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叔好好宠我〕〔都市无极仙医〕〔非著名影帝〕〔我有七个姐姐绝色〕〔替嫁后,纨绔大佬〕〔蛊真人之行天下〕〔大梦万古,我的修〕〔人在木叶,暗部拷〕〔重生从漫改编剧开〕〔斗罗:开局觉醒善〕〔晚唐浮生〕〔重返十八岁〕〔穿书后我抱上了最〕〔想当皇帝的领主〕〔斗罗大陆之我的武〕〔柯南之拒绝告白〕〔乐队的盛夏〕〔联盟之电竞经理〕〔末世觉醒狂潮〕〔荒野求生之我的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75章 大结局(六)
    ..,最快更新!

    无乩馆。

    夜来风大,树木在风中摇曳不停,无乩院里那一个专门为大黑造的“黑煞府”木门洞开着,被冷风吹得来回扇动,打得啪啪作响。

    黑煞府的狗主人没有睡在这里。

    回京这些天,大黑都睡在赵胤身边。

    一个床上,一个床下。

    大黑像一个监督的工头,同赵胤寸步不离,尤其是有宋阿拾在的时候,那双狗眼时常虎视眈眈,好像生怕赵胤被人抢了去似的。

    有时候,大黑会将前蹄搭在床沿看合着眼做噩梦的赵胤,然后跳上床去,对着他的脸亲吻几下,以示安慰。有时候,赵胤实在难以入眠,会拍拍身侧,示意大黑跳上来陪他。

    以前时雍在的时候,赵胤是不许大黑跳上床的,现在他也不避讳了。当然,大黑更不避讳,一旦开了这个头,便时常跳上去,心安理得地睡在赵胤身边。

    这天风大,房间里的灯火,早已熄灭,光线昏暗得看不清人脸。

    赵胤躺在床上,旁边躺着趴卧的大黑。

    一人一狗,各自有各自的被子,互不相扰。

    影影绰绰间,赵胤仿佛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王爷!”

    赵胤有太久没有听到过时雍的声音,太久没有看过她恣意的笑意,想念得竟是要发狂了一般……

    他伸出手去,想将那如花笑颜揽入怀里。

    “时雍。”

    扑!

    眼前光线突然一变。

    大红的囍字刺得他眼睛生疼。

    时雍慢慢地坐在床边,一身喜服铺了一床,垂悬出曼妙的弧度,姿态悠飏。

    赵胤恍恍惚惚,耳边突然想起一声爽朗的笑。

    “侯爷好生福气,娶了这么一个小媳妇,长得这么水灵娇美,怪不得要当宝似的宠着……”

    “催妆诗。佳人玉面小酥腰,翡翠罗裙云鬓摇……”

    今日她打扮得好生娇俏,与她催妆画的样子一般模样,大红的喜服衬得她颜色更好。肤若凝脂腰若柳,只恨长夜非良宵。

    “喜娘,快些坐福撒帐吃子孙饺子吧。”

    笑闹声一道赛过一道,十分欢喜。

    赵胤的脑子混乱,不知是梦是醒,今夕何夕。

    眼前的两个新人,并排而坐,男人将大红的衣襟压在时雍的喜服上。

    梦里的赵胤不知自己是如何坐下去的,只觉得那一份漫不经心里,有掩埋极深的紧张。坐帐是男人想在婚后压女人一头,可他内心却十分清楚,这个女人压不住。她不遵礼教,不服管,更不懂男尊女卑。赵胤知道她的心里恨极了自己,却不露半分生气,似笑非笑地任由夫人小姐们围观,状若温顺地坐着,看着花生红枣桂圆莲子撒落一床。

    “一颗花生一粒枣,荣华富贵万年长。”

    “男才女貌是佳偶,合欢床上影成双。”

    金樽玉液合卺酒,二人相对而视,目光复杂而微妙,赵胤看着她一脸重彩的妆容上睫毛在轻轻地颤动,他将手臂绕过她的,闭上眼一饮而尽

    “共饮合卺酒,同睡鸳鸯帐。两姓成一家,金玉又满堂。好一对般配的小夫妻。”

    赵胤分不清是谁在喜逐颜开地说话,打趣他们。

    洞房花烛夜的场景像一帧帧画在他脑子里快速地放映,不知道什么时候,洞房里只剩下他二人了。

    时雍就那样平静地站在他的面前,“我为你更衣。”

    “没人教过你规矩么?”

    那冷漠的语气让梦里的男人淌了一头的冷汗,他怎么会,怎么敢那样对时雍说话?赵胤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梦里的自己,一颗心焦灼难熬,很想伸手把那个人拨开,却拂之不动。

    “虽为夫妻,仍有尊卑。在夫君面前,当如何自称?”

