了。

    王氏心里酸楚,摆摆手,说声知道了,将人送出去,反手就关上了大门,然后吩咐家里的人。

    “从今往后,咱们好好过自个儿的日子,别想着去靠那些不该靠的人……勤劳致富,听到没有?”

    勤劳致富这话,也是时雍告诉她的。

    王氏不识字,却找先生把它写出来裱好,挂在墙上,时时刻刻提醒自己。

    于是,王氏发完一通脾气,看着那副字,又号啕大哭起来。

    ……

    若问陈岚想不想时雍,自然是想的。

    只是她和王氏那个泼辣的性子不同,有什么也藏在心底。陈岚的心情很少显之于色,而且宋阿拾是她的亲生女儿,即便有些什么情绪,也不便言之出口,只是,彼此心照不宣罢了。

    近来宝音身子已有好转,修葺皇陵的事情,赵炔也曾专程过公主府,询问过她和陈岚的意见,以示尊重。

    大家是姐弟,这种事情不能欺骗。因此,赵炔没有隐瞒她们,赵胤要修葺皇陵的真正意图——说是修葺,只不过是为了给天下人一个说法罢了,实际上他要开陵,取出懿初皇后赔葬的那一面桃木镜。

    而取桃木镜的说法,是为了唤回时雍的魂魄……

    世上有没有那么玄妙的事情,不得而知,桃木镜能不能唤回时雍也不得而知,但无缘是宝音还是陈岚却都想过一件事情——

    唤回时雍,那如今的宋阿拾当去哪里?

    对于任何一个母亲而来,这都是两难的选择。

    放弃任何一个女儿,对陈岚而言都是痛苦。因此,宝音得闻此事,什么意见都没有发表,只将决择的权利给了陈岚,而陈岚选择了“天意”。

    如若当真有这么离奇的事情,那么,便是她们各自的命数。谁去,谁留,她不去干涉,也干涉不了,权当是老天的意思。

    “唉,这事是为难你了。”宝音叹息一声,握住陈岚的手,“你我姐妹皆是命苦,只盼孩子们能安安稳稳,哪谁知,世事无常……”

    “一切皆是命数。我不怨。”陈岚温和地一笑,将宝音冰冷的手放入被子底下,“姐姐眼下身子骨尚未大好,好好将养着自个儿才是,儿孙自有儿孙福,旁的事,便不要操心了。”

    宝音点点头,目光微微落寞。

    她那日在井庐被时雍施针相救,这才恢复了意识,后面时雍也差人来给了方子,照着煎熬了,便渐渐好转,一日三餐又有太医调理,待陈岚返京,便由陈岚亲自照料,身子恢复得很快。

    不过,当初白马扶舟下的药,到底还是亏损了身子,即便陈岚悉心辅以汤药和药膳,她的眼神仍是不如当初,视物常常模糊不清,也再不像以前那般骑马能战,提剑能舞。

    陈岚在宝音面前,从不提白马扶舟,就怕她难过,因此她只能好言好语地哄着,不让她有工夫多想。

    宝音一生骄傲,这辈子就两桩事情不遂心意。

    一是少女时的爱慕,那人远走兀良汗,再不回大晏,成了她一生的遗憾。

    二是收养白马扶舟,当亲生儿子般看顾照料,慈心以待,最后却落得这般下场。

    陈岚知道以宝音的骄傲,怕是有了心病,很难根治得了,索性便不提了,由着她慢慢去想明白。

    “姐姐,你躺好,我再为你针灸一回。”

    陈岚弓弯便去扶宝音,宝音却望着帐顶,摇了摇头,“不必麻烦了。我这破身子好不了了。”

    陈岚手指一顿,“姐姐怎可如此自报自弃?阿拾不也说过,有些病是要用治的,有些病是要用调理的……”

    宝音平静地摇了摇头,目光又乜斜过来。

    “你今日有没有去看过阿拾?”

    陈岚默默地坐下来,看着宝音摇了摇头。

    “虽说是亲生闺女,可这孩子性子腼腆,对我也生疏,娘俩总是相对无语,我看她也难受,何苦去逼她?”

