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系统,怎么给我这〕〔末世之我的红警帝〕〔重生年代不做贤妻〕〔辣妈奋斗在八零年〕〔太情切〕〔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外乡人的旅途〕〔LOL:这是个运气游〕〔斗罗:别瞎说,我〕〔绝世神帝(又名:〕〔人生回档2012〕〔穿越后我凭种田脱〕〔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娱乐:奶爸身份,〕〔霍少离婚吧〕〔富到第三代〕〔全球游戏化:神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1章 人狠话不多(二)
    “是!”

    小丙受命保护赵云圳,自然唯他马首是瞻。,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一阵凌乱的棍棒拳脚看得人眼花缭乱,只见小丙步履轻快地游走人群,没有拔剑却拳拳到肉,剑柄挥舞惊若游龙,打得几个浑身蛮力的汉子哭爹喊娘,东倒西歪。

    剩下的人,看着,退后,不敢再近身。

    时雍抱臂看着,目光又深几许。

    “少爷!”小丙再次抬头。

    他显然是不想再打了。

    然而,赵云圳看得正热闹呢。

    “打。打到他们求饶为止——”

    “少爷饶命,小少爷饶命啊!”

    一群人乌拉拉跪下来,都不用人叫,就开始磕头。

    他们惧怕的不止是一个小丙,而是赵云圳和他背后的侍卫。

    这小孩子满眼生光,一副混不吝的纨绔样子,偏生年幼俊美,一看就贵气不凡,随从身手又这等利索,不知是哪个王公大臣家的公子,哪个敢惹?

    可是,他们一求饶,赵云圳就不高兴了。

    “谁准你们求饶了?小丙,给少爷打,打到他们不敢求饶为止——”

    小丙:……

    “少爷。”时雍突然一笑,看向小脸粉嘟嘟的小屁孩儿,突然揪住那个书生模样的男子,拖着他湿漉漉的身子就往桥上走。男子先是一脸茫然,然后看到众人都不动,惊叫着呐喊起来。

    “你要做什么?松手,松手。”

    “没天理了!你们这是要杀人啊!”

    那妇人也冲了过来,被赵云圳的侍卫挡住。

    时雍一言不发,将那男子拖到桥上,当着赵云圳的面,“呼”地一声把他拉到桥边上,一只手拎着他领子。,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说!谁让你来陷害我的?”

    书生脸色一白,听到背后白澈河的水流声,一颗心狂跳不止。

    “我,我没有。不是你约我在此相见的吗?”

    时雍勾唇,将他往后一堆,作势要松手。

    桥面离水面大约三丈,不算特别高,但白澈河水深,每到夏季都有人下河洗澡被淹死。

    书生吓得脸都青了,“救,救命啦!光天化日,你们竟,竟敢草菅人命——啊!”

    他的身体直直往下坠落。

    谁也没有想到,时雍竟然真的松了手。

    “救命!”

    哭的,叫的,乱成一团。

    一张渔网从头上落下,一把将书生网住,往上一提,粗绳卡在桥墩上。

    “现在可以说了吧?”

    众人看呆了眼。

    赵云圳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再看时雍,小脸更是兴奋莫名。

    书生死里逃生,尿丨液失控地从渔网洒下,落在河水嘀嘀嗒嗒,再看桥上小娘子的脸,逆着光莹白莹白的,明明在笑,却仿若鬼魅。

    “我,我说。是谢夫人,我娘子是谢家的厨娘,我们也是没有法子呀,都是讨生活,你大人大量,高抬贵手……”

    原来如此。

    谢家想毁她名节,搞臭她的名声,让她生不如死或者直接去死?

    时雍冷笑,不耐烦听一个大男人求饶,将绳子递给赵云圳的侍卫。

    “劳驾了。”

    侍卫接过绳子正要将书生拉起,赵云圳小眉头一皱,嫌弃地踢他一脚。

    “少爷让你拉了吗?你拉什么拉,谁让你拉的?”

    侍卫被太子爷踢了屁股,手一哆嗦,绳子就松了。

    “扑嗵!”书生像块石头似的重重掉入河里,嘶声惨叫。

    那妇人瞪大眼睛,哭叫着跑向河边,跪求他们救人。

    时雍皱了皱眉头,看赵云圳不为所动,生怕教坏了小孩子,撸起袖管正要下水,桥那头便传来一道冷飕飕的低呵。

    “胡闹!”

    时雍侧目。

    第一次看赵胤骑马,也第一次看到有人把飞鱼服穿得这么俊朗无匹这么野性有攻击力还这么性感,偏生还配得上“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这般雅致的字句。

    赵胤与她打了个照面,眼又撇开。

    “救人。”

    “是。”谢放翻身下马,挥手叫身后的侍从,“快,救人!”

    他一喊,那群壮汉也都动了起来,纷纷奔向河边一个个下饺子似的跳河捞人。

    白澈河水深,但水流缓慢。

    时雍看着众人忙碌,视线漫不经心地落在赵胤身上。

    小丙那样的玉令,他会不会也有一块?

    赵胤回头,目光掠过她的脸,打马走近,只是看着赵云圳。

    “下次再这般胡闹,我便禀了陛下,不让你再出宫。”

    “阿胤叔!”赵云圳耍得了狠,也拉得下脸,在赵胤面前秒变乖顺小孩,小模样比谁都要委屈,吸吸小鼻子,嘟起粉扑扑的小嘴巴,拿眼瞄时雍,“是他们欺负我的女人。”

    赵胤皱眉,“不得胡言乱语!”

    “本就如此。”赵云圳昂着小脸,说得正气凛然,“太傅教导我,树德务滋,除恶务本。大丈夫当惩奸除恶,仁爱知礼。我既辱了她的清白,自当对她负责,护她周全。难道我要坐视旁人污辱我妇而不言语,这才是君子之道吗?”

    赵胤沉眉,“你没有辱她清白,她没有清白。”

    时雍:……

    “阿胤叔!”赵云圳急了。

    赵胤面无表情,“不学礼,无以立。你不小了,回去多学点规矩。”

    赵云圳撇撇小嘴,挺直小身板,瞅着他。

    “非礼之礼,非义之义,大人弗为。阿胤叔,你过分!”

    “敖不可长,欲不可从,志不可满,乐不可极。云圳,你该收敛收敛了。马上给我回去!”

    “我不……”

    “谢放。”

    “每次都谢放谢放——”

    “杨斐!”

    “谁敢动少爷,少爷就要他狗头。”

    侍卫们一个不敢动。

    赵云圳的脾气都是领教过的,今上唯一的儿子,大晏天下未来的主子,谁敢真去撸他逆鳞?他今儿说宰了你可能宰不了,但他哪天想明白了,也许就诛你九族呢?

    赵胤冷哼,“云圳,你是不是不听话?”

    “我……听话。”赵云圳撇嘴,“但我说得对,为什么要听话?”

    “上马。”赵胤突然低喝。

    赵云圳揪揪小眉头,奇怪地看着他,时雍也在旁边看热闹,不以为然。

    哪料赵胤突然策马,在马身经过时雍身边的时候,身子往下一滑,一只长臂伸过来,捞起她横放在马上,径直纵马离去。

    “送少爷回去。违令者,革职查办!”

    侍卫们齐刷刷跪一地,“是。”

    太子爷要命,好歹还能苟活几年,等他长大。

    这大都督要命,那可是立等可取啊!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