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行万年,发现居〕〔光年之外的入侵〕〔女主拿了反派剧本〕〔天价片酬,我反手〕〔毒蛊魔仙:九吉不〕〔穿越者修真指南〕〔桃源小神农〕〔谁还不是个修行者〕〔搞化学的不能惹〕〔豪门替嫁:重生王〕〔寄生修仙:开局绑〕〔我的战神女婿〕〔穿越后,我天天想〕〔反派大佬带着空间〕〔被夺一切后她封神〕〔诡术轮回〕〔名间谍良民〕〔大时代之巅〕〔破产后,顶流家的〕〔大国军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0章 时雍被大都督逮个正着
    诡异自然是诡异的。

    可……

    宋长贵看着时雍,愕然半晌。

    不是因为绣帕,而是女儿居然对他说这么多话?

    这些年,因为后娘王氏的关系,阿拾跟他疏远了很多,平常多一个字都不愿说啊?

    时雍仔细打量了一番自己画的路径图,目光微闪。

    “爹,张家九口死于何时?”

    宋长贵皱皱眉,说得很肯定。

    “据我推断,昨夜一更到三更之间。”

    昨天是七月十五。

    时雍托魂阿拾是七月十四晚上。

    他们应当同日死亡才是……

    时间对不上。

    死亡时间不同,尸体的僵硬和腐烂程度也大为不同。宋长贵是个老仵作了,时雍不怀疑他的验尸经验,但想不明白为什么张家分明是十四晚上出的事,死亡时间却推迟了整整一天?

    “阿拾?”

    宋长贵发觉女儿今日很是古怪,眉头不由越皱越紧,想想,压着嗓子问:“你跟爹说实话,昨天夜里,你当真没有去过张家?”

    “没有。我——前夜去的。”

    时雍看宋长贵欲言又止,丢开笔。

    “绣帕的事,我去和沈头说……”

    “不可。”宋长贵在衙门里当差多年,深知这种灭门大案非同小可,一把拉住她。

    “事关重大,你不要出声。此事没那么简单……你别管,爹知道处理。”

    时雍对上他的眼睛,慢慢地缩回了手。

    爹?行吧。

    不一会,沈灏出来了。

    一身差服沾了不少污渍,他擦擦额头。

    “娘的这厮嘴紧。”

    宋长贵问:“不肯招?”

    沈灏重重哼声:“落老子手上有不招的道理?等我填饱肚子,再审。”

    他是顺天府出了名的铁捕头,人犯落他手上不死也得脱层皮,哪有不招之理?

    “那小子只承认替他家少爷捎了一封信给张家小姐,约她三日后同去庙会。可他说的信,我在张家遍寻不见。”

    ……

    沈灏和宋长贵又去了水洗巷。

    时雍找书吏要了一根墨条和两张纸,回了宋家胡口。

    院子里有笑声。

    十二岁的宋鸿握了个鸡蛋,看到时雍脸色一变,做贼一般将手背在身后,吐个舌头跑远。

    十五岁的宋香却不同,铁清着脸瞪看时雍,像是见到了杀父仇人一般,冲过来抬手就是一巴掌。

    “小贱人你敢打我娘?”

    时雍手上拿着墨条和宣纸,不好丢。

    于是,她一脚踹了过去。

    脸上生生挨了一巴掌,指印清晰,面颊微红,可是宋香足足被她踢得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愣了愣,宋香似乎才反应过来由着她欺负的阿拾竟然敢踢她,抱着疼痛的小腿,失声哭喊。

    “小贱货你敢打我?和你那傻子娘一般失心疯了不曾?我是娘的女儿,亲生女儿!你是什么东西?”

    时雍剜她一眼,大步回了屋子。

    王氏听到女儿哭喊,跑出来撩开宋香的裙子一看,小腿淤青一片,不过片刻已然青肿起来。

    “杀千刀的小畜生这是疯了呀,老娘非得把你卖窑子里去才得安生是不是……”

    时雍住的是小柴房改的房子,光线很黑。

    她反拴住门,将玉令拿出来,摆在唯一的凳子中间,白纸铺在玉令上方,又拿了墨条在纸上不轻不重的涂抹。

    玉令是小丙的东西,又与无乩馆有关,不能长久留在身边。

    昨晚她头痛,没来得及处理,现在必须抓紧拓出图案,顾不得理会发疯的王氏和宋香。

    简单的涂抹后,神奇的现象出来了。

    宣纸上呈现出了玉令上的图案。

    拓得一模一样。

    时雍满意地看了看,翻转一面,依葫芦画瓢。

    ……

    再出门已是一刻钟后。

    王氏和宋香堵在门口辱骂,时雍笑了笑,走了。

    她不是个好人。

    但,女魔头没有兴趣去踩死两只小蚂蚁。

    除了玉令,她还有一件事待办。

    她不会针灸。

    这就是最大的破绽。

    糊弄赵胤一时容易,一世难。

    阿拾既然是会针灸的人,她也陆续会想起一些阿拾的记忆。她就去买一副银针,没事琢磨琢磨,万一让她给琢磨出来了呢?

    街上行人不绝,商铺林立。

    时雍无瑕多看,直奔良医堂。

    这家掌柜姓孙,把医堂开在蔽静的深宅陋巷也就算了,平日里有客求医也云淡风轻,不论是慕名而来的是达官贵人,还是山野草民,都一视同仁。

    这很合时雍的胃口。

    ……

    良医堂身处陋巷,门楣朴素,但内堂布置得典雅精致,一个“医香世家”的牌匾挂于正堂,很有几分考究和气派。

    赵胤坐在一张瘿木圈椅上,默默品着茶,身姿挺拔笔直,一条腿微微曲起向前,一动不动却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力。

    一个头发胡子花白满脸褶子的老者半蹲在他的腿边,察看他的膝盖,一脸惶然。

    “大人这腿,瞧着又严重了?”

    “嗯。”赵胤不愿多说:“孙老看看,可还有治?”

    孙正业眯起眼睛看了片刻,叹口气坐在对面的杌子上,捋着胡子摇头。

    “若是永禄爷的懿初皇后还活着,许能有些法子,可惜天不假年……”

    说到昨年仙逝的太上皇和太上皇后,孙正业七皱八褶的眼睛不免又潮湿起来。

    “我老喽,头脑昏聩眼也花,不服老都不行。”

    赵胤端茶杯的手,顿了顿,“孙老你都不行,这世上便无人可治了。”

    孙正业又低头,看了看他的腿,“前些日子我瞧着是好了些的,想是施针的缘故,何故又…………大人,您看,能否请那位小娘子到良医堂来施针,以便老儿在旁一观?”

    施针?

    赵胤靠在椅子上。

    门外传来一个急促的脚步声,门被敲响。

    “大都督。”

    赵胤将茶杯放在几上,“进来。”

    来人是他的贴身长随谢放。

    他朝孙正业拱手揖礼,又附到赵胤耳边低声说。

    “阿拾在外面,找孙掌柜的买银针。”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