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无限坑人系统〕〔我的老婆是顶流天〕〔抗日之幽灵〕〔蚀骨情深之萌宝来〕〔桃源小神农〕〔他来时星河落满怀〕〔斗罗:武魂殿万岁〕〔精灵之我挖矿养你〕〔空间掌控者〕〔这个医生很稳健〕〔这明末强的离谱〕〔武逆焚天〕〔霍司爵温翔翔〕〔日式妖怪居酒屋〕〔特种兵之神级辅助〕〔重生80下乡肥妻要〕〔这个师尊无所不能〕〔回忌〕〔科技之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2章 大人,这是何意?
    但凡有一种可能,时雍也不愿意搞伤自己的手。

    这只手虽然粗糙了些,贵在修长如笋,尖头细细,再白嫩些也是纤纤玉指了。

    为了找一个正确的摔跤方式,时雍举着手比划好半天,从侧面横摔,到直体俯摔,分三次完成了掌心、手指和手腕的搓皮伤,可谓煞费苦心……

    看着鲜血涌出,

    她啧声,不多看一眼,慢慢爬起来。

    正准备回去内堂,旁边突然传来一阵窸窣声。

    “谁?”

    没有人说话。

    “出来。”时雍加重语气,顾不得手痛,身姿迅捷地扑过去,撩开一层青黑的帘布,将藏在里面的人拖了出来。

    “……太子殿下?”

    小家伙今日没穿华服,就简单穿了件青布衣衫,戴了个滑稽的小帽儿,脸蛋儿看上去还是稚嫩白净,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富贵人家的孩子。

    时雍左右看看,蹲身盯住小家伙的脸,“你怎么会在这儿?一个人?”

    赵云圳嘴巴一瘪,做了个委屈巴巴的表情,不过转瞬又横了起来。

    “你不许出卖我。不然本宫煮了你。”

    这动不动就杀人的德性,是哪里学来的?

    时雍唇角微微翘起,“大人不知道你在这里?”

    “哼!”赵云圳小脸上有几分得意,“他以为不带我,我就没有办法跟来吗?小看本宫,幼稚。”

    时雍:“……”

    “本宫是钻狗洞进来的。”

    太子爷掷地有声,说得一脸正色。

    时雍看他小脸微扬,一副胸有成竹指点江山的样子,默默地冲他竖了个大拇指。

    “失敬。”

    “你跪安吧。”小家伙一身骄矜之气,冲她摆摆手,看时雍看着他笑,又不知想到什么,小脸突然红了红。

    “肌肤之亲的事,本宫尚未禀明父皇。嬷嬷说,我待再长大些才能有女人。”

    “??”时雍耳朵动了动。

    小家伙不耐烦了,上手推她。

    “愚蠢的女人,说了你也不懂。赶紧走。不要让阿胤叔看到我。不然你死定了。”

    时雍哭笑不得,撩开内堂的帘子方才敛了神色,一副疼痛不堪的模样,左手握住右手,微微抬起,那鲜血真是淋漓不止了,很快便染红了一大片袖子。

    “大人……”

    这娇娇软软一声大人,

    不知是委屈,还是疼痛,正常人都不忍斥责吧?

    “哎呀,这是怎么伤着了?”孙正业连忙叫人:“小顺啊,拿我药箱来。”

    叫小顺的仆从一愣。

    太老爷的药箱,可是从不为普通人打开的。

    “还不快去。”孙正业很着急。

    针灸一门,他潜心研究了数十年,算有小成,可是拿赵胤的腿疾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小娘子年纪轻轻便能有此造诣,不仅能缓解腿疾,还能自行琢磨出行针之道,还有她祖上的针灸法……

    孙正业很有兴趣。

    时雍为难地看着赵胤。

    “大人,手伤了,不便再施针。民女对不住您——”

    “这般不小心。”赵胤看一下她的手,“还能动吗?”

