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重生都市仙帝〕〔回到2002当医生〕〔轮回世界:傅青海〕〔重生影后她又逆袭〕〔阿兹特克的永生者〕〔末世氪金进化神宠〕〔离柯南远一点〕〔殿下别这样〕〔都市医武战神〕〔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电竞大神暗恋我〕〔无敌败家子系统〕〔重生九零小辣椒〕〔暖婚100天〕〔九天苍穹变〕〔全民入侵异界开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4章 审问(二)
    热水散发着袅袅雾气。,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这间屋子背阴,外面又下着雨,比伺候沐浴那两个小丫头的脸还要阴冷。

    时雍懒洋洋地躺在木桶里,在经历了冰.火两重天后,胃里暖烘烘的,身子也暖烘烘的,竟觉得十分舒服。

    “姑娘,还要再加水吗?”婧衣问。

    时雍想想,“加。”

    “婧衣姐。”妩衣比婧衣年纪小,人也单纯,不高兴地哼了一声,“都加四回热水了,再泡下去皮都要泡皱。咱们干嘛要这么伺候她?”

    婧衣看她一眼,“听姑娘的。”

    “……”

    妩衣没再说话,时雍听着,散慢地闭着眼,懒得动弹。

    变成阿拾这几天的日子实在是太苦,有美人在侧,热水沐浴熏蒸还能排毒,她何乐而不为?

    入得锦衣卫,如进生死门。

    落到锦衣卫大都督手上,无须多想。

    咚咚!

    听到敲门声,妩衣出去了。

    很快,又一个漂亮的姑娘跟着她进来,手上的紫檀木托盘里有几个药瓶和纱布。

    “爷听说她醒了,要传她过去问话,姐姐们快着些。”

    婧衣问:“爷叫你拿来的药?”

    “嗯。爷说,她的手有伤,要仔细些,这药还是昨日孙老爷子留下的呢。”

    “是吗?”

    婧衣怔了片刻,笑道:“婳衣,你把衣架上的衣服拿来,我看姑娘和我骨架子差不多,应当是能穿。”

    来人很快取了衣服来,粗声粗气地埋怨,“婧衣姐,这是你今年刚做的新衣服吧,自己还没舍得穿,却给了她?”

    婧衣接过,朝她笑了笑,温和地问时雍。

    “姑娘,你是自己来,还是我——”

    时雍不客气地站起来,将受伤的双手高高举起,摆明了让她们侍候的意思。

    妩衣:……

    婳衣:……

    是个什么身份还不知道呢?竟摆起了谱来?

    ……

    无乩馆最里最大的院子,就是赵胤的居所。,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阴雨绵绵的天气,白日里书房也掌着灯,很是肃静。门口几个身穿飞鱼服腰佩绣春刀的侍卫,站得整整齐齐。

    谢放匆匆打帘子进去,赵胤一人坐在书案边,正提笔写着什么,面前一摞摞公文摆放有序,几乎堆放了半张桌子。

    谢放涮袖,单膝跪地。

    “爷,宫里来传信,兀良汗来使今日再次要求面见陛下,求娶怀宁公主,陛下没了主意,急招爷入宫商议——”

    一滴墨从笔尖滴到白纸上,蕴染了一团。

    “知道了。”赵胤挺直着身子将那行字写完,公文合上,将笔放在笔架上,慢条斯理地坐下来,却没有要动的迹象。

    书房聚冷。

    谢放脊背寒了寒,

    “去回陛下,就说我稍后过去。”赵胤抚袖,拿起另一份公文,慢声道:“告诉丁一叔,兀良汗来使一百二十八人,每日里的行踪务必具实上报,不可有疏漏。”

    “是。爷。”

    谢放跟随赵胤有些年了,了解他的性情,哪怕是陛下召见,他不急,谢放也不能替他急。

    “还有一事。”赵胤抬头,那突然变沉的眼,让谢放身子禁不住绷紧。

    “小丙的事。”赵胤的目光落在一份刚传来的公文上,手指轻轻一抚,眉头分明拧得更紧,“给丙一回两个字。安好。”

    谢放想了想,“就两个字?”

    赵胤目光注意着手上,回答得漫不经心,“一个字都不能多。”

    “是。”谢放缄默片刻,就听到门外婧衣娇脆的声音。

    “爷,阿拾带到。”

    “让她进来。”赵胤把公文合上,端起已经凉透的茶盏,慢慢饮着,并不抬头看时雍。

    时雍看了看书房的布局,慢吞吞在赵胤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大人,你找我做什么?”

