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6章 死前怀有身孕
    不过申时许,阴雨便把天空染成黑幕。,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殓房是个独立的院落,幽静,背阴,四周几无行人和建筑。门口两篷茂密的芭蕉和竹林,蚊虫鼠蚁蜘蛛网,周遭阴气森森。

    时雍扇开一只扑上来嗡嗡叫唤的秋蚊子,跟在赵胤背后走入破败的大门,一路都忍不住观察他的腿。

    膝关节疼成那样,走得还这么稳,要不是她亲眼看过,都不敢相信这位大人有腿疾。这么克制忍耐,早晚得残废了。

    “爷。仔细脚下。”谢放和杨斐一左一右,时时刻刻顾着赵胤。

    院子里积了一滩一滩的水洼,偏生大都督风华矜贵,这般走着怎么看都不合适,他俩一个撑伞一个帮他拎衣摆,小意得很。

    时雍看了一眼,低头将婧衣这一身过长的裙摆提起来,在腰上简单拴了个死结,冒着雨大步走到最前面。

    裙子里面有裤子,她并不觉得失礼。

    可是谢放和杨斐却吓得差点忘了走路。

    哪有女子这般不注意闺仪的?

    往常阿拾也不是这般粗陋的人啊?

    赵胤眼瞳深了深,没有言语,而时雍早已利索地迈过空荡荡的院子,进入了里间。

    他微微皱眉,将撑伞的谢放和拎衣的杨斐拂开,举步就走。

    谢放:……

    杨斐:……

    两个贴身侍卫,你看我,我看你,愣怔半晌紧跟上去。

    ~

    里间是收尸的殓房。

    一排排棺木整齐摆放,木质和花样各有不同,新旧不一,空间安静又阴凉。

    最左的棺木边,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弓着身子正在棺中察看着什么,手上戴了一副皮质手套,粗布系腰垂到了地上,皂衣和平顶巾上也沾满了灰尘。

    最右的棺木边,趴着一条大黑狗,大半身子缩在棺底,一动不动,若不走近都瞧不出来。

    时雍往左边走去:“爹。”

    宋长贵听到喊声,回头一看。,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可不是自家闺女么?穿着打扮不见邋遢,除了手指缠着纱布,人很精神,不像动过大刑的样子。

    宋长贵的眼圈一下就红了。

    “阿拾。你怎么出来了——”

    话刚落下,他看到了紧跟着进来的赵胤等人,忙不迭地拍了拍身上的皂衣,朝赵胤行了个大礼。

    “草民宋长贵拜见大人。”

    他不认识赵胤是谁,单凭那身锦衣卫的军校服饰来辨认出是个大官。

    时雍看一眼,“爹,这位是锦衣卫指挥使,赵胤赵大人。”

    赵胤?

    他亲自来查这个案子了?

    宋长贵变了变脸色,跪伏得更加端正。

    “草民未曾见过贵人清颜,望大都督恕罪。”

    赵胤慢慢走近,“宋仵作在此两天一夜了,可有发现?”

    两天一夜?时雍看着宋长贵,又看了看赵胤。

    宋长贵为了给阿拾申冤,来殓房反复勘验尸体倒是不奇怪,但赵胤竟然对每个人的行踪都了如指掌?这个人比传闻中更为难测。

    “回大都督话,暂时没有别的发现。张捕快一家九口都死于蛇毒,但草民见识浅陋,从未见过这种毒蛇,很是费解。”

    宋长贵从怀里掏出一条纸,上面画着那条死在张芸儿床上的毒蛇,旁边还有单独描好的蛇身花纹。

    时雍多看了宋长贵一眼。

    现下的仵作还得有绘画功底吗?

    “大人见多识广,可否帮草民掌个眼?”

