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星界使徒〕〔惊!清贫校草是孩〕〔东方梦工厂〕〔大明第一臣〕〔诡异入侵〕〔扮乖〕〔不让江山〕〔人在美漫,开局祖〕〔全能小神医〕〔开局召唤100个小鲁〕〔女总裁的超凡神医〕〔模拟修仙:我能固〕〔斗罗之绝世冰神〕〔无双皇子,开局被〕〔斗罗之武魂是蓝银〕〔大秦:无双皇子,〕〔全球高武开局签到〕〔巅峰小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9章 平平无奇老百姓
    宋长贵看她许久,“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时雍垂下眼皮,抿了抿嘴,“这蛇不寻常。,更多好看小说免费。张家人中毒的方式,也不寻常。”

    “什么?”宋长贵一怔。

    “我怀疑凶手是死者中的一个。”

    宋长贵悚然而立,仿佛是听了什么天方夜谭。

    时雍看着他,平静地说:“张捕快夫妇,张芸儿的龙凤胎弟妹,张芸儿的哥嫂和两个小侄子,这些人里面,最有可能动手的人是张捕快。”

    宋长贵好久没动,张大的嘴都忘了合上。

    “阿拾,你在说什么啊?”

    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张捕快把自己一家九口全杀了?

    宋长贵宁愿相信是女儿傻了!

    时雍示意他走近,压低声音说:“你的判断是对的,我剖验后发现,张家人全是中的蛇毒。行凶者以细针蘸毒扎于头部,有头发掩盖,不易发觉。”

    “原来如此?”

    宋长贵倒吸一口气,“细针上的毒液就能致人死亡,那蛇的毒性当是极强?”

    时雍点点头,“我还有一个发现。那八个未见啮齿伤的人虽说都是头部入针,但七个人的入针位置在百会穴,而张捕快却在囱会穴,你说是为什么?”

    宋长贵拧紧眉头,“百会乃头部要穴,是各经脉气会聚之处,百脉之会,贯达全身,施以毒针死得最快,痛苦最小——”

    “正是。”

    时雍赞许地看着宋长贵。

    “这表明凶徒并不想让张家人死前多吃苦头。除了自家人,谁会如此?”

    宋长贵摇摇头,道:“若是张捕快行凶,为何他不扎自己百会,也死得舒服些?而是扎了囱会,平白受那么多苦处?”

    时雍脸色微凉,“或许这就是他想告诉我们的。”

    宋长贵眼睛陡然一亮。

    “你是说,张捕快有难言之隐,或受人胁迫,不得不杀死全家,但又不甘心枉死,用这种离奇的死法来警示我们?要我们为他申冤?”

    时雍没有做声,一双黑黝黝的眼望着地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那里有一群蚂蚁在搬家,拼尽全力只求苟活。

    蝼蚁尚且贪生,

    人得逼到什么程度才会如此?

    宋长贵看不出她在想什么,又叹了口气。

    “我朝自永禄以来,吏治清明,京师地界不敢说路无穷寇,但有冤能申,在债能偿,张捕快何至于此?”

    “爹。”时雍抬头,目光冰冷,“你想想张芸儿的惨状。活蛇入体,钻心嗤肺,非常人能忍受。她的死,或许就是他们给张捕快下得最后通牒,杀鸡儆猴——”

    宋长贵脸色一变。

    “死不足惧,只恐遭人凌辱。”

    不怕死,怕折磨。

    没有哪个男人能眼睁睁看妻儿遭受活蛇入体这等折辱吧?

    与其惨死,何不给个好死?

    宋长贵眼睛一闭,手握成拳嚓嚓作响。

    “何人如此狠毒,逼人诛杀全家!?”

    时雍眼皮垂下,不看他愤怒的面孔,“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吧。锦衣卫在查,他们做出什么结论,就是什么结论。我们小老百姓,过寻常日子就好。”

    宋长贵不知该说什么,

    眼前这个女儿,他看不透。

    这是阿拾,突然又变得不像阿拾了。

    “阿拾,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爹?”