    宝音叹息一声,“苦了你了。”

    陈岚微笑,“相处之道,在于舒服。若是我的存在,会给她带来不适,那我便默默地相陪好了。”

    宝音的目光落到陈岚的身上,不知想到什么似的,停顿片刻,轻轻一笑。

    “囡囡,你比以前豁达了。这次回来,我瞧着你身子也丰腴了一些。那个锦城府,当真如你信上说的那么好?”

    陈岚微怔。

    莫不是宝音以为她只是客套,为给阿胤两口子的面子才那么说的?

    陈岚一笑,“当真。”

    她把锦城府那几个月的生活,仔细描述给宝音听,南北差异,风土人情各有不同,那些日子从陈岚嘴里说出来,竟是如同世外桃源一般,令宝音艳美不已。

    “若得机会,我想去走走。”

    听到这个,陈岚眸底有片刻的黯然。

    若是时雍回不来,阿胤自然也不会是以前的阿胤,那么……锦城府还会是以前的锦城府吗?

    恐怕一切都回不去了。

    “好。”陈岚安慰着宝音,也安慰着自己,微微一笑,替宝音垫了垫枕头,“等姐姐身子好转,我们就去……”

    宝音微微一笑,沉默许久,倏而转头望向床边的丫头素玉。

    “去把那个叛徒带进来。”

    素玉愣了愣,福身,“是。”

    宝音嘴里的“叛徒”是指的何姑姑。自打宝音苏醒,便让人将苏姑姑看押起来。

    宝音没有要何姑姑的性命,也没有对她用刑,只是让人将她关在柴房,逼她交代和白马扶舟勾结谋害她性命的事情。

    奈何,何姑姑什么都不肯说。

    往些日子,宝音不知是因为身体的缘故,还是心情的缘故,一直不曾亲自审问她,不知今日为何,又突然想起。

    陈岚看着素玉离去,将宝音扶坐起来。

    “何姑姑跟在姐姐身边几十年,若是她存有异心,当真想想就可怕,不过……”她瞄了宝音一眼,“相处那么多年,我瞧着她也不像是个坏的,姐姐不妨压着火气,且听听她如何辩解才是?”

    宝音冷笑一声。

    “我自然要听她说。看看这恶妇如何自圆其说。”

    何姑姑被带上来时,人如枯缟,瘦削了整整一圈,头发凌乱、衣裳破损,看来即便宝音没有对她动私刑,她在柴房里的日子也不好过。

    下面的人,总是会见风使舵。

    宝音看她模样,皱了皱眉,“说吧,谁给你的狗胆。”

    何姑姑软软地跪在宝音榻前,气苦地道:“殿下,老奴冤枉。”

    宝音看着她泪水涟涟,拉下了脸,“冤枉也说来听听。你不说清楚,本宫立马便打杀了你。”

    何姑姑低垂下头,盯着宝音苍白的面孔,一脸愧疚,“害殿下蒙受此难,老奴死有余辜……只是,老奴仍想斗胆为公子求个情……”

    “闭嘴!”一听她说白马扶舟,宝音便暴怒,身子坐起来就要训人,却因气血不畅,话未说完,人已咳嗽起来。

    “不许替他求情。”宝音怒视何姑姑,“除非你当真是不想活了。”

    何姑姑垂着泪,青白不匀的脸上满是悲苦。

    “老奴贱命一条,此生能得以服侍殿下,已是知足,死了也不留遗憾……只是老奴不想殿下因误解公子,有朝一日后悔?”

    “我后悔什么?”宝音冷嗖嗖地道:“你以为本宫是小女儿姿态之人?会为了一个白眼狼而后悔?”

    “殿下——”何姑姑仰起头,“公子不是白眼狼,他只是心疼殿下,生怕殿下为奸人所害,才不得不出此下策,暂时用药迷昏殿下,以待援救……若不是公子早早下手,让京中都知晓殿下的病情,不便再为那恶徒所用,尚不知那恶徒为了帝位,会做出什么伤害殿下的事情来!”

    何姑姑言词恳切,将白马扶舟当日于危局中的做法和目的一一讲给宝音。

    “公子说他控制不住那恶人使坏。对那个恶人而言,殿下是最大的倚仗,一旦殿下落入他手,怕是九死一生……”

    “哼。”宝音打断何姑姑,“落入那白眼狼的手上,我与九生一生又有何不同?”

