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2章 嘴贱和腿贱(二)
    亥正,水洗巷。,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时雍从张捕快家门口经过,绕了一圈。

    大黑走在后面,时雍在前面。她绕,狗也跟着她绕。

    半刻钟后,时雍从张捕快家后门的池塘边经过,又绕了一圈。

    大黑走在前面,时雍在后面。

    跟踪的杨斐快被她绕晕了。有大黑在,他又不敢跟得太近,只能远远观望着。几个来回下来,也没看懂她在干什么。

    赵胤马车一到,杨斐吭哧吭哧好半晌,最后得出个结论。

    “她好像……得了梦行症?”

    “梦行症?”谢放看了看赵胤的脸上,沉喝,“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杨斐脑袋里全是时雍和黑煞漫无目的走来走去的样子,全是黑圈。

    “如果不是梦行症。那她,就是一个傻子啊?那狗……好像也傻了。对,傻了。”

    赵胤瞥他一眼,掀帘子要下来。谢放赶紧上前相扶,被他抬手拒绝。

    谢放看着他的腿,“爷,我去把阿拾叫过来,您坐这里问话便是。”

    “不用。”

    时雍就立在池塘边,身材纤细,点点波光倒映在她的脸上,月光潋滟中衬出了几分英气,光华耀眼。

    “在看什么?”

    冷不丁入耳的声音磁沉悦耳。

    时雍眉间蹙了蹙,对赵胤身上的杀气很敏感,但表情极是平静。

    “在找记忆。”

    “找记忆?”赵胤挑眉。

    “嗯。我就是掉这水里,失忆的。”时雍指指池中那一处,又转头朝他一笑,将一双眼睛弯成月芽儿,声音缠在舌头,有几分妩媚的味道:“为了你……的腿。”

    赵胤眉目不变,不吃这一套。

    “你认识时雍?”

    “认识啊。”时雍坦然地看着他,“她全身上下我都认识。你想认识哪一处?”

    赵胤沉下脸,瞟她一眼,“黑煞为什么跟着你?”

    “黑煞?”时雍微微眯起眼睛,左右看了看,哪里还有大黑的影子。

    这狗子,碰上比他更狗的人就溜了?

    时雍眼波流转,笑道:“大人是说时雍那条狗吗?它没有跟着我,我看它八成是在找吃的。刚好我在找记忆,便结了伴,免得被歹人跟踪。”

    歹人?谢放眼皮猛跳。

    “阿拾。,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赵胤叫她的名字,那声音像一股丝线系在心头,轻轻一拉便带出些奇怪的情绪。

    时雍意味不明地笑,“大人,怎么了?”

    她今夜很古怪!

    眼神像黏了蜜糖,落赵胤身上,腻歪歪的。

    “我不管你在玩什么把戏。”赵胤冷眼幽深,仿佛要将她的灵魂看穿,“你记住,会针灸是我不杀你的理由,但不是你保命的王牌。”

    时雍眨眨眼,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赵胤冷了冷脸,那只扶在绣春刀上的手,缓缓轻摩,像一只魔鬼的手扼住了心脏,语气却极是平静。

    “超出我的容忍范围,我会杀你。”

    “哦。”时雍很认真地点头,像是浑不在意,笑眯眯地看着他说:“大人,你明天来顺天府,我给你一个惊喜。”

    赵胤:……

    看他脸色难看,被冰封住了似的,时雍笑了笑,就着受伤包扎的粽子手,在他肩膀上拂了拂,掸掉灰尘一般,声音软而轻。

    “我听见了。你要杀我。好了,我知道了,天色已晚,大人身子不好,早些回去休息吧,我也回去了。告辞。”

    时雍施施礼,转身就走。

    不远处的谢放吓傻了。

    阿拾这姑娘往常也没这么大的胆子啊,现在不仅敢顶撞爷,还敢勾引爷了?

    池塘风大。

    赵胤原地站了许久。

    谢放不敢上去,也不敢问,等他身子动了,这才跟上去,小心地低着头,“爷,回吧。”

    赵胤还没开口,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啊!”

    谢放一愣,立马拔刀:“何事?”

    是杨斐的声音:“我,我踩到狗屎了。”

    谢放的刀收了回去。

    可刀刚入鞘,那家伙又啊了一声。

    比刚才那一下更为尖细响亮,隐隐还能听到一声屁丨股着地的闷响。

    “又怎么了?”

    “……”杨斐许久才回答,“这狗还刨了坑,我崴到脚,坐狗屎上了。谢放,扶,扶我一下?”

