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辅娇妻有空间〕〔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神医娘亲她是团宠〕〔西班牙日不落〕〔重生从电商开始〕〔乱战异世之召唤群〕〔我在帝国当劳模〕〔为她折腰〕〔都市之最强仙医〕〔重生之巨变〕〔叔他宠妻上瘾〕〔唐奇谭〕〔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江山无策〕〔大炼师〕〔以契为证〕〔网游:这个剑士有〕〔在病娇大佬怀里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章 她是我的女人
    一轮圆月挂在天际,中元节的夜晚明亮而闷热。

    时雍走入无乩馆后门的巷子,心里憋得慌。

    前生她对赵胤好奇过,但从无这么紧张的时刻,难道是阿拾带给她的感觉?

    时雍摸了摸怦怦跳动的心脏,翻墙而入。

    约到晚上见,自然是见不得人的关系,她很自觉。

    可是第一次来无乩馆,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如何是好?

    院里树木影影绰绰,不知名的小昆虫把夜色叫得尤其静谧,时雍皱皱眉,毫不犹豫地往灯火最明亮的地方去。

    ……

    夜如浓墨。

    赵青菀蹑手蹑脚地推门进去,就撞入赵胤漆的眼底。他手边拿了本书,看到她进来浓眉微拢,表情不悦。

    “怀宁公主驾到,为何没人通传?”

    门外侍卫侍女跪了一地,鸦雀无声。

    赵青菀天皇贵胄,骄矜无比,看一眼华袍松缓光彩夺目的男子,抬手娇喝,“都下去。”

    侍卫们面无表情,也不动。

    怀宁公主的威仪受到挑战,不由生恼,“我的话,没人听见?”

    烛火摇曳,麒麟三足铜炉里熏着香,香味淡淡缭绕,室内外死寂一片。

    赵胤慵懒地倚在罗汉椅上,华袍迤逦,身量颀长,指尖从书页上漫不经心地划过,眸底冰冷如水。

    “出去。”

    “是。”齐刷刷应声。

    脚步整齐地远去。

    门合上了。

    赵青菀看着赵胤清俊的眉目,来时的恼意烟消云散,一丝浅淡的轻愁在眉间蹙起,小嘴撅了起来,有几分委屈。

    “那兀良汗来使欺人太甚。我皇祖父尸骨未寒,他们便要公主和亲。我堂堂大晏公主,怎可去蛮邦和亲?”

    “殿下深夜前来,就为此事?”赵胤不动声色,眼神微冷。

    “这难道不是大事?”

    “和亲之事陛下自有定夺。不早了,我让谢放送殿下回宫。”

    赵青菀的脸色一下冷了,“你真忍心我远嫁漠北?”

    “国朝大事,不由我做主。”

    看他如此冷漠,赵青菀一咬唇,突然有些羞愤。

    想她堂堂一国公主,不顾体面漏夜闯入无乩馆,只为得他一句话。只他一句,她便有和父皇抗争的勇气,可他根本不把她的痴情当回事。

    赵青菀看着他冷冰冰的脸,大受打击,神色变得哀怨可怜,扁起的嘴又有几分倔强。

    “无乩,我今年二十了。”

    赵胤漆黑的眸子冰冷无波,“巴图大汗三十有二,英雄盖世。”

    “不。他们要的不是我,是时雍。是那个死掉的坏女人。兀良汗来使是得知时雍之死,故意说来羞辱父皇,羞辱我的。”

    “是吗?”

    赵胤轻微地蹙了蹙眉,“哦。”

    这声哦极是刺耳,赵青菀喉间突然涌出几分腥膻之气。

    她抬高下巴,冷声质问:“这些年,你从未想过我?”

    “殿下,这话不合时宜。”

    “赵无乩,你还在装,这些年你不娶妻不纳妾,身边一个伺候的女子都没有,敢说不是在等我?”

    赵胤望她一阵,皱起眉头,“殿下多想了。”

    这般拒绝,赵青菀更觉得难忍。

    她咬了咬牙,冲过去蹲在他的面前,抬头看他。

    “无乩,你看看我,我是菀儿啊?你不是喜欢我的吗?”

    赵胤身子绷直,面无表情,“殿下自重。”

    自重?