    “没有。”时雍笑得很甜。

    宋长贵绷着脸:“欺瞒锦衣卫是要掉脑袋的。”

    “所以,你别说出去。”时雍轻轻一笑,“为了我的小命。”

    “……”

    宋长贵默默转头,叹口气往外走。

    时雍叫住他,从怀里掏出十几个大钱和一些零碎银子。

    “拿去买米。”

    阿拾的工食是由宋长贵一并领了交由王氏开支打理的,但平常办差遇到讲究的人家,喜得贵子或殓葬了亲人,会有赏钱,宋长贵便教她攒起来。他怕这闺女嫁不出去,往后他不在了,好歹也有个银钱傍身。

    如今时雍拿钱出来,宋长贵没怀疑钱的来处,只是看看袋子里的钱,满是心疼。

    “阿拾。”

    宋长贵想要说点什么,时雍已经转头上床,放下了帐子。

    “睡个回笼觉。”

    ……

    时雍晌午时分才起,宋长贵已经不在家了,王氏恨她恨得牙根痒痒,可除了骂几句,又无能为力。

    那些话翻来覆去没点新意,时雍听多了,不仅不生气,反倒觉得这妇人愚蠢而不自知,很能调剂生活。

    “你上哪儿去?”王氏看她要走,果然黑了脸,“你爹让我去买米,我一个人怎么拿得动?”

    时雍纳闷地看她,“宋香不是人吗?”

    王氏被她呛住,嗓子眼儿痒得慌,但宋长贵走前给她银子,说了这是阿拾攒了好些年的,她拿人手短,舌头就没那么利索了。

    宋香不同,她这两日在家里很没脸,闻言跳着脚就冲过去揍人。

    “小蹄子你说谁不是人呢?”

    时雍看得直乐,等她扑上来,身子侧过去,稍稍带一带她的衣袖,宋香一个趔趄,就撞到了王氏身上。

    “啊!”宋香惊叫。

    “这天杀的!”

    王氏正是气头上,鼻子撞到了,痛眼冒金星,抓住鞋拔子就揍人。

    “我做的什么孽哦,生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东西。”

    这娘俩在院子里追打得气喘吁吁,等回过头一看,时雍早没了影子。

    ……

    对宋阿拾还能厚着脸皮回衙门当差,好些人都很惊异。大家紧张、尴尬、又害怕,能绕开就绕开她。

    只有周明生很是开心,看到时雍就拽他过去。

    “大喜事。”

    “什么?”时雍侧眼看他:“找到蛇了?”

    周明生拉下脸,“不要再提这恶心东西。”

    “……”

    “昨夜锦衣卫夜查宁济堂,你猜查到什么了?”周明生是个憋不住话的人,时雍不理他,马上就把得知的消息竹筒倒豆子般交代了。

    “毒药。”周明生半眯着眼,说得诡异又神秘,“一种我大晏没有,兴许来自外邦的毒药。”

    锦衣卫查到了?

    宁济堂真有毒药?

    啧!时雍咂舌。

    周明生喋喋不休,“阿拾你真是福大命大,那日你去宁济堂为张芸儿抓的药里,就有这味毒药。据说此药毒性极强,沾上一点就必死无疑。你猜张家九口怎么死的?”

    都这么说了,还猜什么?

    时雍笑笑,配合他,“怎么死的?”

    周明生夸张地瞪大眼睛,“张芸儿煎落胎药,毒性留在柴锅里,把全家给毒死了。想不到吧?”

    时雍摸着下巴,突然一乐。

    这个赵胤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北镇抚司真按她说的把案子破了?

    “吓住了吧?再给你说一桩高兴事。”周明生耸了耸鼻子,观察她的表情,说得贱兮兮的。

    “谢再衡要倒大霉了。”

    时雍一挑眉毛,“此话怎讲?”

    周明生满意地看着她的表情,压着声音,却难掩兴奋。

    “听说张芸儿死前还在纠缠谢再衡,谢再衡这小子为免丑事被广武侯府知晓,影响他和陈小姐的亲事,就买通了宁济堂的伙计,换了药材,原是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毒死张芸儿。只要张芸儿一死,即使查出她有了身子,也只当是落胎不慎害了性命,谁又知晓那是谁的种?”

    一个大男人这么嘴碎。

    时雍瞥他一眼,心里存疑,没吭声。

    “妙龄女子痴恋负心情郎,一人作孽赔上全家性命。”

    周明生说得摇头晃脑,最后发出长长一声叹息。

    “只可惜张捕快,行事光明磊落,一辈子坦荡做人,锄奸扶弱,竟没得个好死…………诶阿拾,阿拾你去哪里?我还没有说完呢?”

    周明生一头雾水,时雍已去得老远。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