    “侯爷,记得你答应我的三个条件吗?侯爷重诺,怎能反悔?”

    “你在本座面前撒了多少谎,是要我提醒你么?”

    “侯爷就不曾骗我吗?”

    “不曾。”

    “对雍人园的诛杀令,侯爷当真不知情?”

    雍人园?那是时雍心里头的一道疤啊。

    赵胤心里鼓噪不停,心里想着:绝对不能说话来伤害她,一定要和她好生解释,让她知晓事情的前因后果——

    “雍人园悖逆朝廷,死有余辜。”

    不!这么绝情的话,他怎么会说出口来?

    “时雍。你是不是很得意?”

    “时雍,你赢了。”

    “时雍,你真是不怕死。”

    “本座舍不得你死,却能让你换个死法。”

    一道袅袅的轻香从铜炉里慢慢飘荡而出,洞房花烛夜,山雨欲来风满楼。

    喜帐下,慵懒娇媚的女子嘴带讥诮,黑眸晶亮如有光,一身雪肌弱骨惹人爱怜,一把细腰不盈一握却撩得他心如火烧。他整个人都快要燃烧起来,恨不得撕碎了她……

    可那双小鹿般湿漉漉的眼睛,可恶又无辜。

    赵胤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想要把人抱入怀里,好好地爱怜一番,一解相思之苦……

    “阿拾,你这个没心肝的,可知爷有多想你?”

    “你是去了哪里?”

    一股熟悉的热浪涌上脊背,仿佛快要爆炸了一般,搅得赵胤脑海里天翻地覆,他激烈地抱紧她,忘情、忘我,低低地喘息着告诉她这些日子以来的相思……

    “做什么这样看我?”

    “好看。”

    赵胤不知何时沉入的温柔乡,爱、恨、痴、缠在眼前一一掠过,最后全剩空白,以及无边无际的欲梦,伴着他沉沉浮浮,一会上天一会入地,恨不得就这般死在她身上……

    如此旖旎的梦境里,他忽又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漫天的大火席卷着皇城,火苗像魔鬼的舌头般疯狂地焚尽万物。

    赵胤看到时雍就在火中,朝他张开双臂,祈求他相救。她嫣红的小嘴一张一合,在无声地呼喊,说“救我”。赵胤拔出了绣春刀,腾空跃起,想要斩开烈焰,将时雍从火中捞出来……可惜,无论他如何努力,一次又一次被火焰弹回,直到眼睁睁看着那铺天盖地的火焰将时雍吞噬……

    “阿拾!”

    “时雍!”

    “阿拾!”

    赵胤大声喊叫,嘴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烈焰中的女人那双眼,一直看着他,绝望的、无助的、乞求的……渐渐被火焰吞噬,再也不见。

    “阿拾——”

    他的妻。

    怎可不见?

    赵胤站在烈焰面前,发现自己的身上不知何时变成了喜袍,大红的喜色像浸润的鲜血,带着灼热的炙烤,仿佛随时要将他卷入火中——

    是他对不起阿拾,是他害了她。

    赵胤的心仿若被火焰烧穿了一个大洞,疼痛至此——

    “王爷。”

    门扉被敲得沙沙作响。

    “王爷,奴婢有话要说——”

    谢放看着面前这张熟悉的脸,叹息一声。

    “你别敲了,有什么事,待王爷醒来再说吧。”

    宋阿拾眉头拉下,表情是说不出的凄惶,她哀哀地看着谢放。

    “谢大哥,就让我同王爷说句话吧,再不说,我怕我……没有机会了。”

    “王爷!王爷!”

    她见谢放不答,又紧张地上前拍门。

    谢放余光瞄着她,心里微微发沉。这位姑娘在府里安静了这么久,今日突然就发作了?

    怕不是疯了吧?

    谢放看着她,低声规劝。

    “你先回吧,待王爷醒来,我差人叫你……”

    宋阿拾不理会她,仍然执意地拍打着门。

    “王爷!奴婢有话要说。请你准允奴婢进来说话——”

    自时雍离去,赵胤已习惯一个人独睡,也习惯了早起。因此这个时辰还没有起身的事情,并不常见。

    被敲门声吵醒,赵胤扶着额际,头痛欲裂。

    “谁人在外面?”

