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无限坑人系统〕〔我的老婆是顶流天〕〔抗日之幽灵〕〔蚀骨情深之萌宝来〕〔桃源小神农〕〔他来时星河落满怀〕〔斗罗:武魂殿万岁〕〔精灵之我挖矿养你〕〔空间掌控者〕〔这个医生很稳健〕〔这明末强的离谱〕〔武逆焚天〕〔霍司爵温翔翔〕〔日式妖怪居酒屋〕〔特种兵之神级辅助〕〔重生80下乡肥妻要〕〔这个师尊无所不能〕〔回忌〕〔科技之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8章 谁挡,谁死
    顺天府大牢。

    牢头丁四穿了件半旧的圆领皂隶青衣,拎着饭菜,晃晃悠悠地打了牢门。

    “吃饭啦。”

    时雍抬起头:“沈头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带我去验尸?”

    验尸?丁四心里直想笑。怕是用不了多久,就得让人来殓她的尸了吧?

    “得过了晌午吧?”丁四笑盈盈地说:“吃吧,特地给你加了菜,凉了就不好了。”

    时雍嗯一声,接过来,没有什么表情。

    丁四托着下巴看着低头吃饭的小娘子,心猿意马。

    刚上头传了话来,府尹大人找到了张家灭门案的新线索,午后便要刑审阿拾。听那口气,是要把这桩案子硬办下来。阿拾这小娘皮,怕是活着走不出大牢了。

    这些个当官的人,一会一个主意,他丁四管不着,但大牢这一亩三分地,是他牢头的地盘,一个活生生的小娘子死了怪可惜,临死前供他快活快活,算她积德,下辈子投胎遇个好人家,别再做贱役。

    丁四喜好流连烟花之地,手头有些见不得人的脏药,为免阿拾不从闹事,他把药下在了饭菜里,将下面的人都支了出去,准备神不知鬼不知地办了这事。

    等阿拾醒转,命都快没了,谁还在意这个?

    丁四双眼生光,摸了摸嘴巴,在牢门外走来走去,窥视阿拾反应,有点性急。

    很好,幸亏周明生给了十个大钱托他帮着照顾,这小娘皮并没有察觉出什么,吃得津津有味。

    丁四越看越心急,咽了一口唾沫。

    小娘子低着头,发顶乌黑,一截雪白的脖子从粗布衣里露出来,纤纤细细,仿佛一折就能断,拿筷子的手瘦瘦小小,指甲粉.嫩,修剪整齐,吃饭的姿态缓慢雅致,若非她太过安静,又押在大牢,丁四会觉得这姿态是在故意勾.引他。

    “丁四哥。”时雍抬头,“吃好了。”

    丁四看她碗里都吃干净了,笑眯了一双眼。

    “好吃吗?”

    “还好。劳驾了。”

    时雍说完,靠在墙上阖上了眼,不知在想什么。

    丁四把碗筷拿出去放了,坐立不安地等待,而牢房里,那女子整个人挟裹在杂乱的枯草间,没有半点动静。

    睡过去了?不是说吃了便淫.性大发吗?

    “阿拾?”

    “阿拾!”

    丁四试着喊了两声,拿钥匙打开门,猥猥琐琐地走进去。

    靠在墙上的女子没有半丝反应。

    “小阿拾……”

    丁四扭曲狰狞的脸带着淫.邪的笑,手朝向那张他肖想许久的小脸儿摸了过去。

    “啊!”丁四先叫了起来。

    时雍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血红的颜色,直勾勾看着丁四。

    “算计我?”

    平静冷漠的声音,把丁四吓得心脏乱跳。

    “你怎么会没事?”

    “那饭菜你不都吃了吗?”

    他一声盖过一声,被时雍冷冽的眸子盯得恐慌无比。

    这是一双什么眼啊,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眼睛,

    赤红、狠厉,分明在笑着看他,却像有一条毒蛇爬上了后腰,顺着脊背慢慢钻了进去,冰冷冷地啃噬他的皮肉——

    而这,来自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他以为可以随意欺辱的小娘子。

    “狗东西,你是反了不成?”

    丁四心虚慌乱,嘴上不忘逞强,步子却情不自禁地往后退,连声音都变了调,“这是府狱大牢,老子分分钟捏死你信不信?”

    时雍逼近,一把掐住丁四的脖子。

    “谁要害我?说!”

    “不,不是我,我不知道。”

    时雍虎口越捏越紧。

    “阿拾,你不要乱来。”丁四喉头腥甜,一种濒临死亡的痛苦让他圆瞪了双眼,一句话说得结巴。

    “我说我说,是府尹大人要逼你认罪,一会就要动用大刑了。这桩案子你招也得招,不招也得招。姑奶奶,你饶了我吧……就算,就算你杀了我,你也走不出府狱,何不积积德,饶我一命?”

    时雍平静地看着他,“下的什么药?”

    药?

    丁四一愣,回过神来。

    既然知道被下了药,那肯定是药物有反应了?

    丁四低头,看她另一只手在微微颤抖,死死掐着大.腿,手背上青筋都涨露了出来,不由大喜。

    “阿拾。”丁西阴恻恻地笑,“难受吗?是不是受不了?好妹妹,这药可烈性了,哪怕你是个贞节烈妇也熬不住的,不泄这个火,不死在大人的刑具下,也会暴体而亡。”

    时雍眼底颜色更深。

    那一片红血丝似要燃烧起来。

    见她如此,分明是药性发作了,丁四又生了几分胆色,哆哆嗦嗦去搂她的腰。

    “你看看你,老姑娘了,还没有男人肯要,真是可怜。活一辈子还没尝过男人是什么滋味儿吧?求我啊,求哥哥我成全你,让你死前得个完整?哈哈哈哈。”

    哗啦!

    铮!

    金属划空而过——

    笑声戛然而止!

    丁四低头一看,一柄腰刀透入他的腹中。

    鲜血汩汩流了出来,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明显感觉到肠道受伤后的疯狂蠕动,还有那血液溅在手背上的温度。

    眼前女子的脸,平静、冰凉。

    而他甚至没能看清她是如何拔下他的腰刀。

    “你……”丁四瞳孔睁大,拼命抓扯时雍,想要夺刀。

    时雍面无表情,刀往前再送入半分。

    丁四惊恐,“快来人啊……救,救命!”

    外面吃酒的几个守卒听到呼救声,一口气冲进来好几个。

    可是,一看眼前的情形,吓得停下脚步,像被人点了穴道似的,一个字都喊不出。

    丁四满身是血抖如筛糠,时雍披头散发双目阴凉,捏刀的手微微颤抖。

    咚!

    丁四重重倒在地上。

    牢门开着,没有上锁。

    时雍一把掐住门柱,手指头抠向喉咙,哇啦吐了一地。

    牢狱里安静得可怕,

    几个守卒好半晌才从恐惧中回过神来。

    “阿拾,你是疯魔了不成?竟敢在府狱里行凶杀人?”

    时雍眯起眼,抬袖子抹了抹嘴巴,冷笑着提起腰刀,慢吞吞走向他们。

    “谁挡,谁死。”

    ……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