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绝色丹药师:邪王〕〔全球降临大千世界〕〔我真的不是妖道呀〕〔从斗罗开始:武魂〕〔影视从海豹突击队〕〔人类大脑牧场〕〔三国:积粮万石,〕〔为美好群星献上祝〕〔九尾之夜,我一拳〕〔都市全能医王〕〔仙箓〕〔帝皇召唤,无上神〕〔巫师:我带错了系〕〔全球游戏:附带随〕〔龙族:重回十七岁〕〔人在西游,开局救〕〔这些妖怪怎么都有〕〔二十七载〕〔医妃种田养萌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0章 怪力乱神
    秋色清凉。,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楚王府靠近库房的院落,银杏叶落了满地。

    门楣上挂着一块黑漆的匾额,上头的字已然被涂抹,但两侧的楹联还在。

    “一鸣垂衣裳,再鸣致时雍。”

    两个小丫头在院外扫落叶,时雍跟着管库房的吴典宝走过来,就听到她们在说笑议论。

    “殿下布置这院子时,是何等宠爱?还以为等她进了王府,咱们能讨个吉利,升一等丫头,谁知还是做杂役的命。”

    “再得宠爱,还不是说杀就杀了。殿下但凡对她有三分真心,还救不得一个女子么?我早看出来了,她就不是个有福分的人,谁沾上谁倒霉。”

    “你可听说了?殿下大婚后就要去东昌府就藩了。也不知会带哪些人去?”

    “我看王妃是个面慈心善的主子,等王妃进了门,我们去求求她,机灵点……”

    说话声戛然而止。

    丫头看到吴典宝,吓得脸都白了。

    吴典宝啐一口,“又在作死!成日里嚼殿下的舌根子,连未过门的王妃都算计上了,我看是要把你们发卖了才肯消停。”

    两个丫头脚一软,跪了,拼命求饶。

    有外人在,典宝也不想纠缠,骂一声“滚”,便转头和颜悦色地对时雍说。

    “姑娘稍等片刻,我取了酒就来。”

    时雍微笑:“典宝请自便。”

    吴典宝去了库房,两个丫头拿了扫帚也避开了。时雍一个人站在院门外,望着被涂抹过的匾额。

    不久以前,上面有两个赤金的大字——时雍。

    他说:“时雍至,天下太平。”

    这是为她准备的院子,

    如今早已荒凉下来,堆了杂物,做了库房。

    真的会是他动的手吗?

    时雍勾起一侧嘴角,后退两步,正准备转身,就与捧了红狐皮袄出来的丫头撞上。,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一个丫头是楚王府的大丫头,叫春俏,时雍见过。一个是陈红玉的丫头,瞧着眼生,但那嚣张的气焰隔着空气也能感受得来。

    “哪来的野丫头在这里挡道?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你可以随便乱闯的吗?”

    春俏也斜着眼睛看时雍,“你哪家的?”

    一般大户人家的丫头,穿的衣裳面料和裁剪也都比普通人好一些,楚王府和国公府这样的人家就更不必提了,一个个体体面面。而时雍不同,她是仵作的女儿,本就是操贱业的人家,虽是帮赵胤做事,但她不算赵胤府上的丫头,穿着自家的半旧衣裳,一看穿着就比人家矮上一截。

    时雍没有回答。

    她看一眼那件红狐皮袄,突然伸出手,“是挺好看。”

    那时她还曾想过,穿上这衣裳是何等美貌呢?

    “放肆!”陈红玉的小丫头脸色一变,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一副受了侮辱的表情,在她看来,时雍这样的女子不要说碰,连看一下这件红狐皮袄都是对她们家小姐的亵渎。

    “小蹄子你是疯魔了不曾?你配摸吗?”

    时雍一笑,又捏了捏,“真暖和。”

    “你疯了!”

    丫头连连后退几步,避开时雍。

    “哪家不要脸的小蹄子不知天高地厚?殿下送给王妃的衣裳是你这等粗鄙丫头能碰的吗?”

