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费伦的刀客〕〔人道大圣〕〔一剑倾国〕〔大明第一臣〕〔八荒剑神〕〔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藏家的身份被〕〔明末之藩王崛起〕〔校花跳楼死亡后我〕〔神医嫡女飒爆了〕〔红楼贾府〕〔修法至尊〕〔满级大佬替嫁以后〕〔宋女史为何如此〕〔和大明星老婆从绯〕〔丧尸绝城〕〔穿入诸天万界〕〔重生过去的逍遥人〕〔重生我真没想当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3章 私了(一)
    顺天府大牢里的事,在衙门里不是秘密。

    时雍从大门进去,每个人见到她都仿佛见了鬼,避之不及。

    她却笑眯眯地见人就招呼。

    一直走到胥吏房,她就没见到一个正常脸色的人,只有周明生欢天喜地,“阿拾,你怎么来了?”

    周明生那日在无乩馆挨了一顿揍,脸上淤青没散,看上去有些滑稽。

    时雍忍不住笑了两声,“我自然要来,差还得当嘛。”

    砍伤那么多人,还来当差?

    一群人见鬼般看她。

    出事那天周明生没在衙门,大牢里的事全是听说的。他看看同僚们的表情,赶紧把时雍拉到外面的院子里。

    “他们说的事,都是真的?”

    “真的。”时雍道。

    周明生退后一点,怪异地看着她。

    “不可能。你这种胆小鬼,敢拿刀砍人?”

    “……”时雍懒得理他,“沈头呢?”

    “还沈头呢?被锦衣卫带走问话去了。你说平常你也没得罪他呀,这么害你,真是活该他倒霉……”周明生啧一声,不满地说:“还有那个刘大娘,看着是个实诚人,哪成想她会隐瞒不报,差点害了宋仵作?”

    看来锦衣卫办事效率很快嘛。

    时雍点头,漫不经心地问:“这两日衙门里怎么样?”

    “乱呗。”周明生找张椅子坐下,大老爷似的跷个二郎腿,老神在在地说:“山中无老虎,猴子充霸王。现在当家的是府丞马兴旺马大人。你说,这人要走好运,真是挡都挡不住。徐府尹回不来了,府丞大人这位置就得往上挪了,四品变三品,啧……”

    周明生这人废话是真多。

    时雍瞥他一眼,“你早晚死在这张破嘴上。”

    “嘿。”周明生笑着又直起腰,问得神神秘秘,“给我讲讲呗,你和那锦衣卫赵大人是什么关系?”

    时雍侧目一笑:“赵大人,哪个赵大人?”

    “还能有哪个赵大人?大都督呗。”周明生一脸谄媚地笑着凑近她,“我可听人讲了,他那日为了你,拳打府尹,怒阉丁四……”

    哪是为她啊!

    时雍懒得反驳,反问周明生。

    “咱衙门里的案卷都保管在哪里?”

    “你干嘛?”周明生奇怪地看她。

    “我就是想查一查以前有没有类似的案子。”

    “???”

    “蛇。”时雍说得神秘,“你就不想知道那是什么蛇吗?”

    “不想。我再也不想听到它。”周明生一身鸡皮疙瘩,作势一抖,斜眉吊眼地望着时雍,“这桩案子锦衣卫接手了,和你也没什么关系,少操点心。”

    “怎会没关系?”时雍道:“一日不破案,我一日有嫌疑。”

    “锦衣卫不都放你回来了吗?”

    “你不懂。”

    时雍话音刚落,外面便响起一阵咚咚的鼓声。

    衙役郭大力闯进来,“阿拾,谢家人来击鼓鸣冤,告你呢。”

    正要找他呢,这就送上门来了?

    时雍:“太好了!”

    周明生和郭大力看着她神采奕奕的脸,一脸懵。

    被人找茬是多值得开心的事,难道说她又要去砍人?

    ……

    顺天府府尹徐晋原还在锦衣卫大牢,主理案件的人是推官谭焘。

    衙门判案有三堂。大堂公开审理断大案,百姓可旁观,三班六房照例站班。二堂相对大堂小一点,审的案子相对较小,限制人观看。而三堂设在内衙里,一般是些家长里短的小事,理刑官不必衣冠整齐正襟危,只是调解纷争。

    谢再衡这个案子,谭焘设在内衙。

    这位推官大人刚到任不久,进士出身,咬文嚼字有些酸腐,但在大事上不含糊。

    一看是那位扳倒了府尹,砍翻了十数名狱卒,被锦衣卫指挥使带走,又全须全尾从锦衣卫出来的人,心里就准备要偏向和“关爱”一些了。

    谢家人请了状师,递了状纸,说谢再衡胳膊折了怕是要落下残疾,请求官府将宋阿拾下狱治罪。

    “宋阿拾。”叫这个名字,谭焘眼皮直跳,“谢再衡告你当街行凶,可有此事?”

    “有。”时雍道:“回大人,我正准备私了。”

    谭焘看她说得轻松,一副浑不在自意的样子,又追问:“如何私了?”

    时雍笑了笑,当着堂上所有人的面,望向默不作声的谢再衡,“我想和谢家公子,单独商量。”

    宋仵作家的大姑娘喜欢仓储主事谢家的公子,这事从谢再衡出事那日便传扬了出去,许多人都知道。

    孤男寡女去单独商量?谢家人第一个反对,谢母更是痛恨又怨毒地看着时雍,恨不得撕下她一块肉,为儿子抱不平。

    “你这恶毒贱妇,有什么资格和我儿单独说话?”

    时雍道:“我怕当众说出来,你会觉得我——更加恶毒。”

    “你又要编什么鬼话哄我儿子,宋阿拾,你还要不要脸了,从小一个胡同长大的,你几斤几两有什么心思,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别痴心妄想了,这辈子你都别想踏入我谢家的门……”

    时雍不理这泼妇,只看着谢再衡。

    “好。我们单独谈。”

    谢再衡走在前面,一只手用纱布吊着,青衣直裰,身形修长,很有几分读书人的文气,时雍悄无声息地走在他后头,一起走到院子一角。

    谢再衡停下来,慢慢回头看时雍,面容干净清爽,脸上却满是不耐烦。

    “说吧。怎么私了?”

    “到衙门来告我,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家人的意思?”

    时雍看他长了一张好脸,替阿拾问了一句。

    谢再衡神情冷淡,沉默了片刻,“我不想和你再有瓜葛。”

    “那你还纠缠不清?”时雍冷笑,“是做侯府女婿不顺心意,还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想害我入狱,堵我的嘴啊?”

    谢再衡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时雍走近一步,看到她冷气森森的脸,谢再衡胳膊就痛,条件反射往后退。

    “怕什么?我又不吃你。”时雍勾勾嘴角,走得离他足够近了,用只有两人才能听清的声音说:“你以为张芸儿死了,就当真没人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了吗?”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