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东北保家仙〕〔李川〕〔皇城金膳斋〕〔寒门娇娇女〕〔网游之开局获得成〕〔九龙归墟〕〔混沌天帝〕〔斗罗之从七杀剑昊〕〔重生之繁花似水〕〔斗罗之躺平麒麟,〕〔亮剑:咱李云龙打〕〔超级妖兽分身〕〔我真是佞臣啊〕〔豪横大宋〕〔蜀山签到三千年,〕〔宗门:这个师尊有〕〔蛰雷〕〔喜遇良辰〕〔天命为凰〕〔刚被悔婚超级天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章 阿拾的第一个秘密
    赵青菀的后背刹那僵硬,目光像锋利的刀子直射过来。

    时雍别开眼,想离赵胤远些。赵胤低笑一声,手按住她的后腰,拖回来袍袖一拂便遮了她半个身子,另一只手在她脑袋上随意地按了按。

    “躲什么?我在。”

    赵青苑几乎把牙咬碎。

    她毫不避讳地将时雍从头打量。

    衣着粗鄙,身无饰物,脚下一双绣鞋旧得看不出花色,鞋底磨出了漆黑的毛边,脚趾头都快把鞋面顶破了。

    赵青菀没见过这般寒酸的女子。

    她轻笑,“侍妾?还是通房?”

    赵胤脸色万年无波,“后宅私事,不劳殿下费心。”

    “我竟不知,无乩好这一口?”

    赵青菀冷笑着逼近。

    “有几个近身伺候的小丫头算什么?我堂堂公主之尊,难道没有容人之量?无乩,我不计较你有侍妾。可你为何找这般低贱女子?你是在羞辱我吗?”

    赵胤抬手一拂,不耐地望向跪在门口的谢放。

    “没听见?送怀宁公主回宫。”

    无一句解释,便距人于千里之外。她一国公主之尊连一个粗鄙不堪的小丫头都不如?

    “好得很。你们好得很。”

    赵青莞羞愤欲绝,扬手打翻一个摆放在月牙桌上的三花瓷瓶,拂袖而去。

    ……

    一扇门开了又合。

    时雍想着怀宁公主离开时怨毒的眼神,眉头微蹙,看着赵胤。

    “你来早了。”赵胤松手,声音一些暖意都没有,和刚才那个满是怜惜宠爱的情郎判若两人。

    约了三更,现在不到二更。

    他在怪她打断了他和怀宁公主的好事?大都督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嘛。既如此,又何必装腔作势拒绝公主?

    “我腿长,走得快。”

    她一时随了本性,自称我。

    赵胤不动声色,目光掠过她的脸。

    “方才事出无奈。”

    这几个字算是他简单的解释,说完径直坐到那张辅了软垫的罗汉椅上,开始审问她。

    “听到多少?”

    时雍嘴角微微下抿:“几句。”

    “几句是多少?”

    “差不多有……”她竖起一个指头。

    两个,三个,四个,一个巴掌全部打开。

    她看一眼这只瘦得皮包骨头的小手,又垂下去。

    “都听了,听得糊涂。”

    自古皇家奇事多。她听了一耳朵,除了得知赵胤是皇家血脉外,旁的也无从猜测。

    不过,时雍当年便听过一个没有出处的传言,说赵胤的父亲甲一其实是永禄爷的长兄——已故益德太子和当年的魏国公夫人的私生子,而永禄爷的皇后夏氏又是魏国公夫人的女儿,和甲一是同母异父的兄妹。

    如若坐实传闻,那甲一即是永禄爷的侄子,又是永禄爷的大舅子。

    那么,赵胤和怀宁公主的关系就更是微妙了。因为赵青菀是永禄爷的长孙女……

    卧槽!时雍眼皮猛跳。

    “你不会杀我灭口吧?”

    “会。”赵胤声音低哑,坐下,摆摆手,“去准备。”

    准备什么?

    准备死?

    时雍在诏狱刚死一次,短时间内不想再死。

    “大人,我其实有许多用处。您再考虑一下?”

    赵胤拧起眉头,狐疑地看着她,掌心放在膝盖上,轻轻搓揉着。

    “还不去拿针?”

    针?

    时雍傻住。

    桌案上有一副用红布包着的银针。

    熟悉的物什,让时雍脑子里灵光一闪,适时生出一个画面——阿拾蹲在赵胤脚边,为她施针。

    时雍惊出一身冷汗。

    阿拾啊阿拾,你要害死我。

    一个小小的女差役,为什么还会针灸?而且还在给锦衣卫大魔王治病?

    时雍哪会什么针灸啊!

    她心如捣鼓。

    赵胤对她似乎没有避讳。他脱了外袍,仅着一件单衣,安静地靠在椅子上,一条腿曲起来,蹙眉按压着膝盖的,手背上青筋都捏了出来,似乎正在承受某种痛苦。

    “还在等什么?”

    那嘶哑的声音,显然是忍痛到了极点。

    时雍在脑子里疯狂地搜寻,可是阿拾留给她的信息太少。除了得知赵胤的膝盖一遇阴雨天就疼痛难忍外,他到底有什么病,一无所知。

    “大人,我有个更好的法子。”

    施针是不可能施针的,时雍不怕扎死他,而是怕连累死自己。

    她蹲身,查看赵胤的膝盖。

    大抵是她轻卷的睫毛下那双眼睛太过专注和严肃,赵胤紧绷的身子松活了些,目光从她头顶看下来。

    “如何?”

    时雍将他的裤腿慢慢往上撩,惊讶地发现,这位不可一世的锦衣卫大魔王膝关节完全变形,肉眼可见的红肿硬胀,可以想见有多么的疼痛。

    “怎么搞的?”

    她条件反射地问。

    很突兀,赵胤却没有觉得奇怪。

    更确切地说,他此刻被疼痛折磨着,强忍许久的痛楚撑到极限,已然顾不得她这个人了。

    “无须多问,快着些。”

    时雍抬头。

    他眉头蹙紧,额际布满冷汗。

    人在疼痛难忍时,长得再俊也会扭曲狼狈,他却不。

    一身宽松的白色中衣掩不住身躯里的野性和力量,露在外面的腿部线条虽有痛肿但极为强健,一看就是练武之人。

    时雍眼睑微动,“大人,您躺好。”

    “嗯?”赵胤不解用意,认真看着他。

    黑沉的瞳仁里,倒映着她的影子。

    时雍有点心乱,“我帮你正骨。”

    “正骨?”赵胤迟疑。

    时雍滞了一下,自己动手推他躺下去。

    难得赵胤很顺从。

    时雍找到了做医者的主宰感,瞄他一眼,觉得那裤腿有些碍事,便大力往上推去,露出一截完整而修长的腿。

    若非红肿的膝盖碍眼,那真是……一条好腿。

    “放松。”时雍左手中指按住他跟腱内侧,左手沿着中指尖按压在痛硬的部位,从内到外,在跟腱边缘来回按压。

    手法她不熟练,有没有治疗效果她也不知道。

    但这么做一定能让受者舒服,糊弄一下足够。

    在她指头往外拨弄的时候,赵胤在疼痛中绷紧身子,看她的目光更为幽暗。

    “何时学的?”

    时雍的目光停在他腿部一条二寸长的伤疤上,想到怀宁公主那句“为她受伤”的话,下意识地说。

    “为你学的。”

    本是想抱一下金大腿,得个平静。毕竟得罪了怀宁公主不是好玩的事,在皇权面前,普通人毫无自保能力。

    可是话一出口,发觉不对。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