    宋长贵一直想搞清楚毒蛇的来源,可是能问的人都问遍了,没有半点有用的线索,他便把希望寄托在了赵胤的身上。

    见他说着便要靠近,谢放站前一步,挡在赵胤面前,“给我就行。”

    宋长贵断案心切,一时忘了礼数,吓白了脸,赶紧认错低头呈上图纸。

    赵胤脸上没什么反应,接过来看了片刻,又递给谢放和杨斐。

    几个人来回传递,没有一个人吭声。

    “爷,属下不曾见过。”

    谢放看着那蛇,脊背莫名发寒,“这东西长得怪恶心的。”

    杨斐说:“一条蛇咬死九个人,莫不是什么上古邪兽?”

    谢放哼声:“上古邪兽?我看你是话本看多了。”

    “那你说是什么蛇?”

    两个人斗了几句嘴,突然发现殓房一片安静。

    一转头,发现时雍正在挨个查看张捕快一家九口的尸身。

    尸体已然开始腐烂,宋长贵从包里掏出一个陶罐,递给时雍。

    “姜片。”

    时雍摇头:“不用。”

    殓房里充斥着大量的腐臭气体,闻之作呕,熏得人难受。

    时雍不要,谢放和杨斐没有客气,上前找宋长贵拿了陶罐,将姜片含在嘴里。

    再吸一口气,感觉舒服了许多。

    “爷……”谢放把陶罐递给赵胤。

    “不用。”赵胤也拒绝了。

    他沉着脸走向时雍,看她套上宋长贵的皮手套,在尸体上翻来看去。

    谢放和杨斐再一次对视。

    这两个人都不怕尸臭的吗?

    殓房死一般寂静,

    风雨却比来时更大了,两幅破败的灰白色窗纱被灌入的狂风高高扬起,带出窗外尖利的啸声,灵异一般恐怖。

    时雍突然转头,“不对。”

    微弱的火光映着她漆黑的眸子,一张苍白的脸满是那肃然正色。

    “死者尸斑均已扩至全身,进入浸润腐烂期,尸僵也已然缓解。我认为,死亡时间应在三十个时辰以上。”

    三十个时辰以上?

    那死亡时间就不是七月十五,而在更早的七月十四。

    可是,只有张家人死在十五晚上,她才能自证清白,洗脱嫌疑呀?因为那天晚上她在无乩馆,离开无乩馆后的去处,小丙也可以证明。

    她这是傻了么?

    赵胤冷着脸,看向低头不语的宋长贵。

    “宋仵作,阿拾说得可对?”

    宋长贵抬起袖子擦了擦额头,一席话说得吭哧吭哧。

    “回大都督话,凡勘验死亡时辰,盖因死者生前饮食喜怒、致死原因、节气和天气等不同而受影响。草民以为,或许,或许,会有些出入。”

    “本座是信你的判断,还是信阿拾呢?”

    宋长贵手握成拳,头垂得更低了。

    “大都督,阿拾初入仵作行,经验不足……”

    “宋仵作。”赵胤冷冷打断他,“为人父母者,为子女计,不足为奇。可是你身为衙门仵作,为帮女儿洗脱嫌疑,竟然谎报死亡时间,该当何罪?”

    “草民,草民……”宋长贵脸都白了,扑嗵跪了下来,“大人明察,草民绝无此心……”

    “大人!”

    时雍原本以为宋长贵对阿拾不闻不问,这才一次都没去探狱,心里对他有意见。没想到他在殓房里待了两天,一直在寻找真相,甚至为了阿拾谎报死亡时间。

    她虽不像阿拾一样对宋长贵有感情,但见赵胤咄咄逼人,仍是不悦。

    “我父亲是个老仵作,自有他的操守。若我们有意骗你,我又何必告诉你真相?”

    “因为你赖不掉。”杨斐见不得他对赵胤不恭不敬的样子,拉着脸说:“若不是爷之前就警告你,宋仵作为了你弄虚作假,你又怎会如此老实?”

    “我一向老实。”时雍扫他一眼,又朝赵胤莞尔。

    “老实人阿拾还有一事禀告大都督。”

    赵胤目光冷森森的,语气却淡漠,“说。”

    时雍转身指向其中一口棺材。

    “这个张芸儿,死前怀有身孕。”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