    何姑姑摇头,“公子说,身体的病痛击不垮殿下,若是因殿下之失,导致大晏江山旁落,殿下定会身不如死。”

    宝音沉默。

    好一会,她复又相问。

    “那白眼狼还说什么?”

    何姑姑道:“公子说,那恶人的计划是利用殿下的威望,调谴京军,再以殿下为质,逼百官臣服,陛下让位……要将殿下变成活着的傀儡……”

    “活着的傀儡?”

    “公子当初是这么说的。”何姑姑道:“那恶人有许多歹毒的药物,可令人神志不清,做了什么都不知情,公子不想让殿下沦为傀儡,听凭那恶人差谴,只得先让殿下……九死一生。公子说,殿下一定能度过此劫,即便到时候,殿下恨他,一生都不肯原谅他,他也无怨无悔。”

    宝音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何姑姑看着她的表情,慢慢地跪行过去,趴在宝音的床前,仰起头哀哀地道:

    “老奴在殿下身边服侍了几十年,也是看着公子长大的,公子待殿下的孝心,老奴都看着眼里……”

    宝音眯起眼,一瞬不瞬地盯住她。

    “是吗?”

    何姑姑重重点头,“是与不是,殿下心里有杆秤,殿下问问自个的心,便会明白……可是殿下,你若不救公子,便无人可以救他了。”

    宝音身子僵硬,许久不语。

    陈岚赶紧上前去,捏了捏她的肩膀。

    “殿下!”何姑姑还在哀求,“为了公子,为了殿下自己,您一定要想办法救公子呀。”

    宝音回过神来,似是听烦了,摆摆手。

    “带下去!”

    “是——”

    何姑姑被人拖了下去,越去越远。

    陈岚无奈叹口气,为宝音递上一盏热茶。

    “姐姐怎么想?”

    宝音没有说话。

    白马扶舟几岁便跟着她,不是亲生,胜似亲生。这些年来,白马扶舟凡事以她为先,无不孝道。若非亲身经历,宝音不敢相信白马扶舟会对她下毒。

    ……

    天渐渐黑了。

    宝音睡醒一觉,已是月上中天。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发现满脸是泪。

    “素玉……”

    听到长公主干哑的声音,素玉披衣过来。

    “殿下,您做噩梦了?可要吃点什么?”

    宝音摇摇头,安静地看她片刻,“那个白眼狼……如今怎样了?”

    ……

    隔日,陈岚同褚道子一起去看白马扶舟。

    这是白马扶舟晕厥以来,第一次有人来看他。往常在“十天干”的重重守卫里,便是有医官来问诊,也是战战兢兢,请个诊,交代几句医嘱便匆匆离去。

    多看他一眼都不敢,哪敢停留?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朝中官员大清洗,宫中仍在做毒物追查,谁都怕与这个“十恶不赦的魔鬼”扯上关系,医官们小心谨慎也是常理。

    因此,这些个日日夜夜,白马扶舟始终一个人孤零零躺在床上,无人关心,无人理会,无人问询,便是叫来服侍的两个小太监,也是以前被邪君祸害过的小哑巴。

    “殿下……”

    在此看守的人是十天干丁一,看到陈岚和一个黑袍罩头的老者过来,立马上前行礼。

    陈岚抬手免礼,问白马扶舟的情况。

    “这两日可有好转?”

    丁一摇头:“医官每天都来,汤药在用,不见起色。他这病……看着不大好。”

    其实丁一很想说其实不用治了,一口活气都没有,还整天被这么折腾,生不如死,还不如早点死了好呢,但他不敢直言。

    白马扶舟不仅是重犯,还是长公主养子,上头没说让他死,那就得留下。

    “殿下,这是医官们记录的医案,您请过目。”

    丁一将医案奉上,便退到一旁等候。

    陈岚接过来翻看片刻,默默交由褚道子,转头望向白马扶舟。

    房里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药味。

    床上的人,了无生息,如同死人。

    陈岚心里暗叹一声,走到白马扶舟的床边坐下,拉过他那一只瘦弱的手腕,将二指摁在脉上,宁神静气地问脉。

    “如何?”褚道子走过来,立在陈岚身边。

    陈岚抬头看他,摇摇头,又起身让褚道子来。

    “脏腑衰绝,脉散若无。此病危殆无解,恐是不治了。”

