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被我休了的前夫登〕〔他来时星河落满怀〕〔发现哥哥叫百里守〕〔域外世界观测日志〕〔从军行〕〔医锦还香〕〔西风瘦马〕〔医品龙王〕〔星界之尊〕〔悔婚后,她成了帝〕〔闯荡网游:魁〕〔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开局签到一个吕奉〕〔重生2011〕〔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聊斋路长生志〕〔偏执陆少宠妻如命〕〔仓库寻宝:开局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5章 主子和旧部(二)
    夜深人静。

    乌家班后院,几株桂花树上米粒大的金桂吐着幽然的芬香,花辫儿夹裹着夜色传来几声咿咿呀呀的轻唱。

    “他每有人爱为娼妓。有人爱作次妻。干家的落取些虚名利。买虚的看取些羊羔利。嫁人的见放着傍州例。他正是南头做了北头开。东行不见西行例。”

    乌婵的娘原是京师最有名的优伶,曾因一出《救风尘》名动京师,后来被某个官家少爷看中,少爷买下她娘,许以婚配盟誓,在外面置了房屋养着,乌婵她娘真心爱慕少爷,没名没份便为他生下女儿。可是,她娘至死都没能了却心愿,莫说嫁与少爷做夫人,连少爷的名讳都是假的。斯人一去,黄鹤不见。

    乌婵的娘死后,她便带着乌家班辗转唱戏,直到遇到时雍,去雍人园唱第一次戏——

    “进来吧。”乌婵看到时雍,收了剑放在门边,推开门。

    时雍以前来过乌家班,熟门熟路。

    两人对视一眼,没有多话。

    乌婵把她带到一个存放戏服道具的杂物间,径直走到最里面,拔开一层堆放的戏服,对着墙面轻拍几下。

    “谁?”

    里面的人问。

    “故人来了。”乌婵沉声。

    时雍眼皮一跳,很快便看到那墙壁从中分开,一条通往地下室的石阶露了出来。

    “啪!”乌婵点燃油灯,拎在手上,朝时雍偏了偏头,“请进。”

    时雍看着那条通往地下的路,沉默许久才迈开步子。

    一个修长的人影站在石阶的中间,身穿玄衣,一头白发,看到时雍,他俊美的脸似乎凝固了,一动不动。

    时雍也看着他,慢慢走近,眼睛幽幽冷冷。

    “燕穆?你没死?”

    她停下。

    男子见她叫出自己的名字,心里的疑惑稍稍落下,一双利剑般的眸子转为柔和,微笑着看她。

    “我没死。云度、南倾也还活着。就是……云度的眼睛瞎了,南倾腿伤了。而我,一夜白了头。”

    时雍呼吸一窒。

    乌婵看他眼神炽热,内心有些激动,“人多嘴杂,咱们下去再说吧。”

    燕穆错开身子,靠着潮湿的墙壁长身而立,一张俊朗的面容因为长久不见光,在灯火下苍白清瘦。

    “云度,南倾。还不快过来见过主子的义妹。”

    两个俊美的少年郎,从地下室昏暗的灯火中出来。

    一个坐在轮椅上,一个扶着轮椅。坐在轮椅上的是南倾,他在那日的厮杀中被砍断了一条腿筋,错过了治疗,那条脚便废了。扶轮椅的是云度,也是那日伤了眼,从此不见光明。

    两个都是翩翩少年郎,个顶个的姿色过人。站在一处赏心悦目,宁那伤残与缺陷似乎都成了让人心疼的美。

    “当真是主子的义妹?”云度眼睛上蒙着白色的纱布,一袭白衣翩然惹人,温柔的声音里带了些颤抖。

    燕穆看着时雍,眼睛里有审视和不解,但嘴唇上扬,只是轻笑。

    “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说来,可能你们不信——”时雍把诏狱里为自己殓尸的事情半真半假地说了,又把一些只有时雍和他们才会知晓的往事说了出来。

    几个人均是怔怔地看着她,虽然觉得时雍在诏狱结拜姐妹,并叮嘱后事有些离奇,仍然是信了。

    “你既是主子的义妹,那往后,也就是我们的主子了。”

    “不必。”时雍抬手阻止他们的拜见,冷眼扫了扫这个见不到光的地下室,不解地问:

    “你们怎会在此?”原本以为已经离世的人居然好好活着,她有些想不明白。

    燕穆淡淡道:“那日雍人园血战,我和云度,南倾一起被锦衣卫捉拿入狱,逃过一劫,没有葬身大火。等我们出来,雍人园……尸横遍地,已是一片废墟。”

    说到此,他微微哽咽,“说来,是锦衣卫救了我等一命。”

    时雍呼吸微促:“你们是怎么从锦衣卫逃出来的?”

    燕穆道:“说来好笑,那日夜审后,几个看守的锦衣卫吃醉了酒,牢门忘了上锁——后来我左思右想,都觉得此事有诈,怕是他们布的局,所以一直不敢来找你,直到听闻主子的死讯。”

    燕穆眼里闪过一道暗芒。

    “若非主子死在诏狱,我都要以为是赵胤故意放我等离去了。”

    事情变化太快,时雍有点头痛。

    她虽然是死在诏狱,目前尚不能确定是不是赵胤动手。

    “你们今后有什么打算?”

    “雍人园死去的兄弟我都想办法安葬了。就是至今没有找到主子的尸身。我想先找到她,让她入土为安。再往后……在乌家班里混着,再伺机为主子报仇。”

    时雍心里一动,“你要怎么报仇?”

    燕穆说:“主子身前留下的商号银楼,明里的都被官府抄了,暗里的都还好好经营着。咱们雍人园虽不敢说富可敌国,让他们做几场噩梦倒也足够。如今兀良汗和南晏大战在即,我等……”

    “慢着。”时雍看他一眼,“不可冲动。此事,当从长计议。”

    燕穆眼角弯了起来,“既然主子把身后事托付给了你,我们自然唯你马首是瞻。”

    时雍掐了掐手心,头有点晕。

    “容我想想。”

    “下月初八便是楚王大婚。这是主子头一个容不得的事情。”

    燕穆说到这里,手心紧紧一攥,“我等会在乌家班等你消息。”

    时雍没看他的脸,胡乱点了点头。

    出去的时候,是乌婵陪着她,燕穆没有送出来。

    这里离宋家胡同有点远,乌婵执意为时雍叫马车,时雍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说什么都不肯,乌婵突然急了眼。

    “时雍。你当真要和我生分了吗?”

    时雍心下微惊,看着她。

    乌婵脸上一片平静,慢慢走近。

    “是你,对不对?是你回来了?”

    时雍不说话。

    乌婵突然张开双臂,狠狠抱紧她,又哭又笑:“傻子。这世上,知道我左胸有月牙痣,小腹有胎记的人,除了我娘,只有你。”

    “乌大妞……”

    时雍欲言又止,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这前尘往事太长,经历又太过离奇,说与谁能信呢?

    “嘘!不用解释。”乌婵抿嘴轻笑:“你只须记得,无论你变成了什么样子,我和大黑一样,总能认得出你就是了。”

    ……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