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星界使徒〕〔惊!清贫校草是孩〕〔东方梦工厂〕〔大明第一臣〕〔诡异入侵〕〔扮乖〕〔不让江山〕〔人在美漫,开局祖〕〔全能小神医〕〔开局召唤100个小鲁〕〔女总裁的超凡神医〕〔模拟修仙:我能固〕〔斗罗之绝世冰神〕〔无双皇子,开局被〕〔斗罗之武魂是蓝银〕〔大秦:无双皇子,〕〔全球高武开局签到〕〔巅峰小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2章 绵绵阴雨海棠花
    无乩馆。,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绵绵阴雨将海棠花从墙角伸出的枝条浇得湿漉漉艳丽多娇,透过花格窗下的树影,站着两个端端正正的美人。不知是铜炉的熏香还是她们身上的香甜,将时雍的脑子熏得又晕眩了几分。

    这是哪里?

    她半眯起眼打量。

    眼前是一个冷清的小院,右边有一口池塘,荷叶连天,一片碧绿,枯萎的莲篷探出高高的枝杆点缀其间,在秋风中瑟瑟摆动。

    赵胤带她来这里,是要干什么?

    “爷。”一个美人走过来,打量一眼被谢放和杨斐两人“拎”回来的时雍,“东西备好了,交给我们吧。”

    谢放和杨斐交换个眼神,就要把时雍递到她的手上。

    “等等。”时雍转头,一张满是酡红的脸面向赵胤,“大人有解药?”

    “没有。”赵胤视线落在她干焦的嘴皮上,眸色若有似无的黯了黯。

    这一眼看得时雍心颤颤地一跳。

    虽说她抠吐了大部分药物,但那药的药性极烈,到如今,后背布满汗意,小腹抽痛,生了些麻涨酸软的感觉,嘴巴更是焦渴难耐,烧得她嗓子哑痛,一股热浪如波涛般汹涌而来,再熬下去,怕是不成。

    “大人是要亲自帮我解毒?”时雍又问。

    “……”

    “……”

    小院里古怪地安静着。

    她中的是什么毒,去了顺天府大牢的人都知道。

    赵胤把她带回无乩馆,而不是送去锦衣卫,这本就是谢放和杨斐等人缠在心里的问题。

    这个药没有解药,他们打死都不敢去想大都督会亲自解毒,阿拾却大胆地问了出来?

    谢放为她捏了把冷汗,生怕她还没毒发身亡,就被大都督捏死。

    然而,赵胤脸上却平静得反常。

    “拎出来吧。”

    什么东西拎出来?时雍脑子里天人交战,怀里像揣了一只蠢蠢欲动的小兽,但她没忘自己人犯的身份。

    “大人要如何处置我?”

    赵胤面无表情,“等你活下来再问不迟。”

    时雍莞尔,眼睛半眯不眯,“你不会让我死的吧?”

    今日赵胤会亲自去府衙大牢里捞人,出乎时雍的意料之外。,更多好看小说免费。而这也更是证实了阿拾对赵胤的重要性。

    时雍笑容虚弱无力,但底气十足,一副吃准了赵胤舍不得她死的样子。

    赵胤看她一眼,一张脸冷得看不出情绪。

    时雍眼皮半垂,只见两名侍卫抬着一个大木桶放到廊下,还没有靠近,一股浓郁的凉气便扑面而来。

    “这是什么?”

    “把她丢下去。”赵胤淡淡地说着,一袭织金黑锦袍服在凉风里微微摆动,将他衬得更为冷漠无情,连带这句话都像冰疙瘩似的,将时雍晕眩的脑袋砸得清醒了几分。

    “你要把我丢到冰桶里?”时雍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赵胤漫不经心地坐在廊下的椅子上,“地窖藏冰不多,省着点用。”

    “我不!”时雍怕冷,

    刚那一桶从头浇下来的凉水差点去了她半条命,仇还没报呢,这王八蛋又要把她丢到冰桶里浸泡?

    上辈子死在他的诏狱,好不容易重活一次,她不想死在他的冰桶里。

    “我宁愿……暴体而亡,也不想冻死。”

    赵胤显然没有什么耐心,“丢下去。”

    “是。”谢放弱弱地看了时雍一眼,就要过来拉她。

    “别动我!”时雍冷喝一声,脚下突然一滑,错过了谢放的手臂。

    谢放一愣。

    他没有想到她被下了药,又在顺天府大牢里夹坏了手指,身上有伤,现在居然还能这么利索的躲开他,顿一顿,便慢了半拍。

    “我不用你救。”时雍回头看一眼赵胤,深吸一口气,突然冲过去翻越石栏,朝池塘一跃而下。

    扑嗵一声。

    “爷!”

    四下里惊叫一片。

    几个侍从和婢女吓得不轻。

    “她跳下去了?”