    谢放清了清嗓子,刚要说话,宋阿拾已然抢在前面。

    “王爷,是我。我有话要同你说。”

    这些日子,宋阿拾看着赵胤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和从前没有任何区别。在她心里的赵胤,是过去那个铁血狠辣的锦衣卫指挥使,五军大都督,杀人如麻,冷酷不近人。宋阿拾的意识里也没有任何与赵胤的情分,更别提什么恩爱缠绵。因此,赵胤对眼前的宋阿拾而言,是如同上官与噩梦般的存在,是一个不敢轻易触碰的男人——

    害怕,且畏惧。

    赵胤看着千工床的帐顶,还没有从那个混乱的梦里彻底地苏醒过来,一个人安静地坐了片刻,起身去洗脸,这才发现脸颊有水渍的痕迹。

    赵胤拉了拉身上寝衣,走到铜镜跟前……

    镜中倒映的不是他,而是时雍手拿发梳,轻拆云鬓,莞尔带笑的俏模样。

    何处是她?

    何处又不是她?

    处处是她。

    赵胤沉默片刻,换身衣裳,出口时嗓子低哑不堪。

    “进来。”

    宋阿拾是第一次来到赵胤的卧房,以前她是不被获准入内的。此时,赵胤已经整理好情绪,一本正经地端坐在椅子上。

    “奴婢参见殿下……”

    “免礼。”赵胤轻轻抬手,不去看她的脸,声音低沉平淡,“有什么话,你直说便是。”

    宋阿拾回头,看了看跟她一起进来的谢放。

    谢放尴尬地抿了抿嘴,望向赵胤。

    赵胤明白宋阿拾的意思,皱了皱眉头,朝谢放使了个眼神,“你先下去。”

    “是。”谢放默默地退了出去,合上房门。

    赵胤面不改色地看着宋阿拾,仿佛在等着她开口。

    “王爷。”

    宋阿拾什么都不说,率先给赵胤跪下了。

    “奴婢求你,救救奴婢。”见赵胤不动声色,宋阿拾巴巴地望着他,跪行到他的面前,“请王爷看在奴婢以前也曾为殿下施针疗伤、为殿下做事的份上,救奴婢一命。”

    这段日子,赵胤始终避着宋阿拾,能不见面就不见面,可她这样突然求见,说这些话,比平常相见更是令人为难。赵胤不忍看她这般跪在面前,多看一眼,便仿佛能听到时雍的控诉。

    赵胤道:“你起来说话。”

    宋阿拾摇头,咬了咬唇角,“王爷不应,奴婢便不起。”

    赵胤拧眉凝视,“你到底要如何?”

    “奴婢不想死。”宋阿拾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奴婢知道王爷要去天寿山启陵,知道王爷启陵的目的是为了唤魂——”

    说到这里,她已然红了眼圈。

    “王爷有没有想过?她回来了,奴婢该去何处?”

    赵胤沉默不答。

    “所有人都说她好,都在怀念她。我想,她确实是好的。可蝼蚁尚且偷生,阿拾不想魂飞魄散,死无葬身之所,求王爷怜悯……”

    宋阿拾双手俯地,朝赵胤重重磕头。

    咚!

    一声,又一声,敲得赵胤心烦意乱。

    “起来说话。”

    “王爷……”宋阿拾泪水涟涟,慢慢地站起来,突然的,在赵胤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宋阿拾突然伸手解开自己的衣裳,朝赵胤走过去,语带哽咽地质问。

    “我知道我同王爷是做过夫妻的,我们有两个孩子……虽然我没有这一段记忆。但我想,王爷应当都是记得的,记得清清楚楚,对不对?这张床,我也是睡过的,对不对?”

    她哽咽着跪伏在赵胤的身前,仰头望他,无助而可怜。

    “王爷,何不把我当作是她呢?”

    赵胤心微微一紧,“你不是她。”

    “我就是她,只是少了一段记忆的她。只要王爷愿意,什么都不会改变,我们还是以前的样子,我会好好地学,学得和她一个样……”

    宋阿拾声音越来越软,越来越娇,有那么几分,就像时雍了。这张脸,这样委屈的表情,让赵胤有刹那的失神。

    ……

    屋外,谢放安静地背对房门而立,脸色平静,可一只手却微微卷曲。

    他不知自己是什么心情,也不知对错。

    其实,谁都没有错,怪只怪命运无常罢了。

    他仰望天空,看着初升的朝霞,突然有一些不真切的做梦感……

    当初的时雍努力扮成宋阿拾的样子。

    如今的宋阿拾又努力想变成时雍的模样。

    魂与身,到底哪一个算得数呢?

    老天,你在捉弄谁?

    砰!