    褚道子慢慢坐下,撩起袖袍,慢慢探其脉象,片刻,点了点头,“殿下所言极是。脉象散乱无根,来去模糊,无不可察,这是真气衰绝的脉象。”

    绝脉,死脉。

    按说这样的情况,人早就该死过去了,不可能再活着。

    “白马楫能坚持这么久,也是异数。”

    陈岚道:“听闻是阿胤给他服下了九转还魂丹,以压抑毒性,这才导致他半死不活。不过……”

    她望了褚道子一眼,又看看寸步不离的丁一,心神微动,用平常的语气说着骇人听闻的话。

    “更令人害怕的一种可能是……那个恶人会借由他的身体,再次还魂。”

    若非如此,赵胤也不会派那么多人看守一个活死人了。

    褚道子明白这个道理,但想了一下,他却与陈岚有不同的看法。

    “或许,锦城王心下也盼着这恶人能还魂——”

    陈岚微震,不解地看着他。

    褚道子脸上没有流露出过多的表情,但仔细听他语气,也带了一些克制的怅然。

    “那邪君若能还魂,我那徒儿岂不是也能回来?不瞒殿下,若能让老夫那徒儿回来,老夫也不怕与恶徒再战一回。”

    陈岚若有所悟地点头,“先生思虑周全。”

    她避开了褚道子的目光。

    因为,时雍回来的前提是宋阿拾可能会消失,身为娘亲,手心手背都是肉,陈岚不敢去猜想结果,也不知当如何言语,当即便换了话题。

    “依先生之见,白马楫还能不能治?”

    褚道子摇头,“绝脉已显,邪毒仍在,除非出现奇迹,否则很难……”

    陈岚叹息,看着白马扶舟清减下来却仍然俊美无匹的那张苍白面孔,不知想到了什么,一时感慨。

    “世上伤病千万种,唯有心病最难医。”

    褚道子一愣,“殿下说的何人?”

    陈岚怔忡,“活着的人。”

    自那天以后,陈岚和褚道子又去了两次,直到天寿山之行的前一天,仍然未见白马扶舟的病情有什么变化。

    没有变化其实是一桩很奇怪的事。

    这表示,没有好转,也没有恶化。

    他就那般靠着一点米浆糊糊和糖水等物维护着生命,永远的绝脉,却没有死去。

    这天傍晚,元驰来了无乩馆,带着玉姬。

    对外,锦城王妃的事仍是私事,除了家人,就只有一些心腹得知,便是元驰也不知情。

    元驰本是个闲散之人,有了北伐一战的经历,回京后整个人都支楞起来了,以往的狐朋狗友个个崇拜得跟什么似的,成日要请吃请喝,世子爷偶尔也去虚与委蛇地应付一二。因此,对于锦城王家里发生的这件事,元驰所知的部分,无非是锦城王妃中毒,导致离魂之症,尚未康愈罢了。

    元驰今日来,一是久不见赵胤,过来见个面,请个安,说说话,二来带玉姬来探病,还是玉姬要求的。

    玉姬没带两个孩子,却是又带了那个上次在魏国公府为赵胤查找秘道的长老。

    众人这才知道长老叫申翁,是狄人族中的巫师。他会以古老的“祝祷”之术,和符咒、卜占、草药等来为人除疾,驱邪除祟,也就是世人传说中“能通灵、近鬼神”的巫者。

    玉姬带申翁来无乩馆,是为时雍治病的。

    人们对巫术多有畏惧,又常与“跳大神”的骗子联系起来,有信者,有不信者,但此时的赵胤,在魏国公府那天,见识过这位长老的本事,加上病急乱投医,对他们的建议,无不应允。

    申翁穿着古怪,头插羽毛,身上挂着些草编配饰,还有些瓶瓶罐罐之物,整个人灵里灵气的,有些瘆人。

    看得出来,宋阿拾很是怕他。

    赵胤让人叫她出来的时候,没有说是为了什么,但看眼下的情况,她能感觉到,所谓的“治病”,就是为了给时雍招魂。

    因为宋阿拾并不觉得自己有病。

    刚醒来那时候的虚弱、疲乏和昏睡,不过短短几日就好起来了,她也不知为什么,他们说的焚情之毒,除了最初的几天,她偶尔会觉得身子火烫、情绪难平、身上的温度不同以外,倒没有觉出太多的煎熬。

    在那之后,她吃着褚道子和陈岚的药,很快就恢复了元气,热度也渐渐退去了。

    这让她很奇怪,若时雍是因为毒发而去,总不会换了个灵魂,这身子就好起来了?还是说,其实在她醒来以前,这身子其实已经是在好转的过程中了?

