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系统,怎么给我这〕〔末世之我的红警帝〕〔重生年代不做贤妻〕〔辣妈奋斗在八零年〕〔太情切〕〔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外乡人的旅途〕〔LOL:这是个运气游〕〔斗罗:别瞎说,我〕〔绝世神帝(又名:〕〔人生回档2012〕〔穿越后我凭种田脱〕〔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娱乐:奶爸身份,〕〔霍少离婚吧〕〔富到第三代〕〔全球游戏化:神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8章 黑煞!
    “尸变了?”

    谢放脊背一寒,拔刀护在赵胤面前。

    可是,手臂却被重重拨开。

    “出息!”赵胤冷斥。

    他手拂衣袍,走到时雍面前,掠过她似笑非笑的脸,拧紧眉头。

    “本座从不信鬼神之说。”

    时雍见他寒着脸走向张芸儿,果然没有一点惧意,唇角掀了掀,轻手轻脚地走到他的背后,故作惊悚地“哇”一声尖叫。

    杨斐吓得脸都变了,“怎么了怎么了?”

    赵胤却冷冷回过头,与时雍脸对脸,一双黑眸冷静得可怕。

    “好玩?”

    “不好玩。”

    时雍没吓着他,笑着摸摸鼻子,从他肩侧走过去,看向棺中女尸。

    女尸已经开始腐烂了,有没有疖疮用肉眼是看不出来了,但她脸上的笑容仍很清晰,乍一看还有几分安详满足。

    确实笑得瘆人。

    这是一种特殊的尸体痉挛现象。

    时雍听过,没见过,也不好用现代科学的方法解释。

    她把问题抛给了宋长贵。

    “不是说,张家九口都死得很惨吗?张芸儿为什么会笑?爹,该不会是她有什么冤屈?这才尸变的吧?”

    宋长贵一言难尽地看她一眼,探手将张芸儿的眼皮合上。

    “人在死后,尸身会有弛缓和尸僵现象。但若是死者头脑有损,身体便不再受脑所控,从而产生尸动。张芸儿是张家九口里,唯一有毒蛇啮齿咬痕的人,恐是毒液入脑,死后尸动。”

    时雍看着宋长贵,露出几分真诚的赞许。

    这个仵作,确实不简单的。

    杨斐伸脖子斜眼一看,见张芸儿合了眼,又凑过来。

    “照你这么说,那张家其余八口,就不是死于蛇毒了?”

    “不。”宋长贵看了时雍一眼,说得无比坚定,“不必剖尸复验,草民就可以肯定,九人均死于蛇毒。”

    谢放道:“蛇咬死,必会有齿伤。这八个人身上别说齿伤,连伤都没有,这又做何解释?”

    宋长贵道:“草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谁说一定要有啮齿伤呢?”时雍笑了笑,扫向赵胤若有所思的脸,“如果锦衣卫要让一群人身中蛇毒,难不成还每人发一条毒蛇吗?”

    “……”

    “……”

    大家都看着她。

    杨斐突然瞪大眼睛,“我懂了。”

    众人又望向他。

    杨斐说得有点得意,“去年京师有一个***案,歹徒便是从窗户吹入毒烟,将闺阁小姐迷晕后再作案的。此案也是如此,只不过,毒烟换成了蛇毒。而这,就是张家九口为什么没有呼救,没有动弹的原因——迷昏了呗。”

    “放屁!”时雍没给他留面子,“知道蛇为什么一定要咬到人,才会中毒吗?”

    “你说为什么?”杨斐瞪她。

    时雍道:“毒素须得进入血液,方能发作致死。吸入,服下,皆无毒性。”

    “哦!”杨斐指着她,“你这么了解,那一定是你干的。”

    这家伙一定有什么裙带关系吧?要不然赵胤怎会留他在身边?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时雍冷冷嗤他一声,脸转向赵胤。

    “大人,能让蛇毒入体伤人的,不一定是毒蛇,也可能是凶手。凶手利用别的凶器刺伤人,再注入蛇毒,也会有同样的反应。只不过,人死之后,皮肤变色,微小的伤口很难辨别,不过……”

    她转头,望着宋长贵,“我爹肯定有办法让伤口现行的。对不对?”

    宋长贵摇头,“我已清洗过尸身,用葱泥厚敷,醋纸覆盖……未见伤口,这八个人的身上,也没有一处明显的红肿和硬胀。”

    这就奇了怪了。

    那八个人到底怎么死的?

    时雍愣怔片刻,对赵胤道:

    “大人,既然如此,只有一个办法了——剖尸。剖尸可以查探死因。”

    剖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虽张家九口都死了,但张氏还有族人。

    “死无全尸”是大忌讳,族人不肯,会引来是非。

    不料,赵胤毫不犹豫地点头,“准了。”

    “那我静待大人安排。”

    看唱反调的杨斐气黑了脸,时雍又道:“我建议大人回去先传刘大娘,问她为何不报张芸儿有孕之事?还有,一定要查清张芸儿肚子里那个孩子的爹是谁,这也是破案的关键。”

    杨斐拉着个脸,不悦地哼声。

    “你在指挥大都督做事吗?阿拾,你是不是快忘记自己的身份了?”

    “我什么身份?”时雍转头看着这蠢货。

    “你是嫌犯,说不定你就是凶手……”

    杨斐就图个嘴快,哪料话没落下,时雍突然取下皮手套,直接朝他脸上掷过来。

    “我要是凶手,你早死八百遍了。”

    这手套刚刚摸过尸体。

    杨斐一阵恶心,呸一声,抬刀就挡。

    “阿拾你找死是不是?”

    他就想吓吓阿拾,可是,绣春刀柄刚刚抬起,耳边叮铃一声,一条黑影突然从棺底跃了出来,疾风般扑上他的喉管。

    上来就是致命攻击!

    杨斐始料不及,吓得拔刀就砍。

    “哪来的畜生!”

    黑影敏捷地躲过,一口咬在杨斐的胳膊上,嘴里凶狠的咆哮着,又在他刀锋落下时,一个纵身跃到棺材盖上,朝他发出愤怒的嘶叫。

    “黑煞?”

    杨斐捂住受伤的左,掉魂一般惊叫。

    这脸色,比看到张芸儿的微笑时更为惊恐。

    “是黑煞!时雍的狗——”

    谢放也变了脸色,迅速拔刀站到赵胤的面前。大概是听到了时雍两个字,那条大黑狗竖起背毛,做出一副防备而警惕的动作,喉间发出呜嗷的凶吠。

    “这畜生原来躲这儿,宰了它!”

    四周冷风拂面,冷气森森。

    杨斐握住绣春刀,慢慢逼近大黑狗,那动作姿态,谨慎得如同对付一个武艺高强的凶徒。

    时雍漫不经心地走过去,“天下的黑狗都长这个样子,大惊小怪。”

    谢放道:“是它没错。脖子上那个狗铃铛,我记得。上面有它的名字,黑煞。”

    时雍冷笑,“就算是时雍的狗又如何?一条可怜的流浪狗而已,主人都死了,何必赶尽杀绝,多积点阴德不好吗?”

    杨斐怒视着她,“你知道这狗有多凶悍吗?它若可怜,死在他嘴里的人,不可怜吗?谢放,你左,我右。”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