    一道茶盏坠地的剧烈声响打断了谢放的神思,他还不知道里头发生了什么,就听到赵胤冷冽的低吼。

    “出去!再不要生出此等妄想。你不是她,无论你如何改变,都不是她。”

    “王爷……”

    “滚!”

    “王爷。我只求你一事——带我去天寿山皇陵。只要你肯带我去,是生是死,我全不怪您——”

    “求王爷成全!让我同你一起去。”

    谢放惊了一下,脊背僵硬着,不知如何是好。

    按主子的脾性,若是他不肯,宋阿拾这般触怒他,是要倒大霉的了,可是,谢放在门外等了许久许久,仍是没有等到宋阿拾被王爷轰出来……

    谢放竖起耳朵。

    房间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难不成,是主子把人给杀了?

    想到宋阿拾死得透透的模样,谢放打个寒战,脊背都爬出了冷汗。可转念一想,他家主子不是这么冲动的人。更何况,若是宋阿拾没了,王妃怎么回来?

    赵胤不会杀人。

    那么,没有杀人,也没有出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么久,会发生什么?

    难道是天雷勾地火……两个人滚在一堆了?

    谢放被这个猜想吓得心惊肉跳。

    他家主子守了这么久的贞节,天天陪着狗睡,难不成会晚节不保?

    面对同一张面孔,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的声音,若是宋阿拾铁了心勾引他,这事还真的难说。

    谢放心里像悬了十五只水桶在打水——七上八下。连他自己都分辨不出,到底是希望王爷守住清白,还是不要守了。

    守住,日子太苦,也不知何时是个头。

    不守,肆意放纵?谢放又觉得那样的赵胤,不是他熟悉的赵胤……

    昨儿天不亮下的雨,现在仍然未停。

    谢放等了许久,突然咬牙掉头,双手撑在房门上,刚想出个声音提醒屋内的人,一股冷风挟裹着细雨直灌过来,冷得他颤了颤,又把手缩了回来。

    然后一叹,转身背面房门,直愣愣看着庭中被风雪吹歪的树木,默然而立。

    ……

    约摸半盏茶的工夫,房门终于有了动静。

    宋阿拾是掩着衣裳挂着眼泪从赵胤的房里跑出来的。她没有看谢放,头也不回地奔了出去——

    谢放莫名松了一口气。

    房间里,赵胤仍然坐在临窗前的椅子上,身姿挺拔如同一尊铁石,唯有窗帷在冷风中摇曳,而他侧立的身影,仿佛入了魔一般,定定看着墙上新婚时的催妆画。

    “这些你都明白的,是不是?”

    “那个世界当真有这么好?你不肯回,她却要去。”

    “不过,你也当真狠心。她尚且想要回去,费尽心机来激我、求我。你却抛下我孤零零一人,不闻不问。”

    谢放也看一眼画。

    画中佳人盈盈带笑,是个死物,确实不会眨眼喘气,更不会说话。

    谢放眯起眼,再审视一眼自家主子,听他一个人喃喃自语,说的全是些自己听不懂的,心下顿时惊跳不安。

    不会又疯一个吧?

    谢放上前行礼,“爷。”

    赵胤嗯一声,恢复了平静。

    “何事?”

    谢放低头,“车驾都已备好。爷可要先用些饭,再出发天寿山?”

    赵胤抬头看他一眼,低眸不语。

    好半晌,镇定地摆了摆手。

    “不必了,启程吧。”

    ……

    天寿山的气温比京城要低许多。

    大雪沉甸甸地压在青松上,覆盖了厚厚的一层。

    启陵的日子,是钦天监推算过的,十一月二十九,宜破土,祭祀、入殓、移柩。

    那天早上,天寿山举行了盛大的祭祀活动,由赵胤代天子念悼词,而赵炔自己,大抵觉得无颜面见父母,选择了留在京中,没有同行前往。参与此事修葺皇陵的士兵,全是甲一从守陵卫中选出的亲信,还有一部分是十天干和赵胤的心腹侍卫,可谓保密性极强。

    队伍浩浩荡荡,直往帝陵而去。

    临川和苌言两个小孩子也来了,参与了祭祀后,就同宝音和陈岚去到井庐。山下的温度,比山上暖和许多,赵胤不忍孩子吃苦,却奈何不了大黑。

    这狗子成了精似的,一步一随地跟着他,无论怎么说都不肯跟着临川和苌言离开。

    众人都坚信,大黑是有些灵性的,赵胤也只能纵容着它,将它带在身边。

    ……

    帝陵前的青松,在寒风中呼啸。

    象征皇权和仪卫的石像生,神情威严,挺胸伫立。

    甲一骑马慢慢走到赵胤的身边,看他严肃的面容,心下略微不安。

    “阿胤。”

    甲一很少唤他名字,父子俩常以你我相称。赵胤闻声侧头,果然看到甲一眼底忐忑的光芒。

    “父亲害怕什么?”

