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无限坑人系统〕〔我的老婆是顶流天〕〔抗日之幽灵〕〔蚀骨情深之萌宝来〕〔桃源小神农〕〔他来时星河落满怀〕〔斗罗:武魂殿万岁〕〔精灵之我挖矿养你〕〔空间掌控者〕〔这个医生很稳健〕〔这明末强的离谱〕〔武逆焚天〕〔霍司爵温翔翔〕〔日式妖怪居酒屋〕〔特种兵之神级辅助〕〔重生80下乡肥妻要〕〔这个师尊无所不能〕〔回忌〕〔科技之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4章 联姻(一)
    砰!长剑落地,乌婵嘴唇微微发抖,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不认得这只狗?”时雍慵懒地靠在椅子上,手拿热茶,轻泯看她。

    “你到底是谁?”

    乌婵个子很高,体态微胖,但皮肤白皙,双眼乌黑漆亮,眉眼间锋芒毕露,从小到大在戏班里习惯了,说话方式与别个不同,带了点腔调儿,字字清晰又锐利。

    时雍笑了笑,她从怀里掏出一支玉钗。

    这是从大黑丢给她的包裹里拿的,也是时雍的信物。

    当着乌婵的面,时雍把玉钗一折两断,从中抽出一张字条,递给乌婵。

    “我是时雍的结义姐妹,也是她的殓尸人。”她最终还是选择了这种更容易让乌婵接受的解释。

    “时雍死前把大黑和她的身后事宜,都托付给了我。”

    乌婵半信半疑,与时雍对视良久,盯着她不放,“你既然得了她的嘱咐,为何现在才来?”

    时雍沉默。

    本想平淡度日,不再给旧友惹麻烦,谁知时势不饶人?接二连三发生的事,让时雍有个不详预感,往后怕会永无宁日。

    “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长话短说。”时雍提起茶壶斟了一盏,递到她手里,语速清晰而缓慢。

    “我找你,是想请你帮我办三件事。”

    乌婵接过茶,不喝,只是看着她,双眼通红。

    时雍说:“第一,查查这种蛇。”

    她把宋长贵绘制的毒蛇图纸放在桌上,神情严肃。

    “第二,打听打听这样的玉令。”

    她又将拓印的玉令图案放在上面。

    “第三,帮我查一下宋家胡同宋仵作的傻妻,去了哪里?记住,三件事都要秘密进行,宁可打听不到,也不可让人知晓。”

    看她说话的神态,乌婵双眼亮了些许,“你查这些做什么?”

    “这个你不必知晓。”时雍皱眉,“这些事,知道得越少越好。”

    乌婵哼笑:“既然你和大雍有结义之情,她又把大黑和身后事都托付给了你,我们就是自己人,你不必与我这般见外。”

    说罢,看时雍沉默,乌婵慢慢坐到她的对面,一双眼睛微微眯起。

    “大雍不会自杀的。这事没人管,我偏不信邪,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你如何想?”

    她双眼动也不动地盯着时雍。

    火辣辣的,像有什么黏液粘在脸上。时雍眼前一片空茫,仿佛被那一日雍人园的鲜血迷了眼,好半晌没有说话,明明热茶入腹时已暖和的身子,渐渐凉下。

    天气阴冷,光线明灭。

    两人沉默片刻,乌婵眼睛微抬,忽然问:“你可知晓?楚王要娶妃了。定国大将军陈家的嫡长女,陈红玉。”

    时雍好半晌没动,“是吗?”

    定国大将军是武职,陈宗昶还有个世袭爵位——定国公。

    陈宗昶与当今皇上赵炔同岁,打小就是太子伴读,在赵炔十六岁登基为帝前,两人形影不离,一同习文练武,好得跟一个人似的。赵炔登基后,陈宗昶封定国大将军,手握重兵,权倾朝野,虽说后来不知为何与皇帝有了龃龉,自请去戍边,多年不回京师,但定国公府一门荣耀,二十多年来可谓长盛不衰。

    陈红玉美貌聪慧,文武双全,素有贤名,哪个男儿不想娶她?

    “权贵联姻罢了。楚王娶定国公家的嫡女,很合适。”时雍淡淡说。

    乌婵看她神态轻松,眉头不由拧起。

    “大雍死前,不曾提到楚王吗?”

