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星界使徒〕〔惊!清贫校草是孩〕〔东方梦工厂〕〔大明第一臣〕〔诡异入侵〕〔扮乖〕〔不让江山〕〔人在美漫,开局祖〕〔全能小神医〕〔开局召唤100个小鲁〕〔女总裁的超凡神医〕〔模拟修仙:我能固〕〔斗罗之绝世冰神〕〔无双皇子,开局被〕〔斗罗之武魂是蓝银〕〔大秦:无双皇子,〕〔全球高武开局签到〕〔巅峰小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9章 丢掉的绣帕又出现了
    张芸儿年仅十六,是张捕快的小女儿,许了城西米行的大户刘家的二公子刘清池,下月中旬便要完婚。她被发现时,赤身死在床上。

    “床上?”时雍看着那条蛇。

    宋长贵见她眉头微拧,低头若有所思,知她和张芸儿走得近,叹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

    “万般皆是命。回头买些香蜡纸钱烧了,尽个心意就是。”

    时雍抬头,心思显然没在这个上面。

    “爹是验明了,他们全家死于毒蛇咬伤?”

    “张芸儿确是。”宋长贵皱了皱眉头,“其余张家八口,我正犯难呢。”

    宋长贵搓了搓自己的脖子,嘴唇紧抿着,莫名有些焦灼和烦闷。

    他办差多年,这般难控心绪还是第一次。

    五更天他去到水洗巷张捕快家。

    房子门窗紧闭,满是令人烦躁不安的臭味。

    不是血腥,不是尸臭,但比任何一种气味都让他心慌。

    除了张芸儿死在自家闺房,其余张家八口人,都在堂屋里,姿势各有不同,或坐或躺,身体奇异地僵硬着,身上青紫肿涨,面黑光肿,有浓稠的青黄粘液从七窍淌出,每个人的表情如出一辙……

    双眼瞪大,神情惊恐。

    张捕头也不例外。

    他的尸体坐在一张圆椅上,表情恐惧,绝望。

    连一点挣扎的痕迹都没有,便死去。

    宋长贵当时产生了一种荒唐的想法。

    这不是被杀,是见鬼。

    直到在张家小姐房里发现那条蛇。

    “爹?”时雍看宋长贵表情异常,轻咳一声,“你还没有说完。”

    宋长贵想了半天,突然有点乏力焦渴,声音低了许多。

    “我初步查看,张家九口的死状均是中了蛇毒。但除了张芸儿一人,其余八口身上都没有发现啮齿印,也没有一点外伤。”

    但凡蛇咬,定有伤口。

    有伤,毒液才能入得人体,从而致人死亡。

    “这事透着蹊跷。”宋长贵说着唏嘘,“老张一家,死得太惨了。”

    张来富是顺天府衙的老捕快了。同僚一场,死得这么不明不白,难免会有兔死狐悲之感。

    时雍看着麻布袋里的死蛇,个头比一般的毒蛇大了许多,形态丑陋、妖异,好像天生就带着某种邪性。

    “有人见过这种蛇吗?”

    她回头。

    胥吏房见鬼般安静。

    只是摇头,没有声音。

    周明生凑过来,把时雍拉离三尺。

    “你别看了。看到它我身上就发怵——”

    话音未落,门从外面推开了,

    带着一阵凉风,沉重的脚步由远及近。

    “沈头回来了。”

    时雍瞅一眼布袋里僵硬的死蛇,和宋长贵一起站起来。

    捕头沈灏走在前面,两个同行的衙役捉了一个青衣小帽仆役打扮的年轻男子,一路哭天抢地地喊冤。

    “周大头,把供招房打开。”

    沈灏身高八尺,虎背熊腰,右眼角上方的伤疤,让他平添了几分凶悍之气,拉着脸从中走过,众人便噤了声。

    供招房是府衙里审录证词的地方,周明生跑得风快,合着众人把那家伙推了进去。

    “这是谁?”

    “刘家米行的伙计。有人指证他昨夜二更时分曾在水洗巷张家屋外探头探脑,鬼鬼祟祟。”

    刘家?

    那不是张捕快的亲家吗?

    “是这瘪三干的?”

    “审过便知。”

    沈灏说着,将一个东西递给宋长贵,“在张芸儿房里发现的帕子,她堂姐说,看绣功不是张芸儿的东西,你给看看。”

    那不是一条完整的手帕,撕毁的角落有一对鸳鸯。

    鸳鸯沾染了血迹,熟悉得时雍眼皮一跳。

    沈灏带着人去了供招房。

    宋长贵看着女儿,欲言又止。

    “帕子……”

    “是我的。不过我来衙门的路上刚弃了。”

    事到如今,时雍无法再隐瞒遇到谢再衡的事。她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宋长贵两人的纠葛,只是隐瞒了如今的阿拾已经换了个芯儿的事实,更没有提到她把谢再衡的胳膊打折了。

    她怕把宋长贵吓死。

    宋长贵却为她的改变找到了解释,

    ……原是受了刺激。

    “你是说,你在胡同口遇到谢再衡才拿回的绣帕?”

    时雍嗯了声,“是。我撕碎的。”

    “同一条?”

    时雍再辨认片刻,点点头,看宋长贵疑惑地看着自己,索性走到胥吏房的书案旁,拿起笔,在纸上画了起来。

    “这是我们家,这是衙门,这是张家。我们家离衙门比到张家至少近两条街。”

    宋长贵摸着下巴点点头。

    时雍垂着眼皮继续写写画画,长翘的睫毛下,一双眼阴晦难明,

    “我和谢再衡发生争执后,走路到衙门,顶了天也不到半个时辰……这途中,鸳鸯帕飞到了张家,再由沈头带回来,诡不诡异?”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