    “动是能动。”时雍转了转手腕,痛得“嘶”一声,蹙了眉头轻咬下唇,看男人仍然面无表情,显然不会因为她疼痛就心生怜悯,只能找别的借口。

    “不过,针灸之事,极是精细,断断出不得差错……”

    时雍转头,看着孙正业,“孙老最是明白,对不对?”

    孙正业捋着白胡子,眯起眼点头:“针灸,讲究静和稳。《灵枢·官能》里说,语徐而安静,手巧而心审谛者,可使行针艾。针通经脉,调理血气,若是施针者心浮气躁,手颤如摆,反而有害无益。”

    啧!

    时雍松口气。

    孙老把她编不出来的话都说了。

    “大人。”时雍“楚楚可怜”地看着赵胤,“民女有罪,请大人责罚。”

    赵胤眼一瞟,冷冷淡淡,“你告诉孙老怎么做,他来施针。”

    时雍看着孙正业,“老爷子岁数不小了吧?尚能行针?”

    孙正业受到冒犯,脸一绷,胡子直往上翘,“老儿我是孙思邈后人,又得已故太后亲自指点……”

    “喔。”时雍说:“那大人的腿,你却无能为力?”

    孙正业被呛得吹胡子瞪眼,突然一愣。

    他看着时雍,冷不丁想到了当年和懿初皇后相遇的情景,竟觉得这小娘子与她有几分相似之处。

    可是哪里相似,又说不上来。

    时雍低头,态度恭敬,语气却坚持,“大人,不是民女不肯教,而是祖宗针法,传女……不传男,我虽不才,但祖宗教导,是万万不敢违背的。”

    赵胤一言不发。

    冷冷盯了她好一会,从圈椅上站起来,慢慢走向时雍。

    “手伸出来。”

    时雍硬着头皮将手伸到他的面前。

    男女授受不亲,伤口满是鲜血,赵胤应该不会仔细察看才是……

    念头刚起,不料赵胤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正是伤处,径直提了起来。

    “大人。”时雍皱眉,“你弄痛我了。”

    “几处擦伤,着力处均不一致,你是如何做到的?”

    赵胤的话浅淡轻缓,听上去没有情绪,可入耳却字字冷厉。

    “就是脚滑,没踩稳。”

    时雍后悔没有做得更仔细些,头垂得更低了,然后使了几分力,想把手从赵胤掌中抽离出来。

    可刚一用力,赵胤就丢开了她的手,害得她踉跄几步,差点摔倒。

    “你再摔一次,本座看看。”

    “……”可恶。可恶之极。

    这是道德沦丧想看人摔跤?还是赵胤已经怀疑她了?

    凉气从时雍脚底升起,直奔四肢百骸。

    “大人,这是何意?”

    时雍状若受伤的样子,把下唇咬出了深深的凹痕。

    “我难道愿意摔倒不成?你看我这伤,我也痛的呀。”

    上辈子的时雍妖娆妩媚,有十八般手段对付男人,总能看到一些痴迷纠缠的男人。这辈子换了个壳子,这一招居然就不灵了。

    她哀哀地说得可怜,赵胤却丝毫不为所动,“摔!”

    时雍暗叹。

    早知道拿银针乱扎一通好了,扎死又不用她来埋。

    这人真是狼心狗肺,狗咬吕洞宾……

    “嗷嗷嗷——”背后突然传来一阵狗吠。

    紧接着冲出来一个小身子,二话不说撞上了时雍。

    “阿胤叔,狗,狗,有狗……啊。”

    赵云圳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狗。

    他本想藏起来偷听,那知孙正业家养的狗子嗅到了他的气味,冲上去嗅他。他吓得拔腿就跑,骨碌碌就像个肉团子似的冲了进来,还没扑到赵胤怀里,先把时雍撞了个踉跄,又生生抓扯住她的衣服,方才稳住没有摔倒。

    这也就罢了。

    他这般用力过度,直接把时雍藏在身上的白玉令牌给抓扯出来。

    啪,掉在了地上。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