    春俏气骂一句,扬手要扇人耳光。

    时雍沉眉,一把抓住春俏的手。

    春俏没想到她手劲这么大,疼得直叫唤。

    “你是吃了猪油蒙了心吗?胆敢在王府撒野。松手,你松手。痛!”

    时雍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只是暗自用力。春俏痛得眼泪都下来,看她如此狂妄,恨得牙根痒痒又挣脱不了,便叫喊起来。

    “来人啦,救命!”

    陈红玉就是这时进来的。

    丫头看到自家主子,哇一声就哭了。

    “小姐救我,她,她欺负人。”

    陈红玉脸色沉了沉,随即走近过来。

    “这位姑娘,你先放手。”

    时雍冷冷看着她,不动声色。

    陈红玉眼神暗了暗,脸色有点不悦,但这是在楚王府里,她仍是耐着性子没有发火,“我知你是大都督的人,我给大都督几分面子,你也给我几分薄面。放人!”

    时雍道:“我若是不放呢?”

    陈红玉变了脸,沉不住气了,“我是看大都督的面子才和你好好说话,姑娘最好学聪明一点。”

    说罢,她见时雍眼神锐利,表情淡然,似乎对她不以为然,恍悟般扬了扬眉梢,笑容有几分诡异。

    “你不会当真以为……我们会相信你是赵胤的女人吧?你要仗势欺人,也需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面前是什么人。”

    时雍翘起嘴角,“我是赵胤的女人你很生气?”

    她竟敢直呼赵胤名字?

    陈红玉稍感意外。

    眼前不自觉浮起赵胤那张冷冰冰的脸,再看面前单薄得风都能刮走的小女子,陈红玉自己先笑起来。

    “给你几分颜色,你还当真开起了染房。”

    她说着突然一顿,似笑非笑道:“有个关于赵胤的秘密,你想知道吗?”

    时雍从陈红玉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名堂,抬了抬眉,面无表情地松开了春俏的手。春俏痛得窒息抽气,陈红玉看她一眼,摆手让她们几个走远一些,又朝时雍走近两步。

    “赵胤出生那日,天降异象,有荧惑守心,还有星孛袭月。道常大和尚批他八字,说他是灾星临世,受七世诅咒,若不化解,必会引来天下大乱,而他本人也会暴毙而亡……你猜大和尚的化解之法是什么?”

    道常大和尚?

    这是一个声名远播的得道高僧。

    他最大的功绩不是算命算国运,而是曾经辅佐先帝爷靖难,登基为帝。

    时雍冷眉冷眼看她。

    陈红玉噗嗤一声,“道常大和尚说,受诅咒的灾星,终其一生不可与女子同房,否则必遭横祸,害人害己——”

    呵!

    时雍差点笑出声。

    星孛即彗星,荧惑是火星。

    古人对这两种天相很是惧怕,她却只想笑。

    因为她根本不信道常这样的得道高僧,会胡诌出这种不靠谱的化解之法……

    “这是你从哪个话本里看来的?”

    见时雍眉带讥诮,陈红玉笑了笑。

    “我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有数。赵胤可曾碰你?不曾吧。他不仅不会碰你,也不会碰任何一个女子。”

    时雍反问:“楚王殿下碰你了么?”

    陈红玉脸色一变。

    随即,眉头又舒展开来。

    “你以为我会像那等卑贱女子一般,不得名分就与男子厮混不成?”

    这是说以前的时雍吗?

    “难说了。毕竟大都督的秘闻,陈小姐竟会知道得如此清楚……”

    时雍拖着嗓子,故作嘲笑,激将她。

    “你……”

    陈红玉到底年岁不大,世家小姐的尊贵受到挑衅,当即气结。

    “你道我为何是殿下的命定姻缘?道常大和尚在殿下出生那日便掐算过,我便是解他灾噩的那个人。我当然能知晓!”

    时雍挑眉:“又和殿下有什么关系?”

    陈红玉抿了抿唇,盯她片刻,忽而冷笑。

    “不是自称赵胤的女人吗?不是来仗势欺人吗?难道你不知道他和殿下是同一天出生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