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3章 清心露
    怀宁殿。,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赵青菀听了小太监的耳语,将刚刚簪上的一支镶玉金步摇重重摔在了地上。

    “废物!徐晋原这老东西真是个废物。”

    她脸上怒气大炽,殿内的太监宫女“扑嗵扑嗵”下饺子似的全跪了。

    “殿下息怒。”

    四周鸦雀无声。

    赵青菀死死攥着手绢,一张清丽的脸因那一抹阴云显得狰狞又狠毒。

    “那贱婢果然被赵胤带回了无乩馆?”

    小太监不敢抬头,“是的殿下,传信的人还说,锦衣卫在倚红楼里大肆搜查……拿了好几个狎.妓的官吏,还有楼里的妈妈,交不出解药,吓得直接从二楼跳下,当场毙命。这事闹得鸡飞狗跳,怕是顺天府都要传遍了。”

    “什么?”赵青菀大吃一惊。

    赵胤竟然为了一个小小的女差役,做到如此地步?

    掀了京师最大的青楼,逼死了妈妈,砸了店,还拿了人……

    赵青菀想不通,徐晋原这废物为什么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下药的事也敢做。

    这对赵无乩来说,是犯大忌。

    徐晋原栽他手上便没有活路了,就怕那废物管不住嘴巴,把她供出来,事情就更麻烦。

    更可气的是,徐晋原坏她的事不说,现在把一个下了药的贱婢送到赵无乩的府上……

    赵青菀暗自咬牙,满是嫉恨。

    “银盏,为本宫梳妆。本宫要面见父皇。”赵青菀抚了抚鬓角,神色不安地坐在铜镜前,梳了头发簪了花,又换上一件崭新的缎面宫装,让侍女捧去厨房盛了点熬好的汤,捧个小托盘便往乾清宫尽孝去了。

    还没到地方,赵云圳的身影就鬼鬼祟祟地从甬道里闪了出来。

    “云圳。”赵青菀笑盈盈地走过去,“你又要上哪里去?”

    赵云圳嘴里含了个蜜枣儿,斜斜地看着她,冲她勾勾手指头,一双星眸狡黠如狐。

    他要说什么?

    赵青菀低头把耳朵凑过去,却听到嗤的一声。

    “你管不着,哼。,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说完,赵云圳更领着个小太监大摇大摆地走了。

    赵青菀气得绞紧了手帕,看着赵云圳小小的身影,有气又不敢发。

    “太子殿下这个时辰怎么没去读书?”

    “陛下病着,娘娘又总是娇惯,最近太子爷是纵得不像话了。奴婢听说,总往宫外跑。”

    “是吗?”赵青菀心头一动,眼里闪过一抹光。

    ……

    清心露为何叫“清心”露,时雍是次日晌午才知道的。也是一觉醒来,她才知道,需要洗干净送赵胤房里的是披风不是人。

    这一觉,睡得太久。

    时雍做了一个谈不上清心的梦,漫长又煎熬。在那个拔不开的层层梦境里,她的身体着火一样燃烧,像一只无力又慵懒的猫儿。与她一同燃烧的,还有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

    时雍有些羞耻,明知道自己是被人下了药,但又无力挣脱,只能凭着本能紧紧攀附着他,把他当成唯一的解药。一切都出自本能,荒唐又无解,如同真实一般,她甚至能忆起他嘴唇的凉薄,还有他没有半分温柔的粗鲁。

    他冷,她却热得像锅里的油,被熬了一遍又一遍,熬得浑身都酥软发汗,方才从混沌中找回一点现实的声音。

    “这贼女子怎么还不醒?”

    “会不会是死了?”

    “我摸一下还有没有气?”

    “放肆!本宫的女人,你也敢摸?”

    时雍脑子一阵阵抽痛,宿醉般的无力感,让她好半晌才听出这两个声音是谁。

    “太子殿下……”时雍半睁开眼,看着盘腿坐在她床边的赵云圳,视线慢慢移动,发现了抱剑而立怒视着她的小丙。

    是这两个冤家啊?

    原来南柯一梦。

    时雍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声音微哑。

    “你俩一直在这儿?”

    “哼!”赵云圳不高兴地斜着眼,“你哪来这么大的脸,认为本宫会一直守着你?”

