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3章 一锅滚烫的沸水
    赵云圳小孩子手快,迅速捡起玉令。

    “噫,这是什么?”

    时雍脸色微变,伸手去抢。

    一只手抢在她的前面,将玉令从赵云圳手上抽走,顺便把小屁孩儿也拎了过去。

    “你越发胡闹了。”

    “阿胤叔。”赵云圳双脚乱踢乱打,“本宫是太子,你不可以这么对我。”

    赵胤沉着脸不说话,把他放下来丢到圈椅上,“坐好。”

    赵云圳嘴一瞥,小脸儿绷起满是不高兴。

    “等我长大了我要褫了你的官,罚你每天陪我玩。”

    赵胤不理他,举起手上的白玉令牌,目光飞快掠过时雍。

    “你从哪里得来的?”

    听这语气,是知晓玉令来历了。

    时雍没说老实话,“一个朋友,代为保管。”

    “朋友?”赵胤再扫一眼她状若老实的脸,喜怒不辨:“是水洗巷闲云阁的朋友吗?”

    时雍有些惊讶,猛地抬头,直视他的眼。

    他也不避,冷眸如冰,“你最好老实交代。”

    昨晚时雍从无乩馆翻出来,遇见小丙再带他去找娴娘,期间并不曾碰到什么人,也未曾觉得有人跟踪。

    不曾想,她的行踪竟全在赵胤的掌控之中。

    时雍有一种被人扒光的感觉。

    锦衣卫——

    这三个字,时雍不得不重新衡量。

    诏狱是断断不能再去了。

    “不敢欺瞒大人。这玉……是我偷来的。”

    她把昨晚的事情半真半假地告诉了赵胤,说得情真意切,“民女家贫,没有亲娘照拂,亲爹不疼祖母不爱,后娘又生了弟妹,从此饱受欺凌,姑娘家常用的胭脂水粉都买不起,便一时生了贪念……”

    赵胤面无表情看着她,一言不发。

    时雍被他看得不安,摸了下脸,“便一时生了贪念,想偷了玉为小丙找到他叔,得一笔酬金。“

    这大气儿喘得,孙正业都为她感到害怕。

    自从赵胤掌锦衣卫事以来,比他爹任指挥使的时候辛辣狠绝许多。也是时局不好,凡有锦衣缇骑出动,无不是一番腥风血雨,真真儿是让人闻风丧胆。

    要是他一失手把这小娘子捏死了,他心心念念的祖传神针,哪里得见?

    孙正业重重咳嗽一声。

    “大都督,当务之急,是找到那孩子要紧啦。”

    旁人是从不敢打断赵胤的,更不敢在他面前随便帮人解围。但孙正业不同,资历辈分在那里,谁都得给他几分脸面。

    赵胤看他一眼,眼神厉厉地盯住时雍,“你最好没说谎。”

    说罢,他拎着赵云圳大步离去。

    “阿胤叔啊,痛痛痛。”赵云圳在赵胤的手里又踢又打,奶凶奶凶地吼叫:“你不拿本宫当太子,本宫要治你的罪。”

    “你再胡闹——”赵胤停下脚步,“阿黄。”

    “汪汪——”

    狗叫声,孩子的叫声,渐渐远去。

    时雍看一眼孙正业,“孙老,告辞。”

    “且慢。”孙正业让小顺打开药箱,态度不可谓不诚,“把伤口处理好再走不迟。”

    时雍皱眉:“我没钱。”

    孙正业笑出了一脸褶子,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又笑呵呵地问:“老儿有一事不明,想请问小娘子。“

    时雍坐回杌子上,“您请讲。”

    “你为大都督针灸之后,腿疾有明显好转,这几日为何又严重起来?”

    因为阿拾死了啊。

    时雍叹口气,“许是我为大人的腿疾太过忧思,心神不宁,没行好针吧。”

    “针灸一途,确实忌讳气躁。”孙正业点点头,一面为她疗伤一面老生常谈,“待小娘子痊愈,为大都督施针时,老儿可否在旁一观?”

    时雍笑了笑。

    孙正业被她看得不自在,轻咳,“老儿绝不偷师学艺。一把年纪了,半截身子都入土的人,儿孙不才,没有一个能成气候的,学了也是无用。老儿只是遗憾呐,老祖宗说,针灸可治百病,只可惜好些神奇的针灸之法都已失传。老儿就是想看看小娘子这祖传神针。”

    时雍见他神情严肃,这般岁数了说起来仍是双眼生光,实在不忍心拒绝。

    “我答应你。不过有条件。”

    孙正业看出这小娘子不是善茬,捋起胡子就是一笑。

    “你说。”

    “您先教我。”

    孙正业愣住,心中突感不妙,这是被利用了?

    ……

    水洗巷张捕快家一夜灭门的事,在京师城被传得沸沸扬扬。

    张家女眷验尸时稳婆刘大娘在旁协助,这婆子嘴碎把事都说了出去,一条诡异的死蛇在赤身的小姐床上发现很快便传扬出去,百姓毛骨悚然,不免又添了些妖魔鬼怪的香艳说法。

    有人说张小姐与蛇精相好,又要转嫁刘家二郎,便惹恼了蛇精大人,误了全家性命。

    也有消息更灵通的人说,是兀良汗人致造的惨案,为的是让大晏京师不安,给朝廷施压。

    又说,兀良汗新汗王阿木巴图早就想撕毁老汗王和先帝订立的永不相犯的盟约,多年前便派了探子秘密潜入京师,买通关节,将人员布置在京中各处,锦衣卫最近正疯了似的搜查兀良汗耳目。

    一时间,众说纷纭。

    京师如同一锅滚烫的沸水,人心惶惶。

    时雍听了两耳朵有的没的,去水洗巷转了一圈,和娴娘说了几句话,得知小丙已经被赵胤带走,一时也琢磨不透这两人的关系,只叮嘱道。

    “娴姐,若有人来问,你万万不可提及时雍的事。”

    “我晓得。”娴娘是个通透之人,看那些人带走小丙的阵势,就知道不是好相与之人。

    “乌班主那边,我已知会过了。你若还有什么相托,也可告诉我。”

    “没有了。你保重。”时雍谢过娴娘,离开了水洗巷。

    回家时,她从张捕快家门前经过。

    来往的官差和围观的人群,还没有散去。

    时雍驻足片刻,没多停留便回了家。

    王氏和宋香宋鸿都在家里,宋老太和说谋的六姑也在。

    几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看到时雍回来,就噤了声,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她。

    时雍只当没有看见,直接回房,将那张拓印的白纸拿出来看了许久,庆幸自己拓下了图案,又小心翼翼地将这东西用油纸裹了,分两处放好。

    外面突然响起狗叫,院子里喧闹起来。

    时雍不明就里,开门走出去,刚好撞到沈灏带人进来。

    看见时雍,他二话不说,不留情面地挥手。

    “带走。”

    “沈头儿。”周明生同他一道来的,犹豫着不肯上前。

    “谢再衡那小子铁定是胡说八道诬蔑阿拾,阿拾自小体弱多病,手无缚鸡之力,哪来的力量折断他的手?又哪里来的本事杀张家九口?”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