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李川〕〔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人在四合院,开局〕〔我不是械王〕〔大宋皇家发行商〕〔全球灾厄之从末日〕〔费伦大陆的棋法师〕〔救世主降临〕〔我真没想结婚啊〕〔昭周〕〔错嫁成婚:总裁的〕〔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9章 不疯魔不成活
    徐晋原刚从夫人手上接过一碗黑乎乎的中药准备喝下去,外面就传来一阵呜声呐喊。,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这是他在府衙里的内宅,平素胥吏小厮们是断断不敢乱闯乱叫的。

    他正头痛呢,听到那喊声就皱了眉头。

    “谁在外头?给本府掌嘴二十再来回话。”

    一个仆从赶紧应是,走出去就骂。

    “大人内宅,吼什么吼?掌嘴二十再来回话。”

    “府尹大人,不好了。”那守卒连哭带喊,扑通一声跪趴在地,“府狱里出大事了。”

    一听府狱出事,徐晋原这药喝不下去了,夫人的纤纤玉手要来相扶也生烦了,一把推开她就大步出门。

    “怎么回事?”

    守卒跪趴在地上,满头满脸都是血,见到他号啕一声。

    “大人!阿拾她疯了,拿了牢头丁四的腰刀,见人就砍,狂性大发,一连伤了我们十数人,眼看就要冲出府狱了。”

    “什么?”徐晋原大惊,“你们都是纸糊的吗?不会拦住她?”

    “拦了,拦不住。她,她,就是个疯子,我们都挡不住啊。”

    “饭桶!一介女流都看不住,要你们何用?”

    徐晋原来不及多想,提了提没有穿好的鞋,边走边系衣服。

    “沈灏呢?让沈灏即刻前去拿下凶犯。”

    说来徐晋原心底是有几分窃喜的。

    之前得了怀宁公主的命令,要替她办了阿拾,多少还有点心虚。这下好了,她自己作死,那便不怪他不留情面了。

    内宅在府衙最北面,要去府狱得经后堂,二堂和仪门,徐晋原走得匆忙,还不等过仪门,一个衙役就疯子一般冲了进来。

    “报——大人!大人!”

    徐晋原正在火头上,一脚踹过去。

    “本府还没落气呢,一个个嚎什么丧?”

    他本以为是阿拾又砍杀了人。不想,那人被他没轻没重地踹了一脚,好半晌才喘过气禀报。

    “大,大人。锦衣卫来要人了。”

    提到锦衣卫,哪怕同属公门中人,心脏也得抖三抖。

    锦衣卫是皇帝亲军,直属近卫,可自行缉捕、侦讯、行刑、处决,不必经法司审理,但凡与锦衣卫沾边的案子多是酷烈残忍,可谓恶名在外。

    徐晋原立马整衣相迎,衙役们也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出。

    不过转瞬,魏州便风一般卷了进来。,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府尹大人辛苦,下官今日奉了大都督之命,来提人犯宋阿拾问话。”

    徐晋原脸上褪去了血色。

    “阿拾?”

    “大人,行个方便?”

    手持锦衣卫令牌,魏州满脸是笑。

    他是北镇抚司里最好打交道的人,可是此刻,徐晋原却觉得这张笑脸比催命的阎王更加可怕了。

    绝不能让锦衣卫把人提走。

    怀宁公主那里无法交代也就罢了。

    府狱出这么大的事,又在这个节骨眼上……

    他项上乌纱,还要不要了?

    徐晋原沉吟着笑道:“千户大人,京师案件一向由我顺天府衙经办。况且,此案干系到衙门里的张捕头……”

    “那更应当由北镇抚司督办了。”

    魏州笑盈盈地看着徐晋原,看上去好说话,语气却不容置疑。

    “府尹大人,大都督没什么耐心,我得赶紧带了人去复命。不要让下官为难可好?”

    徐晋原一颗心凉了半截。

    不说北直隶这一亩三分地,便是当今天下的王侯将相,谁敢惹锦衣卫?谁又敢惹锦衣卫那位冷心无情的大都督?那是一等一的贵人,也是一等一的狠人啦。

    徐晋原骑虎难下。

    “千户大人说得有理。那劳驾先去吏舍办个签押文书?”