    甲一沉默一下,看着眼前高耸入云的山峰,低低地道:“桃木镜是否当真能唤回异世的灵魂,谁也不知真假。你须得有所准备……”

    赵胤没有表情,顺着他的目光抬眼望向帝陵后的山峦,“不试一下,又怎会知道呢?”

    甲一叹气,“帝陵尘封已久,万愿一切如旧,不要横生枝节才好。”

    “嗯。”赵胤望向帝陵前的青松和一排排严肃的石像生,眼睛突然眯起,凉凉地道:“我有一种感觉,桃木镜便是解开此事的关键。所有的秘密,都在帝陵。”

    “为何?”甲一问。

    赵胤目光冷肃,“冥冥中的指引。”

    这种玄而又玄的说法,让甲一忍不住叹息。最近阿胤是当真变得神叨了,听说还找了巫医……若是别人,甲一肯定要以为他神志错乱了。

    可他是赵胤,不该如此才对。

    甲一沉吟片刻,勒紧了马缰绳。

    “既然你如此确定,那我这就去安排人手,时辰一到就开启墓道……”

    “好!”赵胤看着他骑马往前的背影,突然沉声:“父亲!”

    甲一愣了愣,掉转马头。

    “何事?”

    漫天的飞雪中,赵胤轻轻抿住嘴唇,朝甲一露出一个感激的神色。

    “父亲,有劳您了。”

    甲一喉头微硬,竟难以自抑地想掉泪。他深吸一口气,露出灿烂则得满是皱纹的笑容。

    然后转身,打马而去。

    ……

    天寿山帝陵是先帝和先皇后的合葬墓,因为那时先皇后身体的原因,从永禄元年便开始设计修建的,前后用时四年。黄琉璃的瓦顶、青白石的底座、饰以金碧辉煌的彩画,其建筑之精妙,堪称大晏史上之最。

    据说是参考了阴山皇陵的机关巧术,由先帝和道常法师共同设计完成。为求保密性,先帝派了道常亲自督工,造陵工匠全由道常甄选,一应事务也由道常负责,其余人等即便是亲近如甲一,也没有机会沾手。

    先帝故去后,甲一自请到天寿山守陵,手上有的也无非是一张帝陵的建造图纸。图纸上有帝陵的构造和墓室分布,有一些设计和机关,但是主墓室的部分却一片空白。

    主墓室是先帝和先皇后棺椁所在,是整个帝陵最紧要的部分。

    当初甲一抬灵柩下葬的时候,全是设计好的运转木轨,待他们退出墓室,闭合主墓室的石门,想要再进去便不可能了。

    前室部分,有甲一的图纸和带领,众人很快便通过,真正的难题,果然还是如甲一所料,就在主墓室。

    在他们面前的是一道深长的水银沟,中间有水银浇灌的流水,人畜不通,主墓室在水银环绕的正中间,圆形设计,与四面都没有连接。

    当初放置棺椁时,按先帝遗命,只有甲一以及几个从十天干选派的侍卫下到了主墓室。因此,赵胤不曾亲眼得见陵中情形,只能由甲一口述。

    “主墓室东方西北各四十九丈,中为合葬棺,以药材熏制,棺椁不是方形,而是以阴阳八卦为状的圆形,男在阳,女在阴,看上去不像棺椁,倒像一张精美的花药床,很是符合懿初皇后的喜好。陪葬之物,皆在主墓室里,那面桃木镜,我记得就在棺椁里,懿初皇后握在手中……”

    想到启陵就得惊动帝后,甲一声音有些愧疚。微微停顿片刻,又抬头看赵胤道:

    “当初我等是将棺椁放在主墓室前……”他指了指面前:“这里本有一块吊板。从天而落,重若千斤,以粗铁绳索相悬,我们把棺椁放置上去,吊板便徐徐移入大开的主墓石中,接着,墓门闭合,而那块吊板也落在墓中,再也不见。”

    没有吊板,且不说这头同主墓室尚有约莫三丈左右的水银沟渠相隔,即便能淌过水银过去,也启不开主墓室的门。

    除非使用暴力。

    火药,或是刀斧等破坏力。

    他们来天寿山前,赵胤曾经亲口答应过赵炔,切勿破坏帝陵里原有的构造,更不可惊动父母之灵……

    实际上,赵胤心里的想法同赵炔一样。

    他只是想借用一下母亲的桃木镜,并不想动帝陵的陵基。

    “唉!”甲一叹息,“不无意外。我早该想到,以先帝的智慧,是定然不会轻易让人开启帝陵的。”

    当年先帝下葬,赵胤也在送葬的队伍,但遵照先帝遗旨,同其他人一样都在外室等候,没有到过主墓室,不曾见过谢放所说那个放上棺椁便可自动关闭的吊板和主墓室。

    “这么说,除了道常和先帝,世上再没有第三个人知晓主墓室的机关破解之法?”

