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章 为自己验尸
    七月十五那天,下着小雨,阿拾从顺天府衙走出来,还没过鼓楼大街,就被周明生从背后叫住。

    “锦衣卫来要人办差,沈头叫你去。”

    锦衣卫?

    阿拾扬了扬眉,“有没有说什么事?”

    周明生左右看看,压低了嗓子。

    “听魏千户说,是给女魔头时雍验尸。横竖是一桩露脸的事,往后谁敢不高看你一眼?你可是验过时雍身子的人。”

    周明生说个不停,阿拾眯起眼只是笑。

    为自己验尸,是一桩新鲜事。

    谁会相信,她——就是时雍?

    昨晚二更刚咽气,还没适应这个新身体,就要去瞻仰自己的遗容了。

    ……

    诏狱尽头灯火昏黄,牢舍狭窄,阴气森森,厚实的隔墙足有三尺,将甬道的风关在外面,空气幽凉沉闷。

    “阿拾,进去吧。”

    魏州是个有几分清俊的男子,也是锦衣卫里少见的和气之人。

    “不用怕,北镇抚司不吃人,时雍也已自尽身亡,大胆进去勘验。”

    “是。”装老实并不是一件难事,少说话便好。

    时雍行个礼,慢慢走入那间腐败霉臭的牢舍。

    一个女人蜷缩在潮湿的杂草堆上,双手攥紧成拳身子弓得像一只死去多时的大虾,地上的水渍散发着臊腥的恶臭,分明已经死去多时。

    这是她,又不是她。

    这不是她,这是她。

    从时雍到阿拾,恍如梦境。

    “阿拾速验,大都督等着呢。”

    为女犯验身,魏州没有进来,但语气已有不耐。

    时雍应了一声,静静望着蜷缩的女尸。

    灯火淡淡映照在她身上,昏黄的光晕像一层缠绕的薄辉。她长发如故,丝绒缎子般垂落在腐败的杂乱干草上,将一张惨白蜡黄的脸遮了大半,宛若一朵娇艳的花朵凋谢在枝头。

    再美的女人,死去了,也是难看。

    时雍呼吸微缓,将掌心覆盖在女尸圆瞪的双眼上,待她眼皮合拢,为她理了理衣服,慢慢走出牢舍。

    勘验文书摆在桌案上,怎么死的写得清清楚楚。时雍清楚中间的门道,只要大人们没有特殊交代,那画押确认便是,不需要多言多语。

    魏州将文书推近:“阿拾识字吗?”

    时雍眼皮微抬,“不识。”

    魏州笑着说:“时雍这个案子与别的案子不同,虽是自尽,但要走个勘验过场。劳烦你,没有问题就在这里画个押。”

    “是。”时雍低头在文书上押手印。

    “好了,拉出去吧。”

    魏千户摆了摆手,正叫人来抬尸,背后就传来一声冷喝。

    “慢着——”

    牢舍安静下来。

    灰暗的灯火斜映着一个人影,走近。

    “时雍可是处子?”

    头顶的声音凉若秋风,激起一层鸡皮疙瘩。

    时雍手脚微冷,下意识抬头。

    灯火拉长了男子的影子,大红飞鱼服手按绣春刀,黑色披风激起冷气阵阵,像一只半眯着眼守猎的豹子潜伏在黑暗,力量和野性里是一种穿透人心的冷漠。

    时雍认识他,前任锦衣卫指挥使甲一的儿子赵胤,现任指挥使。

    这位爷的父亲有从龙之功,一出生便被永禄爷赐了姓,幼时常随父进出宫闱,甚得永禄爷喜爱。少年从军,十八岁便因军功授了千户。这些年来,赵胤一路高升,历任镇抚使,指挥佥事,指挥同知,至昨年,永禄爷仙逝,其父自请守陵,赵胤袭职,五军都督掌锦衣卫事,手握重兵,专断诏狱,从此走上权力巅峰。

    这是时雍第一次近距离看这个男人。

    好半晌,她没动。

    墙壁的油灯突然轻爆。

    “铮”一声,金属嗡鸣,赵胤何时拿刀没人看清,但那薄薄的刀片像长了眼睛般从他指缝透出,精准地从她头顶掠过去,挑断一缕头发,钉子般贯穿了坚硬的墙壁。

    “顺天府署的人,就这般办差?”