    没有人能够给她答案。

    宋阿拾麻木地接受着突如其来的命运,目光复杂却又茫然。

    靠坐在病床上,任由那个长老围在身边念些奇奇怪怪的咒话,又看着他拿一根漆黑的手指在一碗清水里搅拌几下,就要让她喝下去,宋阿拾内心十分抗拒。

    不过,看着赵胤冷漠的脸,她迟疑片刻,就将那碗看上去什么都没有的清水仰天喝下了。

    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但她无比地配合,清冷,畏惧,小心翼翼,又带一点庆幸的模样。

    ……

    玉姬带长老来的时候,褚道子恰好在无乩馆,便提议让长老去为白马扶舟也瞧上一瞧。

    因为比起能吃能睡能说能走的宋阿拾,白马扶舟那个活死人,更像是中了邪,他比宋阿拾更需要巫医驱邪除祟……

    这也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赵胤没有反对,玉姬是个对旁人的事漠不关心的人,既然元驰和赵胤他们都同意,她也没有意见,点点头,转身就走了。

    她是为了宋阿拾的病来的,但从头到尾,她没有主动同宋阿拾说一句话。

    元驰有一个古古怪怪的世子妃,这个全京城的人都知道。私底下,有许多人嘲笑小公爷,说他其实是一个入赘到野人部落的上门女婿,娶的是个野人,在那个野人的世界里,是以女子为尊的,他在世子妃面前,都说不上一句硬气的话……

    元驰最初听了还有些生气,时间长了,听多了,孩子有了,脸皮也厚了,他不仅懒得理会,渐渐的居然有些沾沾自喜,常常自称是酋长的男人,世间独一无二。

    却说申翁去给白马扶舟祝祷看病,是褚道子陪着去的,照常是丁一带了两个侍卫在旁边观看,外面更是布置了多处暗桩和哨卫,紧张而小心……

    然而,想象的危险没有发生。

    不论是白马扶舟还是邪君都没有醒过来。

    活死人依旧安静地躺在床上,唯一奇怪的人,反倒是为祝祷而来的长老申翁,在驱离鬼祟的中途突然停下。

    “此人邪祟缠身,单是如此向鬼神祝祷,怕是难以奏效。”

    褚道子问:“那当如何才能奏效?”

    申翁围着白马扶舟的病床走了几遍,突然阖上双眼,嘴里念念有词,身子如同筛糠一般抖了起来。

    再睁眼时,申翁巫气沉沉地道:

    “胎息孕育,神变无穷。当以化邪水涂抹其浑身元窍之所……”

    所谓元窍,是指穴位。

    所谓化邪之水,便是先前阿拾所饮,经巫医“通灵”后,接受过神灵指引的清水。

    对眼前的活死人白马扶舟,十天干等人没有抱什么同情,别说是在他身上涂清水,便是涂牛粪想必也会同意。

    于是,在两个小太监的帮助下,白马扶舟被扶起来,脱掉了身上的衣服,由着申翁在他浑身各处涂抹上“化邪水”……

    众人只当是瞧个热闹。

    只可惜,偌大的排场搞完了,活死人仍然是活死人。

    ------题外话------

    今天晚上会更完,但后面的内容多,我再校对校对,时间就会很晚了,大家先去睡觉,明天早上醒来再来!

    么么哒,多谢。

    ps:看字看得眼睛都花了,错字后面再改改啊。我饿了,先去煮碗面吃,一会再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超神学院:开局穿〕〔偷香(杨羽)〕〔龙宸〕〔苏玥马强马老二〕〔封号兵王〕〔顶级气运,悄悄修〕〔什么叫游走型中单〕〔直播:长得太凶,〕〔赵煦穿越成燕王〕〔战神归来,大佬马〕〔元始医仙江昊〕〔赝太子〕〔轮回者必须死〕〔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