    谢放:……

    一身狗屎的人,怎么扶?

    他头都大了。

    赵胤面无表情地拂下衣摆。

    “二十军棍。”

    “爷,上次打的还没好。可不可以先欠着?”杨斐死的心都有了,本来想戴罪立功,谁知被一泡狗屎给害了。

    “好好想想,为什么挨打。”

    一个人连狗都玩不过,确实该打。

    谢放也觉得这位仁兄挨得不冤。上次是嘴贱,这次是因为腿贱。阿拾和黑煞都走了,他还能踩上去。

    “时雍这魔女,人都死了,留条狗都能害死人。”

    谢放看杨斐骂咧,摇了摇头,也低声喃喃:“是啊!黑煞到张捕快家来干什么呢?又为什么跟着阿拾?”

    “我知道了。”

    杨斐兴奋大叫,顾了屁l股就顾不到脸。

    “爷,是不是阿拾在耍我们?”

    “爷,阿拾一定是凶手对不对?”

    赵胤看他一眼,上了马车。

    “三十。”

    “???”

    ……

    时雍回家时,又是五更天。

    棉被换了干净的,有皂角的味道,衣服又放回箱子里了。

    想到王氏气炸的脸,时雍笑笑,累得倒头就睡。

    天亮后,宋长贵出了门,王氏就在外面大骂她懒死狗投胎,将门摔得砰砰响。

    时雍犯困懒得理她,蒙头大睡,等睡饱了开门一看,院子里东西摔得一片狼藉,宋香坐泥土上哇哇地哭,王氏正拿了扫帚打人。

    天降红雨?

    王氏虽然最疼爱儿子宋鸿,对女儿这种赔钱货少有关爱,但她自己的亲闺女宋香也是很少下手痛揍的。这是怎么了?

    时雍抱着双臂倚门上看热闹。

    听半晌,明白了。

    王氏藏在床底下的银子被偷了。

    知道她银子藏处的,只有宋香和宋鸿。王氏每天起床都会摸一会儿,暖乎乎的喜人,谁知一会儿功夫,就不翼而飞了。

    把两个小的叫过来一问,宋香说是宋鸿,宋鸿说是宋香,姐弟俩闹了一阵,王氏气不打一出来,抺着眼泪揍女儿。

    “小蹄子你给老娘说清楚!把钱藏哪儿了?”

    “娘,我真的没有拿啊。”

    宋香抱头鼠窜,被王氏撵得满院跑,看到时雍在那儿笑,指着她吼,“娘,是阿拾,一定是阿拾拿的。”

    这话王氏不信。

    阿拾睡死了压根没起,赖不着她。

    银子是大事,一家人的口粮,这灾荒年口粮断了,一家老小没个活头。

    找回银子比赖阿拾打阿拾都重要。

    她抹一把眼泪,揍宋香更狠了。

    “小蹄子,撒谎精,都怪老娘太纵着你。哪里养来的臭德性,还没有嫁人呢,就和家里离了心,学着人家攒私房钱,还偷起你老娘来了……”

    院子里乌烟瘴气。

    时雍懒得看了,洗了把脸,出了院门。

    王氏看她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又哭哭啼啼地骂了几句。

    雨过天没晴,都晌午了,天仍是阴沉沉的。

    时雍出了院门就看到缩在墙角的一条狗尾巴。

    “出来!”

    大黑调个头,吐着长舌头摇尾巴。

    “钱呢?”时雍走到它面前。

    大黑漆黑的眼瞳泛着晶亮的光泽,尾巴一扫,从墙缝里钻过去。

    时雍从房子绕过去,见它两只爪子在一棵香樟树下拼命地刨。

    “……”

    这狗不仅会偷钱,

    还有藏钱的习惯。

    等它把钱袋刨出来,时雍数了数。

    几块小碎银子,顶多十两,还有三十来个大钱和一些铜板。

    “厉害了你!”

    这大概是王氏的全部家当,

    怪不得痛成那样,对宋香也下得手。

    时雍摸了摸大黑的狗头。

    “一会儿给你买肉吃。”

    昨晚大黑从雍人园里拿给她的银子和首饰,时雍早上藏在了床下的青砖下面,这么想想,手头的东西合起是笔大钱了。

    有钱好办事。

    不管是要跑路,还是别的,都好。

    时雍为了奖励大黑,特地去肉铺搞了点猪肉。

    大黑吃生肉,时雍找个没人的地方丢给它,叼起来就跑没影了。

    时雍怀疑,大黑给她钱,就是为了换点吃的。

    它或许,并不认识她。

    ……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