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行万年,发现居〕〔光年之外的入侵〕〔女主拿了反派剧本〕〔天价片酬,我反手〕〔毒蛊魔仙:九吉不〕〔穿越者修真指南〕〔桃源小神农〕〔谁还不是个修行者〕〔搞化学的不能惹〕〔豪门替嫁:重生王〕〔寄生修仙:开局绑〕〔我的战神女婿〕〔穿越后,我天天想〕〔反派大佬带着空间〕〔被夺一切后她封神〕〔诡术轮回〕〔名间谍良民〕〔大时代之巅〕〔破产后,顶流家的〕〔大国军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章 教训渣男,第一案
    谢再衡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单手负在身后,等时雍走近,他慢吞吞从怀里掏出一张叠好的绣帕。

    “还给你的。”

    时雍低头看着。

    谢再衡低声:“你的心意我明白,奈何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我两家门不当户不对……”

    时雍觉得有趣。

    她看着绣帕,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记忆模糊。

    关于谢再衡,倒是有一些凌乱的画面。

    ……阿拾和谢再衡青梅竹马。

    ……谢家搬出宋家胡同住进了内城的大宅。

    ……谢小郎执了阿拾的手,举手发誓说将来要娶她为妻。

    ……阿拾灯下绣鸳鸯帕送给心爱的男人,熬红了眼。

    ……谢再衡要娶侯府的小姐了。

    时雍眼皮子发抽,“狗东西!”

    谢再衡皱了眉,对她突如其来的辱骂很不适应。

    “阿拾,是我对不住你。只是,陈家小姐心悦于我,她的父亲是广武侯,当朝重臣,他家有意与我家结亲,我父亲只是一个八品仓储主事……”

    “你家的破事,我没兴趣。”

    冷眼相视的小娘子,一双漆黑的眼睛微微眯起,满是讽刺。

    谢再衡打量她,手脚突然拘束,不知道该怎么摆放才好。

    他很奇怪。

    往常阿拾见了他,大眼睛里总会生出些光彩,小脸儿也会亮色几分,今日为何这般不耐烦?

    “阿拾。”

    看她要走,谢再衡下意识去拽她。

    “我看你脸色很差,是不是遇上不顺心的事,你告诉再衡哥……”

    话没说完,看到一双冷漠的眼。

    他愣了愣,“阿拾?你……?”

    眼前的小娘子唇角上扬,像是突然换了个人似的,露出一抹古怪又妖媚的笑。

    “再衡哥,你拉住我是想做什么?”

    谢再衡倒吸一口凉气。

    阿拾的声音向来直来直去,木讷得索然无味,这冷不丁娇软嗓子,一双半含春水半染秋的眼睛瞧来,又魅又妖,会摄魂儿似的,大白天的竟让他有些把持不住。

    “阿拾。”

    谢再衡神魂都飞了。

    等他娶了侯府的小姐,回头再想个法子把阿拾弄进门,做个姨娘倒也甚美——

    谢再衡心猿意马,不由得上了手,想摸一摸阿拾的小脸儿。

    “我们别置气了好吗?再衡哥是最疼你的,这亲事也非我所愿……”

    “是吗?”时雍嘴角上提,轻轻拉住他一只胳膊,用力反剪再重重一提,又拎着他领口玩陀螺似的转了个方向。

    咔嚓一声脆响。

    谢再衡杀猪般惨叫。

    “阿拾…拾…”

    “再衡哥,你还要不要疼我?”

    “我疼,痛……痛…”

    “这只手断了,哪只手疼呢?”

    谢再衡看她脸上浮出的诡邪笑意,陌生得好像换了个人似的,见鬼般瞪大双眼。

    “不,别。阿拾,别……啊。”

    他虽是一介书生,好歹也是个男子。可是挣扎几下,连反抗之力都没有。

    咔嚓,手折了。

    “痛?”时雍笑容不变,“受着。”

    “来人啦,救,救命!”