    “不是。”时雍说。

    赵胤审视的目光仿佛要将她揉碎。

    “什么不是?”

    时雍唇角不经意扬起,又隐在暗光里。

    “时雍,不是处子。”

    落地有声。

    地上的影子再近一步,越过了她的脚背。

    时雍清楚地看到男人束腰的鸾带,垂悬的牙牌和脚踩的皁皮靴,那呼出的气息仿佛就落在头顶,有点痒。

    “验明了?”

    “是的。大人。”

    锦衣卫要人死的方法太多,捏死一个小小的女差役,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时雍死在这里,得天之幸重活一次,不想再走老路,装怂装傻也要活着出去。

    她垂着头,露出一截白皙的脖子,细软得仿佛一掐就断,身子紧绷着一动不动,那小模样儿落入魏州眼里,便是一个紧张无助的小可怜,他生出些怜香惜玉的心。

    “大都督。”魏州拱手:“若没有别的交代,我先送阿拾出去。”

    “嗯?”赵胤表情意味不明,“你在做我的主?”

    魏州脊背一寒,低下头。

    “卑职不敢。”

    “带下去。”冰凉的声音再次响起,像入骨的尖刀。

    血腥味弥漫在时雍的鼻端,她看着那具女尸被装在一个破旧的麻布袋里,由两个锦衣郎一头一尾地拎着拖下去,如同一条死狗。

    ……

    从诏狱出来,时雍还有点头晕,脚步沉重地走在大街上,一辆马车从背后撞上来竟浑然未觉。

    “找死啊你。”

    车夫怒气冲冲地叫骂着,一股大力突然将她卷了过去,蛇形的黑影在空中画出一条优美的弧线,空气噼啪脆响。

    时雍回神,发现腰间缠了一根金头黑身的鞭子,整个人也被拽到了马车旁边。

    “时雍怎么死的?”

    隔着马车漆黑的布帘,那人熟悉的声音清楚地透出来,

    浅淡,漠然,凉飕飕的,好像每一个字都刮在骨头上,冷情冷性。

    时雍猜不透他的用意,老实回答:“勘验文书上有详叙,大人可以调阅。”

    “我在问你。”

    问她?

    时雍是怎么死的?

    时雍低头,唇角上扬,“我不知。不敢知。”

    “不敢?我看你,胆子肥呢。”

    那人低低哼了一声,时雍身子微微一凉。

    她前身与锦衣卫赵胤并无交道。这个人神出鬼没心狠手辣,上至皇亲国戚下至黎民百姓,就没有不怕他的人。可是,哪怕时雍最后死在诏狱,统共也没见过他几次。

    对他的行事做派,更是一无所知。

    “民女愚笨,请大人明示。”

    微顿,耳边传来他轻描淡写的声音。

    “今晚三更,无乩馆等我。”

    时雍微愣,扭头望过去。

    帘子扑声一响,无风却冷。

    这句话她当时没想明白,待马车远去,这才惊觉是赵胤在约她今夜见面?

    对原身阿拾的事情,时雍并不完全知情。

    阿拾是顺天府的女差役,而女差役只是一种好听的说法。通常人称,稳婆。

    一般人以为,稳婆只管接生,其实不然,衙门里的稳婆也算半个公家人,女身勘验,监候女犯,秋审解勘,必要的时候,还得干仵作的活,为女死者验尸,操的是贱业,很让人瞧不起。

    时雍不明白,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与锦衣卫大都督扯上关系?

    在诏狱里,赵胤可没有表现出与她熟悉的样子。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