    赵胤手一僵,皱眉看着她。

    谢放更是见鬼一般盯着这个不知礼数的女子。

    爷没有赐坐,她怎么敢坐?

    而且,还坐得这般理所当然,姿态如常?

    时雍看看谢放,再看赵胤,又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哦了一声,解释说:“我穿了婧衣姐姐的衣服,宽松了些,是不是有点古怪?”

    不是衣服古怪,是人古怪。

    谢放快给这姑奶奶跪了。

    这几日她是疯了不成?总能出点错,挑战爷的威仪——

    他心里为阿拾敲鼓,可赵胤轻轻放下茶盏,却不见动怒。

    “好些了吗?”

    时雍不客气地打了个喷嚏。

    “幸亏有大人的清心露救命,好了许多。”

    赵胤垂着眼皮,心安理得地受了她这个恭维,漫不经心地说:“一千两银子。”

    “什么?”时雍又打个喷嚏,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清心露,一千两。”

    抢劫啊?

    阿拾在衙门里当差,一年下来年俸不足三两银子,就那么一瓶破酒,他开口就一千两?怪不得人人都说赵胤心狠手辣,这分明就是吃人不吐骨头。

    “大都督缺钱?”时雍问。

    “不缺。”赵胤淡然道:“本座不愿让人占便宜。”

    “那我还给你针灸推拿正骨呢?我跟你算银子没有?”

    赵胤看着她,“算了。算得清清楚楚。一文不少你的。”

    算了?钱呢,阿拾放哪了?

    时雍完全想不起来,为免穿帮,只得“老老实实”地哦了声。

    “大人,最近我手头不宽裕,拿不出银子来。”

    “无妨。”赵胤不看她,说得淡然,“欠着。”

    这么好说话?

    时雍刚想道谢,一张欠条便摆在了面前。

    白纸黑字写得很清楚,要是这债还不上,她便甘愿以身抵债随侍赵胤左右,为他施针治疗——

    “大人,上面写的什么?”阿拾是“不识字”的,时雍装得脑袋发痛。

    赵胤端着茶盏轻轻吹了吹水,“本座还能卖了你不成?画押吧。”

    “……”

    画押就画押,画了也不认。

    时雍差不多已经想明白了,从她入狱到被锦衣卫带走这么久的时间,始终不见宋长贵出现,家里还有恶毒后娘奇葩继妹,这身份其实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与其跟锦衣卫纠缠不清,不如先想办法离开京师这个是非之地。

    她一走,这债,赵胤找谁去要?

    时雍眯起眼拿着字条,倒过来看了好半天,见赵胤面无表情,半点都不心虚,心里暗骂一声老狐狸,懵懂不知地在纸上画了押。

    “我相信大人不会骗我。”

    赵胤别开脸,看向怔愣的谢放,“给她一杯热茶。”

    谢放再次傻掉。

    这是大都督吗?一个小女子随便在他面前入座,不当他的威仪是回事,他没把人丢出去就不错了,还赏一杯热茶?

    谢放古怪地看着时雍,将茶放到她面前。

    没想到,她推开了。

    “这个多少钱?”

    谢放僵住,赵胤却淡定,“这个不用钱。爷赏的。”

    “……”时雍不客气地伸手去拿,但是手上有伤,摸了一下又烫又痛,缩回来,看着赵胤问:“说正事吧。”

    “这茶不喝,可惜。”赵胤道。

    嗯?有什么特别?时雍手不便,索性低头拿鼻子去拱了下。

    很香,但分辨不出是什么香味儿。

    她又深深嗅一口,更觉得茶香四溢,沁入心脾。

    “谢谢。”她抬头看着谢放。

    谢放:……

    明明只有一个主子,平空又多出来一个。

    他看赵胤不吭声,默默地帮时雍揭开了茶盖。

    时雍满意地笑了笑,低头拿嘴去吸。

    “好茶。”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很是满足地叹气:“大人,现在可以说了。”

    赵胤不动声色地看她半晌。

    “说吧,你是谁?”

    时雍身子微僵,打量赵胤。

    他目光平静,看不出是试探还是知道了什么。

    “大人,我是阿拾呀?”时雍一脸糊涂的样子,语迟而木然,“您忘记我了?”

    “是你忘了。”赵胤漆黑的眼一片冰冷,难辩情绪,“忘了会针灸,也忘了本座并不曾付过钱。”

    所以,那一千两和欠条,也是赵胤讹诈她的?他早就怀疑她了!

    ……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