    谢再衡痛得冷汗淋漓,呼天抢地。

    “闭嘴!”时雍眼里是压不住的邪气,表情却慵懒闲适。丢开谢再衡,她拿过那张鸳鸯绣帕,一根一根擦着手。

    “就说是你自个儿摔断的。若要声张出去,我就废了你第三条腿,让你的陈小姐守活寡。”

    说罢,她哗啦一声撕碎帕子,随手一扔。

    “滚吧!”

    谢再衡捂着疼痛的胳膊,怔怔盯她片刻,狼狈地滚了。

    时雍收敛眼神,拍一拍袖子,理一理衣领,低下头又是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

    从顺天府衙角门走进去,东北角挨围墙的就是胥吏房。午时不到,房里便暗得像是黄昏。

    时雍走进去便发觉有些不对劲。

    几个捕快围在一起说话,阿拾的父亲宋长贵蹲在地上收拾证物。风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吹来的,刮得脸有点凉。

    “阿拾。”

    一个捕快高声笑着。

    “去锦衣卫办差怎么样?”

    “一样。”时雍继续走,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异常清晰。

    “时雍死了吗?”又有人问。

    “死了。”

    “死得惨吗?”

    “惨。”

    “是不是真像别人说的那般美貌?”

    “死人哪有美的。”

    时雍越走越快,脚步终于停下。

    她站在宋长贵的面前,地上乱糟糟的。

    “这些都是什么?”

    “从老张家里带回来的东西。”宋长贵叹了口气,抬眼看自家女儿,眉头皱了起来。

    阿拾脸小,这两日可能没有睡好,容色更显憔悴,人也更瘦了些,下巴都尖了。

    宋长贵把她叫到一边,低声说:“你昨夜上哪里去了?你娘说你对她动了手?”

    时雍道:“出去走了走,看人放灯。”

    宋长贵叹了口气,“你娘也是操心你的亲事,嘴不饶人。你跟爹说说,对婚事可有什么想法?”

    时雍:“没想。”

    宋长贵:“……”

    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对婚姻大事,一点也不上心。

    “不想哪成,眼看快十八的大姑娘了,再找不着人家……唉!都怪爹,当初就不该允许你跟刘大娘去学什么乳医……”

    顿了顿,宋长贵下定了决心,“我不能再纵着你了。拿了这月的工食,你下月便不要再出去做事,好好在家待着攒点好名声。”

    好名声?

    时雍看着这个便宜爹。

    “我花你很多银子?”

    “没有。”宋长贵微怔。

    “我吃你很多米?”

    “不多。”

    “我招你讨厌了?”

    “傻丫头,你是我闺女,我怎会讨厌你?”宋长贵语重心长道:“阿拾啊,你和刘大娘不同。你还是大姑娘,嫁人才是正经事……”

    时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别着急,我要找个王侯将相。”

    宋长贵大嘴张着,合不拢。

    这丫头说的是什么疯话?臆症了吗?

    时雍别开脸,换了话题。

    “这麻布袋里的死蛇,是哪里来的?”

    闹哄哄的胥吏房,突然安静。

    强装的轻松被打破,房内鸦雀无声。

    空气似乎也凝固了。

    要不是时雍提到那条蛇,谁也不愿意多看它一眼。

    市井案件繁杂,衙役们走街串巷,见过各种稀奇古怪的案子,各种无辜枉死的人,早就见怪不怪了。

    但在张家,还是有人吐了一地。

    那蛇的丑陋和恶心很难用言语描述。

    通体泛着诡异的黝黑,癞蛤蟆一样皱皱巴巴的皮,长满了疙瘩,每一个疙瘩上有血红色的瘤状花纹,像是开着的花儿。

    娇艳欲滴,仿佛要滴出血来。

    当他们看到蛇的时候,它在那个女人的体内。

    活的。

    褥子上的血与蛇身上的花纹,颜色出奇的一致,就好像,它本就该长在那里。

    “这蛇是在张芸儿床上发现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