    甲一沉眉,“按说是如此,不过……兴许有一个人会知道。”

    赵胤扭头:“觉远?”

    “嗯。”甲一道:“这老和尚是道常亲传。且不说道常会不会告诉他真相,就我所知,道常圆寂前那些年,吃喝拉撒都由觉远侍候……”

    一件事要隐瞒旁人容易,要彻底隐瞒近身侍候的人,实在不易。从觉远知道赵胤的身世这等绝密来看,会知道帝陵主墓室机关解法,倒也合理。

    令甲一头痛的是,觉远这个人。

    他道:“这老和尚固执如牛,即便知道也是个哑巴,要从他嘴里撬出话来,难如登天。”

    赵胤沉吟一下,“我去找他。”

    赵胤扶刀就要离开,却听得外面响起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不用找了。老衲就在这里。”

    众人回头。

    但见觉远身着那一身锦襕袈裟,手持法杖,须眉飘飘,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若非腿软尚有不便,当真是宝相庄严。

    “大师……”

    众人低低出声。

    觉远捋着胡须慢慢走过来,一瘸一拐,颇有点压轴出场的救世高僧模样,他经过赵胤的面前,又不满地看了看甲一,慢慢靠近隔着主墓石的那道水银深沟,远眺数丈外的墓室门。

    “单凭人力,是过不去的。”

    赵胤沉默一瞬,走近拱手。

    “还望大师赐教。”

    觉远明显很不想“赐教”,老脸漆黑,苦大深仇的模样。可是,他知道赵胤的执拗,一旦认定的事情,撞上南墙也不会回头。

    觉远怕启陵出事。

    若赵胤当真死在爹娘的墓里,那他圆寂后就算变成舍利子……大抵也是黑心的。等去到那边,先师也得骂他。

    “罢了罢了。”

    觉远重重叹息,回头看着他父子二人。

    “跟我来。”

    觉远走在前面,赵胤和甲一等人安静地相随。原以为觉远是带他们去启动机关的,岂料,觉远带着他们围着主墓室转了一圈,居然又回到了原地。

    众人:……

    大家齐齐看着觉远。

    觉远拧了拧眉头,掐指而算,突然换了个方向。

    “跟我来。”

    众人交换个眼神,再次跟着觉远围着主墓室的水银渠走一圈,然后站回到原地。

    甲一黑着脸,不悦地问:“老和尚,你在搞什么鬼?逗我们玩耍呢?”

    除了甲一,其他人都是晚辈,即便心里有疑惑,也不会在觉远面前放肆质问,只有甲一,不必留情面。

    那天甲一摔门而走的事情,觉远心中似乎有气,乜斜他一眼,说道:

    “老衲所知,也是陪侍先师时,偶然听闻。帝陵主墓室亦是第一次来……”

    甲一皱眉,“那要你何用?”

    他怕老和尚犹豫不决,故意激他。奈何觉远今日很是心平气和,“若施主不幸遇难,老衲或可为你念个往生咒?”

    “你——”甲一气得吹胡子。

    觉远却是不动声色,除了对甲一有些怨怼,他看谁都慈眉善目的模样。

    说罢,觉远不理甲一的表情,转头对赵胤道:“当年先帝设计帝陵时,曾说起阴山皇陵之巧,前室有乾坤离坎艮震巽兑八室,须经八室方能进入墓道。然而,八卦极易让人参透,不若变八为十……”

    “变八为十?”

    觉远点点头,望向主墓室,又道:“方才老衲围主墓室足测一圈,所见与当年先帝所说,略有相类。”

    他指了指深沟边的木柱,“每隔十二根方柱,便有一根圆柱,由地及天,柱擎乾坤,看上去是为美观,大气,可老衲仔细数了数,圆柱数量恰好有十根。”

    觉远所说的方柱、圆柱是围绕主墓室四周,擎在深沟一侧,用来支撑墓室的石头柱子。石柱从下往上,撑着墓室拱顶,柱身大小相同,打磨光滑,柱身上的龙凤相缠合绕,雕刻得栩栩如生,宛若一件件艺术品。

    赵胤观察片刻,确如觉远所言,每隔十二根柱头,便有一根更为粗壮的圆形石柱。

    圆柱上没有龙凤合雕,只有挖空的壁龛。每个圆柱上的壁龛都是上下两层,上方为一颗大小相等的夜明珠,下方则是安放着一盏精巧的长明灯。

    很显然,这个设计是为照明所用。

    时人将陵墓称为阴宅,看成是死后的居所,为了宫殿灯火长明,这才有了长明灯的发明。天寿山帝陵自然也有,不足为奇。

    “大师是说,这十根石柱有何古怪?”

