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被我休了的前夫登〕〔他来时星河落满怀〕〔发现哥哥叫百里守〕〔域外世界观测日志〕〔从军行〕〔医锦还香〕〔西风瘦马〕〔医品龙王〕〔星界之尊〕〔悔婚后,她成了帝〕〔闯荡网游:魁〕〔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开局签到一个吕奉〕〔重生2011〕〔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聊斋路长生志〕〔偏执陆少宠妻如命〕〔仓库寻宝:开局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3章 是故人
    摊上这么晦气的事,围观人群如鸟兽般散开。

    魏州带着两个锦衣郎走上前,只见谢夫人脖子上的鲜血喷溅不停,他皱眉拿个布巾子捂紧,却是无法止血。

    “活不成了。”

    谢夫人嘴皮嗫嚅着还没有落气,瞪大空洞的双眼,在人群里寻找着时雍,最终视线落在她的脸上。

    “我们谢家……是冤枉的。”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鲜血浸湿了地面,人终归是不行了,很快咽了气。

    魏州招手叫两个锦衣郎上来拖人,又看一眼时雍。

    “要劳烦你了。”

    一般女子看着这画面都得吓晕过去,时雍却十分冷静。

    “不麻烦,我们家就是干这个的。”

    魏州正准备笑一笑,就听到时雍补充。

    “帮着善后,有银子拿吗?”

    魏州无语看着她,迟疑半晌,“……有。”

    话没说完,谢家大郎带着两个小女儿来了,见到浑身鲜血淋淋的谢夫人,几个人嚎啕大哭,一边叫娘一边叫祖母一边辱骂宋家,乌烟瘴气。

    魏州略略皱眉,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丢给时雍,虎着脸出门牵马大吼。

    “都散了都散了,死人有什么看的?”

    谢氏被锦衣卫装入殓尸袋拖走,谢家人也被带走问话,宋家院子的街坊们纷纷围上来问长问短,王氏哀声叹气和他们聊着天,见阿拾一言不发地拿了个铲子,将地上浸血的泥土铲起来,全都堆到一个篾筐里,撇了撇嘴,招呼大家都散了,回来就骂。

    “你看看你惹的什么好事,人都死到家门口来了……”

    时雍头也不抬,手脚麻利地铲泥。

    地上那一滩血迹很快铲干净了。

    时雍拎着篾筐出去,到门口又回头看王氏。

    “晚上吃什么?”

    王氏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发怔片刻,气得破口大骂。

    “你还能吃得下饭?挨千刀的,家门口刚死了人,谢氏又把你骂成这样了,你就不闹心吗?”

    说她是野种,说她不是宋长贵的女儿,说她阿娘是烂货,谢夫人把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街坊四邻能听的不能听的也都听了,就算不哭鼻子,好歹也得伤心一下吧?还有谢氏,好端端一个人死在家里,当真就不犯堵吗?

    她倒好,无知无觉。

    这不是傻子又是什么?

    “黄豆芽别每天都炒,嘴吃得没味了。烧开水焯一下凉拌,加点葱蒜,搞两勺酱油,多点滋味。”

    王氏:……

    “灶台上挂的猪肉切一块,再搁下去油都熏没了,干透了还吃个什么劲?就那么一点点,不要切太厚,免得我一片都吃不着。白菜加个萝卜煮起,放一勺猪油,白水菜也能下个饭。”

    王氏:……

    “你腌的大头菜差不多可以吃了吧?捞起来再煮两个咸鸭蛋就差不多了。灾荒年,吃简单些。”

    王氏好半晌没回过神来。这小蹄子是失心疯了吗?居然拿她当丫头婆子使唤,在家里点上菜了?

    时雍说完转身就出去了,王氏看看她,再看看低头坐在门槛上出神的宋长贵,突然气不打一处来。

    “你是被刀子锯了嘴吗?人家骂你媳妇儿骂你闺女,你一声不吭,现在倒是装起死相来了?”

    宋长贵抬头,目光茫然片刻,一言不发地转身进了屋。

    “诶他爹!”王氏怔了怔,吓住,“难道谢氏那贼婆骂的是真的?”

    ……

    王氏心里的滋味很是说不出。

    有几分涩,又有几分喜。

    谢氏骂人难听,可她说宋长贵连傻娘的裤头都没碰着,若当真如此,她的丈夫便只有她一个妇人,阿拾也不是她男人的亲闺女,这自然是喜事。可不是她男人的姑娘,她男人也甘愿帮人家养着闺女,比待自家姑娘还亲,这不是还念着那个傻娘是什么?

