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毒王座〕〔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九天斩神诀〕〔父皇为何造反〕〔错嫁成婚:总裁的〕〔豪横大宋〕〔不藏好马甲就要继〕〔神话起源〕〔海贼大孝子黑胡子〕〔九个哥哥甜宠小锦〕〔斗破:蛰伏十年,〕〔诡异修仙:从杀死〕〔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摘仙令〕〔奶爸:孩子妈叫我〕〔这九有毒〕〔斗罗之金龙降临〕〔这个野怪不正经〕〔首辅大人家的童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章 阿拾的第三个秘密
    “唔。”

    时雍看了娴娘一眼,没承认也没否认,笑道:“我友人说,人若相识,不必拘于姓甚名谁,做甚营生。”

    不必拘于姓甚名谁,做甚营生。

    娴娘肩膀剧烈地抖动起来,突然掩面,湿了眼眶。

    “是她,是她。想我当日落难,她也这般说法——罢了罢了,过往恶浊不必再污了贵客的耳。”

    娴娘扭过身子大声叫伙计。

    “把我圆角柜里的青梅酒拿来,我要与这位贵客畅饮。”

    时雍慢条斯理地夹起一片切得薄薄的肉细嚼慢咽,穿的是粗布衣裳,气度风华却恁生矜贵。

    娴娘一直看着她,等酒水上来,坐在她的对面,昏昏然给自己灌了一杯,拭了拭眼角,便哭起“友人”,期期艾艾的嗓子娇脆哽咽。

    “我放了荷花灯,祭了香烛纸钱,不晓得她能否托生到一户好人家,不再受这恶罪。”

    托生?

    时雍夹菜的筷子微顿,“你知道了?”

    娴娘与她对了个眼,红着脸说:“我有个老相好,在诏狱做牢头。自打她进去,我便抹了脸皮不要,求上门去找他,想送些吃食进去……哪知,她一口没吃上,就孤伶伶去了。”

    憋了好些日子,娴娘找不到旁人说时雍的事,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时雍的友人,她便哀哀地说了起来。

    “那时也劝她,不要乱了规矩,酿出祸事——瞧我,她是我的恩人,我倒说起恩人的不是。“

    看时雍不语,娴娘越发伤心。

    “我生生哭了好几回,左右想不明白,那个让她一门心思扎进去连命都不要的男子,到底是何人。她下诏狱,死无葬身之地,那人可曾心疼她半分?”

    时雍抿抿嘴,微微一笑,拎起一粒金黄的豆腐丸子,看了半晌,丢入嘴里。

    “乌婵可有来过?”

    听到她提及乌婵的名字,娴娘漂亮的脸僵硬片刻,更是把她当成时雍的至交好友,眼泪籁籁地往下落,一张绢子湿透也拭不完泪珠子。

    “她出事后,乌班主便闭口谢客了。贵客是找乌班主有事?”

    “唔。”时雍慢慢一笑,“我没有银钱付给你。还有那位小哥,得劳驾你照顾几日。所需多少银钱,你一并算出来,去找乌婵结算。”

    “这……”娴娘尴尬,连忙摇头,“羞煞我也。你是恩公友人,我怎能收你的钱?”

    时雍笑了笑,“你把今夜之事告诉乌婵。就说时下多有不便,我过些日子再找她还钱。”

    娴娘不知她什么用意,一双妩媚的风流眼顾盼不解。

    “但有一点。”时雍默然片刻:“这事不可让外人知道。”

    “我晓得,我晓得,贵客尽管放心,不该说的话,自会烂在我的肚子里,不惹麻烦。”

    娴娘说着又抹泪,“不瞒您说,听得那些人辱她,羞她,我便想变成个爷儿,打得他们做狗爬才好。”

    “不必如此,是她该骂。”时雍说道,缓缓眯起眼。

    一碗米饭很快入肚,她放下筷子就起身告辞。

    “娴姐,等那小郎回来。你就说,要拿他的东西,就乖乖在这儿等我。”

    娴娘不明所以,听话地点头。

    她也说不出是为什么,这个小娘子年岁不大,却很是让人信服,一言一行挑不出短处,不由地就听了她的吩咐和摆布。这与时雍有几分相似,以至她都没有想过,这会不会真是一个吃白食的人。

    时雍前脚刚出门,小丙就发颠般下了楼。

    “她呢。她呢?”

    “走了……”娴娘还来不及说时雍的叮嘱,小丙便要追出去,“说我是贼,你盗我传家宝玉,比贼还贼。”

    街上不见人影。

    娴娘拉着暴露如雷的小丙,好说歹说劝住了,一面叫伙计拿药膏给他涂屁.股,一面将时雍的话转告他。

    小丙气得跺脚,“贼女子。贼女子。”

    ……

    入夜宵禁,时雍小心避开巡查,从铜陵桥经广化寺回家。

    王氏刚好起夜去茅房,看到她吓得惊叫一声。

    “小畜生,大晚上不睡觉出来吓人?”

    看来白天没摔疼,不长记性。

    时雍冷冷瞄她一眼,王氏连连退了两步。

    “你要干什么?”

    “睡觉。”

    时雍与她错身而过,回屋点燃油灯,将那块从小丙身上摸来的玉拿出来。

    果然不是一块普通的玉。

    上好的白玉,中间有个篆刻的“令”字,雕功精湛,配图极有气势。

    这不是一块玉佩,而是玉令。

    时雍看那图案好半晌,头看得隐隐作痛,也认不出刻的什么。

    但她记得,死在诏狱那夜,看到了一个相似的玉令。

    ……

    七月十六。

    天没亮,宋长贵便被府衙来人叫走了。

    水洗巷张捕快家,惨遭横祸,一家九口横死家中。

    时雍头痛了一夜,迷迷瞪瞪地听了个动静,翻身继续睡。

    等睡饱起来已是日上三竿。

    院子里,王氏和宋老太几个妇人挤在一起,一边腌萝卜一边说张捕快家的事情。

    时雍端了水放在面盆架上,凉水拍上脸,冷不丁一个激灵,脑子嗡叫片刻,便生出了些不属于她的画面来——

    她死在诏狱那晚,醒过来便已托魂到了阿拾身上。

    此前,阿拾的尸体就飘在水洗巷张捕快家背后的那口池塘里。

    时雍从池塘爬起来时,没有多想,也无多的意识。更不知道,阿拾和张家小姐张芸儿是闺中姐妹。

    如今一幕幕关于阿拾和张芸儿的画面入脑,她一身鸡皮疙瘩都激了起来。

    阿拾没了。

    张芸儿也没了。

    张家九口全没了。

    那晚阿拾就在凶案现场。

    时雍早饭都不想吃了,匆匆洗漱出门。

    不料刚出宋家胡同,就看到了迎面而来的谢再衡。

    “阿拾。”

    谢再衡站在不远处,一身青衣直裰衬着清俊的脸,儒雅温润,风度翩翩,看来是好事将近了,一副春风得意的才子姿态。

    “你来,我有事和你说。”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