    小屁孩儿,她有这么说吗?

    时雍忍不住逗他。

    “殿下可曾听过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故事?难道,你真的关心我?”

    “闭嘴!”赵云圳脸一黑,一把就掐住了时雍的脖子。

    小屁孩儿看着不大点儿,力气却不小,时雍咳嗽两声,赶紧拖住他的腰,顺势将他小身子一并拉过来搂在怀里,死死扣住,又笑着在他粉嘟嘟的小脸上掐了一把。

    “殿下饶命,民女再也不敢了。”

    “你!”赵云圳看着她搂抱的动作,身子僵硬着,人都傻了。

    “你竟然冒犯本宫?”

    在时雍心里,他只是一个小孩儿。可是赵云圳当朝太子,从小见到的人,无一不对他恭敬有加,哪个敢这么失礼,对他又搂又抱又捏,还表现得这么亲昵?

    “你松手,死丫头,本宫要治你的罪。”

    “哦。”时雍一时手痒没忍住,看他小脸都红了,不知是气的还是急的,赶紧敛住表情,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太子殿下饶命,民女有罪。“

    赵云圳哼声,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看你可怜,本宫这次便饶你不死。”

    “那你先起来可好?这样趴着有损殿下的威风。”

    赵云圳小脸又红了,“死丫头,你——”

    “谢殿下不杀之恩。”时雍截住他的话,将他小身子挪开,这才慢条斯理地坐起来,望向怒气未消的小丙。

    “小子,你对恩人就这态度?”

    “恩人?你偷我的玉,我是来找你算账的。”小丙洗了脸换了衣服,看上去比时雍那日估算的样子要小两三岁,只是骨架高大,看上去比同龄孩子大些罢了。

    如今看来,也不过十三四岁。

    哄他,不难。

    “大都督是你叔叔?”

    “关你什么事?”小丙吼完,又瘜了瘪嘴,“他不是我叔叔,他是我叔叔的儿子。”

    “哦。”时雍故作认真地点点头,又眨了眨眼,“你那块玉,是哪里来的,有什么古怪吗?”

    小丙神色警惕地看着她。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时雍笑道:“你看,若不是为了帮你把玉交到无乩馆,找到你的亲人,我又怎会受这么多折磨……你看我的手?”

    她的手已经上过药,缠上了纱布。

    时雍对这个没有什么印象,也不知道是谁做的,看小丙瞪大眼睛,显然是不信,她又道:“我请你吃饭,给你安排住处,找漂亮姐姐来照顾你,还替你找到了亲人,你不仅不谢我,还一口一句贼女子,忘恩负义!”

    小丙被她说得哑了口。

    “那我也不能告诉你。这是秘密。”

    秘密呀!

    看来要从这小子嘴里挖出玉令的秘密,怕是不容易。

    时雍虚脱般倒在床上,直挺挺的,一动不动。

    小丙变了脸色,冲过来掐住她的人中,“你怎么了?”

    赵云圳也趴过来看,“是不是要死了?快去叫阿胤叔,要是她被我们玩死了,阿胤叔会责怪的。”

    什么叫玩死了?

    小屁孩子!

    时雍懒洋洋地躺着,听他两个你一句我一句如同惊谎的兔子一般又喊又叫,扬起了唇角。

    赵云圳一喊,整个小院都热闹了起来。

    两个丫头匆匆赶来,婧衣走在前面,与床上的时雍大眼瞪小眼,愣了愣,又看了看太子殿下。

    “姑娘,你没事?”

    “有事。”时雍扯了扯身上的衣服,眉头拧起,“我想洗个澡。一身汗。”

    婧衣看向妩衣:“去准备。”

    赵云圳这时回过味来,恼羞成怒地瞪着她。

    “死丫头,你装死骗我?”

    时雍朝他莞尔,眼窝里都是笑。赵云圳一张粉嘟嘟的脸绷得像个小大人,咬牙切齿又忍不住脸红。

    “等你好了,本宫就赐死你。”

    一言不合就要杀人,也不知哪里学的。时雍忍不住又逗他:“太子殿下,民女要更衣沐浴了。”

    “你,你跟本宫等着。”

    赵云圳逃也似的跑了,顺便拽走了一头雾水的小丙。

    ……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