    王氏一张脸青白不均,还是去厨房拿了根杆子把挂在梁上的猪肉取了下来。这块肉天天挂在那里,被烟熏成了黑色,望梅止渴这些天,也该让孩子们吃掉了。王氏叹口气,去坛子里摸了两个咸鸭蛋,刚准备洗手,想想,又多摸了一个。

    然后,大声吆喝着让宋香来烧火做饭。

    宋香听了一耳朵阿拾的闲话,正想去隔壁找小姐妹说上几嘴,被她娘一叫,气咻咻地走进来。

    “成日都是我烧火我烧火,我都快成烧火丫头了。你为什么不叫阿拾来烧火做饭?你就嘴上吼得凶,做事偏生是没有叫她的。”

    “她做事老娘瞧不上。”

    王氏说完,眼睛一横,瞪着自家闺女。

    “你若有阿拾的本事,能给我赚银子回来,老娘当仙女一样把你供着。”

    宋香嘟着嘴,“谁爱做她那等下贱的活,银子不干净……”

    王氏一锅铲敲在她脑袋上,“闭上你的嘴,偷老娘银子还没找你算账,你倒嫌弃起银子脏来。”

    ……

    时雍回来就听到那母女两个拌嘴,顿足片刻,她回屋拿了个东西调头就走。王氏听到动静出门只看到一个背影,火气又上来了。

    “野蹄子你又上哪里去来?”

    “我有事,不在家吃。”

    “杀千刀的贱东西,要吃这个那个,转头尥蹶子就走……”

    “给你省粮食。”

    王氏拿着锅铲冲上来作势要打,时雍一个转头,指着她的脚。

    “谢夫人就死在那里。”

    “啊!”王氏惊叫一声,跳着脚跑回屋,“宋长贵——”

    时雍笑着摇头。

    她大白天地去闲云阁,娴娘有些意外。

    “贵客,你今日怎有空来了?”

    时雍朝娴娘使个眼神,到了内堂,这才坐下。

    “娴姐,我要见乌禅。在这。”

    娴娘愣了愣,明白过来。

    她开的是饭馆酒楼,人来人往,三教九流什么食客都有,说起来不安全,但仔细想,其实这里最安全。

    “好嘞,贵客。”娴娘会意,叫了伙计过来,“你把这位贵客带到楼上雅间,我去采办点干货,很快回来。”

    伙计纳闷。

    老板娘从良后便不喜抛头露面,采办什么货物都叫伙计们去,这急匆匆怎地就要出门?

    “小二哥,有劳了。”时雍弯唇轻笑一声,伙计便回过神来,照老板娘说的往楼上带路,“贵客,这边请。”

    娴娘亲自去请,时雍相信乌婵很快就会过来。

    小二端来茶水果点,殷勤地招待,时雍随便点了几个小菜,又要了一壶果酒,懒洋洋地吃喝着,等了约摸小半个时辰,楼道上便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娴娘推开门,堆满了笑。

    “就是这位贵客。”

    她的背后,站着一脸不悦的乌婵。

    “你找我?”

    “瘦了!”时雍瞥她一眼就忍不住乐,笑着转脸对娴娘说:“娴姐,我和她单独说几句。行个方便。”

    娴娘愣了愣,堆着笑点头出去,“省得省得,你且放心,我让朱魁在门外守着,苍蝇都飞不进来。”

    门合上。

    乌婵挑高眉头,眼下有明显的乌青和眼袋,但看时雍的神情很是不屑,身形虽是清减了几分,但那股子傲娇泼辣劲儿却一点不少。

    “你谁啊?少在姑奶奶面前装神弄鬼。”

    时雍眼波微动,轻笑,“我以为上次娴娘来找你,你就应当知道了。”

    乌婵抿住嘴看她片刻,不冷不热地嘁了一声,“遇上几个吃白食的不是稀奇事,那点银钱我还不看在眼里,帮你付了又如何?”

    “乌大妞。”时雍突然打断她,目光冰冷,“你从没想过,我也许是故人吗?”

    乌婵面部表情急聚变化。

    “不可能。”

    “你左胸有红色月牙痣,小腹有黑色胎记。没错吧?”

    乌婵退后一步,突然拔剑上前,刀尖直指时雍的咽喉。

    “说!你到底是谁?”

    看着她赤红的眼,时雍一根手指轻轻拨开剑尖。

    “大黑!”

    轻盈的声音刚出口,大黑的脑袋便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吐着舌头坐在时雍的身边,双眼黑亮有神,水汪汪的像两颗黑珍珠烁烁生光,狗脸却凛然防备,一动不动地盯着乌婵,仿佛随时准备攻击。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