    觉远摇头,“有何古怪老衲不知。方才瞧了片刻,也未瞧出来……”

    甲一眯起眼,不悦地看他。不过,为了不被念“往生咒”,这次他没有质问老和尚。

    却是赵胤低声道:“既然先帝同大师提到八卦,又说八卦易于参透,那帝陵的设计想必会与八卦相对应,却又不那么容易参透……”

    “十根柱子,十是什么呢?”

    “十天干。”觉远恍然大悟般想起,手指飞快地捻动着串珠,“老衲糊涂,事过多年,竟是忘了。”

    赵胤问:“何事?”

    觉远道:“王爷可还记得先帝让甲一把十天干首领印鉴交给你的时候,说过什么?”

    赵胤微微皱眉,那天先帝精神很好,说了许多的事情,但有一句,当年的赵胤用了许久都没有想通。

    先帝说:“若有一天你走投无路,这也是你安身立命之物。”

    以他当时的权势地位,如非自己作死,那能让他“走投无路”的人,大概只有当今皇帝。若要他死的人是当今皇帝,他即便有十天干在手,又有什么用?

    以十天干的力量,难不成还能对付得了帝王的千军万马不成?

    赵胤那时对先帝感激不尽,虽是觉得有些蹊跷,却也没有深想。

    “大师是说,十天干首领印鉴里有诡秘?”

    觉远摇头失笑,“非也。老衲是说,十根石柱倒是可以对应十天干。有一次老衲在旁边看先师和先帝下棋时,听来一句,十天干早晚是要留给王爷的,可那时王爷还是垂髫小儿,先帝也正当盛年……”

    先帝把十天干这个近卫组织留给赵胤没有什么不妥,可从赵胤尚在年幼的时候就盘算好了,那确实有些古怪。

    除非,十天干与赵胤有旁的关联?

    那有什么是让先帝耿耿于怀的呢?

    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阿胤的身世。”

    甲一说着,扶刀就走,“我去看看石柱……”

    赵胤伸手拦住他,“父亲。”

    甲一回头,赵胤握住他的手腕,低低道:“我去。”

    那十根圆柱到底有什么古怪,又布置有什么样的机关,谁也说不清楚。因此,谁去看都会有风险,赵胤拦下甲一,是不愿他涉险。

    甲一眼眶发热,却是笑了。

    “同去。为夫在先帝跟前数十年,最是了解他,纵是有机关,想必也比旁人更易参透。”

    赵胤无奈,点点头。

    一行人就着长明灯和夜明珠的光线指引,走到第一根圆柱下方。

    石龛足有一人多高,人站在下方是看不到龛中情况的。

    所幸,他们下墓室的时候早有准备。赵胤抬手让谢放抬来木梯。这次,甲一不给他机会,抢着飞身而上,扶着木梯很快爬到石龛前。

    放置长明灯的是一个方方正正的石龛,除了灯盏,没有旁物,而上面放置夜明珠的却是一个圆形石龛,夜明珠的底部嵌在石槽里。

    甲一皱眉看了片刻,将夜明珠从槽中取下,再看石槽的形状,突然觉得有些眼熟。

    “如何?”赵胤扶着梯子,仰头问他。

    甲一没有说话,把夜明珠递到赵胤的手上,然后摸入怀中,取出一块玉质的令牌,慢慢地放入石槽中。

    “咔!”

    严丝合缝。

    那石槽好像天生是为玉令而凿,放入槽中恰是合适,甲一怔了怔,伸手想将玉令抠出来,玉令却纹丝不动。

    “……完了。”

    赵胤问:“怎么了?”

    甲一道:“玉令卡在了石槽中。”

    十天干,分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个排序,每个卫序各领一支队伍,队长称为甲一,乙一,丙一,以此类推。甲一多年前已经交了首领印鉴,交了权,可是甲字卫仍在他手,他放入石槽的令牌便是甲字卫的玉令。

    赵胤沉吟一下,示意甲一下来,自己爬上木梯仔细观察片刻,突然回头,目光幽幽地扫过谢放。

    “传令各卫的侍卫长,前来天寿山。”

    谢放拱了拱手,“是。”

    “阿胤——”甲一看着赵胤站在木梯上,观察着石龛里的玉令,又把夜明珠递上去,“为何突然要召回他们?”