    这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刺痛了赵青苑的眼睛。

    “好。不喜欢是吧?我让你喜欢。”赵青菀说着,手指冷不丁伸向领口,将系带一扯,一身富贵窝里滋养出来的骄贵肌肤白得让烛火生羞,闪了几下,竟是暗淡下去。

    这样的角度,她玲珑的曲线尽览无余,一身馨香足以让男人失神忘性。

    她死死抱住赵胤,将下巴搁在他的膝盖上,“无乩,我知你心中有我。我等这些年,风不管雨不顾,受多少嘲笑,就为等你来娶我,我……”

    “殿下。”赵胤双手按住她的肩膀,往外一推,逼迫她直起身来。

    “你该知道,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生疏的声音,刺痛了赵青菀的耳朵。

    “那又如何?”赵青菀死死攀着他的膝盖不肯离开,见他皱眉,细软的声音有几分失神和疯狂。

    “众人皆知你姓赵,可又有几人,知你为何姓赵?你是锦衣卫指使挥,是五军都督,我是当朝公主,你娶我,哪个不怕死的敢嚼舌根?”

    “你知,我知。陛下知,宝音长公主更知。”

    “我不管。”赵青菀双眼赤红,大概是气疯了,她气喘着伸手去扯赵胤腰带,拼尽了全力。

    “便是天下人皆知又如何?你是赵胤,你怕何人?”

    入秋天闷,他穿得不多,外袍本是松垮披在身上,这一拉扯,胸肌上几道纵横交错的疤痕便落入了她的眼底。

    赵青菀的眼睛瞬间红透。

    “这是为我留下的伤,是不是?”

    她颤抖着睫毛,说着便要摸上去,双眼潮湿又无助,还有难能言喻的疯狂。

    “无乩,我爱慕你这些年,偷偷摸摸,我再也受不得了,我今日便要破罐破摔,非得与你一起不可。”

    赵胤黑眸微深,语气重了,“怀宁。你再这般,我便不容你了。”

    赵青菀心如刀绞。

    赵胤是个冷漠的人,对任何人都冷漠无情,但是怎么可以对她还是如冰山一般?

    “那你叫人啊。最好把所有人都叫进来,让他们看见,我和你是什么关系,我就不信,父皇会因此砍了你我的脑袋。”

    赵青菀狠劲儿上来,吟哼一声,整个人缠在他身上。

    “无乩,我们生米煮成熟饭好不好……父皇必定会依了我。”

    “怀宁!”

    赵胤扯着她头上青丝,不顾她吃痛的呻吟,直接将她整个人拎了起来,不客气地丢开。

    “请殿下自重。”

    赵青菀嗤声一笑。

    “自重?当年若非你父亲横加干涉,若非那个荒唐的身世,我们早就成事了。我也早就是你的女人,又何须等到今日?”

    “无乩,你是喜欢我的,你喜欢我。”

    赵青菀吼得很大声,美艳的面孔癫狂而扭曲。

    赵胤身姿高挺笔直,黑眸平静:“出去。”

    赵青菀双颊通红,眼角淌出泪来,“无乩,我们一同去找父皇好不好?我同他说,我不管你是谁,我只要做你的妻子。”

    赵胤沉默,走过去拉门。

    赵青菀不管不顾地冲上去,从后面搂紧他的腰。

    “我们不要吵架了好不好?无乩。我们去找父皇,找长公主……”

    她边说边流泪,胡乱地蹭着他的后背,情绪近乎失控。

    “无乩,我想忘掉你,我做不到,我不要做什么公主,你可以不是王爷,我为什么不可以不是公主?”

    看他不为所动,赵青菀语无伦次:“我们私奔吧,我们去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赵胤狠狠解开她的手,一把将她丢远。

    突然的用力,赵青菀始料不及,蹬蹬退了两步,一身细滑的衣料缓缓滑落,大片大片的雪肌暴露在空气中。

    砰!恰在这时,窗户发出重重的响声,有什么东西掉落下来。

    赵胤皱眉望过去,看到和窗户一起扑倒在地,抬头看他的时雍。

    “啊!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赵青苑惊恐地叫了声,飞快地拣起地上的衣服裹在身上,看着地上那个瘦弱苍白的女孩儿,目光全是恼怒。

    撞上这种事,时雍也很尴尬。

    “这窗它不牢实。”

    “我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赵青菀眼里的滔天怒火快要燃烧起来了。

    “我是……”

    时雍摸了摸鼻子,正不知怎么解释,赵胤便朝她大步走来。

    轻轻拉起地上的人,他怜爱地拍了拍时雍的衣服,绷紧的俊脸这一刻极其柔和,呼吸压下来,温柔得时雍差点咬到舌头。

    “她是我的女人。”

    他的女人?

    赵青莞见鬼般看着他,再看着时雍。

    “不可能。你骗我。你在骗我。”

    赵胤微微眯眼,揽住时雍的肩膀。

    “谢放。送怀宁公主回宫。”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