    时雍垂下眼皮:“不曾。”

    乌婵仿佛松了口气,“那她是放下了。”

    “嗯?”时雍别开眼,看向窗外,“下雨了。”

    乌婵愣了愣,顺着她的视线望出去,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

    “我该走了。”

    捡起地上的长剑,她看时雍一动没动,又瞥一眼她脚边那只凶神恶煞的狗。

    “今夜你来乌家班后院。我等你。”

    ……

    同一时间,雍人园。

    杨斐下马在草丛中寻找着,很快将赵胤丢的那几块肉找了出来,拎高给赵胤看。

    “大都督!找到了,在这里。”

    赵胤脸色微垮,谢放下意识绷紧脊背。

    “狗是靠什么来判定食物的?”

    听到爷的询问,谢放认真想了片刻,摸不着头脑。

    “鼻子?我小时候在老家养了一条狗,可傻,谁给吃的都啃。饿不饿都啃,喂不饱的狗就说它了,后来被药死了。”

    赵胤瞥他一眼,“那黑煞为何不吃本座的投喂,偏吃阿拾的?是何道理?”

    谢放皱起眉,正寻思怎么回答,杨斐拿着肉过来了。

    “爷,属下知道。”

    赵胤抬抬下颌,示意他说。

    杨斐笑盈盈地道:“我看阿拾喂的是生肉,大抵黑煞这狗东西,是不吃熟肉的?要不,咱们下次换生的试试?”

    赵胤马匹往前走两步,杨斐便下意识地退后,挨过军棍的屁丨股凉飕飕发冷。

    “说得好。”赵胤看着他,“这肉,爷赏你了。”

    杨斐低头看看那肉:“……”

    ……

    跨院的园子里,养着两只金刚鹦鹉。

    赵胤刚到,鹦鹉便叫了起来。

    “参见大都督!参见大都督——”

    赵胤看它们一眼,径直穿过跨院进入甲一的房间。

    这两日,甲一安置在这里,并没有外出访友,可今日赵胤正准备去请安,就见他穿戴整齐,似是出门的样子。

    赵胤在房门口站着,“你要回皇陵?”

    这是盼着他走呢?甲一哼声。扫他一眼,视线挪在他沾了泥的鞋。

    “水洗巷的灭门案,结了?”

    赵胤停顿片刻,慢慢走进来,站到甲一的面前。

    “结了。”

    他身形挺拔,身量极长,这般甲胄披风,头戴无翅幞头,气宇轩昂,看上去竟是比他还要高出半寸。甲一拧起的眉头松开,不安地叹口气。

    “为何如此草率?”

    赵胤漠然道:“兀良汗使者还在京师。事情必须尽快平息下去,以免造成百姓恐慌。大战在即,不可多生事端。”

    大战在即?

    甲一沉默片刻,手指微攥,“这一仗,你当真认为非打不可?”

    赵胤冷哼,“兀良汗狼子野心,窥视我中原已非一日。这四十年来,他们歼并了漠北草原上数个游牧部落,逼得北狄哈萨尔一退再退,未踏足中原,无非是因为阿木古郎有严令,以及忌惮永禄帝威名罢了。”

    他顿了顿,眼睛不眨地盯住甲一。

    “父亲以为,阿木巴图会错过眼下这个良机?”

    甲一哑然,看着他双眼里的锐利之色,良久,重重一叹。

    “你大了。为父说不过你。京中诸事,务必三思而后行。这趟回来,我还有一个事情要办。”

    赵胤道:“何事?”

    甲一不答,沉默片刻忽然问:“孙正业怎么样?”

    赵胤道:“孙老还好。”

    甲一点点头,踌躇着说:“近日长公主旧疾复发,身子不大爽利,我这次回来准备接孙老去皇陵为殿下问诊。”

    长公主守陵至今,寸步不出,便是有病,也不肯回京。

    甲一说起来,也是无奈,“殿下这性子是谁也没有办法的。我等下过去接了孙老就走。兀良汗的事,愿能早日解决。有他们在大晏一日,长公主便一日不得安宁。”

    赵胤沉默不语,把甲一送到门口。

    “父亲慢走。”

    甲一戴上斗笠,准备上马,又停下脚步,走到儿子跟前,在他肩膀上重重拍了拍。

    “切勿轻举妄动。”

    ……

    ……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