    赵胤望他一眼,“我认为十天干玉令,便是开启主墓室的钥匙。这便是先帝留下十天干给我的真正意图。”

    四下里寂静无声。

    甲一和觉远对视一眼,沉默。

    只听得一声“阿弥陀佛”,幽幽叹息。

    ……

    十天干各有各的任务,分布各处,但谢放拿着赵胤的首领印鉴发了最为紧急的秘函召回,那无论手上有什么任务,都不可过多停留,须得马上去到指定地点。

    岂料,消息发出去的次日晌午,京中传来急报。

    ——卧病在床的白马扶舟,被人救走了。

    前来报信的人是丁一。

    他当着赵胤的面,自扇嘴巴。

    “王爷,是属下大意了。”

    一波未平,一波再起。

    赵胤脸色都变了,冷冷凝视着他。

    “大意?说说看,你是如何大意的?”

    丁一低垂着头,不敢看赵胤的表情,“来人手执玉令,说是奉王爷的命令,要把白马楫押解到天寿山来……”

    赵胤皱了皱眉头:“玉令?”

    丁一重重点头,哭丧着脸道:“与他同行的人,还有小丙。属下与小丙熟悉,便没作他想。只他们走后,越想越不得劲儿,小丙素来在宫中伴随太子,为何会领受这个命令?惊觉不好,属下连忙去寻小丙,却听说他不在宫人,去了天寿山……”

    丁一说着,看赵胤面无表情,手足都不知如何摆放,“原本属下还心存侥幸,可是一到天寿山相问,这才知道……出大事了。”

    啪!

    丁一又重重在自家脸上扇了一耳光。

    “属下罪该万死,求王爷责罚。”

    “罚你有何用?”赵胤心中风浪已涌向咽喉,几乎令他窒息。然而,形势当前,他不能自乱阵脚,哪怕再是火烧脚背,也得让自己镇定下来。

    “谢放,备马。”

    谢放应了一声,低低问:“爷,要去何处?”

    赵胤冷冷道:“缉拿人犯。”

    且不说那人手上拿的是什么玉令,劫走了白马扶舟又意欲何为,会引发什么后果,单是小丙的手上,就有一块开启主墓室所必须的丙字令。

    当年,小丙便是拿着十天干的丙字令和一张写着无乩馆地址的字纸前来京城投靠赵胤的。

    那会儿,他年纪小,少不更事,还被人当成小贼撵得满街乱跑,最后饿晕在路中间,幸得时雍所救。而时雍最初接触到的十天干玉令,便是小丙手上的丙字令。

    这些年,小丙已然成年,成为了十天干的丙一。只是,他年岁最小,大家也依然称他为“小丙”。

    多年以来,小丙始终伴在赵云圳身侧,保护太子殿下,便是他最主要的任务。其他的事情,也是因他年岁尚轻,赵胤尚未有安排。

    小丙会背叛赵胤,会背叛十天干,此事说来谁都不信,可事情却又真的发生了。

    赵胤心里隐隐有些浮躁,叫来谢放,吩咐道:“此事,我得亲自处理。天寿山这里,便交给你了。待各大卫序的侍卫长回来,你务必将他们留下。我要玉令。”

    谢放自从接下了十天干乙字令,便从魏州手上接下了乙字卫,算是十天干的骨干。他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并不多言,只点头应下。

    “属下明白。”

    “有什么事情,你找我父亲相商。还有——”

    赵胤头痛地敲了敲额头,望着守陵卫那间紧闭的房门,“我把大黑关在屋里了,你一定要照看好它。它老了,身子不若以前,牙口也不好,弄一些软和的喂它,还须注意保暖,不能冻着肚皮……”

    看主子交代大黑的事情比交代孩子还要仔细,甲一心里叹口气,内心又隐隐有些不安,不由出声叮嘱。

    “爷,属下都记住了,您一路小心。”

    赵胤点头,叫上杨斐、白执、丁一,辛二等十天干侍卫,骑马出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超神学院:开局穿〕〔偷香(杨羽)〕〔龙宸〕〔苏玥马强马老二〕〔封号兵王〕〔顶级气运,悄悄修〕〔什么叫游走型中单〕〔直播:长得太凶,〕〔赵煦穿越成燕王〕〔战神归来,大佬马〕〔元始医仙江昊〕〔赝太子〕〔轮回者必须死〕〔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