    他强自镇定,扭头对师爷说:“你去找府丞,招呼好千户大人,我先去办点私事。”

    徐晋原拱手朝魏州告了歉,举步出仪门,又回望着吩咐随从。

    “去告诉府丞,务必把魏州给我拦住了。府狱里的事,半句不可声张。”

    事以至此,他只能先稳住魏州,去府狱把事情摆平再说。

    ……

    离府狱大门不足五丈,时雍停下了脚步。

    初秋潮湿的凉风夹着水气扑面而来,她眯起双眼。

    沈灏按刀站在门口,背后跟着十来个严阵以待的衙役。

    “沈头。”时雍一手提着滴血的腰刀,一只手按着胸口,咬牙冷笑:“这般下作手段,不该是你。”

    “你这是怎么了?”沈灏看她面色潮红,神色有异,露出几分关切。

    时雍似笑非笑地一笑:“无、耻。”

    沈灏的表情僵硬在脸上,眉上的刀疤牵动一下,目光从时雍被鲜血和汗水混染的脸上别开。

    “拿下,送到刑具房。”

    刑具房是处置那些不听话的囚犯所用。

    密封的空间里,辛臭气味弥漫,时雍吃下的饭菜虽然吐干净了,但药性仍有残留,这一番混乱厮杀下来,再被几个五大三粗的捕快塞到恐怖黑暗的房间,几乎没了反抗之力。

    她盯着沈灏,呼吸困难。

    “沈头,阿拾极为信任你。”

    沈灏一言不发。

    铐子、脚镣、沉重的枷琐,那铁器碰撞的锒锒声刺耳万分。

    时雍嘴巴微张着,露出了笑。

    “想让我认罪,再杀我灭口?伪造成畏罪自杀?”

    “只是盘问。”沈灏始终不看她的眼睛。

    盘问?

    若非得了上头授意,丁四再大的狗胆,也不敢做那腌臜事。

    ……

    嗒!嗒!嗒!

    沉重的脚步声匆匆传来。

    时雍转过头,看到穿着官服的徐晋原手负身后,神色慌乱地走了进来。

    “招了没有?”

    时雍还给他一张冷笑的脸。

    徐晋原一怔。

    他走到被按压在地的时雍面前,弯下腰,低着声音。

    “招了吧,少吃苦头。”

    “你在求我?”时雍道。

    徐晋原看着她嘲弄的冷笑,本想哄她几句,唾沫却仿佛粘在了舌头上。

    罢了。他已经没有选择。

    “看来不动大刑,你是不会招了。来人啦!上拶(zan)子——”

    时雍半眯眼。

    一滴汗从睫毛落下来。

    拶子是用对待女犯常用的刑具,又叫手夹板。用拶子套入手指,再用力收紧,十指能被生生夹断。十指连心,那非人的疼痛一般人都无法承受。

    徐晋原调任顺天府尹三年,用到拶指的次数屈指可数。

    刑具房里的人俱是一怔。

    沈灏更是变了脸色。

    “大人,慎用酷刑——”

    他话没说完,徐晋原便冷声打断。

    “沈捕头,恶徒是你亲手擒来,你又心生同情了不成?张捕快是你同僚,再有刚被砍杀的十数人,平素你也常唤一声兄弟。阿拾不无辜!今日便是天王老子来了,她也逃不得这罪责!”

    沈灏喉头微紧,“大人,阿拾是咱们衙门里的人,此中定有误会……”

    徐晋原冷哼,不愿再浪费时间,

    “我看她就是顽固不化,狡诈奸恶。不动刑,怎么肯招?来人啦,给本府用刑。”

    “是。”高声应和着,两名衙役拿了拶子便套上时雍的手指。

    尾指粗的麻绳往两边一拉,那拶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听上去分别瘆人。

    沈灏不忍再看,闭上眼将头转向旁边。

    然而……

    没有他以为的呐喊呼叫,

    阿拾安静得未发一声。

    沈灏血液都冻住了。

    这小女子刚硬如此,骨头竟不输男子。

    徐晋原也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小小女子这般能耐。

    他坐不住了,抬脚踩上时雍的手背。

    “本府再问你一次,招是不招?招了,能得个好死。不招,那休怪本府无情了!”

    时雍冷笑,双眼一眨不眨地盯住他。

    “府尹大人可知,我这双手,是赵胤的命?”

    “满口胡言乱语,我看你真是疯魔了。”

    锦衣卫就在外面等着,徐晋原不敢耽搁,用力一咬牙,吼得面目狰狞。

    “给本府用力拶!”

    砰!

    刑具房大门被人踢开。

    “锦衣亲军都指挥使赵大人到!”

    魏州冲在最前面,凉风过处,一抹鬼魅般的修长身影在几个锦衣缇骑的簇拥下,举步走了进来。

    赵胤?

    这一刻,徐晋原感觉到了透骨的惊悚。

    这才是真正的活阎王啊!

    出任府尹三年,他和锦衣卫打了无数次交道,而赵胤来顺天府衙还是第一次。

    且,贵足踏入狱中,能为什么?

    徐晋原冷汗涔涔地侧过脸,看到时雍赤红的眼底有讥弄的笑。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