    “这池塘的水可不浅,浮泥也深,要死人的。”

    “快,赶紧捞人。”

    一群人冲到栏杆边上,只见落水的女子像一尾鱼,钻入了遮天蔽日的荷下,不见了踪影,水面上只冒出几个脏乎乎的气泡。

    谢放脱下外套就要下水,却被赵胤制止。

    “不必管她。”

    谢放僵在那里,“爷,阿拾受了伤,会溺死的。”

    “她自己选的。”赵胤又道。

    今儿仍然是个阴雨天。

    雨水从青瓦笔直的沟缝里滑下来,嘀嘀嗒嗒,珠帘一般。

    众人沉默地望着池塘。

    锦衣卫这些人都是见过风浪的人,可这般绝决的女子,少见。

    等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谁也不知时雍在荷塘里泡了多久的冷水,突然听得水响,一颗湿漉漉的脑袋从水面钻了出来,狗子似的左右甩动。

    她的头发散乱地贴在头皮和肩膀,将脖子衬得越发修长纤细,苍白的脸上没有表情,湿透的中衣裹着玲珑的身段若隐若现,没有外衫,身披浮泥,但一双眼儿慵懒深沉,泛了几丝秋水,与这阴雨天气极是相合,如芙蓉出.水,潋滟多情。

    “我冷。”她直勾勾盯着赵胤。

    婧衣看她一眼,内心隐隐生出一丝害怕。

    这女子衣着粗鄙,分明不打眼,可当她用这样的眼神看人时,竟如此妩媚。

    婧衣不敢去看赵胤是什么表情,低头走近,“爷,我去给姑娘拿衣服。”

    赵胤一言不发地走近池塘,就像没有听到她的话,冷着声音吩咐谢放。

    “去拿清心露。”

    清心露?

    时雍眨了眨眼,游到栏杆下,攀着一块石头便要往栏杆上爬,奈何身子泡久了着实虚弱,还没有爬上来,脚下一滑,就往后倒去。

    “呀!”一群人惊叫。

    时雍闭上了眼,做好了摔下去的准备。

    然而,料想中的倒栽入水没有出现。

    她手臂被人狠狠拽住,腰上一紧,一股大力托住她几乎腾空而起。

    待她从昏眩中睁眼,连人带一身淤泥和残荷腐臭,齐齐落入了赵胤的怀里。

    全场鸦雀无声。

    时雍闻到他身上那种极其男性攻击力的气息,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额头上的水渍淌下,落入赵胤的颈窝——

    “……多谢大人。”她说得有点虚。

    赵胤没有说话,沉着的冷脸似乎极为不悦,分明是对她有几分嫌弃,但他也没有丧心病狂地丢下她,而是将她拎起来走向廊下的椅子。

    为了保持平衡,时雍自然地圈住他的脖子。

    这男人高大精实,身子硬得像一块石头似的,握在腰上的手大得仿佛一用力就能折断她,因此时雍并不觉得这样的拥抱很舒服,也没有生出半点暧昧心思。

    但随侍的婧衣和妩衣两个丫头却惊呆了!

    爷这是动了心思?

    在爷的身边原本有四个丫鬟,都是夫人精挑细选了养起来的。除此,整个无乩馆再没有旁的女子,更别说哪个女子能蒙得恩宠,随侍在侧了。爷平常对她们尚好,但保持着男女之妨,并不肯亲近,哪怕明知道她们都是夫人挑选出来侍候他的女人,而婉衣更是因为爬爷的床,被丢去了乡下庄子里种地。

    这个叫阿拾的女子,凭什么?

    一个被时雍理解为“拎”的嫌弃举动,在婧衣和妩衣心里,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婧衣年岁最长,在赵胤跟前最得脸,见状低头上前。

    “爷,您衣裳脏了,先回房沐浴更衣吧,姑娘这里我来伺候。”

    “她不用伺候。”赵胤解下弄脏的披风,冷着脸丢在时雍身上,“她的命比猫还长。”

    这是夸她还是损她?

    时雍半垂着眼皮瞄他。

    身子不好受,没有力气,其实她很愿意小姐姐伺候。

    但赵胤这人显然没有同情心,任由她湿漉漉坐在那里,直到谢放拿了一个青花瓷瓶过来。

    赵胤拔开塞子,递给她,“喝光。”

    狠毒!有药不早点拿出来?

    时雍二话不说,仰头骨碌碌灌了一大口,“是酒?”

    喉头又干又涩,她重重咳嗽起来,双眼瞪着赵胤,再顾不得“老老实实”的人设了。

    “大都督这么喜欢折磨人?”

    “不识好歹。”赵胤轻轻拂了拂衣袖,转了身,“洗干净,送到本座房里。”

    洗干净,送他房里?

    人,还是披风?

    时雍酒下肚,一股暖流从喉头入腹,顷刻遍布浑身,臊热感直冲脑门。

    这么烈性的酒,居然叫“清心”?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